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十六夜の雫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十六夜の雫

 

 

 

 

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

 

 

 

淡銀色的柔軟月光,從天際撒下,覆蓋了整個世界。

有別於白晝充滿生氣的閃耀,不管是翠綠的葉,艷彩的花,還是碧藍的湖水,全都沐浴在月光下,反射著靜謐的光。
明明是自己所生活著,再熟悉不過的本丸,在月光下卻像是另外一個世界般,隨著夜風拂過枝葉的沙沙聲,將一切都搖曳在夢境與幻想之間。

「夜風傷身呢。」
突然披上肩膀的溫暖,讓審神者欣賞著夜色庭院的視線抬起,昂頭所見是帶著溫雅微笑的蜜色眼眸。

「一期……」
拉了下覆蓋在肩頭的溫暖,審神者難掩訝異。
「這麼晚了,還不睡?」

「這應該是我來說的吧,主人。」
審神者的疑問,讓一期一振好氣又好笑地,在只穿著薄薄的襦絆睡衣,一個人坐在走廊的審神者身邊坐了下來。

一期一振並不是穿著睡衣,而是平常的內番服,脫下了外套只剩下一件連帽上衣,這宛如鄰家哥哥的打扮,還是掩飾不住他王子般的氣質。

「這麼晚了還不睡,被藥研知道又會被說教呢。」
一期一振伸手了拉好披在審神者身上的外套,長指輕梳她被風給吹亂的烏黑長髮。
男人的外套對嬌小的女人來說略嫌大了些,可以完整包覆她的身體的衣服,在這樣微寒的夜晚正是剛剛好,看著女人被自己的衣服給包裹著,一期一振的嘴角勾起淡 淡的弧度。

嬌懶地依靠在走廊的柱子旁,女人沐浴在月光下,小臉上是賞夜的恍惚迷醉,籠罩在銀白柔光下彷彿是來自月亮的天女般,讓一期一振急切地想要觸碰她,確定審神 者是否還存在於他身邊。

「對不起,因為月色實在太美,就忍不住起來看了。」
一期一振的認真叮囑讓她陪笑致歉,難得略帶撒嬌的音色,教一期一振也只有無奈寵愛地笑笑,依了她的任性。

「月色嗎……」
一期一振跟隨著審神者的視線,緩緩從地平線上升,來到高掛在天上散發出柔美光芒的圓月。
「原來今晚是十六夜。」
看著美麗的圓月,一期一振金蜜色的眼輕輕一瞇。
「如此賞月,主人也是希望得到月亮之人嗎?」

「得到月亮?」
一期一振的話,讓審神者吃吃笑了起來。
「那應該是不可能的。」

一期一振是位有著數百到接近千年壽命的付喪神,可以想像他曾經的主人們,在這樣美好的月夜中把酒言歡時,談論著想要將月亮得到手的雄心壯志。

可是審神者與一期一振過去的主人不同,已經是個知道月亮是個天體星球的現代人類,自然就不會有著想要得到月亮這般的妄想。

「哈哈哈,主人還真是現實的人呢。」
照一期一振的知識來說,對女人有用的調情話語,在審神者面前都無法發揮該有的效果,教他只能用笑來解除尷尬。
「確實是,要這樣從天上摘下來是有點困難,不過讓月亮落入妳的手中,這點程度我還是做得到的。」
一期一振笑得極為溫柔,俊臉在月光下更來的閃耀,不像是人類的夢幻,更真切地給予她眼前的男人是神明的實感。

「那樣的話,還真想看看呢。」
就算是哄小孩的也好,能將月亮捧在手中這種浪漫的事情,還是會想要嘗試一下。

「還請稍待片刻,我去準備一下。」
一期一振點頭致意就起身離去,讓審神者看著他離去的身影幾秒鐘,視線又回到掛在天際的明月上。

「捧在手上啊……」
審神者伸出手,她的手最多也只能遮掩自己的視線,指尖所及只有淡白的月光而已。
那遠在天邊的月亮,是真正的可望不可及的存在,一期一振是要如何讓她手捧月亮呢?

微涼的夜風帶來不知何處的花香,偶有拂過天際的瓣葉,這番不屬於人界能夠見到的景色,也只能在人類與神明世界的狹間點的本丸了吧。
本作品密碼為repo文 / 感想文感謝小說


已經購買單行本的可直接report(含簡單感想)給我索取密碼
或者請提供任何給我的任意評論﹝400字 +﹞直接回覆或是私信給我即可得到密碼
可從lofter / 微博 / 噗浪 / bbs 等任何地方

如害羞讓我知道是誰,也可直接填寫以下的匿名問卷,即可直接得到密碼

 

 

 

 

匿名問卷調查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十六夜の雫 R18

One thought on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十六夜の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