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 第二部

~刀剑乱舞~ 第二部

 

 

FGO X 刀剑乱舞
用Fate/Grand Order 二章 序 的内容,套用到刀剑乱舞上的纯脑洞

 

 

 

 

AD2208年,刚结束政府派予的大型任务连战队,还没来得及迎接就任三周年的审神者,就接到了政府落下的新命令;本丸稽核。

本丸稽核,对审神者来说并不是太陌生的事情,只是在这个时间点,而且还是为期三天的稽核,不免让审神者觉得许些古怪。

再怎么说都是上头的命令,审神者就算觉得蹊跷,也只能顺从接受,敞开本丸的大门,迎入特派稽核员。

在稽核期间,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本丸中所有的刀剑男士,除了初始刀以外,均需恢复回刀剑型态,由稽核员对照审神者刀帐,以及过去审神者所提出的所有报告书。

因为工作量实在有点多,这次的稽核员含主任共有四名,工作时间为三天。

在这段时间中,本丸里仅有审神者、初期刀,以及狐之助而已,而且一人一刀一头,所有行动皆被限制。
审神者被要求待在自己的房间中,所有的审查活动,均由初始刀与狐之助代为回答,当事人的审神者,被完全排除在外,禁闭在自己的房间中。

很明显地,上头的人对审神者的行动产生了疑问,认定是问题人物需要彻底的稽查。

能够对抗强大的溯行军的审神者,在时之政府面前,只要将刀剑男士给除去,审神者不过是个个弱小无力的普通人类罢了。

“审神者大人,只要再忍耐一天就好了。”
与初始刀一起送饭过来的狐之助,安慰着心乱如麻的审神者。
“稽核一切都很顺利,请什么都不用担心。”

“……谢谢…”
狐之助聊胜于无的安慰,审神者报以苦笑。

只要忍耐到明天就好了……被禁闭的审神者,唯一能做的就是数着缓慢流逝的时间。

隔天下午,审神者如预定的,终于被允许离开房间,与稽核员见面。
“关于这次的稽查,我们发现…………”

稽查员话还没说完,一声响雷让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

非常熟悉的雷声,教审神者非常惊慌地抬头,只见天空一整片黑压压的云层压境,厚重的云层遮去了阳光,看得见不间断的闪电,不断在黑云之中劈啪闪亮。

“这是…溯行军!”
三年来与无数的溯行军对抗的审神者,非常惊讶自己的本丸上空,居然会有溯行军降临。
“糟糕,刀剑们都还是本体的模样……”

要对抗溯行军并不是做不到,只是在没有刀剑男士,仅仅只有日本刀的状况下,单靠审神者与初始刀两人,要对抗这个数量的溯行军,实在是太过困难了!

“可恶!”
初始刀拔起他的本体,用身体护卫他的主人。

“审神者大人,请快点将刀剑男士唤醒!”

与狐之助的声音一起,数道闪电落到地上,拿着日本刀的溯行军,将审神者他们给团团围住。

赤红着眼的溯行军,刀种是难以应付的大太刀与太刀,虽然攻击力强但是速度较慢,只要能够离开这里前往仓库,就可以将刀剑男士给唤醒了。

握紧冒着冷汗的手,审神者全神贯注地寻找著逃走的机会。

又是数道闪电,这次落在屋顶上,闪电过后出现的是打刀与脇差,增加的敌人让情况变得更加危急。

“主人,退后点。”
完全进入备战体式的初始刀,他的脸上清楚地写着,如果为了主人可以随时折断的觉悟,更让审神者憎恨著自己的无力。

“审神者大人,请退后!”
狐之助突然跳到初始刀面前,朝天高嚎一声,尖锐的声响让逼近溯行军都稍退了半步。

“趁现在,快带着审神者大人离开!”
狐之助回过头命令初始刀。

理解了狐之助的意思,初始刀拉起审神者的手,往本丸唯一的出入口跑去。

离开本丸只有唯一的方法,那就是从刀剑男士出阵用,可以前往各个时代的罗盘针。

以他们现在的战力,是无法赢过溯行军,目前当务之急,是让审神者平安离开这里。

连一秒都不能迟疑,敌人已经从后面追上,挥舞的刀让初始刀用刀挌挡,刀刃相接的瞬间,看得到劈啪闪亮的火花。

“别小看我!”
初始刀用力一挥,将敌人甩开了些。

“主人,快点启动!”
来到罗盘针前面,没有细看指针的机会,审神者用最快速度启动了转移装置,刺眼的光芒要包覆他们的瞬间,另外一把刀用挥了下来。

如果举刀挡下的话,将会脱离转移的范围,无法跟着审神者一起离开。

即使如此…初始刀还是打算举刀抵挡,就算不能跟主人一起,至少也好好守护了主人……

比初始刀的速度更快,一头白色的身影冲到了刀刃前,用身体挡下了那一刀。

“狐之助!”

“审…神者……大人……快去……就…拜托…了……”
看得到鲜红的血从狐之助身上滴下,小小的狐狸用身体挡下了刀,争取了最后一秒钟。

“狐之助!!”

想要抱住狐之助的审神者,被初始刀给拦了下来,金黄的光芒完全包覆了他们,所有的一切都被白光给覆蓋。

审神者知道,他们已经进入了时代转移装置中了。

漂浮安定的空间中,从脸上滑落的冷汗,让审神者确定,先才如同恶梦的一切,通通都不是梦……

漂浮的空间突然强烈振动,相对于审神者的慌乱,初始刀只是咬牙皱眉。
“狐之助把罗盘指针给破坏了…这样的话,就算是溯行军也追不上来了。”

“那狐之助牠!?”

比起言语,初始刀只是静静地摇了摇头。

握紧拳,审神者知道初始刀是对的。
受了那样的伤,还能把指针给破坏,可以想像狐之助是多努力,想要让他们逃离。

时空转移的速度非常快,不要几秒钟,审神者和初始刀就离开了时空简移的通路,来到了实际的世界。

从未见过的土地,被白雪被覆蓋的世界,是审神者与附丧神从未踏足的地方。

“这里是……?”

“下著雪,也许是北陆,也许是东北…问题是,这是哪个时代?可能因为狐之助破坏罗盘指针的关系,连带目的地都改变了。”

如果没错的话,罗盘针应该是指著上次出阵的地点,而不是这个从未见过之处。

看着这未知的世界,审神者终于是忍不住,双膝一软跪坐在地上了。

溯行军占领了本丸,除了初始刀以外的刀剑男士全都被留在了本丸,接下来,他们该怎么做才好呢……

“………审神者大人!审神者大人!”
熟悉的狐之助的声音,让审神者猛然地抬起头来,和初始刀的视线一起,讶异地看着眼前一片漂浮在空中的小小萤光幕。
“审神者大人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狐之助!?你现在在哪里?没事吗?”

面对审神者一连串的问题,狐之助用前脚搔搔头,垂下了圆圆的大眼。

“审神者大人看到这个的时候,一定是我遭遇不测了。这个是事先转移出来的简易远端模式,在备份了我的资料后自动启动。这个样子,已经无法像过去一样协助审神者,只能做一些简单的资料查询了。”

“那么…你的本体?”

“………修复后再备份的话,又可以像以前一样了。”
虽然狐之助这么说,不过审神者一点都不抱期待。
“比起这个,审神者大人一刻也不能容缓地,要将本丸给夺回才行!”

“就算这么说,现在也……”
只剩下审神者与初始刀的现在,要如何对抗那些强大的溯行军?

“审神者大人,请您听好,现在您是最后的审神者,其他的审神者都在溯行军的阴谋下被歼灭了。”

“什么?”

“溯行军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同时改变了七个历史,将世界的一切都变更了。”

“七个历史……难道是?”

“是的,分别是鸟羽的戊辰战争、江户时代的大阪冬之阵、安山桃土的本能寺之变、室町幕府的应仁之乱、阿津贺志山的奥州讨伐、池田屋之乱及延享之乱,这七个争点同时受到历史修正的关系,一口气成为了溯行军的天下。”

“可是,就凭我现在的战力,是赢不了溯行军的啊。”

“这点,请审神者大人放心,只要与刀剑的附丧神们契约就可以了。”

“啊?”

“审神者大人,请寻找在这个时代的刀剑男士的本体,将他们的神灵从刀剑中唤醒,有着真正历史记忆的他们,一定会很乐意将力量借给您。”

“说得可间单啊!”

唤醒了刀剑的神灵,还要能使唤他们,怎么想都不是简单的事情。

作为审神者,本丸也被夺走的现在,根本无计可施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虽然只是微小的简易远端模式,不过我搭载了与转移罗盘一样的功能,审神者大人可以使用我,前往任意的时代与地点。只是…世界已经不是审神者所知道的历史了,一切还请务必小心。”

“………就算这么说…”
失去一切的现在,审神者心中除了不安以外什么都没有。
凭自己现在的样子,是否能够唤醒刀剑的神灵,得到他们的帮助,审神者一点自信都没有。

“不要紧,有我在。”
初始刀拍拍审神者的肩膀。
“将我们的本丸给夺回吧。”

 

 

 

 

后记:

被FGO二章给刺激到的脑洞
写点不擅长的东西,有趣但辛苦呢

新年第一更就是这个www

澪雪 拜 3 Jan 2018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