绚烂な槛 1 R18

绚烂な槛 1

 

堂上华族源氏兄弟X落魄华族千金
大正PARO

 

 

 

 

红色砖瓦建造,用铁线为框玻璃为窗,三层楼高的墙壁上有着绿意样然的常春藤装饰,这是在都内也非常难见到,豪华的西洋楼房。
门口停著时髦的汽车,也有实用的马车,屋内佣人们一字排开穿着仿英国格式的制服,豪华气派地不论谁都会羡慕,华族的源氏一门。

明治时代终结,历法来到大正,交通与文化的普及,更加蓬勃的经济活动,在这个时代的洪流中,有乘风破浪的人物,也有被溺毙于其中者。

而源氏一门作为理当被时代给淘汰的旧华族,站上了时代的浪潮,兴建了这栋优雅豪华的英式宅邸,夸耀着一门的荣华富贵。

铺着进口的厚重地毯,贴著高级壁纸挂著绘画,有着华丽布面的西洋长沙发,一脚踏入仿佛来到欧洲一般,源家宅邸的客厅,豪华绚烂地让人连手脚该放哪里都不知 道。

下午的阳光从面南的窗户射入,有着清爽阳光的房间中,回荡著女人娇闷的艳丽低哼,和淫荡暧昧的男女交欢声。

在源家宅邸的会客厅中,那张主人专属从海的那头运来的奢华长贵妃椅上,源家当家的源髭切手肘放在椅背上地撑著下巴,笑盈盈地看着披散著乌黑长发,小脸埋在 他的腿间,粉唇被男人亢奋给塞满,衣衫凌乱眼角含泪的年轻女佣。

贵妃椅的另一边,坐着当家的亲弟弟源膝丸。
伏趴在沙发上的少女,漆黑长洋装的女佣服被卷到腰上,圆润白嫩的俏臀对着膝丸,努力扭动着她的纤腰,腿间小嘴吸吮扭挤,取悦着她另外一个主人。

“今天是怎么了?”
膝丸大手捏揉着弹性良好的嫩臀,痛感让她收紧了小腹,也小心不要让自己的牙齿伤了口中的硕烫,硬是把疼痛给忍了下来。

“还不是,对刚刚的客人……嗯,那个人叫什么……算了,总而言之就是对那家伙抛媚眼就是了。”

“我、我才没有…啊哈…抛、抛媚眼……”

“谁让妳顶嘴了。”
膝丸用力一顶,长硬的男性欲望惩罚般地撞击敏感子宫口,让她忍耐不住地高声娇啼。

女人的体内早就一片湿濡,混合了她自己与先才髭切射入的欲望,在高潮中已经完全放松的紧窄花径,更是让膝丸可以直攻花心。

“呀啊…不、不要…太、太深……”
在无间断的官能快感的冲刷下,早就被榨干了体力与力气,只能趴着的少女毫无抵抗能力地,大张著连大腿内侧都溼透著纤腿,任由男人肆虐她的幽穴。

比起她自己轻缓的韵律,男人急猛的攻势让她只有哭喊的份。

“哎呀,谁让妳停下来的?”
捏住少女可怜哭喊的小脸,髭切口气轻柔但充满著不容反抗的压力。

“对、对不起……呜呀……”
在她说话的时候,背后的冲刺仍然没有减轻,一波一波袭上身体的快感让她浑身颤抖,即使想要继续也相当困难。
“呜…呼……”
没有办法将他含入口中,她只有努力张大小嘴,用舌尖抚慰着她口中的质量。

“真是,只是要妳舔干净,不是要妳舔到硬起来啊……”
黑红色的男人雄伟,分不出是谁的体液的又湿又亮,在沾染了白色黏液的小巧粉舌上,更显狰狞。
“好好处理一下。”
毫不留情一口气顶入喉头,髭切在溼热小嘴中来回冲刺。

兄弟俩一前一后,串刺著年轻少女,纤细美丽的少女在男人手中,只是一个被任由摆布的洋娃娃。
随着韵律摇晃着丰满胸部,雪白乳肉被揉捏,早就硬挺著殷红在男人掌中摩擦,她唯一自由的只有分不出是喘气还是痛苦的呜噎声。

淫糜的飨宴,过了好一段时间才拉下其幕帘。

朦胧大眼半闭,嫩颊上是泪水的痕迹,唇边也还有着吞咽不下的白浊残渣,少女侧躺在贵妃椅上,头枕在髭切的腿上,浑浑噩噩地半梦半醒著。
她的眼睛被髭切的大手给覆住,完全黑暗的视野,终于是让她闭上了眼。

另外一边膝丸穿好了衣服,拿着丝绸的手帕,轻轻擦拭着她一片狼藉的腿间,拉好了她的衣服,不让美好春光让任何人看见。

“兄长,不是说好我不在的时候,别碰她的吗。”

“唔嗯?有说过这样的话吗……?”

兄长的态度让他用力叹气,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来到这个大宅,不过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情,青涩的少女身体已经完全浮出了女人特有的娇媚曲线,比之前更散发著勾引男人的气味。

女人的成长还真是惊人啊。

还记得,一个多月前,她刚来到源家宅邸的那天。

下课回来的膝丸,踏入平常生活的客厅时,与泫然欲泣的她擦肩而过。

还在讶异著,今天没有来上华道课的少女,没想到会在自己家遇到她。

“兄长,刚才那不是…花久远家的千金?”
看着关上的门,膝丸不可置信地询问穿着白色西装,跷著腿优雅地坐在西洋沙发上的兄长髭切。

“是啊。”

“为什么会在这里?”
昨天,还笑着跟他道别的天真少女,只不过一个晚上,脸上就有了女人的忧郁。

“抢来的。”

“啊?”

“常有的事情嘛,生活困苦负债累累的华族,经商失败的商人,把妻子女儿当财产抵押或卖出不是吗?”

“是没错,但…花久远家可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弄倒。”

这个时代,人还是可以被买卖的财产,特别是女性。
美貌的女人,可以卖个好价钱,不管是作为爱妾还是卖入花街,女人都比男人有价值多了。

只是膝丸没有想过,花久远家捧在手上的千金小姐,居然也会落入这个局面。

“是啊,我辛苦花了两年才做到呢。”
髭切单手环胸,手放在下巴,似乎是在回忆著自己有多辛苦。
“还得抢在他人之前,把人给弄过来…多亏了那个笨女人的帮忙,一切非常顺利。”

髭切的话,让膝丸不自觉地握紧了拳。
“兄长,她……”

“不行,就算是你也不给。”
膝丸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髭切给打断了。
“不过没想到是你的学生啊……”
手肘放在大腿上,髭切双手撑住下巴。
“只不过是学生吗?”

“兄长,她是…我考虑终身的对象…”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太迟了呢。”
髭切开怀的笑,更让膝丸感到不安。
“她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千金了,是源家的所有物了,最多不过做个爱妾吧。你该不会,想反抗源家的规矩吧,弟弟。”

髭切的威胁,让膝丸握紧拳咬紧牙,却没有任何反驳的话语。

比起自由奔放的髭切,更严肃古派的膝丸,更被源氏古来的规矩给束缚,无法像兄长那般,视家训规矩于无物。

弟弟的反应,让髭切轻叹口气。
“好吧,就看她的选择了。如果是为了你才拒绝我的求婚,我也无话可说。”

“兄长!”
膝丸的笑容,很快就被接下来的话给打碎了。

“不过,我可没说不碰她,只因为是你才特别一起享用喔。”

 

 

 

 

后记:

大正paro的先行公开
全篇都是弥漫着这种,源氏兄弟x女主的故事
女主没有重新设计,还是一样是咒缚的女主紫小姐www

还有预定3次的试阅,单行本12月底发售预定,希望可以顺利写完吧

澪雪 拜 11 Dec 2017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