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蜜约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蜜约

 

 

 

 

髭切X女審神者

 

 

 

「主覺得我現在這樣就好了嗎?」

「呃?什麼?」
停下手上的筆,審神者回過頭去,看著坐在背後近侍的位置上,披著白色外套的付喪神,單手撐在臉頰上,一臉懶洋洋的源氏重寶太刀髭切。
「有什麼不妥的嗎?」

髭切沒頭沒腦的詢問,讓審神者困惑地眨眨眼,不明白他在詢問什麼。

作為源氏統領的象徵的太刀髭切,顯現出來的人類樣子卻是輕飄飄軟綿綿,總是帶著懶洋洋淺笑的他,一點都不讓人感覺到太刀的鋒利,是個有點迷糊總是讓弟弟困擾的哥哥,一點都沒有所謂的重寶模樣。

上了戰場就不負其源氏重寶之名,不只是有著驚人的指揮能力,戰況判斷也十分優秀,再加上堅實的戰鬥能力,是本丸刀劍男士中極為重要的戰力。

不管是對內對外,髭切都是無可挑剔的刀劍男士,審神者不明白他所詢問的目的是什麼。

「名字啊。」
髭切起身前進,在審神者面前盤腿坐下。

感覺起來似乎是有點時間,審神者也轉過身來與他面對面。

「名字?」
微偏著頭,沒有繫上的烏黑長髮在拂過胸前,讓疑問的女人多了幾分可愛的韻味。

「是啊,我的名字。」
髭切伸出手,指尖繞起她絲緞般的一縷長髮。
「雖然現在是叫髭切,主也可以照妳的喜歡而更改喔。」

「為什麼要這麼做?」
叫髭切叫得好好的,她不明白有什麼需要改變的必要。

「嗯,那個叫做什麼呢………所有權的表現吧。」

「哎?」

「我過去的主人們呢,總是會照著自己的需要,隨性更改我們兄弟的名字,到現在我都還搞不清楚,弟弟現在是叫什麼呢。」

「對呢,你們兄弟真的名字很多。」
不要說髭切曾經就有過三、四個以上的名字,膝丸也一樣被用多種方式呼喚過,也難怪髭切會說他記不住弟弟的名字。

「現在的主人是妳,主不打算替我取個名字嗎?」
長髮從髭切的長指被放開,男人骨節分明的漂亮長指,輕輕抬起了她的下巴,燦金色的眸子逼近,接近到感覺得到彼此呼吸的距離。
「給予我,只屬於妳的名字。」

隨著話語輕噴在臉上的呼吸,讓她的背脊不自覺地顫抖。

「……沒有…這個必要吧…」
掙脫不開髭切看似柔和的箝制,在那雙緊盯迫人的金眸中,她好不容易擠出了聲音。

「雖然是源氏重寶,但現在是妳的刀了…」
看得見髭切扇動的長睫,彷彿要將人給吸入的眼瞳,比平常還要低沉甜美的音色,環繞著她屬於男人的氣息,這一切都讓她昏頭轉向的。
「給予我,刻印上屬於妳的存在,是主人的義務呢。」

「………非得如此嗎?」

「對我來說,是這樣的規矩呢。」
與髭切迫人的氣勢相反,他的笑容非常柔和。
「給予新的名字,給予新的刀袸,抹去過去所有的痕跡,讓我完全成為妳的所有物…主不想這麼做嗎?」

「……我並不打算這麼做。」
握住髭切扣住她的手,她輕輕搖頭。
「對我來說,髭切因為是髭切,有著過去全部的一切才有現在的你在我眼前,我並不打算否定你過去的存在。」

意料外的回答讓髭切略為睜大了眼,動了動唇卻沒有發出聲音。

「而且,就算給了你新的名字,也不會改變你是髭切,是源氏重寶的事實啊。」

「嗯…雖然說起來是這樣沒錯,不過我也想要從妳手上得到,獨一無二只屬於我的東西啊。」
略噘起唇,孩子氣地撒嬌起來的大男人,讓她苦笑著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才好。
「……算了,也不急於一時半刻,時間還很長的呢。」
輕嘆一口氣,髭切放開了被握住的手,起身回到近侍的位置上。

男人毫不掩飾的失望,讓她輕垂的睫又抬了起來。
「髭切。」

「是?」

「我呢…只是個普通人,並不像你過去的主人一樣,能夠給予你建立武勇的機會,讓你能在未來仍舊誇耀。唯一我能盡力作到的,只有這個時間…在本丸中生活的時間,無法成為獨一無二屬於你的東西嗎?」

「嗯……確實,我滿喜歡在這裡的生活,但是這個跟那個是兩回事呢。」
審神者困惑的模樣,只讓髭切的笑更來得迷人。
「我想要的,是來自主人,只屬於我的東西喔。」

「這個…恐怕有點……」

「無妨,時間還長得很呢,我可是很有耐心的。」

輕咬著唇,審神者回過身去,假裝努力在手邊的中工作上,心情卻怎麼樣都無法平靜下來了。
「唉…別這樣期待的看著我啊。」
小聲的抱怨,只有她自己才聽得見。

 


後記:

謝謝大家的用力吹,能夠報答的也只有這樣的東西了
最近本丸篇很少寫,不是沒有了只是我沒時間
等大正連載後,會再恢復本丸篇更新的!

澪雪 拜 21 Jan 2018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