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鶯色の誘い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鶯色の誘い

 

 

 

 

鶯丸X女審神者

 

 

 

「坐下吧。」
在走廊上經過那個有個鳥之名的太刀背後,手上拿著茶杯,一直看著庭院的男人突然開了口。

左右張望了一下,這裡只有他們彼此,這句話應該是…對她說的吧。

「坐吧,還有茶點呢。」
這一次,男人轉過視線看著她,鶯色短髮在初冬的陽光下閃閃發亮,以冬天來說難得溫暖的一天,他就像是出來曬太陽溫暖羽毛的鳥兒一樣,勾起了淡淡微笑。

視線向下,鶯丸身邊的盤子上,放著另外一杯冒著熱氣的茶,還有兩人份的點心,一往如昔等著茶友的男人,只是今天正好是她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
在隔著盤子的距離,她在鶯丸身邊坐下。

審神者的工作說忙不忙,說閒不閒,但偶爾坐下來喝杯茶,聽聽刀劍男士的牢騷的時間,她還是擠得出來。

捧起熱茶輕啜一口,略濃苦的茶配上稍甜的茶點,用白豆沙做外皮包著羊羹的特製點心,用以表現冬季亮麗的和果子,與濃茶一起是令人感到奢侈優雅的小半刻鐘。

坐在走廊邊曬著冬天的太陽,暖呼呼地會讓人忍不住想要打盹。

捧著茶杯放在腿上,審神者忍不住偷覷身旁一直保持著沉默的男人一眼。
平常的話,只要有人坐在身邊,鶯丸就會很自動自發地說起他的親友大包平的事情。

從不談論自己,只要要聊些什麼,開口閉口就是大包平的男人,現在居然一言不發,不禁讓人擔心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轉過頭,只見鶯丸的視線不是看著前方的庭院,而是放在她臉上。

「………鶯丸不喝茶嗎?」

「嗯?我在喝啊。」
話雖這麼說,鶯丸也只是將茶杯拿在手上,杯中的水量一點都沒有減少,怎麼看都不像是有在喝茶的模樣。

「……這茶葉還喜歡嗎?」

「嗯,不錯。」

與鶯丸的對話一直都是如此,他只是淡淡的回應,除了大包平以外,他很少主動接話,總是會讓氣氛變成不知該如何是好。

審神者困擾游移的視線,終於是讓鶯丸有所反應了。

「別介意我。」
淡然一笑的男人,只讓她的眉頭皺深了些。

一直被人給盯著,不管是誰都會忍不住坐立難安吧。

「…………我的臉上是不是有什麼?」

「沒有。」

再度強制停下的話題,讓審神者為了掩飾尷尬,只好再喝一口茶,再吃一口她覺得美味但有點甜的茶果子。

這樣下去,她的茶都要喝完,茶點心也要吃完,鶯丸自己的部份卻一動也沒動,是不是代表她可以起身告辭了呢?

要是不提大包平,除了天氣和茶以外,真的跟鶯丸之間無話可說…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鶯丸自己完全沒有接下話題的打算。

只是,今天的鶯丸跟平常完全不同。
視線一直都望著遠方,嘴上喋喋不休地談論著大包平,這才是她所知道的鶯丸。

多虧了鶯丸的宣傳,本丸之中幾乎沒有刀劍男士不知道大包平,平野藤四郎甚至可以將大包平做過的蠢事倒背如流,真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

終於,鶯丸拿起自己手上的茶,滿足地輕啜一口。

「雖然大包平很有趣,但是主也絲毫不遜色呢。」

「哎?」
拿她跟那個大包平比較,這到底是該讓人高興,還是該讓人生氣的形容?
「………這是在…比較什麼?」

「當然是讓人感到有趣的程度。」
鶯丸爽朗的微笑,讓她只有低嘆的份,畢竟鶯丸這把千年刀,並不是可以用一般的常識去理解的刀,能被他當作有趣,應該也不算是壞事吧。

「謝謝你的招待,茶很好喝。」

把茶杯放下,正打算站起來的審神者,被鶯丸給喊停。

詫異的回過臉,想要開口之前,只見鶯丸突然接近的臉與手。

男人有著劍繭的拇指,輕輕地撫過她的唇邊,沿著唇瓣輪廓畫了一圈,甚至觸碰到隱藏起來的小巧舌尖,不熟悉的感觸讓她忍不住身體一僵。

「糖粉,沾到唇上了。」
舔著自己拇指,鶯丸語氣沒有起伏地說明狀況。

「……謝、謝謝……」
摀住比茶水還燙的唇,她好不容易終於將聲音給擠出來。

那款茶果子,可沒有灑上糖粉啊。

 


後記:

永遠深不可測的鶯丸…雖然如此我還是很喜歡他!

澪雪 拜 11 Dec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