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笼 01

花笼01

 

 

随手写写的平安paro
刀剑男士都是人类的话,审神者自然就是非人的存在了

后续完全未定

 

 

悠扬悦耳的笛声,与青年靛蓝色短发与头上的发饰,还有深蓝色的长袖一起随风飞舞,躲藏在海边岩石的死角中,有着乌黑长发的人鱼少女,陶醉于青年所吹奏而出,深海中所没有的乐音。

是这几天的事情了。
每天只要到了这个时间,青年就会站在面对着大海的崖边,对着青空吹着他的笛。
曲毕后,青年会朝着大海扔下一些花枝与花瓣,仿佛是吊唁故人的礼物般,才缓缓离开。

直到青年完全离去,人鱼少女才会从死角中探出身影来,好奇地端详青年扔入海中的东西。

娇嫩的花瓣,还散出淡淡香气的花枝,不管哪个都是深海中所没有的珍奇之物,让人鱼少女非常欣喜地端详,直到太阳下山,她必须回到深海中为止。

今天也是一样,当少女还专注于男人所抛下的花枝时,山崖上传来的叫喊声与杂乱的金属敲击声,让她惊讶地抬头,只见所有人都拿着刀剑,围着一个穿着华服的淡金色短发男人。

男人虽然被许多拿着刀的人给包围,不过看起来似乎也不是劣势,非常游刃有余地与众人对峙著。反而是人多的那边,身上都带着伤,只能靠人多势众包围那个男人。

“是山贼还是鬼呢?算了,这都不重要。”
男人姿态优美地挥舞着手上的太刀。
“全都斩了就是了。”

“可恶!居然看不起我们!”

“就算你很强,我们全都上,你也不见得是对手!”

“趁这个机会拿下你的头,不可一世的源氏也就会衰败了!”

“呼呼,试试看就知道了呢。”
男人手中的太刀反射著太阳的光线,透出阵阵寒光地让人鱼瑟缩了一下,想要趁人类不注意的时候躲回海中。

人类狩猎人鱼,人鱼的血肉将会带给人类无限的生命,同时也是绝顶美味的珍羞,所有的人鱼都知道,不可以接近人类。

虽然不知道那些人类是要做什么,但人鱼都是能躲就躲,绝对不能让人类知道这附近是人鱼的栖息之处。

山崖上的刀光剑影,还有强大的风突,一片混乱之中,正是人鱼躲回海中的最佳时刻,山崖上的男人却也从上面掉了下来。

俊美的男人一脸怔愣,似乎是不知道位什么自己会从山崖上掉下来,只有人鱼少女知道,那个地方的强大风突,常常让人命丧海中,成为大海中鱼类粮食。

只要眨眼的时间,华服男子就落入了海中,华贵的衣服吸了水会变得沈重,不管什么样的人从这里掉下去都只有死路一条,山崖上的人们确认了男人的落海,都欢呼的离去了,只留下躲藏在岩石中的人鱼少女,握紧著小手犹豫着自己该不该救他。

人鱼不可跟人类有所交集,那只会给一族带来危险。

服从著族约,人鱼少女在这个海崖边玩耍,也是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人类掉落海中。

迟疑了一下,她还是潜入了海中。

一进入海里,看得见华服男子不断地朝海中落下,男人一手握著刀,另外一手向上伸直,努力地想要活下去的模样,让人鱼少女一咬牙,往他游了过去。

突然的落下与沈重的水压,让他失去呼吸的能力,俊脸也痛苦地扭曲起来,只要再过一下子就会溺死的男人,一股温暖的气息从他的口中灌入。

突然恢复的呼吸,让男人意识到唇上的柔软。

人鱼的气息,能够让人类在海中呼吸,落入海中的男人睁大了眼,任由人鱼将他给拉出水面。

吸饱了水的衣服非常沈重,力气不够的人鱼少女好不容易终于给男人拖上岸时,她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兄长!兄长在哪里!”
听得见逐渐接近的人类的叫喊声,她慌乱地想要回到海中去,她的手腕却被男人给抓住了。

“……别、别走…”
因为溺水虚弱喘气的男人,他的手却意外的有力气,紧紧地抓住少女的手腕。

“放、放手……!”
兄长兄长的叫喊声越来越近,人鱼少女慌乱努力地挣扎,终于是甩开了他的手的同时,纤细的手腕也被他的指甲给划伤了。

顾不了自己的伤,她苍白著脸潜入回海中,不知道该怎么跟一族交待才好。

她不只是打破了不可与人类有交集的族规,还染上了人类的气味,被人类给抢走了血肉……可以肯定有着严重的责罚在等着她。

不出她所料,才刚刚回到龙宫门口,挡在门口的管狐龟,就宣判着她已经被驱逐出人鱼界的通告。

“……驱逐了,我是要去哪里呢?”
低垂著头的少女幽幽一叹。

“…被驱逐的妳,将会在陆地上死亡。”
管狐龟低垂著头,极度不情愿地说明。
“在下一个满月到来时,生活于陆地上的人鱼将会化为水上的泡沫而死。”

“是这样啊……”
该说是最后的慈悲吗?
憧憬着陆地的人鱼,终于可以来到陆地上,用自己的手自己的眼,亲身体会海中所没有的鲜艳,最后在陆地上迎接死亡。

“赋予了妳在陆地上行走的双足的同时,妳的声音也被剥夺。”
管狐龟一指,人鱼少女被自傲的灿亮鱼鳞,变成了人类的修长双腿的同时,她也被大浪给卷起,失去了自傲的鱼尾的少女无法从浪中脱离,只能随波逐流被冲到陆地上。

 

 

 

 

 

 

 

 

 

不知道多久才恢复了意识,张开眼睛见到了青蓝天空,坐起身的少女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身体,特别是有着跟人类一样修长双腿的下半身。

比起自己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她更是紧张兴奋地伸手触摸自己的腿,还有终于能够接触到的陆地与沙滩。

开口赞叹美丽世界的瞬间,她一直以来柔美的嗓音,张开嘴也只剩下低哑可怜的呜呜声。

用声音换取了双腿……掩住自己的嘴,她发不出任何像样的声音……

如果想要回到海中的话,就将那个夺走妳的血肉的人类给杀了,将被夺走的血肉取回吧……在被大浪给卷走时,她似乎听见了管狐龟的话。

似乎是要证明她所听到的不假,赤裸的女人身边,多了一把就算是少女也可以握得住的短刀。

拿起短刀,女人叹出无声的气。
要怎么找得到,那个弄伤她的男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啊呀,在这个地方居然有女人呢。”
略为熟悉的男人声音,让她抬头,惊讶到就算想要出声也没办法。

站在眼前的男人,就是她努力从海中救起的男人。
这叫得来全不费功夫吗?
只要杀了这个人,她就可以回到了海中……

“这个模样,是遇见强盗了吗?”
坐在沙滩上一丝不挂的女人,男人脱下了自己的外袍罩住她的赤裸。
“无处可去的话,就跟我来吧。”

看着男人伸出的手,她满心煎熬。

男人的腰边配着太刀,从山崖上的那幕可以知道,这个男人应该不是她可以杀死的。

如果要杀死他,就要趁他没有防备的时候……

“嗯?”
女人迟迟没有反应,让男人为偏著头,似乎是在思索着她是否听得懂他的话语。
“跟我来吗?”

终于,女人握上了他的手,将短刀藏在衣袍中,摇摇晃晃地起身。

连走路都走不好的女人,男人轻松地将她打横抱起,第一次被人给抱住的女人,吓得环上了他的脖子。
“我的别墅离这里有点距离,稍微忍耐一下啊。”

揪着他的衣服,女人乖巧地点头,让男人带回他的别墅。

从摄津海边带回来的女人,沐浴一番换上衣服后,就跟京都中深闺的姬君没有两样,丰厚闪耀的黑发,是贵族姬君的象征。

“兄长,收留这样来路不明的女人,对源家造成危险!”
比起赞叹地打量眼前穿着里浓苏芳重袿的女性的兄长,一旁穿着青柳色狩衣的青年膝丸,用非常强调的语气跟直衣打扮的髭切谏言。

“就算这么说……让一个无依无靠的女性去哪里呢?”
轻叹一口气,髭切往女人贴近了些。
“对了,妳叫什么名字?”

收到询问的女性似乎想要开口,粉唇微张又闭了起来,只是轻轻摇了摇头,用沉默回应髭切的询问。

“兄长!像这样连自己的身世都说不明白的女人,还是小心为上。如果担心收留的地方,宇治的别墅还是六条那边的居所,都可以让她居住。”

“弟弟呀,别这么紧张。”
髭切挥了挥手,表示要弟弟安静一些。
“不过是个女人而已,不可能对我们有什么危害。倒是……”

髭切往她更贴近了些,想要仔细看清楚她的面容的眼神,让女人不安害羞垂下了眼。

“嗯……”
女人的反应,让髭切有趣地勾起嘴角。

如果是贵族的姬君的话,这个年纪都已经著裳,或者结婚或者养在深闺,不管是那一种,教养良好的女性是会用扇子或是袖子遮掩面容,不会大剌剌地任由男人观看。

髭切伸出手,掌心轻抚她柔嫩脸颊,拇指划过粉唇,沿着她的下巴,轻薄行为让一旁的弟弟瞪大眼,女人却只是疑问地偏著头,对于他的行为一语不发。

她跟那个女人,是真的相像……那位从海中将他给救起的女人。

“既然是我带回来的人,就好好地招待她吧。”

“兄长!”

“虽然不会说话,但似乎是听得懂我的意思,等等找药师过来看看。”
髭切一旦决定的事情,膝丸知道自己怎么说都没有,只有深深地叹气。

 

 

 

 

把前篇也补完的平安paro,一样走修罗场路线,有机会再继续写吧~

澪雪 拜 8 Nov 2017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