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番外 依存病

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番外 依存病

 

 

壓切長谷部X女審神者

 

 

作為主人審神者的得力助手,帶著新刀巴形薙刀初次出陣歸來的壓切長谷部,一副要殺人的臉色地走在本丸中,讓大家自動自發地退開來,誰都不會蠢到去踩地雷。

與壓切長谷部一起回來的巴形薙刀,兩人的臉色倒是完全相反,巴形薙刀永遠都是沒有表情的平淡模樣,雖然跟巴形薙刀的神性較強也有關係,不過怎麼看都像是壓切長谷部被單方面激怒了。

與兩把刀一起出陣的其他刀劍男士,除了壓切長谷部的怒吼聲之外,沒有聽見他們之間的對話,但從兩把刀的脾氣來推測,也不難想像發生了什麼事情。

壓切長谷部雖然脾氣衝動,不過跟審神者有關的事情,他是盡可能的保持冷靜,不會因為個人感情的判斷,給主人帶來不必要的損失。
這樣的壓切長谷部,在戰場上是直得信賴託付的隊長,但遇上巴形薙刀的時候,似乎就不是這樣了。

「巴形,去手入室。」
注意到巴形薙刀一直跟著他的壓切長谷部,對新人同事下達隊長的命令。

「不,我想見主。」

「主上大人是溫柔慈悲的人,不喜歡刀劍男士一身傷的模樣。初陣就傷痕累累的模樣,只會給主上大人無謂的擔心。」
咬牙切齒忍耐著脾氣,壓切長谷部即使跟巴形薙刀之間有著滿滿私怨,也還是盡忠職守地做好隊長的工作。

「………我知道了。」
只要提到審神者相關的內容,就會乖巧的服從指示,某種意義上比所有的刀劍更來的單純無垢,且幾乎病態地依存著審神者的狀況,讓壓切長谷部深深嘆息了。

即使知道對方是這樣的傢伙,壓切長谷部也絲毫沒有把主人給讓出去的意思,哪怕他剛剛才說,一切都是服從主人的判斷。

讓巴形薙刀去了手入室,壓切長谷部才轉身前往主人的職務室,向她報告今天出陣的結果。

「主上大人,壓切長谷部現在歸來了。」
在職務室門口敲門,得到審神者的回應才踏入室內,壓切長谷部在下座落坐。

「長谷部,今天辛苦了。」

「不,能為主上大人分憂解勞是我的榮幸。」
右手放在胸前,壓切長谷部的臉上已經完全沒有了怒氣,只剩下燦爛得意的微笑。
「還請容我報告,今天出陣的狀況。」

「嗯。」

「巴形薙刀,雖然是那個樣子也是把擁有足夠戰力的薙刀,稍加訓練之後應該可以發揮極大的作用,不管是在佈陣還是偵查上,都會派得上用場吧。」
雖然剛剛大吵了一架,對巴形薙刀的好感度完全是負數狀態的壓切長谷部,面對審神者報告的時候,還是去掉私情,以隊長的身份誠實地敘述戰況。

「謝謝,辛苦了。」
審神者微笑地接受壓切長谷部的報告,對他招了招手。

看著審神者的手勢,壓切長谷部遲疑了一下,膝蓋稍微往前了半步,但他與審神者之間,還是相隔了二個人程度的空間。

「長谷部,再過來一些。」

「是。」
得到主人的命令,壓切長谷部再挪動了半步,謹慎的家臣模樣讓審神者忍不住失笑。

只要說到接近些,哪一把刀不是幾乎貼到她的面前,只有壓切長谷部始終戰戰兢兢,維持著主君與家臣的距離。

「過來,到這裡來。」
審神者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地板,壓切長谷部得到明確的指示,移動了自己在審神者面前,這個可以說悄悄話的距離坐下。

「主上大人有何吩咐?」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這樣有好一點嗎?」
摟抱住壓切長谷部的頭壓在胸口,審神者輕拍著他的肩膀。

「主、主上大人!」
突然的擁抱讓壓切長谷部從臉頰到耳朵全部都是紅的,戴著白手套的雙手顫抖不已,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擺的慌張,卻還是乖乖地讓審神者抱著。

「長谷部就是太壓抑了,有什麼事就直接跟我說,好嗎?」

「是…」
耳邊聽著審神者規律心跳,壓切長谷部的聲音幾乎是擠出來的。

先才跟巴形薙刀那一場的脾氣,一瞬間就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

拍著他的肩膀的小手,只讓壓切長谷部確認一件事,就算審神者親口說出,他也不可能將審神者給讓出去。

 


後記:

14的延續,巴形vs長谷部之後的後續
本來想用這個後面接車的,還是算了
另外再給長谷部一篇

澪雪 拜  6 July 2017

One thought on “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番外 依存病

  1. 可愛!!!!!犬系部部太可愛了我完全地好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