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alse Relationship 番外 Mean Well

A False Relationship

 

番外 Mean Well

 

 

 

 

 

 

 

 

「……所以,關於這次的營業企劃案件……」

打斷了長谷部的話的是,這一個小時內不知道第幾次響起的,靜音手機的接到電話時的振動,來自小組的其中一個女性成員。

第五小會議室,中午前的新案件會議,小組人員六人,出席的人員不只是第一營業部成員,是個跨部門的案件。

營業部向來是公司最重要的部門,掌管著營利的區域,這個部門比其他部門都還要來的頤指氣使,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要是表現得好,就算是新人社員也可以配屬到第一營業部去,這是坐在這個會議室中的人的目標。

這個不停中斷會議,令人煩躁的嗡嗡振動,讓會議室中的人再也忍不住地投以抱怨視線。

在眾人責難的視線下,她尷尬地抓起手機按掉,完全不敢往前面一臉嚴肅不快的長谷部營業次長看去。

這份安靜沒過幾分鐘,手機的振動聲又再度響起,在長谷部的眼神示意下,她抓著手機輕聲跟會議室中的人道歉,就快速衝了出去。

「別再打來了!我們已經分手了!」
在會議室外面的走廊上,女人抓著電話,壓抑住激動的低聲說著。
「別說什麼愛我!你這是第幾次劈腿了!你這樣我也……」

講到一半的電話,突然被拿走,女人抬眼看著長谷部露骨的煩躁。

「別再打來了,管不住下半身的男人沒資格跟女人糾纏不清。再囉唆就把你給壓切了。」
也不管對方回應什麼,長谷部就把電話給掛掉,把手機還給了一臉怔愣的女性。
「這種事情也跟前台說一聲,如果來公司搗亂就先擋下來。」

「是……是的……」
握著還帶有溫度的手機,長谷部迅速冷靜的指示,讓這個嚴肅可怕的男人,在女人眼中帥了好幾倍。

「繼續開會,別因為這種事怠慢了工作。」

「是,次長!」
女人的眼神已經從恐懼,完全轉變成崇拜愛慕了。

從頭看到尾的粟田口博多,忍不住『嗚哇』一聲,對又一個女人落入長谷部的手中感到遺憾。

之後,會議就在沒有打擾的狀況順利結束,派下的工作要在隔天完成,不允許工作上有任何怠慢的營業次長,不只自己當社畜還要把別人也當社畜使喚,那種一天之內不可能完成的工作量,讓人叫苦連天。
不過也必須要有這種能力,才有可能進入第一營業部。

會議後各自離開會議室,博多前腳才踏出,就被女同事給喚住了。
「那個,粟田口君……」

「什麼?」

「聽說…你跟長谷部次長很熟……」
粟田口博多是長谷部次長的拍檔,雖然是新人社員卻受到相當的重用,當然跟他本人的能力也很有關系,是少數能跟上社畜次長的能力的男人。

「算是吧。」
博多心不在焉地隨口回應,心中在算著這是第幾個來跟他打聽長谷部事情的女性了。

「那個…你知道,次長喜歡怎麼樣的女性嗎?」

「情報可不是免費的啊。」
博多眼鏡後面的眼睛閃亮,舉起手做出了個金錢的手勢。

「哎,要錢嗎?」
女人一臉不可置信地低喊。

「情報就是一切,用情報戰爭的這個時代,哪裡有免費的東西呢?」

「呃……失禮了。」
拿著開會的資料,她低頭快速離開。

「哎…真是麻煩呢。」
拿著資料,博多走回自己的辦公室,途中還順便在販賣機買了兩杯即溶黑咖啡,悠閒地走回去。

「辛苦了。」
拿著販賣機的即溶黑咖啡放在長谷部桌上,博多喝著自己手上那杯,眼角瞥見端著盤子想要過來的女同事,發現自己又不小心多事了。

「謝了。」
黑咖啡對長谷部來說就跟水一樣,沒有很燙舌的溫度,他一口喝下的同時,也不忘從抽屜中拿出咖啡的零錢放在桌上。

並不是說博多小氣不請他喝咖啡,而是他們彼此都沒有請對方喝咖啡的理由,博多只是順手替他買而已。

「突然這麼快處理手邊的事情,又要去哪裡出差了嗎?」
除了臨時出差以外,長谷部都會在出差前處理好手邊的工作,就算出差了也可以用手機聯絡得到他,在長谷部手下工作,其實是頗為愉快的事情。

「不,我拿了休假要去旅行。」

「啊?」
忍不住挖了挖耳朵的博多,確定自己沒有聽錯。
「休假?你嗎??」
那個生活中除了工作還是工作的長谷部國重,休假這種字眼居然會從他的口中說出,實在是太可怕了!

「我有很多帶薪休假,人事部已經催過很多次,別給公司帶來黑心企業的印象。」

「我記得…你以前就算帶薪休假,也是來上班啊…」
不過就是讓人事部的報表好看一點的休假,這種事情誰都懂。

不過他們公司的人事部,不就是個……養老的地方嗎?
那地方有人在工作嗎?

每天都在品茶的人事部長古備前鶯丸,把所有事情都交給部下去處理的人事課長來國行,他們的工作幾乎就只是在人事異動上蓋章,這種爽缺也只有人事部才做得到了。

「嗯,但這次是去旅行。」
長谷部眼睛都不抬一下,看著手上的資料跟博多說話,完全沒管博多震驚到不能自己的模樣。

「博多,吃飯了。」
中午十二點準時,長谷部拿著自己的便當,提醒還在驚訝中的博多。

「便當?你帶便當?」
博多跟長谷部可是從大學時代就認識了,長谷部不擅廚藝,早餐就是兩片麵包配咖啡或者乾脆不吃的人,居然會有便當,讓博多懷疑他是不是看錯了。

「嗯,便當。」
提到便當的瞬間,長谷部的微笑,讓博多非常確定,這個便當絕對是女朋友做的。
「我們到公司餐廳吃吧。」

長谷部是社畜,可是博多不是。
盯著腦袋中只有工作的長谷部吃飯,幾乎是博多在公司的時候,每天都要做的事情。
當然長谷部也不是故意不吃飯,他只是沉迷在工作中忘記吃飯,只要有人提醒還是會乖乖吃飯。

只是,這是第一次,由長谷部提醒他吃飯,前所未有地讓博多懷疑自己可能在作夢,乖乖地跟著長谷部走。

「為什麼,會有便當?」

「因為她說我總是忘記吃飯,有了便當,至少記得要吃飯。」
提到她的時候,長谷部那得意洋洋的微笑,只有在辛苦完成了大案子之後才看得到。

這何止是記得要吃飯,簡直就是準時吃飯的鬧鐘啊!
這就是愛妻便當的威力嗎?

兩人一起來到公司位於中間樓層的員工餐廳,長谷部去找座位,博多去買午餐,端回座位的時候長谷部已經在用餐了。

非常樸實且份量充足的便當,跟他所想像充滿羞恥的愛心文字的便當相差甚遠,不過菜色豐富也整理得很漂亮,看得出是用心做出的東西,不是那種到超市買現成的,切一切就當作便當來誆騙男人的東西。

長谷部這個不擅長處理戀愛關係的男人,居然可以找到一個願意替他做便當的女友,而自己卻還在吃著員工餐,想想真讓人不快。

「長谷部喜歡的女人,是怎麼樣的人?」
吃著自己的豬排飯,博多突然想起今天女同事問的問題。

既然長谷部已經找到對象,像他這種一旦認定就完全栽進去的性格,別人是真的沒機會了。

只是博多完全想不到,長谷部這個社畜,哪有交女朋友的時間啊?

長谷部的女朋友,幾乎都是單方面交往單方面分手。
因為他太專注於工作,經常忘了要跟女友聯絡,都是在不知不覺的時候被自然分手,之後就會到光忠的酒吧去喝酒,這已經是他的習慣了。

「她嗎?是個可愛的人。」
長谷部臉上幸福甜膩的微笑,又讓博多忍不住又在心中嗚哇地吐槽一聲。

「是哪裡可愛?」

「什麼地方都很可愛,不管是撒嬌的時候害羞的時候,還是生氣的時候,站在廚房前面的樣子也很可愛……」
長谷部得意洋洋地數家珍,完全沒有社畜次長的嚴厲冷酷,一看就知道是戀愛中的男人。

「好、好,我知道了。」
發現自己的愚蠢,博多制止長谷部繼續說下去。

跟戀愛中的男人聊他的女人,他怎麼會犯這種無以倫比的白痴錯誤?
他只會被綿綿情話噁心到死。

幸好,只要不談到女朋友,長谷部依舊是個完美的社畜。
不過說真的,要不是有那個愛妻便當的出現,就連博多都沒注意到長谷部居然有了女朋友!

這個男人還是照樣當他的社畜,不允許任何怠慢地盡情忙碌在工作中,上班時間完全沒看到女朋友的任何聯絡,長谷部自己也沒有聯絡她,一瞬間開始讓博多懷疑,長谷部該不會是交了個空氣女友吧……
正常的女人,怎麼可能會允許個社畜男友,幾乎讓博多在心中打賭,應該不用三個月他們就會分手了。

下班時間到來,無視那些繼續在工作中埋頭努力的同事,博多做完自己的分內工作就打卡下班了。
他是追求合理性的資本主義者,可不是社畜呢。

雖然這麼說,他的下班時間也還是比一般人來得晚,畢竟第一營業部的工作量可不是開玩笑的,就算有很多助理可以使用,許多事情還是需要他們這些業務親自動手才行。

「都這個時間了,去喝一杯吧…」
看了看手錶,博多轉身往大學前輩所經營的酒吧candle cutter的方向前進。

那個地方,已經完全是他們大學同窗會聚集喝酒的地方,店裡只有帥哥老闆沒有美女服務生,是最可惜的事情。
也就因為老闆是個帥哥,也吸引了不少美女客人,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哎,不是博多嗎,好久不見了。」
在櫃台擦著杯子,獨眼的老闆長船光忠微笑招呼。

像獨眼龍這種,一般人會感到可怕的造型,在光忠身上就非常適合,而且甚至讓他的笑容比更來的有魅力,這個非常自我要求帥氣的男人,在見解上果然跟一般人不同,對於博多這個專門於市場走勢研究分析的人來說,這種逆操作仍舊是困難的課題。

「跟平常一樣。」
在吧台前面的位置坐下,博多吁了口氣。

「馬上來。」
記住每一位熟客的愛好是老闆的工作,不要多久博多和平常一樣的東西就端了上來。

溫過後還是略為辛辣的燒酒,是九州博多的名產酒。
用適當比例的溫水調開,搭配candle cutter的老闆手製下酒菜,真的是不管多少都喝得下呢。

「………吶,你知道長谷部有女朋友了嗎?」
幾杯黃湯下肚,博多突然想要考考這個自稱長谷部親友的男人。

「當然啊……有一段時間了吧。」
把客人追加的酒端給一旁的大倶利伽羅,光忠抬眼才注意到博多一臉只有自己被拋棄的臉色。
「啊,博多不知道啊……」

「是怎麼樣的人?」

「呃……長谷部君要我別說出去呢……」
陪著苦笑,光忠舉起雙手做了討饒的姿勢。

「那…」
博多回過頭看一旁應該知道的大倶利伽羅,只見對方哼了他一聲,臉上清楚寫著『不管知道不知道,都別來問我』,完美地表現了不想跟你混熟的態度。

「嘖……」
知道從這兩個人身上什麼都問不出來,博多啐了一聲乖乖坐下。

「怎麼,博多覺得哥哥被搶走,感到寂寞了嗎?」
替博多補上一小瓶燒酒,總是充滿笑容的光忠的臉上,感覺得出他的取笑。

「才不是,只是覺得不合乎常理而已。長谷部居然會比我更早交到女友……」
噘嘴抱怨的博多,真是個可愛的弟弟,難怪長谷部會那麼疼他。

「哈哈哈,長谷部也是個不錯的男人啊,有女友是正常的嘛。」
雖然他一直被甩掉,這次能持續多久,實在是很讓人感興趣,不過這種話,光忠是絕對不會說出來的。

「可愛的女人啊……」
拿起小杯啜了一口,博多還是無法理解長谷部的話。
「會比亂還要可愛嗎?」

「喂喂,粟田口家的男性,不是都很有女人緣嗎?」

「別說了,多虧了一期哥那隻結婚廣告,突然出現一堆為了接近一期哥,拿我們當跳板的女人……」
說到女人就讓博多嘆氣。
在公司中,女職員會接近他多半是在打聽長谷部的事情,而在粟田口家則是打聽一期的事情,他這個年輕有為的青年,一點都不被人給重視,實在是太哀傷了。

「這不是很好嗎,至少留下到最後的都是真愛嘛。」
無能為力的光忠,只能挑著好話安慰博多。

粟田口家是個超絕的男性家族,一家上下全部都是顏值高到過份的兄弟,一個女孩都沒有的家族,其中最可愛的粟田口亂穿上女裝,甚至比偶像明星還要可愛耀眼,也難怪一家對女性的要求很高。

「真愛這種東西,在資本主義下是不存在的。結婚這種事情,不過是兩個人的利益指數交叉值的最高點的時候,為了彼此立下的合法契約罷了。」

「………博多,我覺得這才是,你找不到女友的真正原因。」

「為什麼?」

「嗯…戀愛需要的是浪漫嘛,缺乏浪漫就不是戀愛了。」

「哦,那麼追求浪漫的光忠先生,請問你有女友了嗎?」

「…………博多,別這樣互相傷害好嗎?」
敲敲額頭,光忠決定將今天的酒錢算得貴一點了。

 

 

 

 

 

後記:

博多視點的番外篇
現Paro真是一旦設定下去就會沒完沒了的東西,畢竟刀劍角色多,各自關係在現代也變得相當地有趣起來了
下次如果有更新,應該是光忠篇了

澪雪 拜 14 May  2017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