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い狐

饲い狐

 

 

闇夜に舞い散る花吹雪后续

 

小狐丸 / 三日月宗近

 

 

审神者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第一次见到小狐丸的那天。

和其他刀剑男子不同的,有着狐狸耳朵的高大男人,那是只会出现在图画中的幻想生物。

有着神明的清灵,也感觉得到兽的野性,自然大方地朝她一笑。
“我是狐神和人类一起打造的刀,小狐丸。”

“………小狐丸……”
喃喃重复著这个名字,审神者搜寻着记忆。

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我是因为尊敬神明的关系,才被叫做小狐丸,可不是因为我很小只啊。”
强调自己高大的体格,而且还很引以为傲,集率直野性与傲慢于一身的笑容,是名刀特有的气质。
“能把我给呼唤出来,真是了不起的巫女…应该叫妳主人才对。”

“想起来了!你知道三日月宗近吗?”

“是我的兄长…啊,难怪有股熟悉的味道呢。”
野兽般的刀,自然嗅觉也跟野兽一样,闻得到残留在这个空间中的味道。
虽然是千年未见的兄长,但要认出他的味道对小狐丸来说并不是难事。

“………那个老骗子!”
咬牙切齿,审神者忿忿地咒骂那个空有一张俊脸的糟老头。

什么可爱的弟弟!?
这个比哥哥还要强壮且高大的弟弟,算是哪一门的可爱啊!!
可爱的弟弟,应该是像是一期一振的短刀弟弟们那样,或者像小夜左文字那样,退一百步像鲇尾还是骨蚀那样的脇差也行,小狐丸跟可爱扯不上边啊!

“小狐丸,走了。”

“主人要去哪里?”

“当然是去找你那个骗子哥哥!”

不用到处奔走,像老人一样喜爱悠闲的三日月,只会出现在固定的地方。

来到本丸大厅,在可以欣赏庭院的走廊边上,三日月就坐在那边喝茶。

“哎呀,主殿的脚步声这么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看见了审神者背后的小狐丸,三日月的笑容更深,像是吸饱了月光的眼眸,更是毫不吝啬地洒出温柔的光芒。

“跟之前说的不一样。”

“哈哈哈,不管是人还是刀,都是大的比较好不是吗?”

“你……”
如果把话说回来的话,三日月确实没有骗她,只是彼此对可爱的定义完全不同罢了。

到底是被鹤丸给感染了,还是这老头子本性就是如此呢?

“狐,好久不见了呢。”

“哇!真的是月呢,好久不见!”
直接往三日月扑上去撒娇的小狐丸,与其说是狐狸不如说是头大狗,审神者仿佛看见了一条不存在的尾巴在那边晃啊晃呢。

“哈哈哈,狐还是一样爱撒娇呢。”
摸著小狐丸的一头银发,三日月疼宠的微笑,看起来真的有副兄长的模样呢。

看小狐丸的撒娇的模样,审神者的气瞬间就消去了大半。
撇开体格的问题不谈,这样的个性对三日月来说确实是可爱,称呼他为可爱的弟弟,也完全可以理解了。

而小狐丸到底是有多可爱,不要几天审神者就非常明白了。

 

 

 

 

 

 

“主人!我回来了!”
小狐丸出征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扑上去抱紧主人,屈起高大的身体偎在主人怀中,磨蹭著比他娇小许多的少女,像是头不怕生的撒娇大狗。

“欢迎回来。”
摸摸那头跟野兽毛皮一样亮丽柔软的银色长发,审神者微笑着。

慢了小狐丸几步才来跟主人报告出征结果的部队长,对于这令人忌妒的场景,只有摇头的份。
在本丸之中,除了短刀外还敢这么大胆跟主人撒娇的,也只有小狐丸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审神者也发现,小狐丸除了体格和战力是属于太刀级别外,其他的部分都跟短刀没有两样,比鸣狐身边的小狐还要活泼好玩,被三日月唤做可爱的弟弟的原因,这样就很明显了。

不只是出征回来,有时候刀剑们的自由时间之时,小狐丸也会在审神者的房间外面待着,那模样就跟等著主人有时间好带牠散步的狗一样,狐狸是犬科指的就是这个习性吧。

不只是像大狗一样爱撒娇的性格,再加上毛茸茸的狐狸尾巴,审神者就完全陷落了。

梳理小狐丸的尾巴,现在已经是审神者专门的工作了。

“为什么尾巴不是随时都看得到?”
用梳子梳理著摇晃着的毛茸尾巴,审神者对于这个偶尔才会出现的身体部位感到不可思议。

“因为我是野生的狐狸,没有办法控制,在心情好的时候就会冒出来。”

“原来如此…”
梳着梳着,长尾巴突然将人给卷了起来,包著审神者的身体,禁锢着她的活动。

“狐狸的尾巴可是很舒服的喔,主人还喜欢吗?”

“真的呢。”
热热暖暖比羽毛被还要舒服的感觉,在寒冷的夜晚将会是最好的暖炉,可以包住半身的狐裘,实在是太奢侈了。

“主人喜欢的话,我很乐意每晚都这样陪主人睡觉。”
突然贴近的俊脸,带着犬牙的笑,绯色眼中不掩兽性,淘气中又有几分计谋,聪明的狐狸脸。

“不、不行。”
推开迫在眼前的小狐丸,审神者浑身警戒。

虽然是犬科,但狐狸是擅长伪装的聪明生物,人类经常被狐狸给玩弄在手掌中而不自觉。

“那就在很冷的时候。”

“也不行!”

“真的不行吗?”
抓住审神者抵抗的手,小狐丸直接将少女身躯紧紧抱入怀中,用自己毛发浓厚的尾巴圈住她。
“下雪的晚上,这个样子最舒服了。”

明明知道对方是把刀,是附丧神,做为审神者是不能对自己的刀产生任何主从以外的感情,但被结实臂膀拥抱的时候,身体还是会不由自主地颤抖,无法控制地心跳加速,一股热意从脖子延伸到耳朵。

“………等你能变得小一点就行。”
低头不敢跟那双红色的眼相望,审神者终于找到一个适当的借口了。

“我虽然是小狐丸,但是一点都不小啊。”
对于主人的要求,小狐丸不满抗议。

“所以等你能变小再说。”

趁著小狐丸抗议的时候,审神者好不容易争脱了毛茸茸尾巴的诱惑,将他从房间推出去。

“哎,主人!”
小狐丸的呼喊完全没有用,只能看着连耳朵都红了的审神者,比什么都快地关上纸门。

看着象征拒绝的门,小狐丸头上不知是耳朵还是头发的东西垂了下来,在背后晃荡的尾巴也消失了。

“手脚真是快到,一点都不能松懈呢。”

不用回头,小狐丸完全知道背后那夹杂着不悦的悠然声音是属于谁的。

“因为我是野生的啊。”
笑容满面地回过身,小狐丸挑衅地面对那双如同夜空中的三日月般的冰冷蓝眸。
“月,我们去喝酒吧!”

“哈哈哈,甚好甚好,就是喜欢你这性格。不过,我可没打算安慰你喔。”

“兄长还真小气。”

“这时候就是兄长了啊,哎,狐还真是爱撒娇呢。是说狐你什么时候愿意让我梳毛啊。”

呵呵笑着的三日月,往庭院的方像迈出步伐,小狐丸也跟着一起。

“等月不会用刀子帮我梳毛的时候吧。”

“嗯唔,那还真有点困难呢。”

 

 

 

 

后记:

觉得三条的刀很容易进入修罗场啊……

小狐丸的腹黑肯定不输三日月!
总觉得他会用野生当借口为所欲为,是相当难应付的强敌呢!

澪雪 拜 4 Apr 2015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