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 2

箱庭2

 

箱庭的延續物

 

 

「我想要,那個成為我的主人!」
今劍在大廳中的發言,激起了炸彈般的反應。

誰都知道,今劍口中的那個是什麼。
是突然綻放在這座如同死城的本丸,一朵色彩繽紛的鮮花。

「說什麼傻話,那可是別人的主人。」
捏著發皺的眉心,壓切長谷部第一個反對。
「她是某個本丸的審神者,是其它刀劍男士的主人啊。」

「這有什麼關係,我們也是個充滿刀劍男士的本丸啊!」

「話不是這麼說啊。」
用力嘆口氣,壓切長谷部把眼神投向今劍身邊的岩融,要他好好地跟自己的夥伴談談。
今劍雖然是孩子外表,但也是把歷經了千年的平安刀,頑皮又固執的性格是壓切長谷部所無法應對的,這種時候還是交給熟悉他的人比較好。

「我覺得,有個主人也不錯啊。」

「對吧!岩融最懂我了!」
歡樂的抱上岩融,今劍貼著他的臉。
「大家呢?想不想要個主人啊!」
今劍鮮紅色的大眼,掃過聚集在大廳中的刀劍男士,各個表情不同,但似乎認真地思考起今劍的提議。

「聽起來是不錯的建議呢。」
鶴丸國永第一個舉手。

「有主人的話,就代表可以出戰了嗎?」
同田貫正國想到完全不同的方向,他的興奮是顯而易見的了。

「有著可以侍奉的主人的話…短刀才有存在的意義呢。」

「只要有人能夠使用我就可以了。」

「你們!」
沒想到沒有任何一個人站在自己這邊,壓切長谷部對於這幾乎一致的意見,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這可是,背叛主人的行為啊!」

「那麼,長谷部口中的主人,現在在哪裡呢?」
捧著熱茶,鶯丸仍舊是一臉捉摸不定的微笑。
「我的話,是怎麼樣都無所謂就是了。」

「反正現在的生活,跟進了墳墓也沒兩樣…既然要離開,何必讓我們已這個模樣留著,像鐵器般生鏽腐朽不就好了嗎?」

「鶴丸…」

「這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生活,如果不改變一下,精神的極限也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可、可是…」
握緊拳頭,壓切長谷部無法否定鶴丸國永鋒利的話語。

他很清楚,大家也都很明白,他們都是被主人給捨棄的刀劍,連堆積在不見天日的倉庫都不是,像垃圾般被拋棄了。

想要能夠被使用,就算是壓切長谷部也有著同樣的想法。

「那個人,說了想回自己的本丸呢。」
平野藤四郎姿勢端正地正坐著,放在大腿上的手忍不住地握了起來。
「能成為她的刀劍真是幸福呢,被主人給這樣惦記著……」

雖然有著人類的外表,他們也都不過是器物的附喪神,本質來說還是鐵製的刀劍。
作為物品,想要被使用,被疼愛,是他們的本能,他們的天性。
渴望著被愛的本能,讓他們不自覺忌妒起,那個人的本丸。

同樣是刀劍,有著同樣的外表,那些刀被主人給惦記著,給疼愛著……而他們,只能守在這個本丸中,將本丸打掃得漂漂亮亮,等著永遠不會再露面的主人的歸來。

說不忌妒,那是騙人的。

想要成為那個人的物品,想要被那個人給疼愛……
能成為她的刀劍,肯定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我很中意她呢。」
髭切軟軟的聲音,聚集了所有人的視線。

「兄長?」
心高氣傲的兄長居然會說這種話,最訝異的就是同是源氏重寶的膝丸了。

「從頭到尾,她漣一滴水都沒有喝,這麼聰明警戒的女人,留在這裡一定會很有趣。」

「啊,我以為只有我注意到了呢。」
手撐著下巴,笑面青江瞇起了眼。
「那女人相當的大呢…啊,我說的是器量喔。」

「就算你們這麼說,也全部都是妄想而已!」
壓切長谷部深吸一口氣。
「她不過是,迷路來到這裡的審神者,我們可沒有什麼拘束她的方法啊!」

壓切長谷部講到了最重要的重點。
他們並不擁有,可以拘束別人審神者的能力。
只要讓她再一次使用時空移動,應該就可以順利地回到她自己的本丸去了。

留給他們,一場不會成真的夢。

不管怎麼希望,她終究是別人的主人,不可能成為他們的主人。

「只是拘束的方法的話,有的喔。」
石切丸慢吞吞的聲音,讓所有人都瞪大了眼。

「什麼?」

「從她身上,感覺不到任何刀劍的靈力,也就是說可以用靈力拘束的方式,讓她留在這裡。」

「哇啊,石切丸你居然能用這麼溫和的表情,說出嚇人的話呢。」
果然人不能貌相,今劍理解地搖搖頭。

「哎呀,大家不是想知道,拘束的方法而已嗎?」
石切丸只是溫和地笑笑,好像沒聽懂今劍的諷刺般。

「先說說看是什麼方法吧。」

 

 

 

突然想寫寫的內容
後面就是接大家都看過的試閱部份了~

澪雪 5 Apr 2018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