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贵女に魅せる R18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贵女に魅せる

 

 

 

 

压切长谷部X女审神者

 

 

 

含蓄低调的深蓝色长洋装,领口和袖口都是白色,外罩缝著蕾丝花边白色长围裙,简朴却不失华丽的打扮,与女人的黑发雪肤十分相衬。

艳丽的黑长发披散开来,柔嫩透白的肌肤被情欲给晕染,痛苦蹙眉的端正容颜,刺激著雄性原始的欲望。

如同一头喝奶的小猫,女人埋伏在男人的腿间,膝盖着地高俏著臀部,腰部的白色蝴蝶结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晃,软软小手包裹着男人充满质量的坚挺亢奋,努力张开小嘴伸出粉舌,亲暱抚慰着他的胀大阳物。

像是在描绘他的形状,也像是在记住他的味道,粉嫩柔软的舌尖仔细地扫过他的每一个部份,不管是渗著苦液的菇形先端,还是膨著青筋的躯干,甚至根部的交界处,她都用温热唇舌小心服侍,被舔著淫亮的黑红色欲望,越发地胀大起来,拍打着女人粉嫩的脸颊,留下欲望的痕迹。

男人半躺在被舖上,身上的衬衫釦子已经全部解开,露出精壮结实的身体,唯一剩下蔽体功能的只有腿上的紫色长裤,男人一脸手足无措地看着伏在自己腿间的绯红小脸,溼润的唇舌发出淫猥的吸吮水声的女人。

酥软著腰骨的快感,让男人压抑不住低喘,颤动的手举起又放下,不敢实际触摸腿间的女人,生怕一碰到她,一切就会像梦般消失。

“……长谷部…”
女人的声音甜甜软软,被这样呼唤的时候,压切长谷部只感觉到大量的热意涌上腰部,腿间的肉刃又更加狰狞了起来。

“主上…大人…”
干渴的喉头好不容易挤出声音,压切长谷部对着审神者的眼,心醉于她难得的媚态。

“我…忍不住了……”
审神者立起膝盖跨在压切长谷部的腰边,连着白围裙一起,撩起长洋装的裙摆。

随着裙摆的上升,可以看见她均匀白皙的双腿,还有扣在大腿上的白蕾丝大腿袜,再往上是没有任何遮掩,被绒毛覆蓋的粉色裂缝,只见晶莹蜜液缓缓滴下,落在他的火热上。

平常难得一见的美景,更是让压切长谷部滚动了喉咙,膨胀到疼痛的欲望肉刃,急切地想要穿入她甜美的肉鞘中。

纵使再怎么渴望,面对审神者的时候他是臣下,是不该也不可主动做出欺凌女主人的行为。

即使被嘲笑为狂犬,也是头被驯养的犬,在主人发出允许的话语之前,不可张口咬下美味的饵食,是他被训诫的极好的证明。

“我想要…长谷部……”
提着裙摆,审神者缓缓落下她的腰。

溼热的花瓣与男人先端前后磨蹭,快感让压切长谷部倒抽了一口气,被欲望给支配的身体忍不住挺起腰,想要就这样顶入湿滑的花径。

过大的欲望对女人来说是负担,应该要好好用手指让她放松,脑子知道该这么做,饥渴的身体却顾不了那么多,一口气切开她窄小的入口,贯穿她的紧窄,进入她的最深处。

“啊啊!”
细小汗水与漆黑长发飞扬于空,甜美的娇啼中听不到痛苦,只有满满的官能快乐。

“主上大人…”
压切长谷部咬著牙,努力从欲望中夺回身体的支配权,不让自己像是个初尝情欲的毛头小子,只知道从女人身上索求。

被柔软紧实的肉鞘给包裹吸吮的感觉,折磨著仅存的理性。
每一次都敲打在子宫上的强劲韵律,胀大筋脉摩擦着体内敏感媚肉,酥软快意让审神者握不住手上的裙子,布料从她的手中落下,遮掩住两人激烈交欢的现场,只留下令人遐想的声音。

“啊、啊…长、长谷部…”
双手放在压切长谷部结实的腹肌上,审神者腰上的白色大蝴蝶结,像是真正的蝴蝶般展翅摇晃,被束缚在洋装和围裙之下的丰满,随着两人的韵律上下摇动,教人想要解开其束缚,享受柔软凝脂的手感。

可是长谷部还是没有这么做,他的双手只是扣上了审神者的纤腰,更加放纵自己的欲望。

“呀啊…那、呜……要、要去……”
朦胧快感让审神者瞇起了眼,纤细指尖在压切长谷部身上留下痕迹,荡漾在快乐中的身体更是让他为所欲为。

“主、主上…”
感觉得到自己的极限,压切长谷部更是加快了自己的韵律,想要两人一起来到极乐的巅峰。

还差一点…
全身上下的神经都笼罩在即将要破裂的快乐中,只差那一点点……

压切长谷部睁开了眼睛,怔愣地望着被行灯的昏黄灯光给照亮,什么都没有的天花板。

眨了眨眼,压切长谷部转动视线,确认这里是自己的房间,关闭的纸窗透入淡淡月光,在房间的另外一边的歌仙兼定还睡得极为安稳……一切都跟平常一样,除了他先才经历的场面。

“……我就知道…”
吐了口气坐起身,压切长谷部揉了揉自己煤色的短发。

刀剑的付丧神会作梦,这已经不是稀奇的事情了。

可是这么清晰的春梦,他还是第一次梦。

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睡前看了时代变迁的相关资料,讲解了大正时代的服装,睡下去就梦见了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伤心的荒唐事情。

太过于真实的梦境,睁开眼睛的瞬间,压切长谷部还无法回过神来,更不要说他涨痛的下半身,完全表达了他的欲求不满。

审神者…女主人的女仆打扮,作为侍奉主人的臣下,是不该拥有这种妄想。

但,即使有了人类的身体,作为刀剑的本质还是不会改变。
刀剑侍奉主人斩杀敌人,同时也喜欢被主人给擦拭保养,这种被珍惜疼爱的感觉,在有了手脚的现在,变成难以发现的深层欲望,偶尔探出头来寻找存在感。

不管隐藏得再好,可以骗得过别人也无法欺骗自己。
曾几何时开始,已经不甘于只是做个安分的臣下,不只是来自主人的命令与奖赏,还想要从她身上得到更多……

以一把刀来说,那是太过于不自量力的期望了。

作为一把刀,成为替主人斩杀敌人的刀,成为守护主人的刀……流传下去守护主人的后代,就应该无憾了。

应该是如此才对。

对着天花板,压切长谷部深深地吐口气。

知道自己再也睡不下去,压切长谷部拿着自己的本体刀,不发出声音地离开了房间。

在寒冷的夜色下挥刀的话,也许可以安抚这火烧般的欲望吧。

 


后记:

深夜60分的女仆文
这结局有没有让人沮丧呢?
其实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毕竟审神者真的穿女仆装是不可能的。
倒是后半本来有另外的play的,想想还是砍掉好了,毕竟那是可以独自开一篇的东西。

澪雪 拜  26 Feb 2017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