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依存病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依存病

 

 

压切长谷部X女审神者

 

 

作为主人审神者的得力助手,带着新刀巴形薙刀初次出阵归来的压切长谷部,一副要杀人的脸色地走在本丸中,让大家自动自发地退开来,谁都不会蠢到去踩地雷。

与压切长谷部一起回来的巴形薙刀,两人的脸色倒是完全相反,巴形薙刀永远都是没有表情的平淡模样,虽然跟巴形薙刀的神性较强也有关系,不过怎么看都像是压切长谷部被单方面激怒了。

与两把刀一起出阵的其他刀剑男士,除了压切长谷部的怒吼声之外,没有听见他们之间的对话,但从两把刀的脾气来推测,也不难想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压切长谷部虽然脾气冲动,不过跟审神者有关的事情,他是尽可能的保持冷静,不会因为个人感情的判断,给主人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这样的压切长谷部,在战场上是直得信赖托付的队长,但遇上巴形薙刀的时候,似乎就不是这样了。

“巴形,去手入室。”
注意到巴形薙刀一直跟着他的压切长谷部,对新人同事下达队长的命令。

“不,我想见主。”

“主上大人是温柔慈悲的人,不喜欢刀剑男士一身伤的模样。初阵就伤痕累累的模样,只会给主上大人无谓的担心。”
咬牙切齿忍耐著脾气,压切长谷部即使跟巴形薙刀之间有着满满私怨,也还是尽忠职守地做好队长的工作。

“………我知道了。”
只要提到审神者相关的内容,就会乖巧的服从指示,某种意义上比所有的刀剑更来的单纯无垢,且几乎病态地依存著审神者的状况,让压切长谷部深深叹息了。

即使知道对方是这样的家伙,压切长谷部也丝毫没有把主人给让出去的意思,哪怕他刚刚才说,一切都是服从主人的判断。

让巴形薙刀去了手入室,压切长谷部才转身前往主人的职务室,向她报告今天出阵的结果。

“主上大人,压切长谷部现在归来了。”
在职务室门口敲门,得到审神者的回应才踏入室内,压切长谷部在下座落坐。

“长谷部,今天辛苦了。”

“不,能为主上大人分忧解劳是我的荣幸。”
右手放在胸前,压切长谷部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怒气,只剩下灿烂得意的微笑。
“还请容我报告,今天出阵的状况。”

“嗯。”

“巴形薙刀,虽然是那个样子也是把拥有足够战力的薙刀,稍加训练之后应该可以发挥极大的作用,不管是在布阵还是侦查上,都会派得上用场吧。”
虽然刚刚大吵了一架,对巴形薙刀的好感度完全是负数状态的压切长谷部,面对审神者报告的时候,还是去掉私情,以队长的身份诚实地叙述战况。

“谢谢,辛苦了。”
审神者微笑地接受压切长谷部的报告,对他招了招手。

看着审神者的手势,压切长谷部迟疑了一下,膝盖稍微往前了半步,但他与审神者之间,还是相隔了二个人程度的空间。

“长谷部,再过来一些。”

“是。”
得到主人的命令,压切长谷部再挪动了半步,谨慎的家臣模样让审神者忍不住失笑。

只要说到接近些,哪一把刀不是几乎贴到她的面前,只有压切长谷部始终战战兢兢,维持着主君与家臣的距离。

“过来,到这里来。”
审神者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地板,压切长谷部得到明确的指示,移动了自己在审神者面前,这个可以说悄悄话的距离坐下。

“主上大人有何吩咐?”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样有好一点吗?”
搂抱住压切长谷部的头压在胸口,审神者轻拍着他的肩膀。

“主、主上大人!”
突然的拥抱让压切长谷部从脸颊到耳朵全部都是红的,戴着白手套的双手颤抖不已,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摆的慌张,却还是乖乖地让审神者抱着。

“长谷部就是太压抑了,有什么事就直接跟我说,好吗?”

“是…”
耳边听着审神者规律心跳,压切长谷部的声音几乎是挤出来的。

先才跟巴形薙刀那一场的脾气,一瞬间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拍着他的肩膀的小手,只让压切长谷部确认一件事,就算审神者亲口说出,他也不可能将审神者给让出去。

 


后记:

14的延续,巴形vs长谷部之后的后续
本来想用这个后面接车的,还是算了
另外再给长谷部一篇

澪雪 拜  6 July 2017

One thought on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依存病

  1. 可爱!!!!!犬系部部太可爱了我完全地好了!!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