絢爛な檻 1 R18

絢爛な檻 1

 

堂上華族源氏兄弟X落魄華族千金
大正PARO

 

 

 

 

紅色磚瓦建造,用鐵線為框玻璃為窗,三層樓高的牆壁上有著綠意樣然的常春藤裝飾,這是在都內也非常難見到,豪華的西洋樓房。
門口停著時髦的汽車,也有實用的馬車,屋內傭人們一字排開穿著仿英國格式的制服,豪華氣派地不論誰都會羨慕,華族的源氏一門。

明治時代終結,曆法來到大正,交通與文化的普及,更加蓬勃的經濟活動,在這個時代的洪流中,有乘風破浪的人物,也有被溺斃於其中者。

而源氏一門作為理當被時代給淘汰的舊華族,站上了時代的浪潮,興建了這棟優雅豪華的英式宅邸,誇耀著一門的榮華富貴。

鋪著進口的厚重地毯,貼著高級壁紙掛著繪畫,有著華麗布面的西洋長沙發,一腳踏入彷彿來到歐洲一般,源家宅邸的客廳,豪華絢爛地讓人連手腳該放哪裡都不知 道。

下午的陽光從面南的窗戶射入,有著清爽陽光的房間中,迴盪著女人嬌悶的豔麗低哼,和淫蕩曖昧的男女交歡聲。

在源家宅邸的會客廳中,那張主人專屬從海的那頭運來的奢華長貴妃椅上,源家當家的源髭切手肘放在椅背上地撐著下巴,笑盈盈地看著披散著烏黑長髮,小臉埋在 他的腿間,粉唇被男人亢奮給塞滿,衣衫凌亂眼角含淚的年輕女傭。

貴妃椅的另一邊,坐著當家的親弟弟源膝丸。
伏趴在沙發上的少女,漆黑長洋裝的女傭服被捲到腰上,圓潤白嫩的俏臀對著膝丸,努力扭動著她的纖腰,腿間小嘴吸吮扭擠,取悅著她另外一個主人。

「今天是怎麼了?」
膝丸大手捏揉著彈性良好的嫩臀,痛感讓她收緊了小腹,也小心不要讓自己的牙齒傷了口中的碩燙,硬是把疼痛給忍了下來。

「還不是,對剛剛的客人……嗯,那個人叫什麼……算了,總而言之就是對那傢伙拋媚眼就是了。」

「我、我才沒有…啊哈…拋、拋媚眼……」

「誰讓妳頂嘴了。」
膝丸用力一頂,長硬的男性欲望懲罰般地撞擊敏感子宮口,讓她忍耐不住地高聲嬌啼。

女人的體內早就一片濕濡,混合了她自己與先才髭切射入的欲望,在高潮中已經完全放鬆的緊窄花徑,更是讓膝丸可以直攻花心。

「呀啊…不、不要…太、太深……」
在無間斷的官能快感的沖刷下,早就被榨乾了體力與力氣,只能趴著的少女毫無抵抗能力地,大張著連大腿內側都溼透著纖腿,任由男人肆虐她的幽穴。

比起她自己輕緩的韻律,男人急猛的攻勢讓她只有哭喊的份。

「哎呀,誰讓妳停下來的?」
捏住少女可憐哭喊的小臉,髭切口氣輕柔但充滿著不容反抗的壓力。

「對、對不起……嗚呀……」
在她說話的時候,背後的衝刺仍然沒有減輕,一波一波襲上身體的快感讓她渾身顫抖,即使想要繼續也相當困難。
「嗚…呼……」
沒有辦法將他含入口中,她只有努力張大小嘴,用舌尖撫慰著她口中的質量。

「真是,只是要妳舔乾淨,不是要妳舔到硬起來啊……」
黑紅色的男人雄偉,分不出是誰的體液的又濕又亮,在沾染了白色黏液的小巧粉舌上,更顯猙獰。
「好好處理一下。」
毫不留情一口氣頂入喉頭,髭切在溼熱小嘴中來回衝刺。

兄弟倆一前一後,串刺著年輕少女,纖細美麗的少女在男人手中,只是一個被任由擺佈的洋娃娃。
隨著韻律搖晃著豐滿胸部,雪白乳肉被揉捏,早就硬挺著殷紅在男人掌中摩擦,她唯一自由的只有分不出是喘氣還是痛苦的嗚噎聲。

淫糜的饗宴,過了好一段時間才拉下其幕簾。

朦朧大眼半閉,嫩頰上是淚水的痕跡,唇邊也還有著吞嚥不下的白濁殘渣,少女側躺在貴妃椅上,頭枕在髭切的腿上,渾渾噩噩地半夢半醒著。
她的眼睛被髭切的大手給覆住,完全黑暗的視野,終於是讓她閉上了眼。

另外一邊膝丸穿好了衣服,拿著絲綢的手帕,輕輕擦拭著她一片狼藉的腿間,拉好了她的衣服,不讓美好春光讓任何人看見。

「兄長,不是說好我不在的時候,別碰她的嗎。」

「唔嗯?有說過這樣的話嗎……?」

兄長的態度讓他用力嘆氣,在一旁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她來到這個大宅,不過是一個多月前的事情,青澀的少女身體已經完全浮出了女人特有的嬌媚曲線,比之前更散發著勾引男人的氣味。

女人的成長還真是驚人啊。

還記得,一個多月前,她剛來到源家宅邸的那天。

下課回來的膝丸,踏入平常生活的客廳時,與泫然欲泣的她擦肩而過。

還在訝異著,今天沒有來上華道課的少女,沒想到會在自己家遇到她。

「兄長,剛才那不是…花久遠家的千金?」
看著關上的門,膝丸不可置信地詢問穿著白色西裝,蹺著腿優雅地坐在西洋沙發上的兄長髭切。

「是啊。」

「為什麼會在這裡?」
昨天,還笑著跟他道別的天真少女,只不過一個晚上,臉上就有了女人的憂鬱。

「搶來的。」

「啊?」

「常有的事情嘛,生活困苦負債累累的華族,經商失敗的商人,把妻子女兒當財產抵押或賣出不是嗎?」

「是沒錯,但…花久遠家可不是那麼容易可以弄倒。」

這個時代,人還是可以被買賣的財產,特別是女性。
美貌的女人,可以賣個好價錢,不管是作為愛妾還是賣入花街,女人都比男人有價值多了。

只是膝丸沒有想過,花久遠家捧在手上的千金小姐,居然也會落入這個局面。

「是啊,我辛苦花了兩年才做到呢。」
髭切單手環胸,手放在下巴,似乎是在回憶著自己有多辛苦。
「還得搶在他人之前,把人給弄過來…多虧了那個笨女人的幫忙,一切非常順利。」

髭切的話,讓膝丸不自覺地握緊了拳。
「兄長,她……」

「不行,就算是你也不給。」
膝丸話還沒說完,就直接被髭切給打斷了。
「不過沒想到是你的學生啊……」
手肘放在大腿上,髭切雙手撐住下巴。
「只不過是學生嗎?」

「兄長,她是…我考慮終身的對象…」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太遲了呢。」
髭切開懷的笑,更讓膝丸感到不安。
「她現在已經不是什麼千金了,是源家的所有物了,最多不過做個愛妾吧。你該不會,想反抗源家的規矩吧,弟弟。」

髭切的威脅,讓膝丸握緊拳咬緊牙,卻沒有任何反駁的話語。

比起自由奔放的髭切,更嚴肅古派的膝丸,更被源氏古來的規矩給束縛,無法像兄長那般,視家訓規矩於無物。

弟弟的反應,讓髭切輕嘆口氣。
「好吧,就看她的選擇了。如果是為了你才拒絕我的求婚,我也無話可說。」

「兄長!」
膝丸的笑容,很快就被接下來的話給打碎了。

「不過,我可沒說不碰她,只因為是你才特別一起享用喔。」

 

 

 

 

後記:

大正paro的先行公開
全篇都是瀰漫著這種,源氏兄弟x女主的故事
女主沒有重新設計,還是一樣是咒縛的女主紫小姐www

還有預定3次的試閱,單行本12月底發售預定,希望可以順利寫完吧

澪雪 拜 11 Dec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