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Trick or Treat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Trick or Treat

 

 

 

髭切X女审神者

 

 

 

“不给糖果就捣蛋!”

“不给点心就捣蛋!”

在本丸的各个地方,都能看到充满精神的可爱短刀,拿着装着糖果的南瓜篮子,去跟大人们要糖果点心。

不熟悉现代活动的付丧神们,万圣节这个活动,当然也是由审神者告知,对孩子们来说是个可以拿到糖果点心的特别的日子。

为了除了远征外,难以与各部队一起前往危险前线的短刀们,审神者总是会安排一些活动,让短刀们在本丸的时间不会太过枯燥乏味,万圣节就是一个适合他们的活动。

拿着南瓜的篮子,去跟今天留在本丸内的其他刀剑男士索取糖果或是点心,或者是恶作剧他们也可以,收集满十张付丧神给予的不同刀纹纸片的话,就可以跟审神者换得特别的点心。

这个活动,是希望一些平常不太来往的刀剑男士,有个适当的借口让他们可以来往一下,一起做些活动提高相互的交情。

一个立意良好的活动,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坐在手入室之中,审神者无奈叹气,看着眼前正在被药研藤四郎给包扎的男人。
只不过是个普通人类的审神者,就连包扎治疗的技术都没有药研藤四郎来得好,但一般付丧神根本无须包扎,只要待在手入室就会自动被治疗,能劳驾药研藤四郎工作,除了审神者本人以外,就只有源氏兄弟了。

身上有了少数的瘀青但并不严重,相对于审神者的无奈,拥有一头白金色短发的付丧神脸上带着淡淡微笑,对于自己所受的伤没有很放在心上。

“髭切,到底是怎么了?”

只不过是个普通的万圣节活动,居然差点变成打群架,这位源氏的重宝太刀到底做了什么,实在是很让审神者头痛。

“这个吗?小天狗来找我说,不给糖就捣蛋…短刀们全力捣蛋起来,还真是有点惊人呢。”

“这样啊…大概是说明的不够充分吧…”
昨天晚上才从远征回来的髭切,关于万圣节活动的说明,也不知道他听进去了多少,演变这个局面,审神者可以理解。

审神者所允许的捣蛋,也都是很简单的事情,比如说帮莺丸泡杯茶,替歌仙r兼定磨个墨,糟糕一点不过是把江雪左文字的长发编个辫子,完全没有想像过会有刀刃相向的状况。

一切都只是她忽略了,毕竟大家都是刀剑的付丧神,天生的血气方刚无可改变,只要拿出刀来一切就会变调了。

“但是,受伤的居然会是你,真让我意外呢。”
本丸中的付丧神强度排名,源氏兄弟可是与天下五剑并驾齐驱的顶点排位,跟一群短刀们捣蛋,短刀们居然毫发无伤,不用说肯定是髭切手下留情了。

“唔?主不希望那些孩子受伤吧。”
审神者的感叹,让髭切疑问地眨眨眼,觉得她问了个蠢问题。
“而且他们就算群起而上,也不会是我的对手啊。”

“说得也是。”
不愧是源氏重宝太刀,这种理所当然的尊傲,审神者只有苦笑了。

“髭切老爷,吃了这个药吧。”
替髭切包扎上药后,药研藤四郎拿出一罐黑黑的药丸子,一看就知道是他研发出来的神奇药物。
“老爷的状况与我们不同,比较接近大将的关系,吃药对恢复伤势比较有效。”

“嗯,谢谢了。”
也不认为药研藤四郎会下毒,髭切拿着药丸配着冷茶一口吞下。
“哎呀呀,好苦呢……主平常都是吃这种东西吗?”

“我倒是没这么需要吃药……”
看髭切一张俊脸都皱了起来,审神者也有点于心不忍。
“我看看,应该还有糖果……”

审神者看着自己和服腰带里面的夹缝,记得应该还有一小包金平糖,现在让髭切换个味道应该刚刚好。

“唔…这个时候该怎么说,不给糖就捣蛋?”

“别捣蛋,给你糖就是了……”
找到夹在腰带中,装着金平糖的小纸包,还没来得及拆开,眼前就是髭切贴的极近的俊脸。
“髭……”
剩下的话音,都被他覆上的唇给吞没了。

男人舌尖轻舐着她的唇,蔓延上来的苦味让她瞬间回过神来,用力推开了欺上的男人。

“你……”
用手摀住唇,蔓延开来的苦味让审神者揪起小脸。

“好甜…”
舔著自己的唇,髭切微笑着。
“主刚刚吃了些……金平糖?”

男人金眸闪烁,甜美的瞇眼微笑,让审神者一瞬间差点忘了口中的苦味。

“苦…苦死了!”
审神者站起来,即使想要维持主人的尊严,也掩饰不住她嫣红的颊。
“我、我去厨房,药研,再来拜托你了!”

“啊呀……”

审神者几乎是逃走的脚步,髭切只是无法理解地偏头,看着她离去的身影。

“髭切老爷,这太狡猾了吧。”

“怎么说?”

“…………不给糖就捣蛋,是短刀才能玩的。”
决定不跟这个千年平安刀解释,药研藤四郎避重就轻地回答,却也毫不掩饰他沈重的叹气。

“哎呀,是这样的啊……”
拿起起审神者遗落下来的金平糖纸包,髭切打开来拿起一颗放入口中。
“嗯…跟主的味道有些不同呢。要来一颗吗?”

“不了。”

 


后记:

万圣节纪念的极短篇
想走甜甜路线,好像很难啊……

澪雪 拜 31 Oct 2017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