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Trick or Treat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Trick or Treat

 

 

 

髭切X女審神者

 

 

 

「不給糖果就搗蛋!」

「不給點心就搗蛋!」

在本丸的各個地方,都能看到充滿精神的可愛短刀,拿著裝著糖果的南瓜籃子,去跟大人們要糖果點心。

不熟悉現代活動的付喪神們,萬聖節這個活動,當然也是由審神者告知,對孩子們來說是個可以拿到糖果點心的特別的日子。

為了除了遠征外,難以與各部隊一起前往危險前線的短刀們,審神者總是會安排一些活動,讓短刀們在本丸的時間不會太過枯燥乏味,萬聖節就是一個適合他們的活動。

拿著南瓜的籃子,去跟今天留在本丸內的其他刀劍男士索取糖果或是點心,或者是惡作劇他們也可以,收集滿十張付喪神給予的不同刀紋紙片的話,就可以跟審神者換得特別的點心。

這個活動,是希望一些平常不太來往的刀劍男士,有個適當的藉口讓他們可以來往一下,一起做些活動提高相互的交情。

一個立意良好的活動,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

坐在手入室之中,審神者無奈嘆氣,看著眼前正在被藥研藤四郎給包紮的男人。
只不過是個普通人類的審神者,就連包紮治療的技術都沒有藥研藤四郎來得好,但一般付喪神根本無須包扎,只要待在手入室就會自動被治療,能勞駕藥研藤四郎工作,除了審神者本人以外,就只有源氏兄弟了。

身上有了少數的瘀青但並不嚴重,相對於審神者的無奈,擁有一頭白金色短髮的付喪神臉上帶著淡淡微笑,對於自己所受的傷沒有很放在心上。

「髭切,到底是怎麼了?」

只不過是個普通的萬聖節活動,居然差點變成打群架,這位源氏的重寶太刀到底做了什麼,實在是很讓審神者頭痛。

「這個嗎?小天狗來找我說,不給糖就搗蛋…短刀們全力搗蛋起來,還真是有點驚人呢。」

「這樣啊…大概是說明的不夠充分吧…」
昨天晚上才從遠征回來的髭切,關於萬聖節活動的說明,也不知道他聽進去了多少,演變這個局面,審神者可以理解。

審神者所允許的搗蛋,也都是很簡單的事情,比如說幫鶯丸泡杯茶,替歌仙兼定磨個墨,糟糕一點不過是把江雪左文字的長髮編個辮子,完全沒有想像過會有刀刃相向的狀況。

一切都只是她忽略了,畢竟大家都是刀劍的付喪神,天生的血氣方剛無可改變,只要拿出刀來一切就會變調了。

「但是,受傷的居然會是你,真讓我意外呢。」
本丸中的付喪神強度排名,源氏兄弟可是與天下五劍並駕齊驅的頂點排位,跟一群短刀們搗蛋,短刀們居然毫髮無傷,不用說肯定是髭切手下留情了。

「唔?主不希望那些孩子受傷吧。」
審神者的感嘆,讓髭切疑問地眨眨眼,覺得她問了個蠢問題。
「而且他們就算群起而上,也不會是我的對手啊。」

「說得也是。」
不愧是源氏重寶太刀,這種理所當然的尊傲,審神者只有苦笑了。

「髭切老爺,吃了這個藥吧。」
替髭切包紮上藥後,藥研藤四郎拿出一罐黑黑的藥丸子,一看就知道是他研發出來的神奇藥物。
「老爺的狀況與我們不同,比較接近大將的關係,吃藥對恢復傷勢比較有效。」

「嗯,謝謝了。」
也不認為藥研藤四郎會下毒,髭切拿著藥丸配著冷茶一口吞下。
「哎呀呀,好苦呢……主平常都是吃這種東西嗎?」

「我倒是沒這麼需要吃藥……」
看髭切一張俊臉都皺了起來,審神者也有點於心不忍。
「我看看,應該還有糖果……」

審神者看著自己和服腰帶裡面的夾縫,記得應該還有一小包金平糖,現在讓髭切換個味道應該剛剛好。

「唔…這個時候該怎麼說,不給糖就搗蛋?」

「別搗蛋,給你糖就是了……」
找到夾在腰帶中,裝著金平糖的小紙包,還沒來得及拆開,眼前就是髭切貼的極近的俊臉。
「髭……」
剩下的話音,都被他覆上的唇給吞沒了。

男人舌尖輕舐著她的唇,蔓延上來的苦味讓她瞬間回過神來,用力推開了欺上的男人。

「你……」
用手摀住唇,蔓延開來的苦味讓審神者揪起小臉。

「好甜…」
舔著自己的唇,髭切微笑著。
「主剛剛吃了些……金平糖?」

男人金眸閃爍,甜美的瞇眼微笑,讓審神者一瞬間差點忘了口中的苦味。

「苦…苦死了!」
審神者站起來,即使想要維持主人的尊嚴,也掩飾不住她嫣紅的頰。
「我、我去廚房,藥研,再來拜託你了!」

「啊呀……」

審神者幾乎是逃走的腳步,髭切只是無法理解地偏頭,看著她離去的身影。

「髭切老爺,這太狡猾了吧。」

「怎麼說?」

「…………不給糖就搗蛋,是短刀才能玩的。」
決定不跟這個千年平安刀解釋,藥研藤四郎避重就輕地回答,卻也毫不掩飾他沈重的嘆氣。

「哎呀,是這樣的啊……」
拿起起審神者遺落下來的金平糖紙包,髭切打開來拿起一顆放入口中。
「嗯…跟主的味道有些不同呢。要來一顆嗎?」

「不了。」

 


後記:

萬聖節紀念的極短篇
想走甜甜路線,好像很難啊……

澪雪 拜 31 Oct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