飼い狐

飼い狐

 

 

闇夜に舞い散る花吹雪後續

 

小狐丸 / 三日月宗近

 

 

審神者到現在還記得清清楚楚,第一次見到小狐丸的那天。

和其他刀劍男子不同的,有著狐狸耳朵的高大男人,那是只會出現在圖畫中的幻想生物。

有著神明的清靈,也感覺得到獸的野性,自然大方地朝她一笑。
「我是狐神和人類一起打造的刀,小狐丸。」

「………小狐丸……」
喃喃重覆著這個名字,審神者搜尋著記憶。

好像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

「我是因為尊敬神明的關係,才被叫做小狐丸,可不是因為我很小隻啊。」
強調自己高大的體格,而且還很引以為傲,集率直野性與傲慢於一身的笑容,是名刀特有的氣質。
「能把我給呼喚出來,真是了不起的巫女…應該叫妳主人才對。」

「想起來了!你知道三日月宗近嗎?」

「是我的兄長…啊,難怪有股熟悉的味道呢。」
野獸般的刀,自然嗅覺也跟野獸一樣,聞得到殘留在這個空間中的味道。
雖然是千年未見的兄長,但要認出他的味道對小狐丸來說並不是難事。

「………那個老騙子!」
咬牙切齒,審神者忿忿地咒罵那個空有一張俊臉的糟老頭。

什麼可愛的弟弟!?
這個比哥哥還要強壯且高大的弟弟,算是哪一門的可愛啊!!
可愛的弟弟,應該是像是一期一振的短刀弟弟們那樣,或者像小夜左文字那樣,退一百步像鯰尾還是骨蝕那樣的脇差也行,小狐丸跟可愛扯不上邊啊!

「小狐丸,走了。」

「主人要去哪裡?」

「當然是去找你那個騙子哥哥!」

不用到處奔走,像老人一樣喜愛悠閒的三日月,只會出現在固定的地方。

來到本丸大廳,在可以欣賞庭院的走廊邊上,三日月就坐在那邊喝茶。

「哎呀,主殿的腳步聲這麼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看見了審神者背後的小狐丸,三日月的笑容更深,像是吸飽了月光的眼眸,更是毫不吝嗇地灑出溫柔的光芒。

「跟之前說的不一樣。」

「哈哈哈,不管是人還是刀,都是大的比較好不是嗎?」

「你……」
如果把話說回來的話,三日月確實沒有騙她,只是彼此對可愛的定義完全不同罷了。

到底是被鶴丸給感染了,還是這老頭子本性就是如此呢?

「狐,好久不見了呢。」

「哇!真的是月呢,好久不見!」
直接往三日月撲上去撒嬌的小狐丸,與其說是狐狸不如說是頭大狗,審神者彷彿看見了一條不存在的尾巴在那邊晃啊晃呢。

「哈哈哈,狐還是一樣愛撒嬌呢。」
摸著小狐丸的一頭銀髮,三日月疼寵的微笑,看起來真的有副兄長的模樣呢。

看小狐丸的撒嬌的模樣,審神者的氣瞬間就消去了大半。
撇開體格的問題不談,這樣的個性對三日月來說確實是可愛,稱呼他為可愛的弟弟,也完全可以理解了。

而小狐丸到底是有多可愛,不要幾天審神者就非常明白了。

 

 

 

 

 

 

「主人!我回來了!」
小狐丸出征回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撲上去抱緊主人,屈起高大的身體偎在主人懷中,磨蹭著比他嬌小許多的少女,像是頭不怕生的撒嬌大狗。

「歡迎回來。」
摸摸那頭跟野獸毛皮一樣亮麗柔軟的銀色長髮,審神者微笑著。

慢了小狐丸幾步才來跟主人報告出征結果的部隊長,對於這令人忌妒的場景,只有搖頭的份。
在本丸之中,除了短刀外還敢這麼大膽跟主人撒嬌的,也只有小狐丸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審神者也發現,小狐丸除了體格和戰力是屬於太刀級別外,其他的部分都跟短刀沒有兩樣,比鳴狐身邊的小狐還要活潑好玩,被三日月喚做可愛的弟弟的原因,這樣就很明顯了。

不只是出征回來,有時候刀劍們的自由時間之時,小狐丸也會在審神者的房間外面待著,那模樣就跟等著主人有時間好帶牠散步的狗一樣,狐狸是犬科指的就是這個習性吧。

不只是像大狗一樣愛撒嬌的性格,再加上毛茸茸的狐狸尾巴,審神者就完全陷落了。

梳理小狐丸的尾巴,現在已經是審神者專門的工作了。

「為什麼尾巴不是隨時都看得到?」
用梳子梳理著搖晃著的毛茸尾巴,審神者對於這個偶爾才會出現的身體部位感到不可思議。

「因為我是野生的狐狸,沒有辦法控制,在心情好的時候就會冒出來。」

「原來如此…」
梳著梳著,長尾巴突然將人給捲了起來,包著審神者的身體,禁錮著她的活動。

「狐狸的尾巴可是很舒服的喔,主人還喜歡嗎?」

「真的呢。」
熱熱暖暖比羽毛被還要舒服的感覺,在寒冷的夜晚將會是最好的暖爐,可以包住半身的狐裘,實在是太奢侈了。

「主人喜歡的話,我很樂意每晚都這樣陪主人睡覺。」
突然貼近的俊臉,帶著犬牙的笑,緋色眼中不掩獸性,淘氣中又有幾分計謀,聰明的狐狸臉。

「不、不行。」
推開迫在眼前的小狐丸,審神者渾身警戒。

雖然是犬科,但狐狸是擅長偽裝的聰明生物,人類經常被狐狸給玩弄在手掌中而不自覺。

「那就在很冷的時候。」

「也不行!」

「真的不行嗎?」
抓住審神者抵抗的手,小狐丸直接將少女身軀緊緊抱入懷中,用自己毛髮濃厚的尾巴圈住她。
「下雪的晚上,這個樣子最舒服了。」

明明知道對方是把刀,是附喪神,做為審神者是不能對自己的刀產生任何主從以外的感情,但被結實臂膀擁抱的時候,身體還是會不由自主地顫抖,無法控制地心跳加速,一股熱意從脖子延伸到耳朵。

「………等你能變得小一點就行。」
低頭不敢跟那雙紅色的眼相望,審神者終於找到一個適當的藉口了。

「我雖然是小狐丸,但是一點都不小啊。」
對於主人的要求,小狐丸不滿抗議。

「所以等你能變小再說。」

趁著小狐丸抗議的時候,審神者好不容易爭脫了毛茸茸尾巴的誘惑,將他從房間推出去。

「哎,主人!」
小狐丸的呼喊完全沒有用,只能看著連耳朵都紅了的審神者,比什麼都快地關上紙門。

看著象徵拒絕的門,小狐丸頭上不知是耳朵還是頭髮的東西垂了下來,在背後晃蕩的尾巴也消失了。

「手腳真是快到,一點都不能鬆懈呢。」

不用回頭,小狐丸完全知道背後那夾雜著不悅的悠然聲音是屬於誰的。

「因為我是野生的啊。」
笑容滿面地回過身,小狐丸挑釁地面對那雙如同夜空中的三日月般的冰冷藍眸。
「月,我們去喝酒吧!」

「哈哈哈,甚好甚好,就是喜歡你這性格。不過,我可沒打算安慰你喔。」

「兄長還真小氣。」

「這時候就是兄長了啊,哎,狐還真是愛撒嬌呢。是說狐你什麼時候願意讓我梳毛啊。」

呵呵笑著的三日月,往庭院的方像邁出步伐,小狐丸也跟著一起。

「等月不會用刀子幫我梳毛的時候吧。」

「嗯唔,那還真有點困難呢。」

 

 

 

 

後記:

覺得三條的刀很容易進入修羅場啊……

小狐丸的腹黑肯定不輸三日月!
總覺得他會用野生當藉口為所欲為,是相當難應付的強敵呢!

澪雪 拜 4 Apr 2015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