絢爛な檻 3 R18

絢爛な 檻 3

 

堂上華族源氏兄弟X落魄華族千金
大正PARO

 

 

 

 

位於宅邸一樓,有著大片玻璃窗,窗外就是綠意樣然的花園,採光極為良好的寬敞一室,被用來作為家庭用的餐廳。

與正餐會使用的長餐桌不同,可以容納五、六人的中型胡桃木圓桌,除了作為主人兄弟兩人平日的用餐空間,天冷時燃起壁爐,更是招待親友們品酒喝茶的好地方。

只要兄弟兩人都在家,每天早上都會準時在早餐時間共席,一邊聽著總管報告各種事項,兄弟兩人也會交換關於家中與工作上的事情,是忙碌的他們難讀可以坐下來 談話的時間。

「老爺,今天下午時刻,西裝的裁縫師預定來訪,討論華族親睦派對用的禮服。」

「啊呀,都這個時候了啊……」
喝著進口的咖啡,髭切低嘆。

「親睦派對啊……」
同樣也喝著咖啡的膝丸,俊臉無奈繃起,很明確地表達他的不耐。

作為源氏現任當家的髭切,以及次任當家的膝丸,除了各自的工作外,還必須兼任華族源伯爵的工作與義務。
每隔一段時間固定舉行的華族親睦派對,美其名是親睦,事實上只不過是互相討論小道消息與各種醜聞的地方了。
當然,這派對還包括了華族間互相認識,相親聯姻等等目的,不管是哪一種,他們兄弟都沒有興趣,但作為上級華族的他們來說,卻是不能隨意缺席的一場活動。

縱使男性的西裝,看來看去都差不了太多,每一次的參與還是必須製作新款,這是宣揚華族源氏的方法之一,他們就算不喜歡也沒辦法。
就算讓裁縫來也沒什麼用,就是稍微量身一下,製作冬天用的衣服,差不多每次做的事情都差不多,實在沒必要讓人多跑這一趟。

將咖啡杯放下,髭切像是想起什麼地亮起了眼睛。

「對了,既然裁縫都來了,讓紫去量量,給她做幾件衣服吧。」
在一堆無聊事情中,髭切自顧自找起樂子來了。

「也是,讓裁縫把女裝目錄也給拿來吧。」
提到這件事,就連膝丸的興致也起來了。

天氣逐漸轉冷,正好替她多做幾件冬天用的保暖衣服,兩個男人的心思都一樣。

「是,我會安排。」
對於兩位主人的吩咐,總管彎身致意,沒有任何詢問與建議。

宅邸的人誰都知道,那名少女是非常特殊的存在。

身不由己的落魄華族千金,被另外一個華族給買下,一般來說都會成為被圈養的小妾,踐踏她華族的驕傲,自家的主人卻沒有這麼做。
給了她一個自力更生的空間,就算說出去也不會羞恥的工作的同時,兄弟兩人卻也不避嫌地一同將她佔為己有,而且百般寵愛各種放縱,讓人完全摸不清楚他們兄弟 在想什麼。

像現在,應該要工作的女傭,正在自己房間中,享用由其它女僕侍奉的早餐,與兄弟主人同樣作息時間的她,哪裡像是一個被僱用的客廳女傭呢?
甚至還與主人使用同一家的裁縫店,說起待遇甚至比小妾還高多了呢。

當然,這種事聰明的總管是不會多說半句,他只要忠實服從主人的吩咐就好了。

「不只裁縫,乾脆吳服屋都叫來好了。」
既然都要做衣服,不只是洋裝,連搭配的和服也一併製作,膝丸的腦中已經描繪起她跟自己做著搭配打扮的模樣了。

「是呢,和服也相當適合她,這樣也可以帶她出去逛逛。」

「兄長,別太招搖啊。」

「嗯,我會注意。」
笑容滿面的髭切,讓膝丸極為不安,最後還是輕嘆接受。

早餐過後,兄弟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

髭切和膝丸都有各自的工作用書房,雖然房間的格局差不多,但是作為當家兼貿易公司社長的髭切,明顯的房間內文件比較多,人也較為忙碌。
而膝丸則是花道老師,在髭切成為當家之後才開始幫忙兄長工作,需要兼任的他也不見得比較輕鬆。

家大業大又正值適婚年齡的源伯爵家兩位英俊單身漢,除了工作外,還有許多來自各處的聯姻壓力,生活上過得一點不算輕鬆。

正統的華族想端坐正妻地位,身份較差的也願意委屈於小妾之位,對於婚姻也可以作為交涉材料與財產的社會來說,他們兄弟等於是閃閃發亮的金子,誰都想要搶到 手。

不只是外界,來自家中的壓力也不小。
兄弟倆這個年紀了,不要說結婚連小妾也沒有,擔心著繼承人問題的長輩們,自然也對他們施加壓力。
光鮮亮麗的華族身份,也不過是表面罷了。

將來自各地的信件讀完,髭切將紙張扔在桌上,靠上了椅背,看著天花板吁了口氣。

「……真是麻煩呢,要是能全部爽快的斬一斬就好了。」
一臉嫌棄地看著桌上的紙,髭切只能嘆氣。

不管再怎麼討厭,這是他作為當家該做的事情,沒得選擇也不能討價還價,所以這個時候他會特別想要………

彷彿是看穿了他的心思,輕輕的敲門聲響起。
「老爺,我送茶過來了。」
門外傳來的輕柔少女聲音,讓髭切臉上的陰影一掃而空,起而代之的是愉悅微笑。

「嗯,進來。」

「請容我打擾了。」
穿著正經規矩的女傭服,樸素高領的長洋裝遮去了昨晚激情的痕跡,被他們弄得極亂的長髮,梳成還帶點水氣的長辮子披在身後,少女踏著教養良好的華族千金的步 伐,將盛著杯盤的托盤放在門邊的小桌上,斟出香氣四溢的紅茶。

「請用。」
她沒有表情地將紅茶放在深胡桃木的書桌上,聰明地避開了那一堆亂七八糟的信紙。

「嗯,謝謝。」
端起紅茶,髭切看著她似乎想到了什麼。
「對了,妳喜歡什麼顏色?」

「顏色嗎?不……沒有特別……」
大眼中充滿著掩飾不了的疑惑,她斟酌一下給出了沒有答案的答案。

「唔…沒有啊…」
輕啜一口紅茶,髭切的視線一直沒有離開她,直勾勾地讓她忍不住擔心起,自己是不是有什麼地方打扮的不得當,不安地輕覷自己的裙子。

「轉一圈。」

「哎…?是……」
不明白主人的意圖,她輕拉裙子慢慢地在髭切面前轉了一圈,只見他像是在思索什麼的,在紙上寫了一些東西。

「沒事了,妳去忙妳的吧。」
髭切今天意外爽快地揮揮手,沒有拉著她做什麼事。

當然,這也可能是因為昨晚的激情,讓她現在光是走路也還是感到酸痛,兩個男人不知節制的索求,就連她這樣年紀的年輕少女也吃不消。

等她端著茶具離開書房,髭切端詳著自己寫下的紀錄。

白色、淺色的
多點蕾絲
輕飄飄一些
鞋子
睡衣

「等一下要記得拿起裁縫師呢。」
將紙片折好放入口袋,髭切切換自己的心情來到工作上。

想著下午在裁縫那邊替她挑選衣服,煩躁的心情似乎也舒服多了。

懷抱著滿心的疑惑,她端著茶具回到廚房,準備著另外一位主人用的紅茶。

膝丸身為花道嵯峨御流的花道師範,一半的時間都忙著自己的工作,其餘時間則是分擔兄長髭切的工作,作為兄長的代理在外奔走的他,實際上在家的時間並不多。

不過只要他們兄弟都在家的話,她的工作就是分時間給他們送茶,如果有訪客就是給客人送茶,其他的事情她都不用做,最多就是挑選採買茶葉而已,非常清閒到不 可思議的工作。

有時候也想著想要幫忙,但沒有受過女僕訓練的她什麼都不會,不管是打掃還是廚房她都一竅不通,受著華族千金教育的她,她所會的東西在這裡都派不上用場,也 真的是除了送茶以外毫無作用了呢。

所以她努力地尋找兩位主人喜歡的口味,替他們挑選喜歡的紅茶,讓自己的工作產生一丁點有用的價值。

準備好另外一壺紅茶,她端著沈重的茶具,緩步地往膝丸的房間前去。
「打擾了。」

「進來。」
和總是好整以暇地等她的髭切不同,膝丸總是認真地在自己的工作上,教她不自覺輕揚微笑地替他準備紅茶,不發出聲音地放在他的工作範圍前面一點的地方。

平常來說是這個樣子,今天她還沒來得及放下茶杯,膝丸就抬起頭來對她伸出手,她也只好將紅茶給遞了過去。

啜著紅茶的膝丸,視線一直在她身上,和髭切一樣上下打量的感覺,教她忍不住不安地輕揪裙擺,不確定自己今天是哪個地方打扮不對勁了。

她剛剛甚至還看了一下鏡子,確定自己打扮妥當,臉上也沒有奇怪的東西,但是兄弟倆就是不明原因地盯著她看,讓她不安地游移著視線。

「妳喜歡什麼顏色?」

「哎?」
為什麼兄弟問她一樣的問題,滿心疑問使她困擾眨眼,但還是回答了主人的詢問。
「並沒有…特別喜歡的顏色。」
對地位比自己更高的人滔滔談論自己的喜好,以她的教養來說,如此失禮的事情她無法開口。

「這樣啊……」
自顧自啜著紅茶的膝丸,沒有再繼續多說什麼,只是安靜地放下了杯子。
「以前常看妳穿著深紫色的袴前來上課呢。」

「那個是學校的制服。」

「深色也相當適合妳。」

「謝、謝謝……」

「轉一圈看看。」

「………是。」
把疑問吞下心中,她順從地拉起裙子,緩慢地轉了一圈。

實在是不能明白,為什麼兄弟都要她做一樣的事情……不,因為是做一樣的事情,所以才是兄弟吧。

「嗯……」
她轉了一圈回來,只見膝丸在紙上寫些什麼。
「沒事了,妳去休息吧。」

「……是。」
兩個主人今天的反應都怪怪的,她雖有疑問但也不會開口。

僕傭是不可主動疑問主人,只要服從命令就好了。

收拾著茶具,她正準備要踏出書房時,後面的聲音喚住了她。

「對了,下午有訪客要來,準備一下。」

「是。」
非常難得來自膝丸的吩咐,讓她怔了一下才低頭回應,欠身退出房間。

華族源伯爵家這樣的名門,可不是誰想要來拜訪都可以,想要上門的客人可要事先預約,能夠無視這些規矩的,當然只有身份比伯爵更高的人物而已。

如果有訪客到來,都是前幾天由總管告知,讓她有充分的時間準備招待客人用的茶具與點心,如此臨時的告知還是第一次,不知道現有的物品是否足夠招待客人 呢……

端著茶具邊走邊煩惱的她,完全不知道端坐在書房內膝丸,正在思索著自己所做的簡易紀錄。

黑色、深色
裝飾多一點,刺繡、緞帶
圍巾
手套
睡衣

把寫上的和服給劃掉,膝丸將紙片放入自己口袋,以免等一下忘了。

 

 

 

 

 

 

 

 

 

 

下午準時來訪的客人,與她的想像大相逕庭。

浩浩蕩蕩大陣仗地,帶著好幾皮箱的樣品與目錄,在寬敞的會客室裡面攤開了一整間的布料樣品,是她還是華族千金時,一年兩次製作新衣時才有的場面。

她被女性裁縫給拉著量身的同時,髭切和膝丸就坐在主人的位置上,翻閱著目錄與裁縫討論著,完全就是在訂做她的衣裝的情形,教她一頭霧水。

她記得,今天裁縫師是要來訂做主人的禮服和西裝,怎麼會變得她才是主角一樣呢?

「這種絹布不錯呢!光滑滑地,摸起來很舒服。」

「兄長,那個不保暖啊。」

「對呢,冬天的話還是保暖的比較好。」
被弟弟一說,一臉可惜地放下了樣品。
「這樣等春天再來做好了,正好夏天可以穿。」

「冬天衣服的話,這些進口的羊毛,天鵝絨適合製作外出的衣服,斗篷大衣也相當時髦,如果是家居服的話,加厚棉布和法蘭絨也很推薦。」
清楚地感覺得到會是筆大訂單,裁縫師非常賣力的推薦。

「嗯…這個水色很不錯呢。」

「我覺得這邊的寶藍好看。」

持有相反意見的兄弟兩人,抬起頭來互看一眼,那氣勢讓裁縫師一瞬間冒起了冷汗。

要是他們兄弟要打架,可別把他們這些無辜的人給卷進去啊!

兩雙金色眼眸互對,明顯的表達出誰也不讓誰。
一觸即發的空氣,讓周圍的人都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想著自己是不是該現在逃跑。

「既然這樣,就都做吧。」

「是啊,女孩子衣服不嫌多。」

出乎意料地,兄弟倆這麼簡單就妥協了,讓裁縫師在心中吁了口氣。

「兩位老爺,有什麼要求還請盡量提出,我會挑選出適合的布料與樣式供您挑選。」
這麼皆大歡喜的答案,裁縫師覺得自己是最得利的,迅速巴結起客人。

「大概是這樣。」
兄弟倆各自從口袋中拿出寫好的便條,看了內容的裁縫師雖然心中有無數想要罵人的衝動,但還是陪起了笑臉。

「兩位老爺先參考一下這邊的服裝目錄,如果感覺不足我再派人送來。」

「紫也過來選嗎?」
比起已經認真翻閱起目錄的膝丸,髭切朝她招了招手。

「不,我不用了……」
她終於理解為什麼總管要她脫下圍裙,拿下象徵女傭的白帽子,一身簡單的木棉洋裝讓裁縫量身了。

不要曝露她女傭的身份,以免傳出對源家不好的流言,即使社會風氣上接受男主人強佔僕傭,但實際上說出去還是一個污點。
作為一個普通被兄弟倆給寵愛的女性的話,她是遠方親戚還是小妾,聰明的裁縫師是不會過問的。

「也好,妳就期待地等著吧。」

「謝謝……」
除了擠出唯一能說的話以外,她也不知道能說什麼了。

量身過後就沒她的事,在這裡站著坐著都不是,髭切就讓她回房間休息了。

她本人在,兄弟倆也所顧忌,至少達不到『收到時的驚喜』的效果,她本人不在更可以肆無忌憚的討論,她本人的意願從來都不是那對兄弟要思考的問題。

回到自己房間,她坐在床上嘆了口氣。

這房間跟她過去比,是樸素狹小了很多,不過以傭人來說已經非常寬敞,是跟總管跟女傭長同等程度,屬於高級傭人的房間,雖然冬天來說寒冷了些,但是以生活來 說經非常足夠,她沒也怨言。

鋪著光潔木頭地板的房間,傢俱只有簡樸的床、小書桌、衣櫃,還有一個木頭小圓桌配上兩張椅子,讓她可以吃飯喝茶的一方小天地。
明明是可以佈置的更溫馨可愛的地方,她的房間卻什麼裝飾都沒有,主要的原因還是,她幾乎沒有在這裡過夜的機會。

自從搬入了源氏宅邸,她幾乎每個晚上都在主人的房間度過,兩個男人毫不避諱對她的慾望,完全無視她的意願,在任意的時候盡情蹂躪她。

要是當初她接受了小妾的身份,當然就不是這樣的待遇,至少應該會有最基本的尊重吧。
如果成為了小妾,雖然可以過著與華族千金一樣愜意的生活,但她就不再擁有選擇的自由,只是源家的禁臠。

也許過一段時間,這兩個人對她喪失興趣,就可以從這樣的生活解放了。
就是這樣的信念,在支持著她度過這些日子。

雖然是不斷這麼對自己說著,她卻無法欺騙自己,對日夜擁抱著自己的溫暖 懷抱視而不見。
溫暖的懷抱,甜美的親吻,令人無法不耽溺其中的醉人快感,每每回想到就讓她渾身顫抖,忍不住咬唇抱緊自己。

她不明白那兩人的心思。
明明是極限地羞辱她的尊嚴,卻又百般寵愛萬般放縱,給予各種討好她的物品,對華族千金來說昂貴奢侈的舶來品,他們從來不皺一下眉頭地拿來哄她,如此複雜不 可理解的行為,對還是少女的她來說太過無法理解了。

依照他們倆兄弟的脾氣,這次訂購的衣服肯定會讓裁縫店笑不合攏嘴,她這個小房間的衣櫃不知道放不放得下呢。

獨自一人放鬆起來的感覺,忍不住打起可愛的小呵欠,即使四下無人她還是慣性用手掩嘴。

只要獨自一人的時候,壓抑不住的濃濃疲勞,就會從體內急速湧上。

雖然她不用跟其它僕傭一樣,在天未亮就起床工作,可以隨著兩位主人的作息睡到飽,但實際上她的睡眠時間一點都不夠。
每個晚上都被折磨到極限的體力,白天只要有機會也沒放過她,這對嬌生慣養的華族千金來說是比想像中還要吃力的運動,她從沒想像過這是如此辛苦的事情。

即使不斷對自己說不能睡,但像這樣的自由時間,就會忍不住打起瞌睡,緊張的精神和疲倦的身體,都呼喊著需要休息的現在,她的意志力根本一點用處都沒有。

抵抗不住的睡意,讓她恍惚地打起盹來,直到身體發冷她才意識到自己的入睡,慌忙地張開眼睛。
「糟糕,現在幾點了?」

抬頭往安放在小桌子上的時鐘一看,還來得及下午茶的時間,讓她鬆了口氣。

或許髭切並不會介意她的遲到,可是她不想做出任何恃寵而驕的動作,只會讓那男人更加得意而已。
而且今天膝丸也在家,她要做雙倍的工作,更要提前準備才行。

對著房中的鏡子,她稍微打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頭髮,就快步離開房間,往廚房的方向前去。

在走廊上隱約飄來的音樂,教她不自覺放緩了腳步。
「這是……有客人嗎?」

平常沒有演奏習慣的兄弟,這不尋常的音樂,很有可能是訪客到來,而她一個客廳女傭卻沒有按規矩送茶服侍,真是太過於怠慢了!

沿著音樂的方向,她輕輕著腳步,來到一樓的某個房間前。
即使有著厚重的門扉,明確的樂聲仍舊從裡面傳出,還沒有完全熟悉宅邸配置的她,想不起來這個房間是做什麼的。

這宅邸中確實有擺放了鋼琴的房間,可是這聲音又不像是鋼琴演奏的,更像是多種樂器合音奏出的熟悉旋律。
「……蕭邦?」
她記得這個音樂,是學校上課時使用過的音樂,非常通俗的華爾茲樂曲,應該是蕭邦華爾茲作品19號。

對於房內的音樂感到好奇,可是她的教養不允許她的偷看,掙扎一番後還是決定離開,也許到了廚房就會有人告訴她,必須送茶給客人才對。

人還沒來得及離開,眼前的厚門就被打開,只穿著一件襯衫和長褲的膝丸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少爺?」
膝丸的出現讓她掩飾不住詫異,他會出現在這裡的意思是,裁縫一行已經回去了,而他在這裡招待其他客人的意思。

被好奇心驅使偷偷摸摸的行為,被抓個正著的瞬間,湧上的羞恥與不安讓她只能僵硬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自己的行為才好。

「妳來的正好。」
膝丸拉住她的手,一把將她拉進房間。

鋪著厚重地毯的寬敞房間幾乎沒有傢具,只有擺在房間角落的長沙發桌椅,還有櫃子上不斷放出音樂的留聲機,很明顯這是一間練舞室,而且房內除了膝丸以外空無 一人,跟她想像的狀況非常有出入。

「妳會跳華爾茲吧。」

「是,學校時有學過。」
社交舞是華族千金的教養之一,高級女學校的必備課程,她當然也一定要會。

「那來練習吧。」

「哎?可、可是……」
她這個時間,有著送茶的工作在身,可不能有所怠慢了。
可是膝丸也是這個家的主人,對她也有絕對命令權,讓她好生為難,不知道該服從誰的命令才好。
「這…接下來是老爺的下午茶時間,這恐怕……」

「……練習一下不會花太多時間。」
提到髭切的名字,膝丸很明顯地皺了下眉頭,但也無可顛覆他的決定。
「來吧。」

「………是。」
人都已經被拉到房間的中央,膝丸的手都準備妥當地環在她的腰上,都到了這個地步,她也毫無選擇地,只能陪伴主人的任性。

只能播放三分鐘的留聲機,不斷重複響著著蕭邦的華爾茲樂曲,她握上膝丸的手,兩人寧聽著音樂,調整彼此呼吸,在準確的時間隨著踏出第一步。

「呀…」
才踏到第三步,膝丸的腳就站到了她的位置,讓她來不及反應地一腳踩了上去。
「對不起…」

「不,是我的錯。」
知道問題出在哪裡,膝丸略為害羞地輕咳一聲。
「再來一次。」

「是。」

搭配著音樂,兩人算好時間一起踏出第一步。

練習比想像中的還要不順利,兩人的拍子怎麼樣都無法配合,兩人的舞蹈從來沒有超過十步。

又一次的步伐錯誤,讓兩人都停下腳步,圍繞著彼此的空氣相當尷尬,膝丸甚至有些害羞地別開了視線。
「………那個,少爺您的拍子……」
猶豫了好一段時間,她還是忍不住說出口了。
華族千金如果遇到這樣的舞伴,要不忍耐到最後,要不拂袖而去,不管是哪個對膝丸的風評都不會有正面影響。
畢竟男方帶舞的技術差勁,會連帶著女方也得到舞技平平的評價,對於好面子重風評的華族來說,這是絕對不能接受的。

「……這種慢速華爾茲的拍子,很難抓啊。」
被說破了問題,膝丸也無法繼續掩飾下去,只有認真面對的份。
「我喜歡拍子快一點的華爾茲。」

「您是說,維也納華爾茲嗎?」
同樣是三拍舞曲的社交舞,較被大眾所喜愛的是慢速的華爾茲,膝丸似乎更喜歡節奏更快一些的華爾茲。

維也納華爾茲當然也是主流社交舞之一,只是慢速華爾茲是舞會中的明星,任何人參加舞會即使不會其他的舞蹈,好歹華爾茲也一定要臨陣磨槍的純熟起來。

「是啊,不過日本能跳的機會不多啊。」

「說得也是呢……」
維也納華爾茲是歐洲大型舞會的結尾曲,或者德國人主辦的宴會才會大量使用的曲子,其他的狀況還是一般的華爾茲比較多,膝丸這個樣子還真的是屬於無法踏出去 的模樣。
「如果少爺不介意的話,是否能讓我來帶領練習呢?」

「無妨。」

「謝謝您,首先拍子是這樣子的。1、2、3、1、2、3……」

聽著她數拍子,膝丸也低聲地開始一起數拍,房間中除了流暢的音樂外,就只有兩人配合著拍子不停數數的聲音。

「1、2、3、1、2、3……」
邊數著拍子,她拉著膝丸的手踏出第一步。

雖然社交舞基本都是男方帶領,不過像膝丸這樣運動神經極好,舞步也全都記得,只是抓不住拍子的人,只要簡單的帶領,很快就會進入狀況了。

伴隨著她輕柔的數拍聲,膝丸非常熟練地帶著她舞動,順當地在練習室中迴旋著。

不知道什麼時候數數的聲音也停了下來,兩人就只是配合著樂曲的節奏,黑色的棉布洋裝在空中旋轉飛揚,眼前少女的難得面對他露出溫柔甜笑,順從地貼在身上的 體溫,讓膝丸忘記了時間,就只是跟隨著旋律旋轉再旋轉,直到她的呼吸跟不上為止。

「呼…呼……」
舞蹈是個非常激烈的運動,穿著平底鞋的她不至於腳痛,但肺活量要跟上運動量就很難了。

啪啪啪
悠揚的樂聲中,突然混入了簡短的鼓掌聲,打破了兩人世界的聲響,讓他們同時朝聲音來源看去。

「兄長…」
肩膀上披著白色的西裝外套,髭切噙著微笑靠牆站著,似乎已經在那個位置好一段時間,只是沒人發現到他而已。

「進步很多呢,果然老師不一樣成績也不同。」

「兄長,別取笑我了!」
知道髭切在說什麼,臉皮薄的膝丸馬上連耳朵都紅了。

弟弟的反應他只是淡然一笑。往兩人所在之處走去。

在少女面前站定,髭切非常紳士地將手放在胸前,對著她彎下了腰。
「美麗的小姐,我有榮幸與妳共舞一曲嗎?」

不將她當作女傭,而是以華族千金的身份來對待,突然的邀請讓小臉蕩漾起少女的粉紅。
「………是,我很樂意。」

小手放上髭切伸出的手中,男人將她一把摟了過去,極近距離地看著男人俊顏,少女心會忍耐不住地怦跳起來。

與音樂的旋律一起,髭切熟練地帶領著她踏出了華爾茲的舞步。

同樣的曲子,同樣的舞步,在髭切的帶領更多了種奢華的感覺,彷彿歌劇芭蕾般優雅的舉止,明明自己只穿著木棉的女傭洋裝,卻給了她自己身著禮服在豪華洋館中 的錯覺,享受華爾茲帶來的樂趣。

「妳這表情,真可愛呢…」
摩擦在耳際的軟軟低音,調情的感覺瞬間讓她背脊一麻,臉頰耳朵都熱了起來,不敢與髭切閃閃發亮的眼眸對望。

「請別這樣……」
虛弱的抗拒聲,在男人眼中簡直就跟邀請無異,在自己懷中透紅了臉頰的愛憐模樣,正常的男人都忍不住,更何況他還握有著少女的絕對所有權呢。

等待不了第二輪的結束,髭切突然就拉著她,往一旁休息用的長沙發走去,突然的舉動膝丸也很愕然地,只是看著一切的進行。

髭切坐上沙發,將一臉莫名的少女拉坐在腿上,一手環住纖腰,另一手扣住她的下巴,不等她反應過來,薄唇就貼上了嫩唇。

不容許任何抵抗,充滿侵略性的舌尖鑽入其中,挑逗嬉戲著不斷閃躲的小舌,拉入自己口中疼愛,延續著之前未完的舞。

「呼…唔……」
從兩人口唇的縫隙中,可以清楚見到他們激烈翻攪的舌尖,吞嚥不下的液體從下巴滑落,呼吸困難地讓她忍不住揪緊眉頭,雙手想要推開他卻敵不過男人的力氣,只 能沉淪在結實的懷抱中。

激情掠奪的吻觸發起原始情慾,在男人懷中本能發顫的嬌軀,回蹭著男人的反應,終於是讓髭切稍停了下來。

意猶未盡地舔著被吻得紅腫的嫩唇,迷濛地陶醉於他的水汪大眼,讓髭切勾起滿足微笑,拇指輕撫她緋紅臉頰,掠過吐著熱氣的甜美雙唇。

還沒來得及享受兩人世界,懷中的人就被坐在一旁的膝丸給摟了過去,一臉壓抑不住的妒意。

綿軟的少女沒有任何力氣,就這樣依偎在另一個男人的懷中,拔劍張弩的氣氛一閃即逝。

完全就是有樣學樣,膝丸扣住少女小臉,不允許掙扎抵抗地吻上了她。

探入的舌尖更來得急躁霸道,強硬地想要烙印上屬於自己的印記,糾纏吸吮著酥軟無力的少女的一切。

「哈…唔……」
變換著角度的唇舌,從不同的方向貪婪著她,敏感的唇內被輕囓,從下腹部竄上的快意使人顫抖,為了維持僅存的理智,她只能抓緊手中任何能碰到的物品,膝丸的 襯衫在她的掌中揪成一團。

彷彿熱戀中男女一般糾纏在一起,少女嬌軟迷醉的模樣令人愛憐,當然那是在自己懷抱中的前提。
在其他男人懷中露出這樣的表情,可一點都不讓人高興啊。

髭切起身來到她的背後,輕易地姐開了她洋裝背後的釦子,將衣服沿著肩膀褪了下來,露出底下的白色棉長裙內衣。
包覆著少女甜美豐滿的白色內衣,也被他給一把拉下,男人略為粗糙的大手,從背後握上柔美雙峰,充滿著深淺紅痕的雪白乳肉從指掌中擠出,恣意揉玩著還帶著少 女堅挺的白玉凝脂。

「嗚唔……」
意料外的事態,讓她想掙脫髭切的玩弄,無奈膝丸扣著她不放,讓她維持著難過的姿勢,夾在兄弟兩人的懷中。

「不要…別這樣……」
終於是掙脫了膝丸的吻,她慌亂地想要阻止身後髭切的玩弄。

這裡是舞蹈練習室,她完全不想在這個宅邸所有房間,都留下令人羞恥的記憶。

「別說謊,不是有感覺了嗎?」
膝丸輕擰她已經硬挺起來的粉色蓓蕾,酥麻感教她忍不住向後了些,從椅子上滑了下來,正好坐在髭切的大腿上。

「呼呼,說謊是不好的喔,這淫蕩可愛的身體,早就有感覺了不是嗎?」
髭切膝蓋磨蹭著她隱藏在裙子下的腿間,用力頂弄先端敏感珍珠的方式,壓抑不住的可憐嬌啼脫口而出,更是讓她燒紅了臉。

「請、請別這樣…」
雙膝跪地她弓起了腰,她努力躲避髭切的戲弄,並想著要如何脫身。

這對兄弟雖然愛玩弄她,但還仍舊保持著華族的風範與禮貌,不會像無賴一樣給予她恐懼地強迫她。
如果能從他們手中逃走,也就不會要求她,這是他們曾經說過的話,她也相信兩人會像是貴族地信守承諾,即使她從未成功地逃離過他們的懷抱。

不過,凡事總是要有所嘗試才知道。

可惜她的視線,早已曝露了她的想法,兩頭野獸不可能讓已經叼在嘴邊的小白兔逃走,只有可能一起生吞活剝了了她。

為了遠離髭切而抬起的身體,變得更加接近膝丸,他也不客氣地捉住她的雙手,將少女拉得更近了些。

貼近到可以感覺到彼此呼吸的距離,軟白豐滿在視線中充滿份量地晃動,被扯起的身體雙膝離地,本來就優美的臀腰曲線更來得誘人,俏高扭動的小屁股彷彿發情母 貓般,刺激著男人的慾望。

「別怕,不會讓妳不舒服。」
比平常還要略低的溫柔低語,膝丸哄著可憐顫抖的少女,舔囓著小巧耳朵,迴盪在耳膜的男人低音,伴隨著略溼的水聲,使她情不自禁發出屬於女人的媚音。

勾人挺起的俏臀,髭切直接掀起了她的長裙,還有底下作為內衣的白棉襯裙,全部都撩到腰上,私密的少女部位在白天的光線下,不管是粉嫩顫抖的花瓣,還是已經 動情地淌出蜜液的粉色入口,甚至先端已經漲紅起來的敏感小珍珠,全都毫無隱藏地暴露在男人的視線中。

男人纖長骨感的指尖,在粉色裂縫上來回劃弄,半透明的黏液隨著他的指尖牽引而出,延伸到極致在空氣中斷裂。
「這不就是,有感覺了嗎?呼呼,說謊的壞孩子,可是要懲罰的呢。」

「哎?等、呀啊…啊……」
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她所能發出的聲音,只剩下淫浪放蕩的甜美嬌聲。

在她身後的髭切跪了下來,剝開少女還很矜持併攏的花瓣,靈活厚實的舌尖探入尚未綻放的花蕊中,品嚐吸吮少女特有的淫蜜。
舌尖由下往上,偶爾輾轉著小巧珠蕊,一下繞著溼軟穴口打轉,其中敏感肉壁都被他一併品嚐了番,少女敏感的部位他一點都沒放過,他所接觸到的地方全都燃起了 一陣陣的火苗,燒得她渾身酥麻,纖細大腿不斷顫抖地幾乎要支撐不住自己的體重,過多的花蜜就這樣低落在地,在厚重豪華的地毯上留下了痕跡。

「不要…不要舔……呀啊……」
尊貴的源家當家在女人的腿間,舔著女人最羞恥且私密的部位,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每次身心都被抵擋不住的快感給侵蝕,還有一起湧上心頭的強烈的羞恥感,讓 少女的感官變得更加敏銳,即使只是微小的挑逗也會被放大好幾倍。

不只是髭切而已,在正面的膝丸也捧住她胸前綿軟渾圓,享受柔滑手感的同時,也像是孩子般吮吻頂端的粉色蓓蕾,不冷落任何一邊地交替愛撫。
用薄唇摩擦舌尖玩弄,偶爾輕咬吸吮,小小的粉色被舔吻得一片溼亮,白嫩雪乳透出誘人豔紅,挺立頂峰也與櫻桃一樣硬挺,在男人舌尖上轉動著。

「唔嗯…一起…不能…一起……呀啊……嗯…」
被男人包夾於中心,上下的敏感都被恣意玩弄,無處可去的雙手只能揪緊手邊膝丸的襯衫,想要抗拒掙扎的小嘴,只能吐出鼓勵般的嬌媚柔吟,讓男人們更是加倍努 力地挑逗取悅懷中的少女。

不管理智再怎麼頑強,身體抗拒不了原始本能的慾望。
青澀的少女身體已經逐漸體會了女人的歡愉,在男人懷中被細細疼愛,被給予的官能激情,讓她在不知不覺不斷陷落在他們的手中。

少女容顏染上女人媚態,綻放的花朵勾誘著採擷,追求情慾的身體順從於男人給予的一切,甚至主動地渴求起來。

向前挺起的雙峰送入男人口中,纖腰輕扭主動張開雙腿,理智已經被過多的快感給吞噬,少女朦朧的雙眼,享受貫穿全身的極致悅樂。

「唔呀……!!」
瞬間的緊繃後是完全的癱軟,崩落下來的身體要不是有膝丸接住,會整個人倒在地上,不會是趴伏在他的大腿上低喘。

光是執拗強烈的前戲,就足以讓她頭昏癱軟,柔白雪膚蕩漾起誘人色澤,一層薄汗更顯晶瑩。

當她與兄弟各自獨處時,他們都是相當溫柔地與她調情溫存,但只要兄弟一起,也許是男人生來的競爭心也說不一定,總是會特別執拗地玩弄索求,彷彿是想從她身 上得到什麼證明一般,甚至讓她懷疑這兩人是想折磨死她。

看著在膝丸腿上可憐喘氣的少女,髭切一臉美味地舔去唇邊殘留的蜜液,半瞇金眸閃閃發亮,解開腿間壓迫到疼痛的束縛。

「啊…還、還不行…」
硬熱的男人慾望接觸到溼軟入口的感觸,她瞬間瞪大了迷濛雙眼,想要阻止身後的男人,但是一切都太遲了。

已經完全綻放的花徑,輕易地迎入了她所熟悉的結實質量,撐開窄小花徑的瞬間敏感嬌啼如同鼓勵般響起,巨大先端磨蹭著敏感內壁,才剛剛高潮過的身體經不住這 樣的刺激,背脊酥麻的感覺讓她自然地夾緊了身體。

「唔嗚…」
突然的絞緊讓髭切也忍不住低哼,忍住差點繳械投降的衝動。
「這麼緊…期待很久了嗎?」

「不、不是……」
還處在不能自己的快感中,她連聲音都在發抖。

「別擔心,我會好好餵飽妳。」
髭切一個挺腰,用力氣衝破了她的抵抗,與女人再度攀向頂點的尖叫一起,他一口氣頂入最深處,享受埋入其中,被高潮中的軟肉給吸吮挾緊的特別感觸。

趴在膝丸腿上,她好一會兒才從快感中回過神來,感覺得到過多的黏液,從她與髭切的結合處,緩慢地沿著大腿淌下。

一連串的高潮讓她頭昏腦脹,可是這才是個開始而已。

感覺得到她的放鬆,髭切扣著她的纖腰,享受起少女年輕嬌嫩的身體。
吸附著男人的花徑,每一下的退出似乎都意猶未盡地,邀請著他的再度深入,水乳交融的歡愉,讓汗水從髭切的俊顏上滑落。

在他身下的女人,宛如發情的母貓般,可愛地扭腰承歡,嬌媚柔吟一聲又一聲地撩高著男人的慾望,教人想把她的一切給全部填滿。

沈浸在兩人世界的男女,只讓膝丸越看眉頭越緊。
彷彿是在示威般,他捧在手心上的嬌人兒,在髭切懷中露出屬於女人的嫵媚表情,迷濛蕩漾撩弄男人原始感官的眼眉,是他所做不到的。

不想再繼續看下去,膝丸抓住她的長髮,吻住她連連嬌吟的小嘴,大手捏玩著敏感蓓蕾,將她的注意力從髭切身上轉移開。

「嗚唔…」
舌尖交纏,親吻帶出的水聲,在她的耳中與腿間溼黏的旋律混合到不分彼此,更遠一點蕭邦的華爾茲,早就不在她的世界之中了。

在嬌喘中完全喘不過氣的少女,接吻對她只是更加負擔,終於是讓膝丸放開了她,少女又再度恢復趴在膝丸腿上,挺腰承歡的淫蕩體式了。

「舔吧。」
緊繃的腿間讓膝丸也不想忍耐,從褲頭蹦出來,先端已經淌出慾望白露的男人亢奮,就這樣站立在少女臉前。

已經熟悉如何取悅男人的少女,小手抓著他的長褲,顫抖地伸出溼潤粉舌,溫柔小心地舔著膝丸巨大的先端,畫圓的舌尖也不忘一旁的溝縫,一聲聲甜美嬌啼噴在他 身上,是另外一種的快感。

努力張大了小嘴,她終於是將眼前的剛直慾望給含入口中,從背後頂上的強烈撞擊,讓她差點咬下口中的質量,只好趕快乖乖地吐出來,可憐兮兮地用舌頭服侍他。

不只是膝丸,髭切對於她的注意力被轉移的狀況也感到不滿,用自己的方法取回主導權。

「呀啊…不要…太、太激烈……啊啊……」
突然快速湧上的情慾之浪,讓她差點抓不住自己的意識,俏臀配合著著髭切的激情扭動,追求極致的頂點。

「嗚…要去……要去了……」
思考一片空白,只剩下被給予的滾燙情慾,她連自己喊出了什麼都不知道,只是照著男人的教導呼喊著他們所喜歡的話語。

「好啊,不管幾次…都會滿足妳……嗚…」
在她高潮的瞬間,這次髭切也不再忍耐,濃濃情慾一口氣灼射到最深處,與她的淫蜜混合在一起的事實,讓髭切勾起了滿足的微笑。

「呼呼嗚……」
失去髭切支撐的身體,直接跪倒在地上,從粉色裂縫淌流出來乳白色的黏液,光是這淫靡的美色,就足夠讓男人再戰一場了。

還沒來得及平撫呼吸,膝丸就拉起了她,分開少女纖腿讓她跨坐在自己身上,被冷落許久的剛直慾望,一點阻礙都沒有,直挺挺地貫穿連深處都溼黏一片的火熱幽谷 中。

「哈啊…好、好深……嗚唔…」
握緊小手,她努力熟悉只有膝丸才到得了的深處,磨蹭著已經隨著快感而下降的子宮口,才剛剛消息的慾火,又被膝丸給燃燒起來。

纖腰被膝丸摟著,男人一邊忽深忽淺地品味著少女緊窄,另外一隻手揉捏著她隨著韻律上下晃動的豐乳,炫耀般地大大曝露著少女已經可憐地紅腫起來,卻仍舊緊緊 纏繞,努力取悅著他的嬌弱嫩蕊。

「呀啊…那、那邊…不行……」
知道著她的弱點,用力往那個地方進攻的膝丸,引得她甜喘連連,想要逃離的纖腰,看來更像是邀請。

「那就別夾的那麼緊……」
低嗄抱怨的膝丸,更用力向上一頂,滿是乳白細沫的結合處,隨著律動向外噴去。

「可、可是…呀啊……」

對於弟弟難得顯露的獨占欲,兄長的髭切只是挑眉一笑,一點都沒有放在心上的樣子。

「別忘了這個。」
站在少女面前,髭切半挺的慾望上沾滿了兩人份的體液,那代表什麼意思,已經被慾望給朦朧了視線的她,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努力地張大小嘴,她伸出舌頭,代表著服從與屈辱的動作,髭切才滿意地向前一步,用少女香軟甜舌做事後清理。

不讓人喜歡的畫面再度出現在眼前,膝丸一咬牙不再緩慢享受,站起身隨本能掠奪少女的一切。

「呀啊…不、不行…啊啊……」
還以為可以緩慢享受的甜美,突然被狂野激情給完全取代,迅速吞噬她所有思考的官能快感,讓她只能揪緊著髭切的衣服,隨著膝丸給予的一切可憐淫啼。

耽溺於膝丸的身體,融化於情慾的迷濛女人臉龐,髭切難得地露出苦笑,大手輕撫她的嫩頰,卻只是保持著沉默。

「啊啊…呀啊…!」
與她的高潮一起,併發在體內他人的溫度,對敏感的少女嬌軀更是一番衝擊,延長了快感的時間,哆嗦的身體好一會兒才慢慢平靜下來。

回過神的少女,朦朧的視線只見到挺立在自己眼前的男人亢奮,別無選擇地順從乖巧地張開嘴,用她所知道的方式,取悅自己的主人。
舌尖從根部舔起,親吻著他的雄偉,沿著筋絡向上,將舔得溼潤的結實亢奮含入口中的同時,她也沒有忽略另外一個,還深埋在自己體內的另外一位主人。

在收緊的小腹之中,感覺得到軟下的男人,在她的深處緩緩恢復起精神,膨脹起來填滿了她的一切。

應該要結束的官能饗宴,在少女不自覺的努力下,似乎得延長一些時間了。
當然,他們兄弟一點都不介意,而且還很樂在其中。

可惜,經不起折磨的少女體力,很快就消耗殆盡,躺在長沙發上入睡的她,被髭切用外套蓋住,男人一左一右地坐在她身邊。

「粉紅跟白的晚禮服,應該很適合她呢。」
想起先才與她跳華爾茲的樣子,髭切撫著她的長髮,想像她穿上豪華禮服的模樣。

本來就是華族千金的她,氣質優雅的少女,豪華的晚禮服一定更能襯托她的美。

「淡綠跟銀的晚禮服,更來得華麗優雅呢。」

兄弟相違的意見,讓他們抬眼看了彼此一眼。

「那就,都做吧。」

「是呢,兄長。」

 

 

 

 

 

後記:

來到了3p就會開始爆字數了

澪雪 拜 6 Feb 2018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