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莺色の诱い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莺色の诱い

 

 

 

 

莺丸X女审神者

 

 

 

“坐下吧。”
在走廊上经过那个有个鸟之名的太刀背后,手上拿着茶杯,一直看着庭院的男人突然开了口。

左右张望了一下,这里只有他们彼此,这句话应该是…对她说的吧。

“坐吧,还有茶点呢。”
这一次,男人转过视线看着她,莺色短发在初冬的阳光下闪闪发亮,以冬天来说难得温暖的一天,他就像是出来晒太阳温暖羽毛的鸟儿一样,勾起了淡淡微笑。

视线向下,莺丸身边的盘子上,放著另外一杯冒着热气的茶,还有两人份的点心,一往如昔等著茶友的男人,只是今天正好是她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
在隔着盘子的距离,她在莺丸身边坐下。

审神者的工作说忙不忙,说闲不闲,但偶尔坐下来喝杯茶,听听刀剑男士的牢骚的时间,她还是挤得出来。

捧起热茶轻啜一口,略浓苦的茶配上稍甜的茶点,用白豆沙做外皮包著羊羹的特制点心,用以表现冬季亮丽的和果子,与浓茶一起是令人感到奢侈优雅的小半刻钟。

坐在走廊边晒著冬天的太阳,暖呼呼地会让人忍不住想要打盹。

捧著茶杯放在腿上,审神者忍不住偷觑身旁一直保持着沉默的男人一眼。
平常的话,只要有人坐在身边,莺丸就会很自动自发地说起他的亲友大包平的事情。

从不谈论自己,只要要聊些什么,开口闭口就是大包平的男人,现在居然一言不发,不禁让人担心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转过头,只见莺丸的视线不是看着前方的庭院,而是放在她脸上。

“………莺丸不喝茶吗?”

“嗯?我在喝啊。”
话虽这么说,莺丸也只是将茶杯拿在手上,杯中的水量一点都没有减少,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在喝茶的模样。

“……这茶叶还喜欢吗?”

“嗯,不错。”

与莺丸的对话一直都是如此,他只是淡淡的回应,除了大包平以外,他很少主动接话,总是会让气氛变成不知该如何是好。

审神者困扰游移的视线,终于是让莺丸有所反应了。

“别介意我。”
淡然一笑的男人,只让她的眉头皱深了些。

一直被人给盯着,不管是谁都会忍不住坐立难安吧。

“…………我的脸上是不是有什么?”

“没有。”

再度强制停下的话题,让审神者为了掩饰尴尬,只好再喝一口茶,再吃一口她觉得美味但有点甜的茶果子。

这样下去,她的茶都要喝完,茶点心也要吃完,莺丸自己的部份却一动也没动,是不是代表她可以起身告辞了呢?

要是不提大包平,除了天气和茶以外,真的跟莺丸之间无话可说…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莺丸自己完全没有接下话题的打算。

只是,今天的莺丸跟平常完全不同。
视线一直都望着远方,嘴上喋喋不休地谈论著大包平,这才是她所知道的莺丸。

多亏了莺丸的宣传,本丸之中几乎没有刀剑男士不知道大包平,平野藤四郎甚至可以将大包平做过的蠢事倒背如流,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终于,莺丸拿起自己手上的茶,满足地轻啜一口。

“虽然大包平很有趣,但是主也丝毫不逊色呢。”

“哎?”
拿她跟那个大包平比较,这到底是该让人高兴,还是该让人生气的形容?
“………这是在…比较什么?”

“当然是让人感到有趣的程度。”
莺丸爽朗的微笑,让她只有低叹的份,毕竟莺丸这把千年刀,并不是可以用一般的常识去理解的刀,能被他当作有趣,应该也不算是坏事吧。

“谢谢你的招待,茶很好喝。”

把茶杯放下,正打算站起来的审神者,被莺丸给喊停。

诧异的回过脸,想要开口之前,只见莺丸突然接近的脸与手。

男人有着剑茧的拇指,轻轻地抚过她的唇边,沿着唇瓣轮廓画了一圈,甚至触碰到隐藏起来的小巧舌尖,不熟悉的感触让她忍不住身体一僵。

“糖粉,沾到唇上了。”
舔著自己拇指,莺丸语气没有起伏地说明状况。

“……谢、谢谢……”
摀住比茶水还烫的唇,她好不容易终于将声音给挤出来。

那款茶果子,可没有洒上糖粉啊。

 


后记:

永远深不可测的莺丸…虽然如此我还是很喜欢他!

澪雪 拜 11 Dec 2017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