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籠 01

花籠01

 

 

隨手寫寫的平安paro
刀劍男士都是人類的話,審神者自然就是非人的存在了

後續完全未定

 

 

悠揚悅耳的笛聲,與青年靛藍色短髮與頭上的髮飾,還有深藍色的長袖一起隨風飛舞,躲藏在海邊岩石的死角中,有著烏黑長髮的人魚少女,陶醉於青年所吹奏而出,深海中所沒有的樂音。

是這幾天的事情了。
每天只要到了這個時間,青年就會站在面對著大海的崖邊,對著青空吹著他的笛。
曲畢後,青年會朝著大海扔下一些花枝與花瓣,彷彿是吊唁故人的禮物般,才緩緩離開。

直到青年完全離去,人魚少女才會從死角中探出身影來,好奇地端詳青年扔入海中的東西。

嬌嫩的花瓣,還散出淡淡香氣的花枝,不管哪個都是深海中所沒有的珍奇之物,讓人魚少女非常欣喜地端詳,直到太陽下山,她必須回到深海中為止。

今天也是一樣,當少女還專注於男人所拋下的花枝時,山崖上傳來的叫喊聲與雜亂的金屬敲擊聲,讓她驚訝地抬頭,只見所有人都拿著刀劍,圍著一個穿著華服的淡金色短髮男人。

男人雖然被許多拿著刀的人給包圍,不過看起來似乎也不是劣勢,非常游刃有餘地與眾人對峙著。反而是人多的那邊,身上都帶著傷,只能靠人多勢眾包圍那個男人。

「是山賊還是鬼呢?算了,這都不重要。」
男人姿態優美地揮舞著手上的太刀。
「全都斬了就是了。」

「可惡!居然看不起我們!」

「就算你很強,我們全都上,你也不見得是對手!」

「趁這個機會拿下你的頭,不可一世的源氏也就會衰敗了!」

「呼呼,試試看就知道了呢。」
男人手中的太刀反射著太陽的光線,透出陣陣寒光地讓人魚瑟縮了一下,想要趁人類不注意的時候躲回海中。

人類狩獵人魚,人魚的血肉將會帶給人類無限的生命,同時也是絕頂美味的珍羞,所有的人魚都知道,不可以接近人類。

雖然不知道那些人類是要做什麼,但人魚都是能躲就躲,絕對不能讓人類知道這附近是人魚的棲息之處。

山崖上的刀光劍影,還有強大的風突,一片混亂之中,正是人魚躲回海中的最佳時刻,山崖上的男人卻也從上面掉了下來。

俊美的男人一臉怔愣,似乎是不知道位什麼自己會從山崖上掉下來,只有人魚少女知道,那個地方的強大風突,常常讓人命喪海中,成為大海中魚類糧食。

只要眨眼的時間,華服男子就落入了海中,華貴的衣服吸了水會變得沈重,不管什麼樣的人從這裡掉下去都只有死路一條,山崖上的人們確認了男人的落海,都歡呼的離去了,只留下躲藏在岩石中的人魚少女,握緊著小手猶豫著自己該不該救他。

人魚不可跟人類有所交集,那只會給一族帶來危險。

服從著族約,人魚少女在這個海崖邊玩耍,也是第一次見到活生生的人類掉落海中。

遲疑了一下,她還是潛入了海中。

一進入海裡,看得見華服男子不斷地朝海中落下,男人一手握著刀,另外一手向上伸直,努力地想要活下去的模樣,讓人魚少女一咬牙,往他游了過去。

突然的落下與沈重的水壓,讓他失去呼吸的能力,俊臉也痛苦地扭曲起來,只要再過一下子就會溺死的男人,一股溫暖的氣息從他的口中灌入。

突然恢復的呼吸,讓男人意識到唇上的柔軟。

人魚的氣息,能夠讓人類在海中呼吸,落入海中的男人睜大了眼,任由人魚將他給拉出水面。

吸飽了水的衣服非常沈重,力氣不夠的人魚少女好不容易終於給男人拖上岸時,她已經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了。

「…………兄長!兄長在哪裡!」
聽得見逐漸接近的人類的叫喊聲,她慌亂地想要回到海中去,她的手腕卻被男人給抓住了。

「……別、別走…」
因為溺水虛弱喘氣的男人,他的手卻意外的有力氣,緊緊地抓住少女的手腕。

「放、放手……!」
兄長兄長的叫喊聲越來越近,人魚少女慌亂努力地掙扎,終於是甩開了他的手的同時,纖細的手腕也被他的指甲給劃傷了。

顧不了自己的傷,她蒼白著臉潛入回海中,不知道該怎麼跟一族交待才好。

她不只是打破了不可與人類有交集的族規,還染上了人類的氣味,被人類給搶走了血肉……可以肯定有著嚴重的責罰在等著她。

不出她所料,才剛剛回到龍宮門口,擋在門口的管狐龜,就宣判著她已經被驅逐出人魚界的通告。

「……驅逐了,我是要去哪裡呢?」
低垂著頭的少女幽幽一嘆。

「…被驅逐的妳,將會在陸地上死亡。」
管狐龜低垂著頭,極度不情願地說明。
「在下一個滿月到來時,生活於陸地上的人魚將會化為水上的泡沫而死。」

「是這樣啊……」
該說是最後的慈悲嗎?
憧憬著陸地的人魚,終於可以來到陸地上,用自己的手自己的眼,親身體會海中所沒有的鮮艷,最後在陸地上迎接死亡。

「賦予了妳在陸地上行走的雙足的同時,妳的聲音也被剝奪。」
管狐龜一指,人魚少女被自傲的燦亮魚鱗,變成了人類的修長雙腿的同時,她也被大浪給捲起,失去了自傲的魚尾的少女無法從浪中脫離,只能隨波逐流被沖到陸地上。

 

 

 

 

 

 

 

 

 

不知道多久才恢復了意識,張開眼睛見到了青藍天空,坐起身的少女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身體,特別是有著跟人類一樣修長雙腿的下半身。

比起自己全身赤裸一絲不掛,她更是緊張興奮地伸手觸摸自己的腿,還有終於能夠接觸到的陸地與沙灘。

開口讚嘆美麗世界的瞬間,她一直以來柔美的嗓音,張開嘴也只剩下低啞可憐的嗚嗚聲。

用聲音換取了雙腿……掩住自己的嘴,她發不出任何像樣的聲音……

如果想要回到海中的話,就將那個奪走妳的血肉的人類給殺了,將被奪走的血肉取回吧……在被大浪給捲走時,她似乎聽見了管狐龜的話。

似乎是要證明她所聽到的不假,赤裸的女人身邊,多了一把就算是少女也可以握得住的短刀。

拿起短刀,女人嘆出無聲的氣。
要怎麼找得到,那個弄傷她的男人……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啊呀,在這個地方居然有女人呢。」
略為熟悉的男人聲音,讓她抬頭,驚訝到就算想要出聲也沒辦法。

站在眼前的男人,就是她努力從海中救起的男人。
這叫得來全不費功夫嗎?
只要殺了這個人,她就可以回到了海中……

「這個模樣,是遇見強盜了嗎?」
坐在沙灘上一絲不掛的女人,男人脫下了自己的外袍罩住她的赤裸。
「無處可去的話,就跟我來吧。」

看著男人伸出的手,她滿心煎熬。

男人的腰邊配著太刀,從山崖上的那幕可以知道,這個男人應該不是她可以殺死的。

如果要殺死他,就要趁他沒有防備的時候……

「嗯?」
女人遲遲沒有反應,讓男人為偏著頭,似乎是在思索著她是否聽得懂他的話語。
「跟我來嗎?」

終於,女人握上了他的手,將短刀藏在衣袍中,搖搖晃晃地起身。

連走路都走不好的女人,男人輕鬆地將她打橫抱起,第一次被人給抱住的女人,嚇得環上了他的脖子。
「我的別墅離這裡有點距離,稍微忍耐一下啊。」

揪著他的衣服,女人乖巧地點頭,讓男人帶回他的別墅。

從攝津海邊帶回來的女人,沐浴一番換上衣服後,就跟京都中深閨的姬君沒有兩樣,豐厚閃耀的黑髮,是貴族姬君的象徵。

「兄長,收留這樣來路不明的女人,對源家造成危險!」
比起讚嘆地打量眼前穿著裏濃蘇芳重袿的女性的兄長,一旁穿著青柳色狩衣的青年膝丸,用非常強調的語氣跟直衣打扮的髭切諫言。

「就算這麼說……讓一個無依無靠的女性去哪裡呢?」
輕嘆一口氣,髭切往女人貼近了些。
「對了,妳叫什麼名字?」

收到詢問的女性似乎想要開口,粉唇微張又閉了起來,只是輕輕搖了搖頭,用沉默回應髭切的詢問。

「兄長!像這樣連自己的身世都說不明白的女人,還是小心為上。如果擔心收留的地方,宇治的別墅還是六條那邊的居所,都可以讓她居住。」

「弟弟呀,別這麼緊張。」
髭切揮了揮手,表示要弟弟安靜一些。
「不過是個女人而已,不可能對我們有什麼危害。倒是……」

髭切往她更貼近了些,想要仔細看清楚她的面容的眼神,讓女人不安害羞垂下了眼。

「嗯……」
女人的反應,讓髭切有趣地勾起嘴角。

如果是貴族的姬君的話,這個年紀都已經著裳,或者結婚或者養在深閨,不管是那一種,教養良好的女性是會用扇子或是袖子遮掩面容,不會大剌剌地任由男人觀看。

髭切伸出手,掌心輕撫她柔嫩臉頰,拇指劃過粉唇,沿著她的下巴,輕薄行為讓一旁的弟弟瞪大眼,女人卻只是疑問地偏著頭,對於他的行為一語不發。

她跟那個女人,是真的相像……那位從海中將他給救起的女人。

「既然是我帶回來的人,就好好地招待她吧。」

「兄長!」

「雖然不會說話,但似乎是聽得懂我的意思,等等找藥師過來看看。」
髭切一旦決定的事情,膝丸知道自己怎麼說都沒有,只有深深地嘆氣。

 

 

 

 

把前篇也補完的平安paro,一樣走修羅場路線,有機會再繼續寫吧~

澪雪 拜 8 Nov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