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狮子ノ子と吠丸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狮子ノ子と吠丸

摸鱼用
实际发表大概不是这模样

 

髭切x女审神者

 

 

 

 

在自己的职务室坐下,审神者搥了搥僵硬的肩膀,用力地吁了口气。

今天真是灾难呢。
不知从何而来的冲击,审神者系统似乎产生了部份的错误,据说会对部份刀剑男士造成影响,让她慌忙地与狐之助一起,与所有出阵远征的刀剑男士取得联络,确定一切都没有问题,她才放心回房休息。

这白忙一场的感觉,还真是累人呢。

“主,在吗?”
门外传来髭切轻软的声音。

如果要夜访一定会先行通知,不像是源氏重宝太刀的行为让审神者疑问的同时,也开口允许了他的进入。

“夜晚打扰了。”
与髭切翩翩贵公子的话语完全相反,一个大男人突然用力抱上她,力道之强直接将她仆倒地。

“髭、髭切…?”
男人体重禁锢着她的自由,双手抱着她的肩膀与腰,脸颊与她磨蹭著,太过于不像他的行为让她挣扎了半天,好不容易终于将一头撒娇大狗的男人从身上给推开。
“你、你做什么!?”
低喘的审神者想要斥责他,只是女人柔软声音,实在是很难表现出怒气,最多就是主人的威仪罢了。

“嗯…我也不清楚呢……”
在审神者面前正座,髭切一脸困扰地单手支著下巴,从他坐立不安的模样看得出来,光是要保持正座就已经非常辛苦了。
“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突然…?”
定睛一看髭切的样子,才发现他淡金色的头上,居然多了两个狮子的耳朵,跟小狐丸那分不出是头发还是耳朵的东西不一样,是货真价实的狮子耳朵!
“那个耳朵,是怎么一回事?”

“这就不知道了呢…从刚才就一直痒痒的…”
髭切笑着摸一摸自己头上的耳朵,嘴上说著困扰,但从他总是微笑的脸上,实在看不太出太多的情绪。
“不只是痒而已,主…我还想这样呢。”
连正座都忍不住,髭切直接往审神者腿上躺下,脸颊蹭着她的和服。
“主可以摸一摸我吗?”

“摸…哪里?”
一切都太过让人震惊,审神者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被髭切给牵着鼻子走。

“这里…”
捉着她的手,拉起他的高领衣的下摆,髭切引导她到自己结实漂亮的腹肌上来回,要求主人抚摸他的肚子。

躺在自己腿上的大男人,跟一头撒娇讨摸的小猫般,枕在自己腿上要求人摸肚子,这荒谬的画面让她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虽然她早就习惯源氏重宝太刀的我行我素,但是这大型猫科动物的行为,倒是她从未想像过的。
不只是行为,连头上都长出了耳朵,这难道就是狐之助所说的影响吗!?

“髭切…只有你这样吗?膝丸呢?”
一对的源氏重宝太刀,如果髭切变成这样,膝丸也绝对不可能没事!

先才只有担心本丸之外的刀剑男士,完全忽略了本丸内有有异变的可能性,实在是她的失误!

“弟弟啊…嗯……”
髭切难得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她更担心了。
“主还是,别见到现在的他比较好。”

虽然轻软但感觉得出沈重的音色,让审神者瞬间变了脸色,小手也不自觉地用力握紧。

“………髭切,对不起,我还是要去看看。”
纤手从髭切身上收回,审神者坚定的语气,让髭切轻叹一声,从他磨蹭了半天的大腿上起来。

一得到自由,审神者就起身出门,踏在走廊的脚步声非常响亮,快步地往他们兄弟的房间前去,留下髭切一个人在职务室中摇头苦笑。
“………弟弟啊,一直以来都是被主人给爱着的刀呢。”

 

 

 

 

 

只是一篇摸鱼来着
兽化篇实际不只是这样的
想要髭切膝丸各自来一发的远大梦想!!!!

澪雪 拜 6 Mar 2018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