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alse Relationship 番外 Mean Well

A False Relationship

 

番外 Mean Well

 

 

 

 

 

 

 

 

“……所以,关于这次的营业企划案件……”

打断了长谷部的话的是,这一个小时内不知道第几次响起的,静音手机的接到电话时的振动,来自小组的其中一个女性成员。

第五小会议室,中午前的新案件会议,小组人员六人,出席的人员不只是第一营业部成员,是个跨部门的案件。

营业部向来是公司最重要的部门,掌管着营利的区域,这个部门比其他部门都还要来的颐指气使,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要是表现得好,就算是新人社员也可以配属到第一营业部去,这是坐在这个会议室中的人的目标。

这个不停中断会议,令人烦躁的嗡嗡振动,让会议室中的人再也忍不住地投以抱怨视线。

在众人责难的视线下,她尴尬地抓起手机按掉,完全不敢往前面一脸严肃不快的长谷部营业次长看去。

这份安静没过几分钟,手机的振动声又再度响起,在长谷部的眼神示意下,她抓着手机轻声跟会议室中的人道歉,就快速冲了出去。

“别再打来了!我们已经分手了!”
在会议室外面的走廊上,女人抓着电话,压抑住激动的低声说著。
“别说什么爱我!你这是第几次劈腿了!你这样我也……”

讲到一半的电话,突然被拿走,女人抬眼看着长谷部露骨的烦躁。

“别再打来了,管不住下半身的男人没资格跟女人纠缠不清。再囉唆就把你给压切了。”
也不管对方回应什么,长谷部就把电话给挂掉,把手机还给了一脸怔愣的女性。
“这种事情也跟前台说一声,如果来公司捣乱就先挡下来。”

“是……是的……”
握著还带有温度的手机,长谷部迅速冷静的指示,让这个严肃可怕的男人,在女人眼中帅了好几倍。

“继续开会,别因为这种事怠慢了工作。”

“是,次长!”
女人的眼神已经从恐惧,完全转变成崇拜爱慕了。

从头看到尾的粟田口博多,忍不住‘呜哇’一声,对又一个女人落入长谷部的手中感到遗憾。

之后,会议就在没有打扰的状况顺利结束,派下的工作要在隔天完成,不允许工作上有任何怠慢的营业次长,不只自己当社畜还要把别人也当社畜使唤,那种一天之内不可能完成的工作量,让人叫苦连天。
不过也必须要有这种能力,才有可能进入第一营业部。

会议后各自离开会议室,博多前脚才踏出,就被女同事给唤住了。
“那个,粟田口君……”

“什么?”

“听说…你跟长谷部次长很熟……”
粟田口博多是长谷部次长的拍档,虽然是新人社员却受到相当的重用,当然跟他本人的能力也很有关系,是少数能跟上社畜次长的能力的男人。

“算是吧。”
博多心不在焉地随口回应,心中在算著这是第几个来跟他打听长谷部事情的女性了。

“那个…你知道,次长喜欢怎么样的女性吗?”

“情报可不是免费的啊。”
博多眼镜后面的眼睛闪亮,举起手做出了个金钱的手势。

“哎,要钱吗?”
女人一脸不可置信地低喊。

“情报就是一切,用情报战争的这个时代,哪里有免费的东西呢?”

“呃……失礼了。”
拿着开会的资料,她低头快速离开。

“哎…真是麻烦呢。”
拿着资料,博多走回自己的办公室,途中还顺便在贩卖机买了两杯即溶黑咖啡,悠闲地走回去。

“辛苦了。”
拿着贩卖机的即溶黑咖啡放在长谷部桌上,博多喝着自己手上那杯,眼角瞥见端著盘子想要过来的女同事,发现自己又不小心多事了。

“谢了。”
黑咖啡对长谷部来说就跟水一样,没有很烫舌的温度,他一口喝下的同时,也不忘从抽屉中拿出咖啡的零钱放在桌上。

并不是说博多小气不请他喝咖啡,而是他们彼此都没有请对方喝咖啡的理由,博多只是顺手替他买而已。

“突然这么快处理手边的事情,又要去哪里出差了吗?”
除了临时出差以外,长谷部都会在出差前处理好手边的工作,就算出差了也可以用手机联络得到他,在长谷部手下工作,其实是颇为愉快的事情。

“不,我拿了休假要去旅行。”

“啊?”
忍不住挖了挖耳朵的博多,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休假?你吗??”
那个生活中除了工作还是工作的长谷部国重,休假这种字眼居然会从他的口中说出,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有很多带薪休假,人事部已经催过很多次,别给公司带来黑心企业的印象。”

“我记得…你以前就算带薪休假,也是来上班啊…”
不过就是让人事部的报表好看一点的休假,这种事情谁都懂。

不过他们公司的人事部,不就是个……养老的地方吗?
那地方有人在工作吗?

每天都在品茶的人事部长古备前莺丸,把所有事情都交给部下去处理的人事课长来国行,他们的工作几乎就只是在人事异动上盖章,这种爽缺也只有人事部才做得到了。

“嗯,但这次是去旅行。”
长谷部眼睛都不抬一下,看着手上的资料跟博多说话,完全没管博多震惊到不能自己的模样。

“博多,吃饭了。”
中午十二点准时,长谷部拿着自己的便当,提醒还在惊讶中的博多。

“便当?你带便当?”
博多跟长谷部可是从大学时代就认识了,长谷部不擅厨艺,早餐就是两片面包配咖啡或者干脆不吃的人,居然会有便当,让博多怀疑他是不是看错了。

“嗯,便当。”
提到便当的瞬间,长谷部的微笑,让博多非常确定,这个便当绝对是女朋友做的。
“我们到公司餐厅吃吧。”

长谷部是社畜,可是博多不是。
盯着脑袋中只有工作的长谷部吃饭,几乎是博多在公司的时候,每天都要做的事情。
当然长谷部也不是故意不吃饭,他只是沉迷在工作中忘记吃饭,只要有人提醒还是会乖乖吃饭。

只是,这是第一次,由长谷部提醒他吃饭,前所未有地让博多怀疑自己可能在作梦,乖乖地跟着长谷部走。

“为什么,会有便当?”

“因为她说我总是忘记吃饭,有了便当,至少记得要吃饭。”
提到她的时候,长谷部那得意洋洋的微笑,只有在辛苦完成了大案子之后才看得到。

这何止是记得要吃饭,简直就是准时吃饭的闹钟啊!
这就是爱妻便当的威力吗?

两人一起来到公司位于中间楼层的员工餐厅,长谷部去找座位,博多去买午餐,端回座位的时候长谷部已经在用餐了。

非常朴实且份量充足的便当,跟他所想像充满羞耻的爱心文字的便当相差甚远,不过菜色丰富也整理得很漂亮,看得出是用心做出的东西,不是那种到超市买现成的,切一切就当作便当来诓骗男人的东西。

长谷部这个不擅长处理恋爱关系的男人,居然可以找到一个愿意替他做便当的女友,而自己却还在吃着员工餐,想想真让人不快。

“长谷部喜欢的女人,是怎么样的人?”
吃着自己的猪排饭,博多突然想起今天女同事问的问题。

既然长谷部已经找到对象,像他这种一旦认定就完全栽进去的性格,别人是真的没机会了。

只是博多完全想不到,长谷部这个社畜,哪有交女朋友的时间啊?

长谷部的女朋友,几乎都是单方面交往单方面分手。
因为他太专注于工作,经常忘了要跟女友联络,都是在不知不觉的时候被自然分手,之后就会到光忠的酒吧去喝酒,这已经是他的习惯了。

“她吗?是个可爱的人。”
长谷部脸上幸福甜腻的微笑,又让博多忍不住又在心中呜哇地吐槽一声。

“是哪里可爱?”

“什么地方都很可爱,不管是撒娇的时候害羞的时候,还是生气的时候,站在厨房前面的样子也很可爱……”
长谷部得意洋洋地数家珍,完全没有社畜次长的严厉冷酷,一看就知道是恋爱中的男人。

“好、好,我知道了。”
发现自己的愚蠢,博多制止长谷部继续说下去。

跟恋爱中的男人聊他的女人,他怎么会犯这种无以伦比的白痴错误?
他只会被绵绵情话恶心到死。

幸好,只要不谈到女朋友,长谷部依旧是个完美的社畜。
不过说真的,要不是有那个爱妻便当的出现,就连博多都没注意到长谷部居然有了女朋友!

这个男人还是照样当他的社畜,不允许任何怠慢地尽情忙碌在工作中,上班时间完全没看到女朋友的任何联络,长谷部自己也没有联络她,一瞬间开始让博多怀疑,长谷部该不会是交了个空气女友吧……
正常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允许个社畜男友,几乎让博多在心中打赌,应该不用三个月他们就会分手了。

下班时间到来,无视那些继续在工作中埋头努力的同事,博多做完自己的分内工作就打卡下班了。
他是追求合理性的资本主义者,可不是社畜呢。

虽然这么说,他的下班时间也还是比一般人来得晚,毕竟第一营业部的工作量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有很多助理可以使用,许多事情还是需要他们这些业务亲自动手才行。

“都这个时间了,去喝一杯吧…”
看了看手表,博多转身往大学前辈所经营的酒吧candle cutter的方向前进。

那个地方,已经完全是他们大学同窗会聚集喝酒的地方,店里只有帅哥老板没有美女服务生,是最可惜的事情。
也就因为老板是个帅哥,也吸引了不少美女客人,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哎,不是博多吗,好久不见了。”
在柜台擦著杯子,独眼的老板长船光忠微笑招呼。

像独眼龙这种,一般人会感到可怕的造型,在光忠身上就非常适合,而且甚至让他的笑容比更来的有魅力,这个非常自我要求帅气的男人,在见解上果然跟一般人不同,对于博多这个专门于市场走势研究分析的人来说,这种逆操作仍旧是困难的课题。

“跟平常一样。”
在吧台前面的位置坐下,博多吁了口气。

“马上来。”
记住每一位熟客的爱好是老板的工作,不要多久博多和平常一样的东西就端了上来。

温过后还是略为辛辣的烧酒,是九州博多的名产酒。
用适当比例的温水调开,搭配candle cutter的老板手制下酒菜,真的是不管多少都喝得下呢。

“………呐,你知道长谷部有女朋友了吗?”
几杯黄汤下肚,博多突然想要考考这个自称长谷部亲友的男人。

“当然啊……有一段时间了吧。”
把客人追加的酒端给一旁的大倶利伽罗,光忠抬眼才注意到博多一脸只有自己被抛弃的脸色。
“啊,博多不知道啊……”

“是怎么样的人?”

“呃……长谷部君要我别说出去呢……”
陪着苦笑,光忠举起双手做了讨饶的姿势。

“那…”
博多回过头看一旁应该知道的大倶利伽罗,只见对方哼了他一声,脸上清楚写着‘不管知道不知道,都别来问我’,完美地表现了不想跟你混熟的态度。

“啧……”
知道从这两个人身上什么都问不出来,博多啐了一声乖乖坐下。

“怎么,博多觉得哥哥被抢走,感到寂寞了吗?”
替博多补上一小瓶烧酒,总是充满笑容的光忠的脸上,感觉得出他的取笑。

“才不是,只是觉得不合乎常理而已。长谷部居然会比我更早交到女友……”
噘嘴抱怨的博多,真是个可爱的弟弟,难怪长谷部会那么疼他。

“哈哈哈,长谷部也是个不错的男人啊,有女友是正常的嘛。”
虽然他一直被甩掉,这次能持续多久,实在是很让人感兴趣,不过这种话,光忠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可爱的女人啊……”
拿起小杯啜了一口,博多还是无法理解长谷部的话。
“会比乱还要可爱吗?”

“喂喂,粟田口家的男性,不是都很有女人缘吗?”

“别说了,多亏了一期哥那只结婚广告,突然出现一堆为了接近一期哥,拿我们当跳板的女人……”
说到女人就让博多叹气。
在公司中,女职员会接近他多半是在打听长谷部的事情,而在粟田口家则是打听一期的事情,他这个年轻有为的青年,一点都不被人给重视,实在是太哀伤了。

“这不是很好吗,至少留下到最后的都是真爱嘛。”
无能为力的光忠,只能挑着好话安慰博多。

粟田口家是个超绝的男性家族,一家上下全部都是颜值高到过份的兄弟,一个女孩都没有的家族,其中最可爱的粟田口乱穿上女装,甚至比偶像明星还要可爱耀眼,也难怪一家对女性的要求很高。

“真爱这种东西,在资本主义下是不存在的。结婚这种事情,不过是两个人的利益指数交叉值的最高点的时候,为了彼此立下的合法契约罢了。”

“………博多,我觉得这才是,你找不到女友的真正原因。”

“为什么?”

“嗯…恋爱需要的是浪漫嘛,缺乏浪漫就不是恋爱了。”

“哦,那么追求浪漫的光忠先生,请问你有女友了吗?”

“…………博多,别这样互相伤害好吗?”
敲敲额头,光忠决定将今天的酒钱算得贵一点了。

 

 

 

 

 

后记:

博多视点的番外篇
现Paro真是一旦设定下去就会没完没了的东西,毕竟刀剑角色多,各自关系在现代也变得相当地有趣起来了
下次如果有更新,应该是光忠篇了

澪雪 拜 14 May  2017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