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 第二部

~刀劍亂舞~ 第二部

 

 

FGO X 刀劍亂舞
用Fate/Grand Order 二章 序 的內容,套用到刀劍亂舞上的純腦洞

 

 

 

 

AD2208年,剛結束政府派予的大型任務連戰隊,還沒來得及迎接就任三週年的審神者,就接到了政府落下的新命令;本丸稽核。

本丸稽核,對審神者來說並不是太陌生的事情,只是在這個時間點,而且還是為期三天的稽核,不免讓審神者覺得許些古怪。

再怎麼說都是上頭的命令,審神者就算覺得蹊蹺,也只能順從接受,敞開本丸的大門,迎入特派稽核員。

在稽核期間,為了避免節外生枝,本丸中所有的刀劍男士,除了初始刀以外,均需恢復回刀劍型態,由稽核員對照審神者刀帳,以及過去審神者所提出的所有報告書。

因為工作量實在有點多,這次的稽核員含主任共有四名,工作時間為三天。

在這段時間中,本丸裡僅有審神者、初期刀,以及狐之助而已,而且一人一刀一頭,所有行動皆被限制。
審神者被要求待在自己的房間中,所有的審查活動,均由初始刀與狐之助代為回答,當事人的審神者,被完全排除在外,禁閉在自己的房間中。

很明顯地,上頭的人對審神者的行動產生了疑問,認定是問題人物需要徹底的稽查。

能夠對抗強大的溯行軍的審神者,在時之政府面前,只要將刀劍男士給除去,審神者不過是個個弱小無力的普通人類罷了。

「審神者大人,只要再忍耐一天就好了。」
與初始刀一起送飯過來的狐之助,安慰著心亂如麻的審神者。
「稽核一切都很順利,請什麼都不用擔心。」

「……謝謝…」
狐之助聊勝於無的安慰,審神者報以苦笑。

只要忍耐到明天就好了……被禁閉的審神者,唯一能做的就是數著緩慢流逝的時間。

隔天下午,審神者如預定的,終於被允許離開房間,與稽核員見面。
「關於這次的稽查,我們發現…………」

稽查員話還沒說完,一聲響雷讓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

非常熟悉的雷聲,教審神者非常驚慌地抬頭,只見天空一整片黑壓壓的雲層壓境,厚重的雲層遮去了陽光,看得見不間斷的閃電,不斷在黑雲之中劈啪閃亮。

「這是…溯行軍!」
三年來與無數的溯行軍對抗的審神者,非常驚訝自己的本丸上空,居然會有溯行軍降臨。
「糟糕,刀劍們都還是本體的模樣……」

要對抗溯行軍並不是做不到,只是在沒有刀劍男士,僅僅只有日本刀的狀況下,單靠審神者與初始刀兩人,要對抗這個數量的溯行軍,實在是太過困難了!

「可惡!」
初始刀拔起他的本體,用身體護衛他的主人。

「審神者大人,請快點將刀劍男士喚醒!」

與狐之助的聲音一起,數道閃電落到地上,拿著日本刀的溯行軍,將審神者他們給團團圍住。

赤紅著眼的溯行軍,刀種是難以應付的大太刀與太刀,雖然攻擊力強但是速度較慢,只要能夠離開這裡前往倉庫,就可以將刀劍男士給喚醒了。

握緊冒著冷汗的手,審神者全神貫注地尋找著逃走的機會。

又是數道閃電,這次落在屋頂上,閃電過後出現的是打刀與脇差,增加的敵人讓情況變得更加危急。

「主人,退後點。」
完全進入備戰體式的初始刀,他的臉上清楚地寫著,如果為了主人可以隨時折斷的覺悟,更讓審神者憎恨著自己的無力。

「審神者大人,請退後!」
狐之助突然跳到初始刀面前,朝天高嚎一聲,尖銳的聲響讓逼近溯行軍都稍退了半步。

「趁現在,快帶著審神者大人離開!」
狐之助回過頭命令初始刀。

理解了狐之助的意思,初始刀拉起審神者的手,往本丸唯一的出入口跑去。

離開本丸只有唯一的方法,那就是從刀劍男士出陣用,可以前往各個時代的羅盤針。

以他們現在的戰力,是無法贏過溯行軍,目前當務之急,是讓審神者平安離開這裡。

連一秒都不能遲疑,敵人已經從後面追上,揮舞的刀讓初始刀用刀挌擋,刀刃相接的瞬間,看得到劈啪閃亮的火花。

「別小看我!」
初始刀用力一揮,將敵人甩開了些。

「主人,快點啟動!」
來到羅盤針前面,沒有細看指針的機會,審神者用最快速度啟動了轉移裝置,刺眼的光芒要包覆他們的瞬間,另外一把刀用揮了下來。

如果舉刀擋下的話,將會脫離轉移的範圍,無法跟著審神者一起離開。

即使如此…初始刀還是打算舉刀抵擋,就算不能跟主人一起,至少也好好守護了主人……

比初始刀的速度更快,一頭白色的身影衝到了刀刃前,用身體擋下了那一刀。

「狐之助!」

「審…神者……大人……快去……就…拜託…了……」
看得到鮮紅的血從狐之助身上滴下,小小的狐狸用身體擋下了刀,爭取了最後一秒鐘。

「狐之助!!」

想要抱住狐之助的審神者,被初始刀給攔了下來,金黃的光芒完全包覆了他們,所有的一切都被白光給覆蓋。

審神者知道,他們已經進入了時代轉移裝置中了。

漂浮安定的空間中,從臉上滑落的冷汗,讓審神者確定,先才如同惡夢的一切,通通都不是夢……

漂浮的空間突然強烈振動,相對於審神者的慌亂,初始刀只是咬牙皺眉。
「狐之助把羅盤指針給破壞了…這樣的話,就算是溯行軍也追不上來了。」

「那狐之助牠!?」

比起言語,初始刀只是靜靜地搖了搖頭。

握緊拳,審神者知道初始刀是對的。
受了那樣的傷,還能把指針給破壞,可以想像狐之助是多努力,想要讓他們逃離。

時空轉移的速度非常快,不要幾秒鐘,審神者和初始刀就離開了時空簡移的通路,來到了實際的世界。

從未見過的土地,被白雪被覆蓋的世界,是審神者與附喪神從未踏足的地方。

「這裡是……?」

「下著雪,也許是北陸,也許是東北…問題是,這是哪個時代?可能因為狐之助破壞羅盤指針的關係,連帶目的地都改變了。」

如果沒錯的話,羅盤針應該是指著上次出陣的地點,而不是這個從未見過之處。

看著這未知的世界,審神者終於是忍不住,雙膝一軟跪坐在地上了。

溯行軍佔領了本丸,除了初始刀以外的刀劍男士全都被留在了本丸,接下來,他們該怎麼做才好呢……

「………審神者大人!審神者大人!」
熟悉的狐之助的聲音,讓審神者猛然地抬起頭來,和初始刀的視線一起,訝異地看著眼前一片漂浮在空中的小小螢光幕。
「審神者大人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

「狐之助!?你現在在哪裡?沒事嗎?」

面對審神者一連串的問題,狐之助用前腳搔搔頭,垂下了圓圓的大眼。

「審神者大人看到這個的時候,一定是我遭遇不測了。這個是事先轉移出來的簡易遠端模式,在備份了我的資料後自動啟動。這個樣子,已經無法像過去一樣協助審神者,只能做一些簡單的資料查詢了。」

「那麼…你的本體?」

「………修復後再備份的話,又可以像以前一樣了。」
雖然狐之助這麼說,不過審神者一點都不抱期待。
「比起這個,審神者大人一刻也不能容緩地,要將本丸給奪回才行!」

「就算這麼說,現在也……」
只剩下審神者與初始刀的現在,要如何對抗那些強大的溯行軍?

「審神者大人,請您聽好,現在您是最後的審神者,其他的審神者都在溯行軍的陰謀下被殲滅了。」

「什麼?」

「溯行軍不知道用什麼方法,同時改變了七個歷史,將世界的一切都變更了。」

「七個歷史……難道是?」

「是的,分別是鳥羽的戊辰戰爭、江戶時代的大阪冬之陣、安山桃土的本能寺之變、室町幕府的應仁之亂、阿津賀志山的奧州討伐、池田屋之亂及延享之亂,這七個爭點同時受到歷史修正的關係,一口氣成為了溯行軍的天下。」

「可是,就憑我現在的戰力,是贏不了溯行軍的啊。」

「這點,請審神者大人放心,只要與刀劍的附喪神們契約就可以了。」

「啊?」

「審神者大人,請尋找在這個時代的刀劍男士的本體,將他們的神靈從刀劍中喚醒,有著真正歷史記憶的他們,一定會很樂意將力量借給您。」

「說得可間單啊!」

喚醒了刀劍的神靈,還要能使喚他們,怎麼想都不是簡單的事情。

作為審神者,本丸也被奪走的現在,根本無計可施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雖然只是微小的簡易遠端模式,不過我搭載了與轉移羅盤一樣的功能,審神者大人可以使用我,前往任意的時代與地點。只是…世界已經不是審神者所知道的歷史了,一切還請務必小心。」

「………就算這麼說…」
失去一切的現在,審神者心中除了不安以外什麼都沒有。
憑自己現在的樣子,是否能夠喚醒刀劍的神靈,得到他們的幫助,審神者一點自信都沒有。

「不要緊,有我在。」
初始刀拍拍審神者的肩膀。
「將我們的本丸給奪回吧。」

 

 

 

 

後記:

被FGO二章給刺激到的腦洞
寫點不擅長的東西,有趣但辛苦呢

新年第一更就是這個www

澪雪 拜 3 Jan 2018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