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君は僕の大切な人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君は僕の大切な人

 

 

 

 

燭台切光忠X女審神者

 

 

 

叮咚雨聲敲打在屋簷上,沖散了堆積在空氣中夏末的悶氣。

這場難得消暑的午後雨中,享受著雨水帶來的清涼的只有審神者,刀劍男士們則像是被陰雨籠罩的天空,懶洋洋地提不起幹勁來。

雖然有了人形,但本體終究是刀劍的他們,濃重的水氣會給予生鏽的錯覺,讓他們本能地討厭這樣的天氣。

他們唯一能享受天氣的時間,只有在血氣旺盛的戰場上,突如其來的驟雨可以略為洗去一身的血腥,讓刀身清爽一些。

在涼涼的空氣中,本丸廚房中冒出的白色炊煙,顯得特別溫暖,讓掌管廚房的燭台切光忠疑惑地掀開廚房的門簾,看看誰在裡面。

那是,即使是神明也感到夢幻的光景。

一身淺色的和服罩著白色的烹飪著,袖子繫在身後,黑長髮束成馬尾隨著不知名的曲調搖晃,勺子在鍋中攪動,充斥在廚房中濃濃的香甜不知是甜湯散出,還是屬於站在火爐前的女人的氣味。

燭台切光忠見過不少站在火爐前的人,但沒有任何一個人像審神者一樣,給予他無法言語的衝擊感。

看著面對窗戶,低著頭攪動著鍋子,哼著輕快曲調的纖細背影,燭台切光忠胸口悶塞著一股說不出的感覺,該說是愛憐還是溫暖,不熟悉人類感情的附喪神,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只是近乎著迷地看著這一切。

也許是太過入迷,想要伸手抓住這場夢幻,連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用力踏出的腳步聲,打斷了這場美夢。

「啊,光忠。」
被腳步聲給呼喚,回過頭來的審神者,對著燭台切光忠漾出春陽般的笑容。

這是個讓人想要永遠停止的瞬間,燭台切光忠連呼吸都忘記,直到審神者的第二次呼喚才回過神來。

「主人,怎麼突然在廚房?」
燭台切光忠輕咳一聲,掛起他的招牌微笑,好掩飾自己一瞬間恍神的狼狽。

「今天下雨,大家都很沒精神,想要做點讓大家有精神的點心。」
回應燭台切光忠的時候,審神者的手也沒有停下,繼續攪動著鍋中的液體。

「哦,是紅豆湯啊,沒想到主人也頗擅料理的呢。」
看著一鍋已經煮到紅稠的濃湯,燭台切光忠欽佩地點頭。

別看紅豆湯是家常點心,那可是要經過好幾道去澀的工序,浸泡紅豆煮到熟透的同時,還要保持紅豆原本的形狀,這一道道的手續可不是簡單的呢。

「光忠別笑話我了,我只不過是照著食譜熱一熱而已。」
在審神者所處的時代,這些繁複的料理都已經被專門的料理包取代,她只要讓狐之助拿來,再加熱一下就好,完全不用為了煮一鍋湯在廚房待上一整天,是事事親為的燭台切光忠所不能想像的。

「食譜啊…」
審神者的笑容,讓燭台切光忠微瞇了眼,視線捨不得離開。

「光忠來得正好,幫我試一下甜味好嗎?我想把這個,分成甜跟比較不甜兩鍋,有人比較不喜歡太甜的呢。」
撈了一小匙在試味盤中,審神者遞了過去。

「嗯…不甜的是這個的話,可以再甜一些比較好。」

「再甜一些啊……」
苦惱地斟酌著砂糖的份量,審神者的模樣讓燭台切光忠的嘴角勾起了寵愛的弧度,教他不自覺地開了口。

「……喜歡…」
脫口而出才發現自己說了什麼糟糕的話,燭台切光忠想要收回已經來不及了。

「嗯?我也很喜歡紅豆湯喔,加了白玉糰子會更好吃。」
自顧自看著砂糖的份量,審神者隨口回應燭台切光忠的話,完全沒注意到他的表情從狼狽變成認真。

就這樣被審神者給輕描淡寫地帶過,實在是太悲慘到讓燭台切光忠想要跟她面對面攤開來說。

就算被拒絕了,至少也是帥氣地表達過自己的心情。

「不,不是紅豆湯。我喜歡的是…主人。」
燭台切光忠的話,終於是讓審神者抬起頭來,詫異的表情一秒鐘就收了回去,揚起了有點害羞的微笑。

「我也很喜歡光忠喔。」

「不是那種喜歡!」
燭台切光忠抓住審神者的右手,強迫她面對自己。
「是那種…想要抱妳的喜歡!」

「呃…」
太過突然的告白讓審神者怔愣著,燭台切光忠這瞬間也為了自己不夠帥氣的告白而後悔。

這種話,應該是要在燈光好氣氛佳,搭配萬全準備,在自己最帥氣的時候說出才對,怎麼會在這種穿著內番服,鍋子上的紅豆湯還在滾著,一點都不讓人印象深刻的時候,說出這麼重要的話。

誰都沒有開口,沉默的廚房中只有滾著的鍋子的聲音而已。

打破這個沉默的是,審神者細微的悲鳴。

被燭台切光忠突然的話語,太過於衝擊而腦袋空白的她,恍惚的手指直接碰上了滾著的鍋子,指尖瞬間被燙紅的疼痛,終於是讓兩人都回過神來了。

燭台切光忠二話不說地抓著審神者的手,拉到水龍頭下沖著冷水,趕忙處置她的燙傷。

不只是審神者,一些笨手笨腳的付喪神也都在廚房燙傷過,有著人類身體的神明,當然也會受傷,藥研藤四郎所製作的一些藥物,也可以減少他們的疼痛,但要真的治好他們的傷,還是需要進入手入室修復才行。

而審神者不同,不是鐵塊的刀劍,而是真正的人類,受傷生病都不會簡單治好的她,讓燭台切光忠緊張兮兮地拉著她紅腫的手指沖水,想著上次從藥研藤四郎拿到的藥膏忘記放在哪裡,不知道對審神者有沒有用處……

「………光忠,可以喔。」

「是?」
滿腦子都是審神者手上傷勢的燭台切光忠,一下子無法理解審神者說了什麼。

「你有那個覺悟的話,今晚到我房間來。」
審神者沒有抬頭,低垂著眼看著自己被燭台切光忠給捉住的手,除了被燙傷的部份以外,都已經被水給沖得冰涼了。

沒想到會得到審神者的正面回應,燭台切光忠就這樣傻傻地讓審神者抽回了自己的手,用一旁的布擦乾。

「我到藥研那邊去上藥,點心就拜託你了。」

「……是……」
看著審神者的背影,燭台切光忠好不容易終於擠出聲音。

 


後記:

跟本篇內容有很大關係的,光忠的初H篇,一點都不夠帥氣的光忠,真的是非常抱歉><
全程用光忠視角來描述,是比想像中還要困難的作業啊……

此篇將於 CWT-PARTY21 / ICE4  無料配佈,24P的小冊子喔!
另外也將會收錄在 咒縛 2 的本篇之中

澪雪拜  8 Apr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