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狐と兔 R18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狐と兔

 

 

 

 

小狐丸X女审神者

 

 

 

 

 

 

近来本丸多了位新客人。

蓬松光顺的雪白毛皮,绵软温暖的娇小身躯,比狐狸来得安静,比小老虎更来的温驯,是头从地大物博的后山跟来本丸的小兔子。

温驯不怕生的小动物,马上就得到本丸主人审神者的满心宠爱,其他喜爱动物的刀剑男士也都爱逗逗牠,满足于充满疗愈感的娇小生物。

但也不是所有的刀剑男士,都喜欢这样的小动物,至少小狐丸就不是那个喜欢小兔子的付丧神。

由稻荷神与人类共同打造的名刀太刀小狐丸,虽然他本身是挂有动物名字的刀剑付丧神,受到稻荷狐神的加护,有着比其他刀剑都还要强的神性,却不表示他喜欢兔子这种幼小脆弱的生命体。

坐在自己的房间中,小狐丸卸去战甲,穿着令人放松的无袖内番服,细心地梳理著自己那头匹敌银狐毛皮的绚烂银色长发。
头顶的短毛部份,酷似狐狸耳朵,实际上是否真的是耳朵,只有小狐丸自己知道而已。

头顶突然颤动的头发,让小狐丸放下梳子,将格子门拉开一些,往缘侧走廊的尾端看去。
“是主人呢…”

连其声其影都尚未听闻,光是踏动在走廊上极度细微的脚步声,就让小狐丸知道审神者往这边走来了。

远远的在走廊尽头,就可以看见一身素雅打扮的审神者,手中抱着一团软绵绵的白色物体,噙著微笑慢慢向前走着。

最近一段时间,即使在本丸中放松休息,小狐丸的感官还是跟在战场上一样敏锐警觉,那个原因,就是时不时出现在本丸中的新客人了。

小巧可爱的野生兔子,对审神者来说或许是可爱的客人,但对小狐丸而言,可是头活力旺盛,刺激着他的野生本能的猎物呢。

狐狸猎兔,是自然界的生态本能,而野性和神性并重的小狐丸,更是比其他的刀剑多了份难以用神性去抗拒的兽性本能。
白胖兔子被审神者抱在怀中逗弄,沾染了浓厚野兽气味的美丽女人,更是刺激着他的欲望,让小狐丸不自觉地舔了自己略干的唇。

兔子对一般狐狸来说,只不过是逗玩用的猎物罢了,可是对充满神性的狐狸刀,可就不只是如此了。
除了燥动狐狸的狩猎习性外,长年发情的兔子,挑弄欲望的气味,浓腻地飘荡在本丸中,太容易煽动他的野性本能,让小狐丸只好大多时间都躲在房中,以免对兔子的气味产生太过剧烈的反应。

每当审神者怀抱着兔子时,浓密的兔子气味笼罩着她,总是会让小狐丸看见,审神者的头顶上有着软白兔耳,毛绒小尾巴随着屁股摇摆的幻觉。
他很清楚那是自己的神性与兽性混合在一起,进而产生的错乱幻觉,可是小狐丸并不讨厌这个只有自己才看得见的审神者形象,甚至还非常喜欢。

要是可以,他还真想摸摸只有自己才看得到的兔耳朵,用舌头替她顺毛呢。

两个人都是最原始的模样,温驯地依偎在他的怀中,舔弄著彼此毛发的模样,光是想像就让小狐丸的身体热了起来。

也许是小狐丸散发出来的杀气太强,当审神者走到他的房门前时,她怀中的乖巧温驯的小兔子,突然激动了起来,一瞬间就从审神者的怀抱中逃走。

“哎!兔子……”
想要追过去的审神者,完全没想到兔子居然逃得那么快,白色身影跳下走廊,才一个眨眼就跑得无影无踪,想要跟过去的审神者不只是扑了个空,人也差点从缘侧往庭院跌下。

“主人!”
这时候顾不得其他,小狐丸一把冲过去抱着重心不稳的审神者,拉住她差点摔下的身躯,双双跌坐在走廊上,将娇小人儿紧紧地禁锢在自己的怀抱中。

坐在小狐丸腿上轻喘的审神者,终于意识到自己先才面临的危险,男人结实温暖的怀抱,缓慢地是稳定了她的颤抖。

“……谢谢,小狐丸…”

“主人没事真是太好了…”
紧搂着怀中的娇软,小狐丸用力吐一口气,努力压下强烈紧张之后伴随而来的难忍燥动。

紧贴著自己略为颤抖的娇躯,鼻端充满著女性甜美与野兽体味混合起来,要命的勾情气味,强烈灵敏的兽性受不了这么直接的刺激,小狐丸头顶的短发忍不住地动来动去,感觉得到本来就微热的身体,更多的血液往下半身汇集而去。

“唔…”
硬硬地顶在小巧屁股上的硕大质量,让审神者忍不住低哼一声。

女人近乎娇啼的软音,更是让小狐丸喉咙一紧,精壮结实的腰,忍不住顶上她的柔软,隔着彼此的衣物前后磨蹭,就算隔着布料也想挤入强烈欲求,让审神者忍不住想要挣脱他的怀抱。

“等、等等…不要在这里……”
言词暧昧的抗议,在男人耳中就跟邀请无异,让他绯色眼眸晶亮闪烁。
像是叼著猎物回巢的凶猛狐狸般,小狐丸搂着审神者,连眨眼时间都不要地回到一旁的自己房间,关上了门的瞬间也将女人压倒在地。

与平常不同的小狐丸,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的眼眸,压抑不住欲望的赤色眼眸,让女人本能性地瑟缩了一下。

想要逃离而挣扎起来的审神者,摇动着头露出了细白脖子,等于是将自己最脆弱的咽喉给曝露出来的愚蠢猎物,聪颖的狐狸马上一口咬下。

“呜呼…主人……”
磨蹭著女人纤细的颈项,小狐丸亲吻著脖子上细嫩的皮肤,野兽般尖锐的犬牙划过肌肤的感觉,更让审神者忍不住悲鸣出声。

“不、不要…小狐丸…不要……”
审神者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就像头无力的小兔子,在狐狸的爪牙下即将被恣意玩弄撕裂的恐惧,让她敲打着小狐丸的胸口,想要逃离他的箝制。

审神者的哭喊声,终于是让小狐丸稍微回过神,用手肘撑起自己的体重,努力离她远一些。

“主人……快点离开……”
不知道是该屏息还是该大口呼吸,审神者身上女人香气与野兽味道的气息薰得他头昏,会让小狐丸的野兽本能强过他的理智,将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一切遵循原始本能而动。

“…小狐丸……”
从男人身下略为离开一些,审神者才看清他现在的模样。

一头自傲的银发略为凌乱,俊脸染满了欲望红潮,连眼睑都透出了淡淡赤光。
敞开的结实胸口,随着急促紊乱的呼吸上下起伏,视线往下的话,可以看得见他灰色长裤的中心,已经鼓胀到完全隐藏不住,撑顶的布料上端甚至已经被渗出液体给弄湿。

只有在床笫中才看得到,如同发情野兽的小狐丸,在她上头大口喘气地压抑著自己的本能,放在她身侧的双手,忍耐不住地握掌成拳。

“…不要紧吗?”
无缘无故突然发情的样子,让审神者担忧询问,怕又是审神者系统出了什么紊乱,让小狐丸受到特别影响。

“主、主人快走……我、我不知道…能忍到什么时候…”
咬著牙,小狐丸用仅存如丝线般的理性,催促著审神者的离开。

是兽刀也是神刀,同时拥有两者力量的同时,也必须忍耐其缺点。

小狐丸的野性,只有在战场上才会真正发挥,其他时候都会用神性与理智压抑野兽本能,就算是在闺房中,小狐丸也像头驯养亲人的大银狐般,尽可能对他的主人温柔体贴。

经常被三日月宗近揶揄为野兽的小狐丸,审神者总是感觉不出绅士般的小狐丸到底有哪里像野兽,直到现在。

比起付丧神,现在的小狐丸更像是兽神,而自己就是被抓住的猎物。

理智知道要逃只剩下现在,但眼前男人所散发出来的惊人性感,完全吸引住她的感官了。
泌出薄汗的结实身躯,随着呼吸起伏的漂亮肌肉,还有笼罩着她的浓厚的男人情欲气味,让审神者的喉咙也跟着干热起来,不自觉地伸手触摸眼前诱人的肉体。

女人纤细指尖,划过小狐丸结实胸膛的瞬间,男人爆出的激动闷哼,吓得审神者迅速收回手的同时,她的衣襟也被用力扯开,软白丰满的双乳蹦跳而出,被男人大手给抓握揉弄。

“主人…主人……”
埋首在她的双乳间,小狐丸用力吸嗅着女人体香,薄唇利齿吮吻著甜美双峰,大手抓握著从指缝挤出的凝脂乳肉。
另外一手拉开她的衣摆,沿着修长双腿而上,侵入大腿深处的私密花园,骨节分明的长手指,拨弄著隐藏于其中的敏感花蕊。

“呀啊…轻、轻一点……”
急切地想要撩弄起她的欲望的手指与唇舌,惯于接纳男人宠爱的成熟女人身躯,很自然地回应着他的挑逗,只是不习惯的粗暴让她颤抖,轻扭著腰想要远离一些。

只是她闪得越开,男人就追得越紧,骨感手指深入紧窄花径中,摩擦着她的敏感,如同花蕊绽放般慢慢溢出的柔美淫啼,更是将男人最后的理智给融化了。

等不了她的同意,已经被欲望给湿濡的肉刃,可以完全填满她的硬硕太刀,硬是挤入尚未完全准被好的幽谷中,将自己收纳进溼热肉鞘,享受美妙刀鞘收紧包裹住肉刃的快意。

“唔…呼……小狐丸…”
欲望上心的男人听不见她的呼唤,审神者只好放松自己来迎接他。
敏感的肉壁感觉的到,男人随着脉动颤抖的的坚挺欲望,强而有力地切开她的紧绷,刺上深处宫口的冲击,教她忍耐不住地向后昂去,一头乌黑长发散乱开来,欢愉娇喘就这样脱口而出。

连彼此的衣服都没有脱去,小狐丸扣住她的腰,完全就是头发情野兽地,激烈狂野地掠夺著身下女人。

强烈的原始欲望主导了一切,不论男女都在对方身上追求着官能快感,房中除了两人的呻吟喘息,就只剩下淫荡的肉体撞击声,还有衣料摩擦在地板上的沙沙声。

“呜唔……!”
小狐丸低吼一声,蕴藏在身体中的男人欲望,一丁点不漏地全都释放在女人体内。
男人白浊体液喷入深处的同时,小狐丸的神气也由内而外地迅速包裹了她的全身,直到最后一滴都完全灌入,高大的男人才从僵直中略为放松,半覆在女人身上喘气。

小手轻拍著小狐丸终于放松的身体,他连背后的衣服都被汗给湿濡,可以知道先才的那一场对他的身体来说有多激烈。
审神者虽然还差一些才能满足,不过听见小狐丸略为恢复理智的呼吸,对她来说比什么还要重要。

“还好吗?”
审神者抬头想要看看小狐丸的时候,突然发现头顶多了个什么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咦?是什么?毛茸茸的?”

不只是头顶,被小狐丸给压住的身体,屁股那边好像也怪怪的,让她不安地挪动自己,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啊啊,果然是…非常适合呢!”
压在身上的小狐丸,发出比先才更来的兴奋热情的赞叹,让审神者疑问地眨眨眼,伸手往自己头顶摸去。

“这……这是什么!?”
伸手所及,是跟兔子耳朵一样软软毛毛的物体。
不只是头顶,屁股底下也有了跟兔子尾巴一样的东西,这种不应该出现在人类身上的物品,让审神者吓得瞪大了眼。

“是我的神气…跟兔子的神气混合了吧。”

“你的跟兔子的?”
小狐丸的神气…她是可以理解,可是兔子的神气又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能够理解,出现在本丸的兔子,多半也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但她可没有跟兔子做过什么,哪来的神气可言!?

“主人最近与兔子太亲密,多少染上了许些的神气…再加上我的稻荷神气,在神气消去前,变成这样也不奇怪。”
不过小狐丸不会说的是,审神者会变成这样,更大的原因是因为他的神气所带来的影响。

毕竟是擅于幻化的稻荷狐神,他的神气中本来就多少带有这样的性质,再加上他的欲望相乘上野兔的神气,审神者她熟悉了神明宠爱,惯性地接受一切神气的躯体,受到这样的影响也是可以想像,只是小狐丸完全没想过会真的变成这样。

不只是外貌而已,带有兔子特性的神气也会感染她的身体,浓密的野兽发情气味已经盖过了女人甜美体香,更让小狐丸兴奋起来。

小狐丸退出令人眷念的热暖幽谷,让审神者坐起身,往后退了一些距离,好好欣赏真实地出现在他眼前,有着可爱兔耳与小兔尾巴的审神者。

衣裳凌乱不知所措跪坐的女人,头上的耳朵像是在诱惑他一般可爱晃动,自己也相当困扰地轻抚著头上耳朵,前所未有的刺激让她娇喘一声。

“呀啊……这、这是…?”
抚摸到耳朵根部时,连腰骨都颤抖起来的浪荡酥麻,太过刺激的感觉让审神者不敢再摸第二遍。

“这个地方,是动物敏感之处。”
小狐丸伸手轻环住她,轻舔她头上兔耳根部,湿濡舌尖替她顺毛的同时,令人爱怜的娇啼随着他的舌尖起伏。

“啊、呀啊…不要舔……我会变得奇怪……”
小狐丸舔弄著耳朵的舌尖,像极了玩弄着她腿间敏感花瓣的感觉,浓密情露无法控制地不断溢出,体内也麻痒难受地期待他的再次蹂躏。

不管审神者的抗议与压抑不住的娇喘,小狐丸满足地舔着她的兔耳,左边舔完舔右边,满足于终于能够替主人顺毛的快乐。

“呜…嗯…”
如果只是兔耳上的麻痒,那还可以忍耐。
随着她的变化,身体深处也涌起不知名的渴望,不只是胸部突然鼓胀难过地想要被用力抓揉玩弄,下半身也空虚难受了起来,饥渴的花径迫不及待想被男人给狠狠侵犯填满,折磨著身体的淫荡欲望,逐渐模糊了她的理智。

“啊…呜……不要…我忍不住了……”
双手揪抓着小狐丸的衣服,审神者磨蹭著双腿,极力忍耐想要用手指抚慰自己的冲动。
先才的尚未满足,再加上现在逗弄程度的玩弄,仿佛有蚂蚁在啃咬她的体内敏感,搔痒难受得几乎要逼疯她了。
“小狐丸…我要……”
推开一直舔弄著头上兔耳的小狐丸,审神者自己解开衣服,袒露出均称美丽的裸体。
已经完全被欲望给支配的身体,雪色肌肤染上了一层娇艳粉红,看得男人血脉振奋,刚刚才释放过一次的欲望,又半挺了起来。

可惜这种程度,还不足以满足审神者的要求。

长睫魅惑地扇动,女人娇媚地趴下身,埋入小狐丸的腿间,小手握住他已经略有角度的勃起,粉嫩小舌轻舔他沾满了两人体液的先端。
舌尖勾勒着他的形状,粉嫩小舌磨蹭着他黑红色的头部,好一会儿才含入小嘴中,菇状先端顶着上颚,下面的经络被柔软舌尖挑弄,绝妙的刺激感让小狐丸闷哼出声,他的质量也迅速膨胀起来。

不只是下半身的直接刺激,埋在他腿间的美丽女人,随着她的卖力伺候而诱人摇晃的嫩白屁股上,白绒绒抖动的兔子小尾巴,可爱地让人想要咬上一口,不过小狐丸还是忍住,只用他的手去玩弄。

小小的兔尾巴,男人大手可以轻易掌握,一边揉弄着白嫩臀肉,手指也不忘刮弄尾巴与身体的接点,连子宫深处都被刺激的颤抖快意,让审神者想要闪避,无奈前倾男人的硕热顶入了她的喉头,被禁锢在他的手掌与腿间的痛苦体式,反而更让女人的欲望更来的热情亢奋。

本来是由她主动的侍奉,随着体式的变更,审神者已经变成被动的那方。
小狐丸自己挺腰抽动,硕大阳物侵犯着她的小嘴,努力张开的粉唇被男人欲望给尽情蹂躏,吞咽不下的唾液随着每一次的抽动牵扯滴落,跟她腿间沿着大腿淌下的蜜液一样,浓密的情欲气味让两人都忘了理智的存在。

光是甜美小嘴已经不足够让小狐丸满足,在眼前晃动的小尾巴催化着他的理智极限。
小狐丸忍耐不住地让审神者趴过身去,她也很配合地抬高小屁股,溼润柔软的小穴,只不过轻轻一挺,就将男人的硕大完全吞咽了进去,贪婪地噙咬不放。

“呀啊……!”
好不容易空虚终于得到填满,审神者满足地趴在地上,微刺的榻榻米压着她的柔嫩肌肤,这种不让她喜欢的疼痛,只有在这个时候会转变成令人喘息的欢愉。

小狐丸低下身,大手覆蓋住她握拳在地上的手,结实汗溼的胸膛贴着她的背,如同野兽交合的体式,最适合现在的他们了。

“啊、啊啊……呜……轻、呀啊!”
比过去的任何一次都还要激烈热情的小狐丸,胀满着她的全部的坚挺欲望,一下又一下冲力十足地,从入口撞入敏感宫口,仿佛是要将内部给挤开,灌入自己的欲望一样的执拗。

“主人…主人……”
小狐丸的低唤,更像是野兽的低咆,浓密的渴求与欲望,最后都只化为一声声的粗喘。

终于将他可爱的小兔子给咬到嘴边的大银狐,唇舌满足地舔吻她隐藏在长发下的脆弱颈子,嫩白敏感的耳后,轻囓着她头上晃动的毛绒兔耳,忍住将给她拆解下腹的欲望。

双手扣着她的手腕,像是拉着马的缰绳般,小狐丸强迫着她的完全接纳,挺起的上半身让他可以更来得深入,蛮横地磨蹭著媚肉,让她在淹没的爱欲中哭泣出声。

“呀啊!!”
疯狂情欲来得快也去得快,同时攀到情欲高点的两人,双双趴在地板上喘气,审神者头上不习惯的耳朵,还可爱地垂了下来,在她眼前晃来晃去。

“主人妳还好吗?”
欲望终于是得到纾解,理性又抬头的小狐丸,小心翼翼地抱起审神者坐在自己怀中。

“嗯……还好。”
软绵绵地偎在小狐丸温暖结实的怀抱中,一连串的交欢让她疲劳,舒服的臂膀让她昏昏欲睡,不过还是强撑著精神。
“这个,什么时候会不见?”

她总不能顶着兔耳朵和小尾巴在外面晃,会发生什么事,她自己都没把握。

“等身上的神气散了,就会恢复平常的样子了。”

“那是什么时候?”
这时候审神者才想到,应该要让它散去的神气,刚刚又接受了很多,这样不就需要更久了吗?

“最慢到明天早上吧。”
把怀抱中娇小女人环紧了些,小狐丸的下巴靠着她的头顶,鼻尖磨蹭着她软白的兔耳,又忍不住舔上几下。

“没有更快的方法?”
现在才下午,她还有半天的时间可以做事呢。

“嗯……没有呢。”

“是吗?”
审神者有点不信地睨著小狐丸。

“主人如果接受其他神气,只会让神气散得更慢喔。”
大概知道审神者在打什么主意,小狐丸更快地断去她希望。
“不过沐浴清洁的话,可以让神气散去的速度快一些。”

“好。”

审神者话才刚说,就被小狐丸给公主抱了起来,随手抓起地上的衣服盖住她的赤裸,还有头上晃动的兔耳朵。

“那么我们走吧,主人。”

泛著欲望的赤眸已经消失,虽然充满兽性但总像绅士一样的温雅有礼,恢复成她的小狐丸的男人,让审神者放心地嘘了口气,靠上他温暖舒服的怀抱。
“嗯。”

审神者的柔柔微笑,让小狐丸亲了下她的额头,才抱着娇软无力的女人前往往本丸的温泉浴室。

 


后记:

月见团子衍生的脑洞(笑)
不是团子梗真是抱歉了

虽然充满野性,但其实很绅士的小狐丸,不知道是否顺利的表现出来了呢……

10/14 CWTP22的无配小话,因为很短就整个放出来了

澪雪 拜  14 Oct 2017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