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色の思い

藤色の思い

 

 

壓切長谷部 / 藥研藤四郎

 

 

 

 

 

「主公,這裡有台階請小心腳步,來。」
噙著溫柔微笑身材修長的刀劍男子,長長紫色外套隨風輕舞的他,朝站在走廊上的審神者伸出了手。

困擾地看著那隻戴著白手套的大手,審神者遲疑了一下,還是搭上了那隻手,在他的幫助下,像是個公主一樣緩緩走下不過只有三層的本丸樓梯。

在這個跟自己的刀劍們一手一腳,大家一起努力建立起來的本丸之中,突然被當成公主殿下一樣的對待,太過突然且巨大的轉變,讓審神者手足無措只有茫然應對的份。

而造成這一切的元凶,就是這幾天才新降臨於本丸的附喪神─壓切長谷部國重。

審神者是這個本丸的主人,刀劍們也是這樣稱呼她,但她與眾刀劍之間的關係,比起拘謹的主僕更像是無話不談的朋友。
突然冒出一個嚴守家臣身分且將她當公主殿下一樣對待的長谷部,不習慣被人伺候的審神者馬上手忙腳亂,不知如何是好的她只有躲避一條路了。

「唉…」
垮著肩膀趴在職務室中的矮桌上,審神者重重地嘆了口氣。

她已經躲了長谷部好幾天了,每次只要自己獨自一人時,遠遠看到紫色身影就會用最快快速避開視線和方向,以為自己已經做得很好,但今天看到長谷部的樣子,才知道一切都被他看在眼裡。

現在,已經變成長谷部主動躲避她了。

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但是又想不到解決的頭緒,審神者再度嘆氣。

「大將,有什麼煩惱嗎?」
輕聲將熱茶放下的藥研藤四郎,勾著令人依賴的微笑詢問。

「藥研啊…」
想著不能在少年面前示弱,審神者坐直了身體,端起熱茶輕啜。
「嗯,是有一些事情……」

「長谷部老爺的事情吧。」

「為、為什麼知道?」
她的躲避已經明顯到這個地步了嗎?

「是燭台切老爺說的。最近長谷部老爺很沮喪,硬是問出來。長谷部老爺是有做了什麼,讓大將生氣討厭的事情嗎?」

「啊,也不是生氣討厭,只是他太過於慇勤有禮,讓我不知道怎麼做比較好。」

「嗯,那個壓切…不,長谷部老爺嘛,也不是不能明白。」
坐在審神者旁邊,藥研雙手環胸一臉理解地笑著點頭,讓審神者更不能明白了。

「我也希望大將你什麼都不要做,也什麼都不用做,一切都交給藥研我就是了。」
雖然藥研藤四郎是少年模樣,但口氣比大人還要有男子氣概且萬分寵溺,讓審神者只有苦笑。

「怎麼能都依賴你呢。」

「當然,我是不會強迫大將的。」
揚起另人安心的笑容,藥研迅速轉換了話題。
「我覺得大將妳還是直接跟長谷部老爺談談,想說什麼直接說就好。他的想法恐怕是我們之間,最接近刀的本質也說不一定。」

「刀的本質…」
藥研的話讓審神者沉吟一下,馬上就下了決定。「藥研,可以請長谷部過來嗎?」

「當然啊,大將你就在這等著,他會馬上飛奔過來。」
果然如藥研所說,不要幾分鐘,深紫色的身影就挺直著背脊跪坐在門口。

「長谷部國重在此拜命。」

「長谷部,不用那麼拘謹,進來吧,有話想跟你說。」

「是。」
長谷部在房間中的下坐落坐,挺直背脊的完美正坐,更加重了主僕的壁壘。

「那個……」
被長谷部淺紫色的精亮眼眸這樣看著,審神者先才好不容易凝聚的勇氣被緊張震出了裂痕,剛剛才喝下熱茶的喉也變得乾渴,幾經辛苦她才好不容易擠出話語。

「那個……一直避著你,真是對不起!我不太習慣那樣…被當成公主一樣,可以的話,希望長谷部也能和其他大家一樣,用更普通的方法對待我。」

「主公…」
完全沒想到審神者會說這些,長谷部一臉掩不住的詫異。

「對不起,我應該更早說出來才對。」

「不,讓主公說出這些話,我真是個不合格的家臣。」
將頭磕在塌塌米上,長谷部懇求原諒。「獲得了人類的模樣,一時被興奮給沖昏了頭,卻沒想過自己的愚昧會給主公這麼大的困擾,還請主公恕罪。」

「不,沒有這麼誇張…」
搖著手,長谷部的反應讓她招架不過來。

坐直身體,長谷部直直地與她面對面,彎起的嘴角充滿著自嘲,和難以辨認的寂寞。

「對 人類的主公來說,可能是很難想像的事情吧。做為一把刀,不論事情的好壞,替主人斬去一切就是我的存在意義。但是刀,不管多麼努力想要侍奉主人,卻只能等 待,等待著被主人所需要…被迎接的那一天……有了人類的模樣,可以依照自己的希望前往任何地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對刀來說是興奮到難以控制的事情。」
長谷部明明是用溫柔如水的語氣述說,卻讓她胸口燒灼,連眼眶都熱了起來。

「原來是這樣…」
一開始來到本丸的短刀打刀們,也都非常地高興地到處跑著,以為是來到新環境的興奮,殊不知背後還有一層這麼深的意義。

「長谷部,謝謝你告訴我這些。雖然還是個很不成熟的審神者,我也會努力成為配得上你們的主人。」
小手緊張地捉住自己的巫女緋裙,少女充滿了堅定意志的眼眸,讓長谷部一瞬間露出了訝異,才緩緩地勾起了嘴角。

「能得到主公這番話,長谷部就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不再是附喪神對主人露出的表情,微瞇著細長的藤色眼眸,太過於溫柔的笑容讓審神者不自覺地悸動了一下。

「那首先…可以先別把我當成公主殿下來開始嗎?」

「………一切遵憑主命。」嘆了口審神者聽不到的氣,長谷部一臉困難地接下了主人所給予的第一個主命。

 

 

 

 

後記:

陷落於長谷部沼的我,總該寫點什麼來佈教一下才對﹝笑﹞

澪雪拜 2015/5/31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