水游び

水游び

 

 

小狐丸

 

 

 

从后院传来断续响起的水声,让审神者停下了脚步,往声音的方向看去。

本丸虽然是古色古香的日式建筑,但其中所有的民生必要用品,全部都是现代的,包括自来水、瓦斯炉、还有浴室厕所这些设备,让审神者和刀剑男子这些附丧神们,在本丸的生活不会有半点不便,是政府的福利措施之一。

虽说本丸中有着现代设备,但为了都是古人的刀剑男子们,也还是设置了一些古风的用品,但比起实用性更多的目的是造景用的装饰品。

习惯了现代设备的刀剑男子们,也鲜少使用后院中的各种装饰品,后院基本上已经成为了晾衣服及短刀们玩耍的空间,不寻常的声音让审神者不禁怀疑是不是水管坏了,才会有这样的声音。

循着声音的方面前进,那里是本丸为数不多的水井,平常刀剑男子们会在这里取水用于户外的工作,如农活和照顾马匹们。

既然如此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可是声音听起来也完全不像是取水,犹豫了一下审神者还是往前走,想要看一下这个角度所看不到的,水井的死角。

到了水井旁边,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半跪在水井旁边,把冷水往自己的头上淋下。
用冷水冲身的行动,如果是山伏国广的话,审神者不会有一丝讶异,但换做是其他人,她就无法不开口询问了。

“小狐丸,你在做什么?”

卸下战甲只穿着常服的小狐丸,身上的衣服全部都被水给泼湿,贴在结实的身体上那份让人无法直视的性感,让审神者别开视线,盯着他同样湿透的头发说话。

“啊,打扰到主人真的是非常抱歉,只是刚刚从田地回来,想要洗掉尘土把毛皮梳亮,再去跟主人打招呼。”
用手扒开湿透的银色长发,小狐丸咧嘴笑着,小小虎牙给这个高大男人增添了不少可爱。

用开朗的笑容说出这么漂亮的理由,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时候的同时,也有着许些的感动。

“但是这样用冷水…”
虽然不知道附丧神会不会感冒,但像修行一样用冷水从头淋下去,想要不担心不心痛都很困难。

“小狐想要快点梳理毛皮,才能让主人称赞我毛色亮丽。”
头发全湿衣服也被水淋,明明是狼狈的模样看来却非常可爱,让人不自觉的心跳加速,这就是小狐丸的魅力。

在她所不知道的地方,小狐丸为了讨她欢心所付出的努力,让审神者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来回报一下。

“如果可以的话,今天由我来帮忙洗头好吗?”

“主人要帮小狐顺毛吗?”

“如果小狐丸愿意的话。”

“当然当然!这是小狐的荣幸!”
在小狐丸高兴答应的同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背后的尾巴也在兴奋晃动,那模样实在像极了一头人型大犬,让审神者忍不住笑了出来。

“主人?”

“没事,我们走吧。”

“去哪里?”

“洗头当然是去澡堂啊。”
拉着小狐丸的手,审神者往澡堂走去。

 

为了能容纳数十人以上的刀剑男子同时入浴,本丸的澡堂非常大,跟外面的公共澡堂一样,有个二十多个附水龙头的座位,还有两个连结在一起的大池可以泡澡。

为了可以让忙碌且人数众多的刀剑男子们随时都可以入浴,浴池基本上是除了入眠的半夜以外随时都准备好满满热水,这个措施也相当受到附丧神的欢迎。

来到浴室,非常意外的这个时间居然空无一人,安静的澡堂只听得到水的声音。

审神者身为本丸之中唯一的女性,但并不代表她没踏足过澡堂,事实上在本丸刚建立的时候,她常常在这里帮短刀们洗头并打扫环境,直到来到本丸的刀剑数量慢慢增加,被烛台切告诫女孩子不应该随意踏入这个都是男人的地方,她才没有再进入澡堂。

这次帮小狐丸洗头,是她久违了再度踏入澡堂,眼见之处各个小地方都打理的非常整齐干净,甚至比她打理的时候还多了些实用的小设计,看得出来大家都非常珍惜这个地方。

将长长的和服袖子用衣带绑好,准备好洗发精和梳子,审神者回过头去发现小狐丸已经在座位上坐好,尾巴仍旧兴奋地上下摇晃。

“小狐丸,这样子我没地方站呢。”

“因为是野生的,很难控制…”
只要一兴奋尾巴就会冒出来晃动,这是动物的习性她也很清楚,只是想要站在小狐丸背后的时候,就是个困扰了。

努力了半天,小狐丸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用手把自己的尾巴给抱着,空出个空间让审神者站在背后。

以前也帮短刀们洗过头,对审神者来说这个工作并不陌生,但她是第一次替长发的人洗头,而且比自己的头发还要长,让她有点紧张。

先用热水冲湿头发,抹上洗发精后充分搓出泡沫,说起来不会很难,但对上小狐丸的长发却比想像中的还要来得辛苦。

“力气会不会太大?”
审神者虽然是这么问,不过她觉得自己的力气在这些付丧神面前,应该就跟蚂蚁没有两样吧。

“不会,小狐还是第一次让人顺毛,比想像中的舒服呢。”

看小狐丸闭着眼睛很享受的模样,审神者也就大胆了起来,更加卖力地搓洗小狐丸的长发。

只用手还无法让全部的头发都沾到泡沫,审神者拿着木头梳子一边洗一边梳,同时感叹著小狐丸真是有头漂亮的头发……或者该说是毛皮比较恰当呢。

在小狐丸的头上摸索了半天,除了头发还是只有头发,那个像是耳朵的部分,她怎么样都没摸到,也算是解了她一个疑问。

“小狐丸每天这样打理毛皮,会不会觉得很麻烦?”

“不会啊,主人为什么这么问?”

“也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

本丸之中除了小狐丸之后,还有另外几位长发美男子。
蜂须贺虎彻很重视自己身为正品的尊严,在外观上非常重视要跟赝品有区别,那份认真让身为女性的审神者都感到羞愧。
同样是长发美人的左文字兄弟她是不清楚,不过和泉守兼定的头发,听说都是堀川国广帮忙打理,让她突然想到,自称兄长的三日月会不会出于兴趣帮小狐丸洗头。

不过那老头子比起服侍他人,更喜欢被人给伺候,要他主动帮小狐丸梳毛洗头这么困难麻烦的事情,他老人家怎么想都不可能会主动帮忙。

“要冲水了,把眼睛闭起来,头昂起来喔。”

“是。”

小狐丸乖乖地闭上眼睛,感觉著舒服的热水流过他的头发,一切的尘土和污秽都随水而去,比起顺毛更像是奉纳前的清净仪式,太过舒服到想要让这时间更延长些。

冲去全部的泡沫,把发丝中的水分扭干,审神者终于是吁了口气。

“完成了呢。”

“哇!跟以前不同的感觉呢。”
摸摸还是半湿的长发,小狐丸非常感叹。

“这是当然的啊。”
比起只用冷水冲,加上了洗发精当然会光滑许多,用热水也会让头皮放松,自然会舒服。

即使使用现代化设备,刀剑男子毕竟还是古人,能像烛台切还有长谷部那样,很快速地就接受现代文明变化的刀剑还是有限的呢。

去把放在稍远处的大毛巾拿来,只见小狐丸自己把头发上的水给甩掉的模样,看起来真得很像是头洗好澡的大犬,而且很不讨厌洗澡。

“主人!”
审神者一回来,才将毛巾放上他的头,坐着的小狐丸,突然回过身来紧紧抱着她的腰。
高大的身躯贴在少女身上昂头与她对望,带着笑的红色眼眸让人忍不住心跳加速。

“怎、怎么了?”

“小狐也可以帮主人顺毛吗?”
环着她的腰的手缓缓向上,手指轻轻勾着她随意绑着的发髻,一个小小的拨弄本来就不紧的发髻就这样松开,披散下来的乌黑长发,小狐丸一样用手梳着。

“是…洗头吗…?”
被小狐丸给凝视会忍不住心跳加速,喉咙也有点发热地,好不容易挤出的声音也有点不像是自己的了。

明明头发是没有感觉的东西,但总觉得感觉得到小狐丸的指尖,轻抚梳弄著的感觉,说不出来的旖旎空气,让她连呼吸都有点困难。

“主人您知道吗?狐狸只允许亲近的对象梳毛喔……”

小狐丸的声音比平常低了些,还是一样好听,而且更多了份让人迷醉的感觉,也或者是澡堂中的水气,让她感到晕眩了吧。

“主人,可以允许小狐吗?”

“我……”

才吐出一个字,澡堂外面的大量脚步声就打断了一切。
刀剑们全部都是习武之人,根本半点脚步声都没有除非他们刻意,然后就是没受过训练的短刀们,会有此等声音。
两人才转头往门口的方向看,澡堂的大门就唰的一声被用力拉开,藤四郎家的短刀们一字站开。

“小狐丸好狡猾!我也想要主人帮我洗头啊!”
第一个开口的是乱。

“就是说啊!”
不是藤四郎家的短刀爱染国俊也跟着抗议。

“主人都不帮我们洗,只帮小狐丸哥哥…”
一脸要哭出来的五虎退。

“人多比较热闹。”
没有关系的萤丸也混了进来。

在短刀后面,还有保护者的一期一振和药研藤四郎站着,面带微笑地给予无言的压力。

看到这个大阵仗,小狐丸也知道状况对自己不利,嘟囔著连审神者都听不到的话语,乖乖地放开了自己的手。

“难得的机会,大家一起来吧。”

“哇!太好了!”
得到了主人的允许,短刀们一窝蜂地跑了进来。

“小夜也来啊。”
还有一个不好意思跟藤四郎们和来派的刀一起,有点不安地站在门口的是左文字家的么弟。

“主人,也请让我帮忙吧。”
卷起袖子,一期一振温雅微笑着,完全就是个理想兄长的模范。

“谢谢,一期。”

看着没有自己的事情,小狐丸就用毛巾盖著头,起身离开澡堂。

“啊,小狐丸,头发要擦干才不会感冒呢。”

“是的,主人!”

“我很擅长帮人洗头,如果小狐丸殿有需要,我也可以帮忙。”
在小狐丸踏出去之前,跟一期一振擦身而过的瞬间,那把太刀微笑说著。

“那就先谢谢了。”
当然,小狐丸只是口头说说,是不会让跟自己不怎么熟悉的藤四郎一家之长做这种事情。

小狐丸临走前看了那群人一眼,只有药研藤四郎注意到他的视线,回报了一个微笑。

药研藤四郎看起来是个人畜无害的少年,那笑容也充满了善意,但小狐丸的野性很清楚,药研藤四郎上扬的嘴角中同时包含着挑战。

小狐丸本身虽然是平安时代就打造的古刀,做为付丧神的年龄远远比这些孩子们大的许多,但来到这个本丸的时间尚浅,想要争取到主人的宠爱,他要对抗的对象还很多呢。

 

 

 

 

 

后记:

实在是喜欢少女漫画风格的本丸啊~
在本丸各处发生的小小修罗场和争夺战,不会搬上台面的角力写起来真得是很有趣~

澪雪 拜  26 Apr 2015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