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alse Relationship 番外 Le Rouge

A False Relationship

 

番外 Le Rouge

 

 

 

 

 

「這個送妳。」
從西裝口袋中拿出有著精緻印刷的小盒子,長谷部遞給了在公司的角落一起喝咖啡的戀人。

「哇,是口紅呢!」
接過了盒子,她驚訝地瞪大了眼。

國外免稅店才有販賣,特別色的口紅,沒想到這個滿腦子只有工作的社畜長谷部營業次長,居然會在國外出差的時候買禮物回來,真是太稀奇了。

畢竟長谷部的行程總是滿滿的,就算有時間也幾乎都在寫報告,他自動自發地逛免稅店,完全讓人無法想像。

「那個…因為飛機有點誤點……」
不習慣在私人性質上,主動贈送女性禮物的長谷部,俊臉上有著害羞的微紅。

「這個顏色,是怎麼選的?」
塗著淺粉色指甲的纖長手指,她笑著在他眼前搖晃著小盒。

「呃……」
沒想到女友居然會問這樣的問題,讓長谷部手放在下巴,仔細回想當時自己是怎麼選擇的。
「這種我也不太懂,我只是挑選了限定販賣品……只要是限定販賣的,就應該是妳沒有的東西……」

隸屬秘書部,任職於公司櫃台的女友,雖然素顏的她也很好看,不過她總是頂著精緻妝容,口紅也常常會隨著衣服季節與妝容來改變,她手上到底有多少隻口紅,說真的長谷部也不知道。

只是想著要送她點什麼小東西,抬頭看到了限定販賣就走了過去,長谷部甚至連那是什麼顏色都記不清楚,隨手指了看起來最能聯想到她的顏色,就這樣結帳了。

「那我們來看看是什麼顏色。」

將盒子打開,裡面是同樣精緻設計的小圓管,價值不菲的名牌唇膏,自然連包裝都要有相對的質感。

「淡粉紅色…原來長谷部先生喜歡這種的啊。」
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她笑得開心。

「不,我是覺得…妳好像常擦這個色……」
嚴格來說長谷部對女性的妝容並沒有特別的喜好,只是覺得她的唇總是粉嫩美麗而已。

「來,幫我擦上,看看適不適合!」
把口紅塞回長谷部手中,她昂起頭,長睫毛扇啊扇,微張的粉唇像是渴求的他的吻一般,令人心跳加速。

「呃…」
拿著東西,長谷部相當地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樣幫女性擦口紅。
「那個……就直接擦上去?」

「要先把舊的給擦掉才行啊。」

「怎麼擦?」

「當然是……」
女人可愛地彎起了粉唇。
「吻掉它囉。」

「嗚……」
每次都如同小惡魔般,玩弄著他的理智,煽動著他的欲望的女人,讓長谷部忍不住地上下滾動了喉結。

就算是戀人,早就踏過最後一線,過著半同居一般的生活,在公司中也還是保持著同事程度的來往,偶爾一起喝點咖啡的程度,女人可愛的話語,對出差了一個多星期正對戀人感到飢渴的長谷部來說,是難以抵抗的誘惑。

遲疑了一下,長谷部還是低下頭,吻上她塗著鮮艷色彩的雙唇。

一旦觸碰就停不下來,久違了一個多星期戀人的嫩唇,她的香氣與體溫,彼此雙唇廝磨帶來的甜美暈眩,足夠讓人忘了自己現在在公司裡了。

難分難解的熱吻,好不容易終於分開時,聽到女人突然爆出的噗笑。

「長谷部先生…你還…真的吻掉了……」
男人薄唇上殘留著色澤不均的口紅,光明正大把偷吃的證據放在臉上,讓戀人邊笑邊用手指替他抹去。

「不是說要用吻掉的嗎?」
笑得可愛的戀人讓他的火氣發不上來,只留下了困擾的疑問。

「那是在…晚上。」
刻意壓低放輕的嗓音,預約著今晚屬於戀人的時光。
「先幫我擦上吧,我想看看你選的顏色。」

「唔……」
拿著小管子,長谷部小心翼翼,極輕地用口紅描繪著她的唇瓣。

平常用舌尖輕易畫出的形狀,塗口紅卻是另外一種感覺,讓人膽顫心驚地不知道該如何施力。

好不容易終於是完成,長谷部把唇膏還給她,大大地佩服每天能輕易塗出漂亮唇色的戀人了。

從化妝包拿出小鏡子,她對著鏡子抿唇,用手指均開顏色小動作,散發出女人特有魅力的模樣,讓長谷部微笑地看著。

「長谷部先生,這樣好看嗎?」
正面與他相對,女人刻意誘惑地勾起了嫩唇。

「好看。」
比起唇上色彩,可愛笑容更讓長谷部瞇了眼。

「今晚,別加班到太晚喔。」
臉頰上一陣輕軟,她就笑著先離開,留下長谷部摸摸自己先才被她觸碰的臉頰,手指頭上意外的沒有留下口紅的顏色。

感嘆著女人的口紅真是複雜的東西,長谷部收拾心情回到工作崗位上,謹記著今晚不要加班的約定。

 

 

 

 

 

後記:

突然開腦洞的送口紅給戀人的一系列,預定還會有三日月跟髭切篇

澪雪 拜 4 Nov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