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色の思い

藤色の思い

 

 

压切长谷部 / 药研藤四郎

 

 

 

 

 

“主公,这里有台阶请小心脚步,来。”
噙著温柔微笑身材修长的刀剑男子,长长紫色外套随风轻舞的他,朝站在走廊上的审神者伸出了手。

困扰地看着那只戴着白手套的大手,审神者迟疑了一下,还是搭上了那只手,在他的帮助下,像是个公主一样缓缓走下不过只有三层的本丸楼梯。

在这个跟自己的刀剑们一手一脚,大家一起努力建立起来的本丸之中,突然被当成公主殿下一样的对待,太过突然且巨大的转变,让审神者手足无措只有茫然应对的份。

而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就是这几天才新降临于本丸的附丧神─压切长谷部国重。

审神者是这个本丸的主人,刀剑们也是这样称呼她,但她与众刀剑之间的关系,比起拘谨的主仆更像是无话不谈的朋友。
突然冒出一个严守家臣身分且将她当公主殿下一样对待的长谷部,不习惯被人伺候的审神者马上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的她只有躲避一条路了。

“唉…”
垮著肩膀趴在职务室中的矮桌上,审神者重重地叹了口气。

她已经躲了长谷部好几天了,每次只要自己独自一人时,远远看到紫色身影就会用最快快速避开视线和方向,以为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但今天看到长谷部的样子,才知道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

现在,已经变成长谷部主动躲避她了。

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但是又想不到解决的头绪,审神者再度叹气。

“大将,有什么烦恼吗?”
轻声将热茶放下的药研藤四郎,勾着令人依赖的微笑询问。

“药研啊…”
想着不能在少年面前示弱,审神者坐直了身体,端起热茶轻啜。
“嗯,是有一些事情……”

“长谷部老爷的事情吧。”

“为、为什么知道?”
她的躲避已经明显到这个地步了吗?

“是烛台切老爷说的。最近长谷部老爷很沮丧,硬是问出来。长谷部老爷是有做了什么,让大将生气讨厌的事情吗?”

“啊,也不是生气讨厌,只是他太过于慇勤有礼,让我不知道怎么做比较好。”

“嗯,那个压切…不,长谷部老爷嘛,也不是不能明白。”
坐在审神者旁边,药研双手环胸一脸理解地笑着点头,让审神者更不能明白了。

“我也希望大将你什么都不要做,也什么都不用做,一切都交给药研我就是了。”
虽然药研藤四郎是少年模样,但口气比大人还要有男子气概且万分宠溺,让审神者只有苦笑。

“怎么能都依赖你呢。”

“当然,我是不会强迫大将的。”
扬起另人安心的笑容,药研迅速转换了话题。
“我觉得大将妳还是直接跟长谷部老爷谈谈,想说什么直接说就好。他的想法恐怕是我们之间,最接近刀的本质也说不一定。”

“刀的本质…”
药研的话让审神者沉吟一下,马上就下了决定。“药研,可以请长谷部过来吗?”

“当然啊,大将你就在这等著,他会马上飞奔过来。”
果然如药研所说,不要几分钟,深紫色的身影就挺直著背脊跪坐在门口。

“长谷部国重在此拜命。”

“长谷部,不用那么拘谨,进来吧,有话想跟你说。”

“是。”
长谷部在房间中的下坐落坐,挺直背脊的完美正坐,更加重了主仆的壁垒。

“那个……”
被长谷部浅紫色的精亮眼眸这样看着,审神者先才好不容易凝聚的勇气被紧张震出了裂痕,刚刚才喝下热茶的喉也变得干渴,几经辛苦她才好不容易挤出话语。

“那个……一直避着你,真是对不起!我不太习惯那样…被当成公主一样,可以的话,希望长谷部也能和其他大家一样,用更普通的方法对待我。”

“主公…”
完全没想到审神者会说这些,长谷部一脸掩不住的诧异。

“对不起,我应该更早说出来才对。”

“不,让主公说出这些话,我真是个不合格的家臣。”
将头磕在塌塌米上,长谷部恳求原谅。“获得了人类的模样,一时被兴奋给冲昏了头,却没想过自己的愚昧会给主公这么大的困扰,还请主公恕罪。”

“不,没有这么夸张…”
摇着手,长谷部的反应让她招架不过来。

坐直身体,长谷部直直地与她面对面,弯起的嘴角充满著自嘲,和难以辨认的寂寞。

“对 人类的主公来说,可能是很难想像的事情吧。做为一把刀,不论事情的好坏,替主人斩去一切就是我的存在意义。但是刀,不管多么努力想要侍奉主人,却只能等 待,等待着被主人所需要…被迎接的那一天……有了人类的模样,可以依照自己的希望前往任何地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对刀来说是兴奋到难以控制的事情。”
长谷部明明是用温柔如水的语气述说,却让她胸口烧灼,连眼眶都热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
一开始来到本丸的短刀打刀们,也都非常地高兴地到处跑着,以为是来到新环境的兴奋,殊不知背后还有一层这么深的意义。

“长谷部,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虽然还是个很不成熟的审神者,我也会努力成为配得上你们的主人。”
小手紧张地捉住自己的巫女绯裙,少女充满了坚定意志的眼眸,让长谷部一瞬间露出了讶异,才缓缓地勾起了嘴角。

“能得到主公这番话,长谷部就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不再是附丧神对主人露出的表情,微瞇著细长的藤色眼眸,太过于温柔的笑容让审神者不自觉地悸动了一下。

“那首先…可以先别把我当成公主殿下来开始吗?”

“………一切遵凭主命。”叹了口审神者听不到的气,长谷部一脸困难地接下了主人所给予的第一个主命。

 

 

 

 

后记:

陷落于长谷部沼的我,总该写点什么来布教一下才对﹝笑﹞

澪雪拜 2015/5/31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