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April Fools’ Day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April Fools’ Day

鶴丸國永X女審神者

 

 

 

 

「今天是個不管什麼樣的惡作劇,都會被允許的日子!」
陸奧守吉行的高呼,還留在本丸內的刀劍男士,迅速變成了一個戰國地帶。

不管是捉弄人的人,還是被捉弄的人,或者是一旁觀看的人,都愉快地享受著這個不知所謂但有趣的日子。

除了本丸之主審神者以外,全都是被允許惡作劇的對象,這時候出陣遠征到底是福是禍,一切就不得而知了。

在這樣的日子,應該是主角的鶴丸國永,卻不見蹤影地,氣定神閒地坐在審神者的職務室,悠然自在地聽著外面的大呼小叫。

「鶴丸不去嗎?」
審神者整理著桌上的文件,對著明明不是近侍卻留在房間給她差遣的鶴丸國永一問。

「去哪裡?」

「跟大家一起惡作劇。」

「喂喂喂,連主都認為,我是個喜歡惡作劇的刃嗎?」

「不是嗎?」
審神者柔柔一笑,只得到鶴丸國永的嘆氣回應。

「主啊,我再重申一次,我喜歡的不是惡作劇,而是給予枯燥無聊的刃生,注入一些驚喜的元素罷了。」

「不過你所謂的驚喜元素,多半都歸類在惡作劇呢。」
沒有理會鶴丸國永的抗議,審神者輕聲地數落他的罪狀,畢竟本丸中幾乎沒有一把刀,沒吃過鶴丸國永所謂的驚喜的虧呢。
「還是說,鶴丸,你其實是…怕被報復呢?」

「哈哈,要報復我隨時都可以,何必等今天呢。」
鶴丸國永聳聳肩,表示他堂堂五條家太刀鶴丸國永,敢作敢當一點都不怕自作自受的後果。
「我只是,覺得這種合法惡作劇的日子,一點樂趣都沒有。」

「哎呀,真意外呢。」

「當然吧,這種日子的得到的驚喜,效果可是減半呢。」
鶴丸國永舉起食指,帥氣地糾正審神者的觀念。
「驚喜呢,就是要效果越大才越有意義呢。」

「嘻,鶴丸這樣說,突然讓我覺得,應該要報復一下才對呢。」

「憑良心說,我可不記得做了什麼讓主想報復的事情啊。」
鶴丸國永雙手環胸,很認真地思考自己目前為止的所作所為。

「嗯…那就不是報復,是由我來的惡作劇好了。」

「唉……」
審神者的提議,鶴丸國永更不給面子地嘆了口沈重的氣。
「主的惡作劇,根本說不上是驚喜的程度啊,還是算了吧。」
他這位閑靜優雅的女主人,既討厭髒也不喜臭,做得到的事情就那麼多,能作到什麼程度的惡作劇,鶴丸國永都能想像,自然也激不起他半點興趣。

看不起人的挑釁,讓審神者不悅地繃起了美麗的小臉。

「鶴丸…」
刻意放柔的聲音,甜美動人的呼喚,讓鶴丸半閉的眼睛倏然睜大,就見到嬌美的女主人在他面前,微熱的呼吸拂上他的臉,鼻端是女人特有的香氣,一秒鐘前才覺得自己絕對不會得到驚喜的鶴丸國永,心臟不聽使喚地劇烈地跳動了起來。

纖細的指尖輕撫他的臉頰,在自己的視界中不斷放大的女人,唇上是她的吐氣,鶴丸國永想要說話卻發不出半點聲音來。

即使很清楚每次她都只會來這一套,偏偏卻又無法停止對她這淺薄惡作劇的心跳加速。

只有活著才會感覺的到,心跳的鼓動,情感的高昂,不能自己的情緒,這一瞬間鶴丸國永全部一口氣體會到了。

「鶴…」
只有在床笫間才聽得到的甜美呢喃,名字被呼喚,在這個瞬間鶴丸國永確實地感覺到了,自己是她的刀。

「主…」
鶴丸國永伸出手,想要擁抱貼得極近的女人的那瞬間,腿上的溫度突然消失了。

「如何,有嚇到了嗎?」
和自己平常一模一樣的話語,甜美無辜的微笑,教鶴丸國永怔愣了好一會兒。

「沒…沒嚇到!」
難得羞赧地別開視線,鶴丸國永的聲音少了平時的自信。
「每次都這樣,我已經不會再上當了。」

「好吧,我只好在想想其它的了。」

「唉,還好是我,如果是其它刀,可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撐著臉頰,鶴丸國永無奈搖頭。

「鶴丸?」

「不,沒事。」

 

 

 

後記:

愚人節之後才寫的愚人節篇
覺得特別適合鶴丸的一天

澪雪 拜 2 Apr 2018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