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狐と兔 R18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狐と兔

 

 

 

 

小狐丸X女審神者

 

 

 

 

 

 

近來本丸多了位新客人。

蓬鬆光順的雪白毛皮,綿軟溫暖的嬌小身軀,比狐狸來得安靜,比小老虎更來的溫馴,是頭從地大物博的後山跟來本丸的小兔子。

溫馴不怕生的小動物,馬上就得到本丸主人審神者的滿心寵愛,其他喜愛動物的刀劍男士也都愛逗逗牠,滿足於充滿療癒感的嬌小生物。

但也不是所有的刀劍男士,都喜歡這樣的小動物,至少小狐丸就不是那個喜歡小兔子的付喪神。

由稻荷神與人類共同打造的名刀太刀小狐丸,雖然他本身是掛有動物名字的刀劍付喪神,受到稻荷狐神的加護,有著比其他刀劍都還要強的神性,卻不表示他喜歡兔子這種幼小脆弱的生命體。

坐在自己的房間中,小狐丸卸去戰甲,穿著令人放鬆的無袖內番服,細心地梳理著自己那頭匹敵銀狐毛皮的絢爛銀色長髮。
頭頂的短毛部份,酷似狐狸耳朵,實際上是否真的是耳朵,只有小狐丸自己知道而已。

頭頂突然顫動的頭髮,讓小狐丸放下梳子,將格子門拉開一些,往緣側走廊的尾端看去。
「是主人呢…」

連其聲其影都尚未聽聞,光是踏動在走廊上極度細微的腳步聲,就讓小狐丸知道審神者往這邊走來了。

遠遠的在走廊盡頭,就可以看見一身素雅打扮的審神者,手中抱著一團軟綿綿的白色物體,噙著微笑慢慢向前走著。

最近一段時間,即使在本丸中放鬆休息,小狐丸的感官還是跟在戰場上一樣敏銳警覺,那個原因,就是時不時出現在本丸中的新客人了。

小巧可愛的野生兔子,對審神者來說或許是可愛的客人,但對小狐丸而言,可是頭活力旺盛,刺激著他的野生本能的獵物呢。

狐狸獵兔,是自然界的生態本能,而野性和神性並重的小狐丸,更是比其他的刀劍多了份難以用神性去抗拒的獸性本能。
白胖兔子被審神者抱在懷中逗弄,沾染了濃厚野獸氣味的美麗女人,更是刺激著他的欲望,讓小狐丸不自覺地舔了自己略乾的唇。

兔子對一般狐狸來說,只不過是逗玩用的獵物罷了,可是對充滿神性的狐狸刀,可就不只是如此了。
除了燥動狐狸的狩獵習性外,長年發情的兔子,挑弄欲望的氣味,濃膩地飄盪在本丸中,太容易煽動他的野性本能,讓小狐丸只好大多時間都躲在房中,以免對兔子的氣味產生太過劇烈的反應。

每當審神者懷抱著兔子時,濃密的兔子氣味籠罩著她,總是會讓小狐丸看見,審神者的頭頂上有著軟白兔耳,毛絨小尾巴隨著屁股搖擺的幻覺。
他很清楚那是自己的神性與獸性混合在一起,進而產生的錯亂幻覺,可是小狐丸並不討厭這個只有自己才看得見的審神者形象,甚至還非常喜歡。

要是可以,他還真想摸摸只有自己才看得到的兔耳朵,用舌頭替她順毛呢。

兩個人都是最原始的模樣,溫馴地依偎在他的懷中,舔弄著彼此毛髮的模樣,光是想像就讓小狐丸的身體熱了起來。

也許是小狐丸散發出來的殺氣太強,當審神者走到他的房門前時,她懷中的乖巧溫馴的小兔子,突然激動了起來,一瞬間就從審神者的懷抱中逃走。

「哎!兔子……」
想要追過去的審神者,完全沒想到兔子居然逃得那麼快,白色身影跳下走廊,才一個眨眼就跑得無影無蹤,想要跟過去的審神者不只是撲了個空,人也差點從緣側往庭院跌下。

「主人!」
這時候顧不得其他,小狐丸一把衝過去抱著重心不穩的審神者,拉住她差點摔下的身軀,雙雙跌坐在走廊上,將嬌小人兒緊緊地禁錮在自己的懷抱中。

坐在小狐丸腿上輕喘的審神者,終於意識到自己先才面臨的危險,男人結實溫暖的懷抱,緩慢地是穩定了她的顫抖。

「……謝謝,小狐丸…」

「主人沒事真是太好了…」
緊摟著懷中的嬌軟,小狐丸用力吐一口氣,努力壓下強烈緊張之後伴隨而來的難忍燥動。

緊貼著自己略為顫抖的嬌軀,鼻端充滿著女性甜美與野獸體味混合起來,要命的勾情氣味,強烈靈敏的獸性受不了這麼直接的刺激,小狐丸頭頂的短髮忍不住地動來動去,感覺得到本來就微熱的身體,更多的血液往下半身匯集而去。

「唔…」
硬硬地頂在小巧屁股上的碩大質量,讓審神者忍不住低哼一聲。

女人近乎嬌啼的軟音,更是讓小狐丸喉嚨一緊,精壯結實的腰,忍不住頂上她的柔軟,隔著彼此的衣物前後磨蹭,就算隔著布料也想擠入強烈欲求,讓審神者忍不住想要掙脫他的懷抱。

「等、等等…不要在這裡……」
言詞曖昧的抗議,在男人耳中就跟邀請無異,讓他緋色眼眸晶亮閃爍。
像是叼著獵物回巢的兇猛狐狸般,小狐丸摟著審神者,連眨眼時間都不要地回到一旁的自己房間,關上了門的瞬間也將女人壓倒在地。

與平常不同的小狐丸,居高臨下俯視著她的眼眸,壓抑不住欲望的赤色眼眸,讓女人本能性地瑟縮了一下。

想要逃離而掙扎起來的審神者,搖動著頭露出了細白脖子,等於是將自己最脆弱的咽喉給曝露出來的愚蠢獵物,聰穎的狐狸馬上一口咬下。

「嗚呼…主人……」
磨蹭著女人纖細的頸項,小狐丸親吻著脖子上細嫩的皮膚,野獸般尖銳的犬牙劃過肌膚的感覺,更讓審神者忍不住悲鳴出聲。

「不、不要…小狐丸…不要……」
審神者清楚地感覺到,自己就像頭無力的小兔子,在狐狸的爪牙下即將被恣意玩弄撕裂的恐懼,讓她敲打著小狐丸的胸口,想要逃離他的箝制。

審神者的哭喊聲,終於是讓小狐丸稍微回過神,用手肘撐起自己的體重,努力離她遠一些。

「主人……快點離開……」
不知道是該屏息還是該大口呼吸,審神者身上女人香氣與野獸味道的氣息薰得他頭昏,會讓小狐丸的野獸本能強過他的理智,將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一切遵循原始本能而動。

「…小狐丸……」
從男人身下略為離開一些,審神者才看清他現在的模樣。

一頭自傲的銀髮略為凌亂,俊臉染滿了欲望紅潮,連眼瞼都透出了淡淡赤光。
敞開的結實胸口,隨著急促紊亂的呼吸上下起伏,視線往下的話,可以看得見他灰色長褲的中心,已經鼓脹到完全隱藏不住,撐頂的布料上端甚至已經被滲出液體給弄濕。

只有在床笫中才看得到,如同發情野獸的小狐丸,在她上頭大口喘氣地壓抑著自己的本能,放在她身側的雙手,忍耐不住地握掌成拳。

「…不要緊嗎?」
無緣無故突然發情的樣子,讓審神者擔憂詢問,怕又是審神者系統出了什麼紊亂,讓小狐丸受到特別影響。

「主、主人快走……我、我不知道…能忍到什麼時候…」
咬著牙,小狐丸用僅存如絲線般的理性,催促著審神者的離開。

是獸刀也是神刀,同時擁有兩者力量的同時,也必須忍耐其缺點。

小狐丸的野性,只有在戰場上才會真正發揮,其他時候都會用神性與理智壓抑野獸本能,就算是在閨房中,小狐丸也像頭馴養親人的大銀狐般,盡可能對他的主人溫柔體貼。

經常被三日月宗近揶揄為野獸的小狐丸,審神者總是感覺不出紳士般的小狐丸到底有哪裡像野獸,直到現在。

比起付喪神,現在的小狐丸更像是獸神,而自己就是被抓住的獵物。

理智知道要逃只剩下現在,但眼前男人所散發出來的驚人性感,完全吸引住她的感官了。
泌出薄汗的結實身軀,隨著呼吸起伏的漂亮肌肉,還有籠罩著她的濃厚的男人情慾氣味,讓審神者的喉嚨也跟著乾熱起來,不自覺地伸手觸摸眼前誘人的肉體。

女人纖細指尖,劃過小狐丸結實胸膛的瞬間,男人爆出的激動悶哼,嚇得審神者迅速收回手的同時,她的衣襟也被用力扯開,軟白豐滿的雙乳蹦跳而出,被男人大手給抓握揉弄。

「主人…主人……」
埋首在她的雙乳間,小狐丸用力吸嗅著女人體香,薄唇利齒吮吻著甜美雙峰,大手抓握著從指縫擠出的凝脂乳肉。
另外一手拉開她的衣擺,沿著修長雙腿而上,侵入大腿深處的私密花園,骨節分明的長手指,撥弄著隱藏於其中的敏感花蕊。

「呀啊…輕、輕一點……」
急切地想要撩弄起她的欲望的手指與唇舌,慣於接納男人寵愛的成熟女人身軀,很自然地回應著他的挑逗,只是不習慣的粗暴讓她顫抖,輕扭著腰想要遠離一些。

只是她閃得越開,男人就追得越緊,骨感手指深入緊窄花徑中,摩擦著她的敏感,如同花蕊綻放般慢慢溢出的柔美淫啼,更是將男人最後的理智給融化了。

等不了她的同意,已經被欲望給濕濡的肉刃,可以完全填滿她的硬碩太刀,硬是擠入尚未完全準被好的幽谷中,將自己收納進溼熱肉鞘,享受美妙刀鞘收緊包裹住肉刃的快意。

「唔…呼……小狐丸…」
欲望上心的男人聽不見她的呼喚,審神者只好放鬆自己來迎接他。
敏感的肉壁感覺的到,男人隨著脈動顫抖的的堅挺欲望,強而有力地切開她的緊繃,刺上深處宮口的衝擊,教她忍耐不住地向後昂去,一頭烏黑長髮散亂開來,歡愉嬌喘就這樣脫口而出。

連彼此的衣服都沒有脫去,小狐丸扣住她的腰,完全就是頭發情野獸地,激烈狂野地掠奪著身下女人。

強烈的原始欲望主導了一切,不論男女都在對方身上追求著官能快感,房中除了兩人的呻吟喘息,就只剩下淫蕩的肉體撞擊聲,還有衣料摩擦在地板上的沙沙聲。

「嗚唔……!」
小狐丸低吼一聲,蘊藏在身體中的男人欲望,一丁點不漏地全都釋放在女人體內。
男人白濁體液噴入深處的同時,小狐丸的神氣也由內而外地迅速包裹了她的全身,直到最後一滴都完全灌入,高大的男人才從僵直中略為放鬆,半覆在女人身上喘氣。

小手輕拍著小狐丸終於放鬆的身體,他連背後的衣服都被汗給濕濡,可以知道先才的那一場對他的身體來說有多激烈。
審神者雖然還差一些才能滿足,不過聽見小狐丸略為恢復理智的呼吸,對她來說比什麼還要重要。

「還好嗎?」
審神者抬頭想要看看小狐丸的時候,突然發現頭頂多了個什麼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咦?是什麼?毛茸茸的?」

不只是頭頂,被小狐丸給壓住的身體,屁股那邊好像也怪怪的,讓她不安地挪動自己,想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啊啊,果然是…非常適合呢!」
壓在身上的小狐丸,發出比先才更來的興奮熱情的讚嘆,讓審神者疑問地眨眨眼,伸手往自己頭頂摸去。

「這……這是什麼!?」
伸手所及,是跟兔子耳朵一樣軟軟毛毛的物體。
不只是頭頂,屁股底下也有了跟兔子尾巴一樣的東西,這種不應該出現在人類身上的物品,讓審神者嚇得瞪大了眼。

「是我的神氣…跟兔子的神氣混合了吧。」

「你的跟兔子的?」
小狐丸的神氣…她是可以理解,可是兔子的神氣又是怎麼一回事?
雖然能夠理解,出現在本丸的兔子,多半也不是什麼普通的東西,但她可沒有跟兔子做過什麼,哪來的神氣可言!?

「主人最近與兔子太親密,多少染上了許些的神氣…再加上我的稻荷神氣,在神氣消去前,變成這樣也不奇怪。」
不過小狐丸不會說的是,審神者會變成這樣,更大的原因是因為他的神氣所帶來的影響。

畢竟是擅於幻化的稻荷狐神,他的神氣中本來就多少帶有這樣的性質,再加上他的欲望相乘上野兔的神氣,審神者她熟悉了神明寵愛,慣性地接受一切神氣的軀體,受到這樣的影響也是可以想像,只是小狐丸完全沒想過會真的變成這樣。

不只是外貌而已,帶有兔子特性的神氣也會感染她的身體,濃密的野獸發情氣味已經蓋過了女人甜美體香,更讓小狐丸興奮起來。

小狐丸退出令人眷念的熱暖幽谷,讓審神者坐起身,往後退了一些距離,好好欣賞真實地出現在他眼前,有著可愛兔耳與小兔尾巴的審神者。

衣裳凌亂不知所措跪坐的女人,頭上的耳朵像是在誘惑他一般可愛晃動,自己也相當困擾地輕撫著頭上耳朵,前所未有的刺激讓她嬌喘一聲。

「呀啊……這、這是…?」
撫摸到耳朵根部時,連腰骨都顫抖起來的浪蕩酥麻,太過刺激的感覺讓審神者不敢再摸第二遍。

「這個地方,是動物敏感之處。」
小狐丸伸手輕環住她,輕舔她頭上兔耳根部,濕濡舌尖替她順毛的同時,令人愛憐的嬌啼隨著他的舌尖起伏。

「啊、呀啊…不要舔……我會變得奇怪……」
小狐丸舔弄著耳朵的舌尖,像極了玩弄著她腿間敏感花瓣的感覺,濃密情露無法控制地不斷溢出,體內也麻癢難受地期待他的再次蹂躪。

不管審神者的抗議與壓抑不住的嬌喘,小狐丸滿足地舔著她的兔耳,左邊舔完舔右邊,滿足於終於能夠替主人順毛的快樂。

「嗚…嗯…」
如果只是兔耳上的麻癢,那還可以忍耐。
隨著她的變化,身體深處也湧起不知名的渴望,不只是胸部突然鼓脹難過地想要被用力抓揉玩弄,下半身也空虛難受了起來,飢渴的花徑迫不及待想被男人給狠狠侵犯填滿,折磨著身體的淫蕩欲望,逐漸模糊了她的理智。

「啊…嗚……不要…我忍不住了……」
雙手揪抓著小狐丸的衣服,審神者磨蹭著雙腿,極力忍耐想要用手指撫慰自己的衝動。
先才的尚未滿足,再加上現在逗弄程度的玩弄,彷彿有螞蟻在啃咬她的體內敏感,搔癢難受得幾乎要逼瘋她了。
「小狐丸…我要……」
推開一直舔弄著頭上兔耳的小狐丸,審神者自己解開衣服,袒露出均稱美麗的裸體。
已經完全被欲望給支配的身體,雪色肌膚染上了一層嬌豔粉紅,看得男人血脈振奮,剛剛才釋放過一次的欲望,又半挺了起來。

可惜這種程度,還不足以滿足審神者的要求。

長睫魅惑地扇動,女人嬌媚地趴下身,埋入小狐丸的腿間,小手握住他已經略有角度的勃起,粉嫩小舌輕舔他沾滿了兩人體液的先端。
舌尖勾勒著他的形狀,粉嫩小舌磨蹭著他黑紅色的頭部,好一會兒才含入小嘴中,菇狀先端頂著上顎,下面的經絡被柔軟舌尖挑弄,絕妙的刺激感讓小狐丸悶哼出聲,他的質量也迅速膨脹起來。

不只是下半身的直接刺激,埋在他腿間的美麗女人,隨著她的賣力伺候而誘人搖晃的嫩白屁股上,白絨絨抖動的兔子小尾巴,可愛地讓人想要咬上一口,不過小狐丸還是忍住,只用他的手去玩弄。

小小的兔尾巴,男人大手可以輕易掌握,一邊揉弄著白嫩臀肉,手指也不忘刮弄尾巴與身體的接點,連子宮深處都被刺激的顫抖快意,讓審神者想要閃避,無奈前傾男人的碩熱頂入了她的喉頭,被禁錮在他的手掌與腿間的痛苦體式,反而更讓女人的欲望更來的熱情亢奮。

本來是由她主動的侍奉,隨著體式的變更,審神者已經變成被動的那方。
小狐丸自己挺腰抽動,碩大陽物侵犯著她的小嘴,努力張開的粉唇被男人欲望給盡情蹂躪,吞嚥不下的唾液隨著每一次的抽動牽扯滴落,跟她腿間沿著大腿淌下的蜜液一樣,濃密的情慾氣味讓兩人都忘了理智的存在。

光是甜美小嘴已經不足夠讓小狐丸滿足,在眼前晃動的小尾巴催化著他的理智極限。
小狐丸忍耐不住地讓審神者趴過身去,她也很配合地抬高小屁股,溼潤柔軟的小穴,只不過輕輕一挺,就將男人的碩大完全吞嚥了進去,貪婪地噙咬不放。

「呀啊……!」
好不容易空虛終於得到填滿,審神者滿足地趴在地上,微刺的榻榻米壓著她的柔嫩肌膚,這種不讓她喜歡的疼痛,只有在這個時候會轉變成令人喘息的歡愉。

小狐丸低下身,大手覆蓋住她握拳在地上的手,結實汗溼的胸膛貼著她的背,如同野獸交合的體式,最適合現在的他們了。

「啊、啊啊……嗚……輕、呀啊!」
比過去的任何一次都還要激烈熱情的小狐丸,脹滿著她的全部的堅挺欲望,一下又一下衝力十足地,從入口撞入敏感宮口,彷彿是要將內部給擠開,灌入自己的欲望一樣的執拗。

「主人…主人……」
小狐丸的低喚,更像是野獸的低咆,濃密的渴求與欲望,最後都只化為一聲聲的粗喘。

終於將他可愛的小兔子給咬到嘴邊的大銀狐,唇舌滿足地舔吻她隱藏在長髮下的脆弱頸子,嫩白敏感的耳後,輕囓著她頭上晃動的毛絨兔耳,忍住將給她拆解下腹的欲望。

雙手扣著她的手腕,像是拉著馬的韁繩般,小狐丸強迫著她的完全接納,挺起的上半身讓他可以更來得深入,蠻橫地磨蹭著媚肉,讓她在淹沒的愛欲中哭泣出聲。

「呀啊!!」
瘋狂情慾來得快也去得快,同時攀到情慾高點的兩人,雙雙趴在地板上喘氣,審神者頭上不習慣的耳朵,還可愛地垂了下來,在她眼前晃來晃去。

「主人妳還好嗎?」
欲望終於是得到紓解,理性又抬頭的小狐丸,小心翼翼地抱起審神者坐在自己懷中。

「嗯……還好。」
軟綿綿地偎在小狐丸溫暖結實的懷抱中,一連串的交歡讓她疲勞,舒服的臂膀讓她昏昏欲睡,不過還是強撐著精神。
「這個,什麼時候會不見?」

她總不能頂著兔耳朵和小尾巴在外面晃,會發生什麼事,她自己都沒把握。

「等身上的神氣散了,就會恢復平常的樣子了。」

「那是什麼時候?」
這時候審神者才想到,應該要讓它散去的神氣,剛剛又接受了很多,這樣不就需要更久了嗎?

「最慢到明天早上吧。」
把懷抱中嬌小女人環緊了些,小狐丸的下巴靠著她的頭頂,鼻尖磨蹭著她軟白的兔耳,又忍不住舔上幾下。

「沒有更快的方法?」
現在才下午,她還有半天的時間可以做事呢。

「嗯……沒有呢。」

「是嗎?」
審神者有點不信地睨著小狐丸。

「主人如果接受其他神氣,只會讓神氣散得更慢喔。」
大概知道審神者在打什麼主意,小狐丸更快地斷去她希望。
「不過沐浴清潔的話,可以讓神氣散去的速度快一些。」

「好。」

審神者話才剛說,就被小狐丸給公主抱了起來,隨手抓起地上的衣服蓋住她的赤裸,還有頭上晃動的兔耳朵。

「那麼我們走吧,主人。」

泛著欲望的赤眸已經消失,雖然充滿獸性但總像紳士一樣的溫雅有禮,恢復成她的小狐丸的男人,讓審神者放心地噓了口氣,靠上他溫暖舒服的懷抱。
「嗯。」

審神者的柔柔微笑,讓小狐丸親了下她的額頭,才抱著嬌軟無力的女人前往往本丸的溫泉浴室。

 


後記:

月見糰子衍生的腦洞(笑)
不是糰子梗真是抱歉了

雖然充滿野性,但其實很紳士的小狐丸,不知道是否順利的表現出來了呢……

10/14 CWTP22的無配小話,因為很短就整個放出來了

澪雪 拜  14 Oct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