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夜に舞い散る花吹雪

闇夜に舞い散る花吹雪

 

三日月宗近

 

 

 

 

醒來的時候有點口渴頭昏,透過紙門看得到淡淡的銀白色月光,是時刻還是深夜的證明。

「……喝太多了。」
審神者坐起身,扶著還有點沉的頭吐了口氣。

今天本丸迎接了藤四郎們的大哥一期一振,終於兄弟團聚的一 家高興到幾乎要哭了出來,再加上一些鼓譟的刀劍們,一場宴會就這樣開始了。

不管是人類還是神,碰到酒之後就沒有區別了。
次郎平常的樣子,跟這群人比起來,實在是客氣太多,讓審神者都不禁對把次郎當作酒鬼的事情感到抱歉了。

把酒當水喝,吵鬧起來簡直是無法無天的刀劍們,和審神者所 知道的一般人類的宴會完全沒有不同,而且幾乎所有的人都是千杯不醉,苦了在一旁忙著做下酒菜的燭台切了。

審神者完全想不起來,自己是怎麼回到房間,而且還好好躺上 床睡覺的。
身上穿的完全不是睡衣用的小袖,而是平常的白衣緋裙,連衣服都沒有換就睡了下去,一定是哪把刀送她回房間休息的。

夜已深,聽不見任何喧鬧,肯定是知道節制分寸的石切丸還有 太郎,把這群鬧到要把本丸屋頂給掀了的傢伙們趕去休息了。

畢竟在這個本丸之中,不管是酒鬼次郎也好,矮小的螢丸也 好,更不要說規規矩矩的太郎和石切丸,沒有一個大太刀是惹得起的角色,蠻力廝殺的話有很大的機會會直接被大太刀給一擊必殺,沒有人有興趣拿自己開玩笑。

「好渴……」
伸手往擺放水瓶的地方摸去,只有空空一片,連自己是怎麼回到房間的都不記得,自然也不可能替自己準備半夜喝的水了。

搖晃起身,審神者脫下滿是酒臭的衣服,換上當睡衣使用的小 袖,再披上一件衣服就走出去,打算到廚房喝杯水。

走在內庭的走廊下,迎面吹來微涼的夜風,帶走燥熱的酒氣, 瞬間讓人清醒了過來。
沒想到醉酒後的夜風是這麼的舒服,真應該先吹吹再回房休息才對。

「……櫻花瓣?」
漂浮在月光中的粉色花瓣意外的顯眼,像是被點點花瓣給邀請,審神者走到了可以欣賞內庭的位置,忍不住對著自家本丸的內庭發出讚嘆聲。

今晚的月亮非常清楚,彎彎三日月高掛於空,溫柔的銀色光芒 撒落一地,中庭的古櫻正值盛開,被風給吹散的花瓣,每一片都被月光給包裹反射出螢火蟲般的淡淡光芒。
靜謐的夜晚,只有微風吹過古櫻的沙沙聲,被月光給支配的銀白色世界是只屬於神明,人類世界不該擁有的幻想美景,讓本丸中唯一的人類佇立在走廊上,遲遲無法 從月色中移開視線。

「…………好美的月色啊。」
除了讚嘆以外,審神者已經找不到話了。

「那句話是對我說的嗎?主殿。」

「呀!」
明明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走廊,響起了其他男人的聲音,想要不嚇到都不行。
「三、三日月,是你啊。」

「是我喔,主殿。」
在燦爛月夜下也毫不遜色的美麗微笑,靛色的髮在月光下顏色淡了點,卸下了戰甲僅穿著畫著月紋的深藍小直衣,這時候的他看起來完全不像把刀,完全就是個從書 本中走出來的平安時代貴族的三日月宗近,呷酒賞月的優雅模樣,完全融入了這幻想般的美景之中。

「這麼晚了還在喝酒,怎麼了嗎?」
在三日月身邊坐下,審神者試探問著。

在那樣把酒當水喝的宴會之後,還一個人賞月喝酒,不是真的 喝不夠就是有什麼心事。

「哈哈,不愧是主殿,真是冰雪聰明啊。」
搖著手中飄浮著櫻花瓣的酒,三日月卻一點都沒有喝的意思。
「看著一期一振的樣子,突然有點想念起千年不見的弟弟,都已經是個老頭子還會傷感,讓主殿見笑了。」

「不,應該是我力量不夠,才無法將三日月的弟弟給呼喚出 來。」
審神者是利用神降的方式呼喚出附喪神,除了審神者本身的力量以外,當然附喪神也要有一定的執念,才有辦法以刀劍男子的模樣據現化。

「不是主殿的問題,本來緣分就是無法強求的東西,比起過去 只能靜靜的懷念,像現在這樣抱著還有可能見面的夢想,已經好很多了。我們刀劍對人類來說是道具,因為人類各散東西之後,本來就沒有想過會再有相會的一 天……呵,別這個樣子,我可不是寂寞喔。」

「嗯…」
同樣也是兄弟團聚,比起活潑率直的藤四郎一家,安靜的左文字三兄弟見面的時候,那個總是面無表情的小夜都動容地衝上去抱住江雪,陰沉的宗三也難得揚起嘴 角,雖然他們沒有說太多話,但當時確實感受到了他們的歡欣。

「三日月的弟弟,是怎麼樣的刀呢?」

「小狐丸嗎?是把很可愛活潑的刀喔,是父親和稻荷神一起打 造的刀,雖然是弟弟但是跟我不同是把神刀,像狐狸一樣可愛的孩子呢。」

「小狐丸嗎……真讓人期待啊。」
想像著鳴狐加上今劍之後的可愛孩子,審神者也露出了微笑。

「比起小狐丸,主殿先才的話是對我說的嗎?」

「哪、哪一句?」
突然逼近的三日月,貼近到看得見他冰藍色眼中三日月彎月,不帶戲謔的認真,讓審神者也屏住了氣息。

伸出手,三日月的手指勾住審神者長長的黑髮,手掌撫著少女 酒醉後酡紅的臉頰,感覺得到彼此呼吸的距離,乾渴的喉嚨更加燥熱,卻連口水也都沒得吞。

「月亮很美麗呢。」

「…嗯,很美。」

用惑人的音色和深情的眼眸,接近到曖昧的距離卻讚美月亮, 審神者眨著眼好一會才想到該說什麼才好。

「………唉,沒想到主殿長這麼大,卻還是小姑娘一個呢。」

順著三日月的視線,審神者看著自己的胸。

「你這個好色老頭子!」
先才的緊張和夢幻全都化成泡沫,審神者用力推開三日月。

「哈哈哈,別這麼生氣嘛。不管是人還是刀,都是大的比較 好。」

「性騷擾老頭!」
真是可惜了三日月一張俊臉,好好的一把天下五劍之中最美的刀,動不動就吐出性騷擾的話語,果然老頭子就比較好色!

站起身拉好衣服,審神者不打算再陪這個醉酒的老頭子,想要 去廚房一趟就直接回房間睡覺了。

才走沒兩步,背後就傳來三日月的聲音。

「月亮很美呢,主殿。」
拿著酒杯的三日月,微笑地看著她重覆同樣的話。

「嗯,真的很美。晚安,爺爺。」

「晚安,請好好休息吧。」
笑著目送審神者的離去,三日月回頭看著有月無星的夜空。
「對主殿來說,應該是星星比月亮更來得美麗吧。」


 

後記:

總覺得平安時代的三日月,都是用這種迴迂的方式在說話
不能怪人遲鈍,要聽懂真的是很難啊

澪雪 拜 1 Apr 2015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