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獅子ノ子と吠丸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獅子ノ子と吠丸

摸魚用
實際發表大概不是這模樣

 

髭切x女審神者

 

 

 

 

在自己的職務室坐下,審神者搥了搥僵硬的肩膀,用力地吁了口氣。

今天真是災難呢。
不知從何而來的衝擊,審神者系統似乎產生了部份的錯誤,據說會對部份刀劍男士造成影響,讓她慌忙地與狐之助一起,與所有出陣遠征的刀劍男士取得聯絡,確定一切都沒有問題,她才放心回房休息。

這白忙一場的感覺,還真是累人呢。

「主,在嗎?」
門外傳來髭切輕軟的聲音。

如果要夜訪一定會先行通知,不像是源氏重寶太刀的行為讓審神者疑問的同時,也開口允許了他的進入。

「夜晚打擾了。」
與髭切翩翩貴公子的話語完全相反,一個大男人突然用力抱上她,力道之強直接將她仆倒地。

「髭、髭切…?」
男人體重禁錮著她的自由,雙手抱著她的肩膀與腰,臉頰與她磨蹭著,太過於不像他的行為讓她掙扎了半天,好不容易終於將一頭撒嬌大狗的男人從身上給推開。
「你、你做什麼!?」
低喘的審神者想要斥責他,只是女人柔軟聲音,實在是很難表現出怒氣,最多就是主人的威儀罷了。

「嗯…我也不清楚呢……」
在審神者面前正座,髭切一臉困擾地單手支著下巴,從他坐立不安的模樣看得出來,光是要保持正座就已經非常辛苦了。
「突然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呢。」

「突然…?」
定睛一看髭切的樣子,才發現他淡金色的頭上,居然多了兩個獅子的耳朵,跟小狐丸那分不出是頭髮還是耳朵的東西不一樣,是貨真價實的獅子耳朵!
「那個耳朵,是怎麼一回事?」

「這就不知道了呢…從剛才就一直癢癢的…」
髭切笑著摸一摸自己頭上的耳朵,嘴上說著困擾,但從他總是微笑的臉上,實在看不太出太多的情緒。
「不只是癢而已,主…我還想這樣呢。」
連正座都忍不住,髭切直接往審神者腿上躺下,臉頰蹭著她的和服。
「主可以摸一摸我嗎?」

「摸…哪裡?」
一切都太過讓人震驚,審神者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被髭切給牽著鼻子走。

「這裡…」
捉著她的手,拉起他的高領衣的下擺,髭切引導她到自己結實漂亮的腹肌上來回,要求主人撫摸他的肚子。

躺在自己腿上的大男人,跟一頭撒嬌討摸的小貓般,枕在自己腿上要求人摸肚子,這荒謬的畫面讓她好一會兒才回過神。

雖然她早就習慣源氏重寶太刀的我行我素,但是這大型貓科動物的行為,倒是她從未想像過的。
不只是行為,連頭上都長出了耳朵,這難道就是狐之助所說的影響嗎!?

「髭切…只有你這樣嗎?膝丸呢?」
一對的源氏重寶太刀,如果髭切變成這樣,膝丸也絕對不可能沒事!

先才只有擔心本丸之外的刀劍男士,完全忽略了本丸內有有異變的可能性,實在是她的失誤!

「弟弟啊…嗯……」
髭切難得欲言又止的樣子,讓她更擔心了。
「主還是,別見到現在的他比較好。」

雖然輕軟但感覺得出沈重的音色,讓審神者瞬間變了臉色,小手也不自覺地用力握緊。

「………髭切,對不起,我還是要去看看。」
纖手從髭切身上收回,審神者堅定的語氣,讓髭切輕嘆一聲,從他磨蹭了半天的大腿上起來。

一得到自由,審神者就起身出門,踏在走廊的腳步聲非常響亮,快步地往他們兄弟的房間前去,留下髭切一個人在職務室中搖頭苦笑。
「………弟弟啊,一直以來都是被主人給愛著的刀呢。」

 

 

 

 

 

只是一篇摸魚來著
獸化篇實際不只是這樣的
想要髭切膝丸各自來一發的遠大夢想!!!!

澪雪 拜 6 Mar 2018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