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 2

箱庭2

 

箱庭的延续物

 

 

“我想要,那个成为我的主人!”
今剑在大厅中的发言,激起了炸弹般的反应。

谁都知道,今剑口中的那个是什么。
是突然绽放在这座如同死城的本丸,一朵色彩缤纷的鲜花。

“说什么傻话,那可是别人的主人。”
捏著发皱的眉心,压切长谷部第一个反对。
“她是某个本丸的审神者,是其它刀剑男士的主人啊。”

“这有什么关系,我们也是个充满刀剑男士的本丸啊!”

“话不是这么说啊。”
用力叹口气,压切长谷部把眼神投向今剑身边的岩融,要他好好地跟自己的伙伴谈谈。
今剑虽然是孩子外表,但也是把历经了千年的平安刀,顽皮又固执的性格是压切长谷部所无法应对的,这种时候还是交给熟悉他的人比较好。

“我觉得,有个主人也不错啊。”

“对吧!岩融最懂我了!”
欢乐的抱上岩融,今剑贴着他的脸。
“大家呢?想不想要个主人啊!”
今剑鲜红色的大眼,扫过聚集在大厅中的刀剑男士,各个表情不同,但似乎认真地思考起今剑的提议。

“听起来是不错的建议呢。”
鹤丸国永第一个举手。

“有主人的话,就代表可以出战了吗?”
同田贯正国想到完全不同的方向,他的兴奋是显而易见的了。

“有着可以侍奉的主人的话…短刀才有存在的意义呢。”

“只要有人能够使用我就可以了。”

“你们!”
没想到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在自己这边,压切长谷部对于这几乎一致的意见,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这可是,背叛主人的行为啊!”

“那么,长谷部口中的主人,现在在哪里呢?”
捧著热茶,莺丸仍旧是一脸捉摸不定的微笑。
“我的话,是怎么样都无所谓就是了。”

“反正现在的生活,跟进了坟墓也没两样…既然要离开,何必让我们已这个模样留着,像铁器般生锈腐朽不就好了吗?”

“鹤丸…”

“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生活,如果不改变一下,精神的极限也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可、可是…”
握紧拳头,压切长谷部无法否定鹤丸国永锋利的话语。

他很清楚,大家也都很明白,他们都是被主人给舍弃的刀剑,连堆积在不见天日的仓库都不是,像垃圾般被抛弃了。

想要能够被使用,就算是压切长谷部也有着同样的想法。

“那个人,说了想回自己的本丸呢。”
平野藤四郎姿势端正地正坐着,放在大腿上的手忍不住地握了起来。
“能成为她的刀剑真是幸福呢,被主人给这样惦记着……”

虽然有着人类的外表,他们也都不过是器物的附丧神,本质来说还是铁制的刀剑。
作为物品,想要被使用,被疼爱,是他们的本能,他们的天性。
渴望着被爱的本能,让他们不自觉忌妒起,那个人的本丸。

同样是刀剑,有着同样的外表,那些刀被主人给惦记着,给疼爱着……而他们,只能守在这个本丸中,将本丸打扫得漂漂亮亮,等著永远不会再露面的主人的归来。

说不忌妒,那是骗人的。

想要成为那个人的物品,想要被那个人给疼爱……
能成为她的刀剑,肯定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我很中意她呢。”
髭切软软的声音,聚集了所有人的视线。

“兄长?”
心高气傲的兄长居然会说这种话,最讶异的就是同是源氏重宝的膝丸了。

“从头到尾,她涟一滴水都没有喝,这么聪明警戒的女人,留在这里一定会很有趣。”

“啊,我以为只有我注意到了呢。”
手撑著下巴,笑面青江瞇起了眼。
“那女人相当的大呢…啊,我说的是器量喔。”

“就算你们这么说,也全部都是妄想而已!”
压切长谷部深吸一口气。
“她不过是,迷路来到这里的审神者,我们可没有什么拘束她的方法啊!”

压切长谷部讲到了最重要的重点。
他们并不拥有,可以拘束别人审神者的能力。
只要让她再一次使用时空移动,应该就可以顺利地回到她自己的本丸去了。

留给他们,一场不会成真的梦。

不管怎么希望,她终究是别人的主人,不可能成为他们的主人。

“只是拘束的方法的话,有的喔。”
石切丸慢吞吞的声音,让所有人都瞪大了眼。

“什么?”

“从她身上,感觉不到任何刀剑的灵力,也就是说可以用灵力拘束的方式,让她留在这里。”

“哇啊,石切丸你居然能用这么温和的表情,说出吓人的话呢。”
果然人不能貌相,今剑理解地摇摇头。

“哎呀,大家不是想知道,拘束的方法而已吗?”
石切丸只是温和地笑笑,好像没听懂今剑的讽刺般。

“先说说看是什么方法吧。”

 

 

 

突然想写写的内容
后面就是接大家都看过的试阅部份了~

澪雪 5 Apr 2018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