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 1 R18

箱庭

原作:刀劍亂舞
乙女向 / ALL女審神者
A5 / 600P+ / R18

 

2018/4/1企劃

 

 

 

 

眼前的白光慢慢褪去,視線變得清晰,這是審神者從現世回到本丸的時候,最後一個步驟。

待光線全部褪去,她站在本丸的中庭,身旁就是時空轉移裝置,看著夜晚的庭院,應該是熟悉的庭院卻有哪部份十分陌生,與自己所知道的本丸有著什麼說不出口的不同。

她才回去不過短短幾天,就算有所整理,應該也不會有如此強烈的異常感。

這個庭院,有什麼地方非常不對勁。

還沒來得及讓她細想,建築物那邊就傳來了沓雜腳步聲,雖然速度不一但可以分辨得出來,只是在這個時間讓她相當訝異。

「主人回來了!」
顧不上自己的赤腳,飄揚著銀色長髮的今劍一把抱上她。

怔愣地看著撲入了自己懷抱的銀色小頭顱,她張著嘴卻發不出聲音來。

「主君,歡迎回來。」

「主人,我好想妳喔!」

「主人能平安歸來真是太好了。」

比起熱情的今劍,粟田口一家的短刀們非常不失禮節,只是團團將她圍住,述說著歡迎之詞,她一個個看過這些熟悉的面孔,秀麗的眉毛略為糾結了起來。

「喂喂喂,你們別這樣,大將才剛回來啊。」
比其它短刀們略慢一些,穿著白外套的藥研藤四郎,宛若哥哥般無奈又疼愛地看著這些矮個子的弟弟們。
「大將,歡迎回來。」

「你們……」
緩慢地將懷抱中的今劍給拉開,她再一次看過刀劍男士的面孔。
「你們是誰的刀?這裡是哪裡?」

「大將?」

「主人?」
審神者的疑問,讓刀劍男士們面面相覷,露出比她更不可置信地表情。

「大將在說什麼啊,這裡是妳的本丸啊。」

「不,這裡並不是我的本丸。」
審神者的聲音輕柔警戒,她的視線往旁,注意到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轉移裝置,不再是伸手可及的位置了。
「我想你們應該是認錯人了。」

審神者的拒絕,讓短刀們困擾的面面相覷,一副不明白為什麼主人突然有所發言的表情。

「可、可是……主人…就是…主人啊……」
小小的五虎退抓著她的袖子,一臉要哭出來的模樣,讓她根本就硬不起心腸。

就算是不同的個體,也都是一模一樣的刀劍男士,即使不是同一把刀,也頂著同一張面容,類似性格的刀劍男士,要真正狠下心來拒絕這些不是自己刀劍的他們,對審神者來說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不是喔,我並不是你們的主人呢。」
伸手輕摸五虎退的頭,柔軟的頭髮就跟她的五虎退一模一樣,只可惜這孩子並不是她的刀。

「不!主人就是主人啊!」
這次換亂藤四郎抱緊她,耍賴地堅持著他們的說法。

不只是亂藤四郎,其他的短刀們也都滿臉困惑,完全不能理解主人為什麼這麼說。

在短刀們的包圍下,會給予審神者一種自己才是弄錯的那個人的感覺,她應該毫無疑問是這個本丸的主人,她只是在戲弄著這些孩子而已。

只是她很清楚地自己並不是這個本丸的主人,這些孩子也都不是她的刀。

雖然看起來很像,但這並不是她的本丸。

本丸是統一配給的建築,外觀上基本大同小異,雖然會依照各個本丸的習慣與需要有所改建,但主要生活的還是刀劍男士,會改變的地方非常有限,所以第一眼很難認出。
不過只要多看幾眼,就可以清楚發現他們的不同,就跟刀劍男士一樣,即使相似也還是完全不同的個體。

一瞬間想要開口詢問,他們的主人在哪裡……當然問了也是白問。

如果這本丸的主人還在這裡的話,這些孩子是不可能揪著她叫主人不放。

「你們在做什麼?主上大人好不容易回來了,這樣子纏著不讓主上大人進屋,真是越來越沒大沒小了。」
成年男人無奈微怒的聲音,那是她很難聽到的語氣,因為這個男人在她面前永遠都是必恭必敬地。

「哇啊,是長谷部!」

可怕的傢伙一出現,短刀們比起放手,更是簇擁著審神者往屋子的方向走,完全不給她掙脫的機會。

「等等,我不是啊……」

「主上大人,歡迎您的回來。」
在審神者面前,長谷部右手放在胸前,恭敬地獻上對主君的禮儀。

「那個…你們應該是弄錯了,我並不是你們的主人。」

「呃?」
審神者的話,讓壓切長谷部瞪大了紫晶色的眼,皺起了煤色的眉毛。
「這……還請容我失禮了。」

踏近一些,壓切長谷部上下仔細地打量她,從頭到腳認真地審視著眼前的女人。

這可是壓切長谷部呢,本丸中最堅持忠臣道義的一把刀,認錯主人這種事情,絕對不可能發生在他眼中。
換句話說,只要壓切長谷部說一句,就等於印證她不是這個本丸的主人了!

「唉……外面涼,還請進來說話吧。」

壓切長谷部這一聲,等於是承認了短刀們認錯人,並不是她自己弄錯了,教她安心地吁了口氣,也跟著壓切長谷部的腳步往室內走去。

殊不知,這是她所作下的最錯誤的決定。

前面是壓切長谷部,後面是短刀們,審神者跟著壓切長谷部的腳步前進時,也不忘看了看這棟本丸。

跟一般印象中的無主本丸不同,這個本丸打理的非常整潔乾淨,一點殘破敗壞的痕跡都沒有,就跟她的本丸一樣,是主人仍舊好好愛護著這個本丸的證明。

既然是這樣的地方,為什麼短刀們會錯認她為主人呢?

跟著壓切長谷部的腳步來到了平常使用的大廳,房中已經有不少刀劍男士待著,看到她的瞬間都不約而同地露出了笑容。
「主,歡迎回來!」

「不,我不是……」
同樣的話不知道重複了多少次,她掃了大廳內的男人們一圈。

脇差、太刀、大太刀、槍……這個本丸的戰力非常充足,而且刀劍男士看起來都很健康完整,一點都沒有被虐待的跡象,跟傳聞中的闇黑本丸也大不相同。

壓切長谷部讓她在上座落坐,燭台切光忠馬上就端來了熱茶。
「請用。」

「謝謝…」
笑著跟燭台切光忠點點頭,她只是捧著熱茶,一點都沒有沾唇的意思。
「請問…這是…怎麼一回事?」

「不知道什麼原因,您沒有回到自己的本丸,而來到了這裡。」
在審神者面前,壓切長谷部優雅漂亮的正座,挺直背脊的姿勢跟她的壓切長谷部一模一樣,只可惜是別人。

「就算如此,也不會有這樣的錯認。」
刀劍男士錯認自己的主人,可是非常荒謬的錯誤!

「您與目前前往現世的吾主非常相似,與吾主不是那麼親密的刀劍男士,錯認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還請見諒。」
壓切長谷部面對她,使出了最高級的土下座欠禮,如此大禮如果她再不識相的生氣,就顯得小家子氣了。

而且,暗地裡說著自己才是與主人最親密的刀,這點倒是各地方的長谷部都有著一樣的心機呢。

「…原來如此。」
能夠相像到讓刀劍男士錯認的程度,要是可以她還真想見見這裡的主人,到底跟她是有多相似呢。

「夜深了,您還是先住一晚,明天再打算吧。」

「不,我的本丸的刀們,還等著我的回去呢。」
女人柔美的微笑,讓壓切長谷部晶亮的眼眸,閃過瞬間的陰影。

「了解您的擔憂,只是尚未理解您來到這裡的原因,恐怕再次操作裝置,也無法順利回到您的本丸去呢。」

「嗯,這麼說也是呢。」
根據她本來的設定,應該要回到自己的本丸才對,卻來到了這個不知名的地方,怎麼想都是設定那邊有問題,必須要修正才行。
「請問,狐之助呢?」
座標的錯誤,能夠修正的也只有狐之助這個助理程式了。

「很遺憾的,狐之助現在正與吾主一同離開本丸。」

「這樣就沒辦法了……」

「請您今晚就在此休息,明天再做打算吧。」

「看來也只能如此了呢。」
別無選擇只能接受壓切長谷部的提議的她,完全沒注意到,黑暗隱藏在紫籐之中對她揚起殘忍的笑。

 

 

 

 

 

 

 

 

 

 

 

 

 

 

 

 

黒鳶之章

一件半透明的千草套在女人的裸身上,她的雙手向左右伸開,被無數的白布給纏繞,將她的身體給吊起,雙足著地地懸掛在神社之中。

女人低垂著頭,漆黑長髮落下來遮住了她的臉,緊閉的雙眼是她還在睡夢中的證明,但女人的身體卻與她的意識相反,在男人懷抱中火熱嬌啼。

一身嫩白被情慾給燒得粉紅誘人,敞開衣襟中的豐滿雪乳上有著無數的紅痕與指印,跪著而向後大開的雙腿中間是一整片的泥濘,分不出是誰的體液沿著大腿內側下滑,地上還殘留著淡粉色的血痕,是女人在這淫糜儀式前還保持著純潔的象徵。

「嗚唔…」
又一個火硬充滿著她的身體,緊閉著眼的女人,紅唇溢出蕩漾在本能中的雌性喘息。

纖弱身體隨著男人的激烈韻律晃動,男人一手環著纖腰,另外一手上前揉撫著她挺立雙峰,逗玩著硬起蓓蕾,滿足於女人更加緊繃收縮起來的身體所帶來的歡愉。

「主人…主人……」
男人低啞粗喘得到的只有淫啼回應,沒有意識的女人只是承受著一切,任由刀劍男士使用著她的身體,在狹小深處注入他們的靈力。

用自己的力量,將主人給囚禁在這個本丸之中。

 

 

 

 

 

 

紫紺之章

搖擺著金色的聖布,藤紫色的外套衣擺隨著男人跪下的姿勢,弧度優美地落在地上。在女人還沒反應過來,戴著白手套的男人大手更快地欺上了她,按住她安放在腿邊的雙手,不讓女人有任何退開的機會。

「我才是…您唯一的壓切長谷部,主上大人。」
低沉誠摯的聲音,帶著令人顫抖的瘋狂,壓迫著她的一切連呼吸都相當困難。

「…不、不是…我不是你們的主人……」

「不,您是。」
壓切長谷部舔著她纖細的脖子,輕吮殘留在細白肌膚上的痕印。
「您已經是我的主上大人了。」

 

 

 

 

 

鴇色之章

 

「成為籠中鳥是怎麼樣的感覺呢?主。」
傾國絕世的優美打刀,粉色伽裟的男人,端著茶水與柿子來到房間,將點心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我不是你們的主人,請別這樣稱呼我。」
身上只剩下一件最基本的薄小袖,女人被禁閉在屬於主人的臥房中,每天都有不同的刀劍男士輪值看守。

在看守的期間……他們可以對她為所欲為。
只要能讓她點頭成為這個本丸的主人,刀劍男士用上了所有的方法。

不管是軟軟撒嬌地賣可憐,還是用情慾肉慾控制她,哪一種方法都可以,只要能讓她自願留在這裡就好了。

「我一點都不明白呢,就這樣順從命運不好嗎?」
宗三左文字勾起妖豔微笑,纖長骨感手指拿起一片切好的柿子往嘴裡放。
「反正,妳也只是個,只要存在就好的角色,跟我一樣呢。」

「宗三…」

 

 

 

 

 

鶸色之章

 

「啊呀,又弄得這麼亂呢。」
踏入審神者房間的源氏重寶太刀髭切,對癱躺在床上,長髮凌亂衣不蔽體的女人淡淡一笑。
「今天是輪我守門,請多指教了,主人。」

男人的聲音似乎讓她恢復點了神智。困難地想要挪動身體,卻發現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對狀況艱辛的女人,髭切走了過去,非常令人意外地拉起了她,順手整了整她凌亂的衣服。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還儘管吩咐。」

「……為什麼?」

「呼呼,我跟他們不同,無所謂有沒有主人寵愛。只是呢……」

「只是?」

「這麼欺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還真不是意思,你說對吧,弟弟。」

「我也有同感,兄長。」
突然出現在房中的另外一把源氏重寶太刀,讓她瞬間刷白了臉。

「你、你們…」

「想不想…離開這裡,回到自己的本丸呢?小姑娘。」
髭切戴著黑手套的大手,指背輕撫她的嫩頰。

 

 

 

 

 

 

沒有任何人能夠信賴,沒有任何人能夠拯救她。

曾經被小心珍惜的刀劍們,如今也只不過廢棄本丸中的傢俱罷了。

悲哀的,寂寞的,渴望著被愛的器物之神,只是靜默地守在這個被主人給拋棄的空間中,在這個小小的世界,等待著主人的歸來。

不管是誰,只要來到這個本丸,我們都將獻上絕對的忠誠與愛情給我等的主人。

那是作為一個器物,最原始最本能的渴望────

 

 

 

 

箱庭

原作:刀劍亂舞
乙女向 / ALL女審神者
A5 / 600P+ / R18

監禁、調教、道具
多P 警告

含彩色豪華插圖

預定發售日:2206/4/1

One thought on “箱庭 1 R18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