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 1 R18

箱庭

原作:刀剑乱舞
乙女向 / ALL女审神者
A5 / 600P+ / R18

 

2018/4/1企划

 

 

 

 

眼前的白光慢慢褪去,视线变得清晰,这是审神者从现世回到本丸的时候,最后一个步骤。

待光线全部褪去,她站在本丸的中庭,身旁就是时空转移装置,看着夜晚的庭院,应该是熟悉的庭院却有哪部份十分陌生,与自己所知道的本丸有着什么说不出口的不同。

她才回去不过短短几天,就算有所整理,应该也不会有如此强烈的异常感。

这个庭院,有什么地方非常不对劲。

还没来得及让她细想,建筑物那边就传来了沓杂脚步声,虽然速度不一但可以分辨得出来,只是在这个时间让她相当讶异。

“主人回来了!”
顾不上自己的赤脚,飘扬著银色长发的今剑一把抱上她。

怔愣地看着扑入了自己怀抱的银色小头颅,她张著嘴却发不出声音来。

“主君,欢迎回来。”

“主人,我好想妳喔!”

“主人能平安归来真是太好了。”

比起热情的今剑,粟田口一家的短刀们非常不失礼节,只是团团将她围住,述说著欢迎之词,她一个个看过这些熟悉的面孔,秀丽的眉毛略为纠结了起来。

“喂喂喂,你们别这样,大将才刚回来啊。”
比其它短刀们略慢一些,穿着白外套的药研藤四郎,宛若哥哥般无奈又疼爱地看着这些矮个子的弟弟们。
“大将,欢迎回来。”

“你们……”
缓慢地将怀抱中的今剑给拉开,她再一次看过刀剑男士的面孔。
“你们是谁的刀?这里是哪里?”

“大将?”

“主人?”
审神者的疑问,让刀剑男士们面面相觑,露出比她更不可置信地表情。

“大将在说什么啊,这里是妳的本丸啊。”

“不,这里并不是我的本丸。”
审神者的声音轻柔警戒,她的视线往旁,注意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转移装置,不再是伸手可及的位置了。
“我想你们应该是认错人了。”

审神者的拒绝,让短刀们困扰的面面相觑,一副不明白为什么主人突然有所发言的表情。

“可、可是……主人…就是…主人啊……”
小小的五虎退抓着她的袖子,一脸要哭出来的模样,让她根本就硬不起心肠。

就算是不同的个体,也都是一模一样的刀剑男士,即使不是同一把刀,也顶着同一张面容,类似性格的刀剑男士,要真正狠下心来拒绝这些不是自己刀剑的他们,对审神者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不是喔,我并不是你们的主人呢。”
伸手轻摸五虎退的头,柔软的头发就跟她的五虎退一模一样,只可惜这孩子并不是她的刀。

“不!主人就是主人啊!”
这次换乱藤四郎抱紧她,耍赖地坚持着他们的说法。

不只是乱藤四郎,其他的短刀们也都满脸困惑,完全不能理解主人为什么这么说。

在短刀们的包围下,会给予审神者一种自己才是弄错的那个人的感觉,她应该毫无疑问是这个本丸的主人,她只是在戏弄著这些孩子而已。

只是她很清楚地自己并不是这个本丸的主人,这些孩子也都不是她的刀。

虽然看起来很像,但这并不是她的本丸。

本丸是统一配给的建筑,外观上基本大同小异,虽然会依照各个本丸的习惯与需要有所改建,但主要生活的还是刀剑男士,会改变的地方非常有限,所以第一眼很难认出。
不过只要多看几眼,就可以清楚发现他们的不同,就跟刀剑男士一样,即使相似也还是完全不同的个体。

一瞬间想要开口询问,他们的主人在哪里……当然问了也是白问。

如果这本丸的主人还在这里的话,这些孩子是不可能揪着她叫主人不放。

“你们在做什么?主上大人好不容易回来了,这样子缠着不让主上大人进屋,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成年男人无奈微怒的声音,那是她很难听到的语气,因为这个男人在她面前永远都是必恭必敬地。

“哇啊,是长谷部!”

可怕的家伙一出现,短刀们比起放手,更是簇拥著审神者往屋子的方向走,完全不给她挣脱的机会。

“等等,我不是啊……”

“主上大人,欢迎您的回来。”
在审神者面前,长谷部右手放在胸前,恭敬地献上对主君的礼仪。

“那个…你们应该是弄错了,我并不是你们的主人。”

“呃?”
审神者的话,让压切长谷部瞪大了紫晶色的眼,皱起了煤色的眉毛。
“这……还请容我失礼了。”

踏近一些,压切长谷部上下仔细地打量她,从头到脚认真地审视着眼前的女人。

这可是压切长谷部呢,本丸中最坚持忠臣道义的一把刀,认错主人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在他眼中。
换句话说,只要压切长谷部说一句,就等于印证她不是这个本丸的主人了!

“唉……外面凉,还请进来说话吧。”

压切长谷部这一声,等于是承认了短刀们认错人,并不是她自己弄错了,教她安心地吁了口气,也跟着压切长谷部的脚步往室内走去。

殊不知,这是她所作下的最错误的决定。

前面是压切长谷部,后面是短刀们,审神者跟着压切长谷部的脚步前进时,也不忘看了看这栋本丸。

跟一般印象中的无主本丸不同,这个本丸打理的非常整洁干净,一点残破败坏的痕迹都没有,就跟她的本丸一样,是主人仍旧好好爱护着这个本丸的证明。

既然是这样的地方,为什么短刀们会错认她为主人呢?

跟着压切长谷部的脚步来到了平常使用的大厅,房中已经有不少刀剑男士待着,看到她的瞬间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了笑容。
“主,欢迎回来!”

“不,我不是……”
同样的话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她扫了大厅内的男人们一圈。

脇差、太刀、大太刀、枪……这个本丸的战力非常充足,而且刀剑男士看起来都很健康完整,一点都没有被虐待的迹象,跟传闻中的闇黑本丸也大不相同。

压切长谷部让她在上座落坐,烛台切光忠马上就端来了热茶。
“请用。”

“谢谢…”
笑着跟烛台切光忠点点头,她只是捧著热茶,一点都没有沾唇的意思。
“请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知道什么原因,您没有回到自己的本丸,而来到了这里。”
在审神者面前,压切长谷部优雅漂亮的正座,挺直背脊的姿势跟她的压切长谷部一模一样,只可惜是别人。

“就算如此,也不会有这样的错认。”
刀剑男士错认自己的主人,可是非常荒谬的错误!

“您与目前前往现世的吾主非常相似,与吾主不是那么亲密的刀剑男士,错认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还请见谅。”
压切长谷部面对她,使出了最高级的土下座欠礼,如此大礼如果她再不识相的生气,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而且,暗地里说著自己才是与主人最亲密的刀,这点倒是各地方的长谷部都有着一样的心机呢。

“…原来如此。”
能够相像到让刀剑男士错认的程度,要是可以她还真想见见这里的主人,到底跟她是有多相似呢。

“夜深了,您还是先住一晚,明天再打算吧。”

“不,我的本丸的刀们,还等着我的回去呢。”
女人柔美的微笑,让压切长谷部晶亮的眼眸,闪过瞬间的阴影。

“了解您的担忧,只是尚未理解您来到这里的原因,恐怕再次操作装置,也无法顺利回到您的本丸去呢。”

“嗯,这么说也是呢。”
根据她本来的设定,应该要回到自己的本丸才对,却来到了这个不知名的地方,怎么想都是设定那边有问题,必须要修正才行。
“请问,狐之助呢?”
座标的错误,能够修正的也只有狐之助这个助理程式了。

“很遗憾的,狐之助现在正与吾主一同离开本丸。”

“这样就没办法了……”

“请您今晚就在此休息,明天再做打算吧。”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呢。”
别无选择只能接受压切长谷部的提议的她,完全没注意到,黑暗隐藏在紫籐之中对她扬起残忍的笑。

 

 

 

 

 

 

 

 

 

 

 

 

 

 

 

 

黒鸢之章

一件半透明的千草套在女人的裸身上,她的双手向左右伸开,被无数的白布给缠绕,将她的身体给吊起,双足着地地悬挂在神社之中。

女人低垂著头,漆黑长发落下来遮住了她的脸,紧闭的双眼是她还在睡梦中的证明,但女人的身体却与她的意识相反,在男人怀抱中火热娇啼。

一身嫩白被情欲给烧得粉红诱人,敞开衣襟中的丰满雪乳上有着无数的红痕与指印,跪着而向后大开的双腿中间是一整片的泥泞,分不出是谁的体液沿着大腿内侧下滑,地上还残留着淡粉色的血痕,是女人在这淫糜仪式前还保持着纯洁的象征。

“呜唔…”
又一个火硬充满着她的身体,紧闭着眼的女人,红唇溢出荡漾在本能中的雌性喘息。

纤弱身体随着男人的激烈韵律晃动,男人一手环著纤腰,另外一手上前揉抚着她挺立双峰,逗玩着硬起蓓蕾,满足于女人更加紧绷收缩起来的身体所带来的欢愉。

“主人…主人……”
男人低哑粗喘得到的只有淫啼回应,没有意识的女人只是承受着一切,任由刀剑男士使用着她的身体,在狭小深处注入他们的灵力。

用自己的力量,将主人给囚禁在这个本丸之中。

 

 

 

 

 

 

紫绀之章

摇摆着金色的圣布,藤紫色的外套衣摆随着男人跪下的姿势,弧度优美地落在地上。在女人还没反应过来,戴着白手套的男人大手更快地欺上了她,按住她安放在腿边的双手,不让女人有任何退开的机会。

“我才是…您唯一的压切长谷部,主上大人。”
低沉诚挚的声音,带着令人颤抖的疯狂,压迫着她的一切连呼吸都相当困难。

“…不、不是…我不是你们的主人……”

“不,您是。”
压切长谷部舔着她纤细的脖子,轻吮残留在细白肌肤上的痕印。
“您已经是我的主上大人了。”

 

 

 

 

 

鸨色之章

 

“成为笼中鸟是怎么样的感觉呢?主。”
倾国绝世的优美打刀,粉色伽裟的男人,端著茶水与柿子来到房间,将点心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我不是你们的主人,请别这样称呼我。”
身上只剩下一件最基本的薄小袖,女人被禁闭在属于主人的卧房中,每天都有不同的刀剑男士轮值看守。

在看守的期间……他们可以对她为所欲为。
只要能让她点头成为这个本丸的主人,刀剑男士用上了所有的方法。

不管是软软撒娇地卖可怜,还是用情欲肉欲控制她,哪一种方法都可以,只要能让她自愿留在这里就好了。

“我一点都不明白呢,就这样顺从命运不好吗?”
宗三左文字勾起妖艳微笑,纤长骨感手指拿起一片切好的柿子往嘴里放。
“反正,妳也只是个,只要存在就好的角色,跟我一样呢。”

“宗三…”

 

 

 

 

 

鶸色之章

 

“啊呀,又弄得这么乱呢。”
踏入审神者房间的源氏重宝太刀髭切,对瘫躺在床上,长发凌乱衣不蔽体的女人淡淡一笑。
“今天是轮我守门,请多指教了,主人。”

男人的声音似乎让她恢复点了神智。困难地想要挪动身体,却发现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对状况艰辛的女人,髭切走了过去,非常令人意外地拉起了她,顺手整了整她凌乱的衣服。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还尽管吩咐。”

“……为什么?”

“呼呼,我跟他们不同,无所谓有没有主人宠爱。只是呢……”

“只是?”

“这么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还真不是意思,你说对吧,弟弟。”

“我也有同感,兄长。”
突然出现在房中的另外一把源氏重宝太刀,让她瞬间刷白了脸。

“你、你们…”

“想不想…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本丸呢?小姑娘。”
髭切戴着黑手套的大手,指背轻抚她的嫩颊。

 

 

 

 

 

 

没有任何人能够信赖,没有任何人能够拯救她。

曾经被小心珍惜的刀剑们,如今也只不过废弃本丸中的家俱罢了。

悲哀的,寂寞的,渴望着被爱的器物之神,只是静默地守在这个被主人给抛弃的空间中,在这个小小的世界,等待着主人的归来。

不管是谁,只要来到这个本丸,我们都将献上绝对的忠诚与爱情给我等的主人。

那是作为一个器物,最原始最本能的渴望────

 

 

 

 

箱庭

原作:刀剑乱舞
乙女向 / ALL女审神者
A5 / 600P+ / R18

监禁、调教、道具
多P 警告

含彩色豪华插图

预定发售日:2206/4/1

One thought on “箱庭 1 R18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