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隸屬の寵愛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13 隸屬の寵愛

 

 

巴形X女審神者

 

 

 

七彩絢麗的雄鳥降臨本丸,那是把名為巴形的薙刀。

不是名刀也不是仿作,是數百年來人們對巴形薙刀的珍惜,所結晶而成的神靈,乃時之政府的最新實驗品。

充滿神性的薙刀,純白無垢不解俗世的神靈,毫無預警突然的降臨,在本丸中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

一身白衣連頭髮也是白色的高大男人,在審神者身邊跟前跟後。

神性極強的刀劍,缺乏人類感覺的感情表現,戴著半邊金邊眼鏡的俊臉沒有太多表情,只是隨著主人的腳步前進而已。

「巴形!」
再也受不了的審神者,雙手插腰地回過身來,昂頭看著高大的薙刀神靈。
「太接近了,這樣對我很壓迫。」

比自己高大不只一個頭的男人,在僅有一步的距離跟進跟出,不管是誰都會感到不快。

「太接近了……是嗎…」
沒有什麼表情的男人,只有眼中浮出若干的困惑,沉默了一下稍微退了二步。
「這樣子可以嗎?」

「……為什麼是這個距離?」

「這樣的話,主可以隨時拿到薙刀的刀柄。」

「還是太近。」

審神者的抗議,讓他困惑的神色更深了些,聽話地再退了三步。
「這是我的極限了,主。」

「為什麼?」

「再下去就脫離開我的刀距,無法確實地保護主。」

嚴肅的薙刀,讓審神者扶額嘆氣。
「在本丸中,無需你的護衛。」

「可是,本丸的刀劍之中,有著弒主經歷的刀劍,我無法放心。」

「不需要。」
審神者再一次加重她的語氣,表示完全無可商量。

皺著眉頭看著不快的審神者,沉默的巴形薙刀最後還是退讓了。
「我就在外面伺候著,主有什麼事請隨時傳喚我。」
退開的薙刀,在房間外的走廊上正座,認真地不離開主人身邊的模樣,讓審神者嘆了更重的氣。

對於新來的巴形薙刀的行為,有的刀是當笑話看,也有刀無法忍耐。

「哈哈哈,這就是…被稱為雛鳥反應的東西嗎?」
坐在欣賞庭院的走廊上捧著熱茶,深藍狩衣的刀劍男士,總是帶著溫雅微笑面對一切。

「三日月,我不是要聽你說笑的。」
同樣捧著茶,審神者深深覺得她找錯商量對象了。

這種沒有前主也沒有過去的刀,真的像是剛生下來看到的生物都當母親的雛鳥反應,著實讓審神者頭痛不已。
這種時候只能找經驗比較豐富的千年刀,看看有什麼方法可以解套一下。

「嗯,同樣是鳥的鶯丸怎麼看呢?」

「嘛,小事情就別太計較了。」

「唉…你們就沒有有用一點的意見嗎?」
會覺得這兩把千年刀會給予有用的意見,一定是她這幾天整天被巴形薙刀給盯梢,精神疲倦連帶判斷力也衰弱了。

在審神者與兩把太刀談話之時,巴形薙刀也乖乖坐在可以看得見審神者的地方待機,等候主人隨時的召喚。

「再怎麼說,巴形也沒有惡意。」
三日月宗近輕甩他的長袖,遮擋巴形薙刀的視線,彎下身貼近審神者的臉。
「那傢伙沒有任何遺憾,沒有任何羈絆,除了主以外別無旁鶩。在萬一的時候,不會有任何猶豫地為了主而碎去,不是很好嗎?」

「我可不是想要有人為我而死,才成為審神者的。」
回望著三日月宗近浮著著新月的雙眸,審神者的聲音沒有任何猶豫。

視線被遮擋的巴形薙刀,沒有表情地站起來,想要知道三日月宗近的袖子底下發生什麼事的時候,三日月宗近已經恢復原來的姿勢,審神者再度進入巴形薙刀的視線中,讓他安心地坐回原位。

「其實也沒什麼問題,只是像雛鳥一樣,跟著母親屁股後面而已。」
再啜了一口茶,鶯丸平淡的反應,一副沒聽見三日月宗近剛才的話,輕鬆地轉移開話題。

「那麼大的雛鳥,我很困擾啊!」

「嗯?要是像短刀那樣的小雛鳥,主就會高興嗎?」

捕捉到錯誤重點的三日月宗近,教審神者忍不住嘆氣。
「拜託你們,給我有用一點的意見,不然我去找別人了。」

「這樣啊……問他有什麼想做的事情如何?」
鶯丸的意見,讓審神者搖搖頭。

「巴形說,我想做的事情,就是伺候在主身邊,幾乎是隨時隨地都在旁邊監視著。」

「這樣的話,問他有沒有想去的地方呢?」

三日月宗近的意見,審神者同樣搖搖頭。
「他說,我想去主所在的地方,就連洗澡就在門外等著啊……」
幾乎是二十四小時監視體制,隨時隨地都有人盯著看著,普通人類的精神不崩潰才奇怪。

「哈哈哈,這比長谷部更嚴重了。」

「不是笑的時候啊!」
兩把太刀不關己事的笑聲,讓審神者氣得站起來。
「真是,不該找你們兩個商量!」
被氣得回房間去的審神者,巴形薙刀當然是跟隨在主人身後,對於先才與主人談話的兩把太刀,連視線都沒有投過來。

「真是,這樣下去長谷部會先爆發呢。」
看著離去的白色身影,三日月宗近苦笑搖頭。

「嘛,都太過緊繃了,偶爾也要悠閒一點啊。」
看著蔚藍白雲的天,鶯丸繼續喝著他的茶。

氣呼呼地回到自己的職務室,審神者輕吐一口氣在桌子前面坐下,而那把想要跟主人形影不離的薙刀,就在外面的走廊上正座。

無時無刻除了睡覺的時間,都有人在背後的壓力,這種感覺他們刀劍男士當然不會懂。

看著滿桌子的文件,審神者沒有選擇餘地,只能靜下心來繼續努力。

大量工作與連日辛勞,疲倦很快就讓她打起呵欠,手撐在下巴地稍微閉上了眼。

等審神者回過神來的時候,自己是躺在不熟悉的枕頭上,又硬又軟的感覺讓她眨了眨眼,直到對上頭頂上閃爍的視線。

「呀!」
不知道什麼時候枕到巴形薙刀的腿上,讓審神者驚叫一聲跳了起來,迅速劃開一個距離。

「主看起來相當疲倦,需要我鋪床讓您休息嗎?」
相對於審神者驚訝的反應,一點都沒有嚇到巴形薙刀,他還是一樣用著沒有太大頓挫的口氣講話,像是談論天氣一般的平淡,

「為什麼……可以這樣接近我?」
審神者雖然疲倦,但還沒累到被觸碰都還沒反應,巴形薙刀居然能讓她枕膝都沒有驚醒她,實在是太不像她了。

面對審神者的警戒,巴形薙刀不解地輕偏著頭。
「大概…是因為,我是主的刀,沒有其他的氣息才不會驚動您吧。」

在這個充滿名刀寶刀的本丸中,只有巴形薙刀這把刀,是唯一一把不被任何人給擁有過,只屬於審神者的刀劍。
沒有過往的煩惱與記憶,全身全靈都只為了審神者而存在的他,當然身上也只有讓審神者的靈力。

巴形薙刀的說明,讓審神者想要說些什麼地開口,最後還是一言不發地閉上嘴,輕輕地嘆了口氣。

「巴形,我雖然是你的主人,是審神者,但並沒有辦法揮動你,是無法使用你的人類呢。」

「就因為如此,我才會在這裡。」
缺乏人類表情與感情的神明,似乎淡淡地勾起了嘴角。
「我是為了打倒主的敵人而顯現,這把刀是為了守護主揮舞,為了主,我才會存在與此。」

「……謝謝…」
巴形薙刀平淡的聲音,卻讓審神者不知不覺地紅了臉。

所有的刀,都是為了守護歷史而顯現存在,只有巴形薙刀,沒有這些繁重的枷鎖,僅僅為了審神者而存在於本丸。

意義上是很讓人感動,但也無法改變審神者是本丸之主,眾刀劍男士的主人的事實。
「即使如此,我是審神者,是刀劍們的主人,不能只顧著你一把刀,你可以明白嗎?」

「我明白了,只要其他刀劍放棄所有權,就沒有問題了」

「哎……」
好像聽見了什麼驚人的發言,只是從巴形薙刀的臉上,完全讀不出他到底說什麼。

「………大概…?」

「明白了,我會做最善的處置。」
巴形薙刀讀不出表情,只有金邊眼鏡的鏡片閃爍的模樣,更讓審神者不安了。

 


後記:

巴形薙刀入手感謝!
巴形vs長谷部之前的事情,另外還欠長谷部一篇鍛刀謝禮的肉

澪雪 拜  5 July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