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alse Relationship <4>

A False Relationship <4>

梗来自Lofter的 100%纯炮友30题

 

 

 

 

13 紧急联系人

 

驅車來到她的公寓,用之前拿到的備用鑰匙開了門。
還能開門的事實讓他不自覺鬆了口氣的同時,心中卻又對她對自己的保安一點都不重視而煩惱。

被開了門還一點反應都沒有,要是小偷該怎麼辦。

一路從客廳巡到房間,才看到她在床上有些痛苦地睡著,枕邊放著醫院的藥袋。

伸手摸了摸她貼著退燒貼布的額頭,拿下已經沒有溫度的貼布,換上一旁的新品,長谷部離開了房間,拿起電話打給那個人。

「喂,光忠,教我雞蛋粥怎麼做。」

「嗯?真難得你居然會問這個。」
電話的那邊,傳來男人性感低音。

「別管那麼多,告訴我食譜就可以了!」

電話那邊男人有所了悟的笑聲,讓長谷部選擇不回應。
「OK,我傳過去給你吧。」

掛斷了電話,長谷部到廚房中尋找材料,等著光忠將食譜傳給他。

她的冰箱跟他完全不同,裡面滿滿的是各種材料,不管是雞蛋白米蔬菜肉類都有,不用出去買也不要緊。

廚房內物品的擺放,對曾經在這裡度過好幾個週末,都是在廚房幫忙洗碗的他更是不陌生。

當他把該用的料理道具都找出來的時候,雞蛋粥的食譜也傳到了他的手機。

一手手機另一手料理道具,長谷部站在爐台前面,仔細研究傳送過來的內容。

22 急病与医院陪护

不尋常的聲音吵醒了獨居的女人。

睜開眼睛發現房門微開,從門縫中透入不該有的光線,讓她疑惑是不是自己今天忘了關燈了。

撐起吃過藥有舒服一些,但還不算康復的身體,她搖晃著腳步開了門,想要找些東西填滿飢腸轆轆的肚子。

一個不該出現在這裡的身影,站在她的開放式廚房之中,教她不禁揉揉眼睛,想著自己現在是不是在作夢。
「長谷部先生?」

呼喚聲讓長谷部回過頭來,看著她一身單薄的睡衣,很不以為然地皺了眉頭。
「再等一下粥就好了,先回去躺著。」

從長谷部身上透出,要是敢拒絕就壓切妳般的氣息,讓她什麼話都說不出口,乖乖地回房間去躺著。

不要多久,長谷部就端著冒著讓人充滿食慾的粥踏入房間,溫暖的香氣讓她忍不住想多吸幾口。
「先吃粥再吃藥。」
把粥放在一旁的小桌上,長谷部順便伸手摸了下她仍舊透著熱度的額頭。

「餵我吃。」
坐在床上,她揚起任性撒嬌的笑。

還以為長谷部會拒絕順便小唸她一下,沒想到他居然把一旁的梳妝椅拉了過來,在她床邊坐下。
舀出一匙粥還順便吹涼,才伸到她嘴邊。

「…不吃嗎?」

「不,我只是有點驚訝…」
張嘴吞下那口溫度恰好的粥,她還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驚訝什麼?」
長谷部表情都沒變,一口一口地餵著她。

「長谷部先生明明就是個工作狂,卻滿會照顧人的。」

「…………………那要看,工作的內容是什麼。」
沉默良久,在她吃下最後一口粥的時候,長谷部終於回答她了。
「好了,吃過藥換件衣服,再好好睡一覺,應該就會退燒了。」

將空碗收走的長谷部,帶了一盆熱水回來。
「順便幫妳擦個汗,換件衣服。」

也不讓她抗議,長谷部脫掉她已經濕了又乾的睡衣,用溫熱的毛巾擦拭她的脖子與胸口,熱熱暖暖的感覺十分舒服。

放下毛巾,長谷部來到她的衣櫃前面,一打開看那滿山滿谷女人的衣服,讓他自發地放棄尋找衣服的工作。

「有棉的睡衣或是衣服嗎?別穿那種睡衣,一點都不保暖……」
才回過身,有點燙的嬌軀就撲入了他的懷抱。
「怎、怎麼了?」

「來做吧,長谷部先生。」

「別鬧了,妳現在正在發燒,需要休息!」
幾乎裸體的女人緊貼在他身上,柔軟身軀磨蹭著他,讓長谷部努力忍下男人正常的生理反應。

「發燒要流汗才會好,就運動一下讓我發汗嘛…」

「不、不行!」
努力拉開兩人的距離,長谷部知道這樣被女人勾引下去,他很有可能失去自制力。

出差前沒有盡興,工作時間又是完全的禁慾,她的挑逗對正常健康的男人來說,實在是太過危險了!

「長谷部先生,好嘛……」
偎在他的懷抱中,雙手抓著他背後的衣服,兩人的距離實在是難以拉開。

溫熱柔軟的女體,過高的體溫透過襯衫燙著他的皮膚,大腿刻意磨蹭著他的腿間,無法抗拒的生理現象,不可抗力地出現在他身上。

像這樣放在眼前,都已經上了桌,而且人家還求著他吃,真的不開動就不是男人了!

「真是…拿妳沒辦法。」

拉著她上床,長谷部雙膝跪在她的腿邊,居高臨下看著她,並慢慢把襯衫給脫掉,解開褲子的皮帶。
「到時候,可別怪我不夠溫柔啊。」

他的宣告,只讓女人勾起豔美的微笑。
「激烈一點也可以喔。」

 

 

 

 

27 事后早晨一起睡过头

 

在透過窗簾的陽光下睜開眼睛。

太過於耀眼的陽光,讓她眨了眨眼睛,困難地從他的懷抱中伸出手來,拿起一旁小桌上的鬧鐘,看著上面的時間。

08:35

數位鐘毫不留情地告訴她,遲到的事實。

本來她就因為生病,請了兩天的病假是沒有問題,倒是另外一個人……

「長谷部先生,起床了!你遲到了!」
用力推著摟著她入睡的男人,這個工作狂社畜遲到,可是公司的最大新聞啊!
「長谷部先生!」

她努力的呼喚,終於是讓長谷部睜開濃紫色的眼,朦朧的眼神一看就知道他還沒睡醒。

「長谷部先生!」

「沒關係。」
大手一伸,又把她拉回懷抱中,枕在他的手臂上。
「今天有出差假,可以不用出勤。」

「不用出勤…」
對,海外出差的隔天,公司有給予調整時差的有薪假期,只是她從來沒看長谷部使用過。

「長谷部先生,真的不用去公司?」

「嗯,不用。」
輕拍她的肩膀的同時,長谷部像是想到什麼又張開了眼睛。
就著光線,他打量著她的臉色,額頭碰上她的。
「嗯,還有點發燒,再睡一下比較好。還是妳餓了?」

「不,我再睡一下好了。」

「好。」
環著她的肩膀,長谷部卻比她更早落入夢鄉。

她的單人床,一個人睡綽綽有餘的空間,加上長谷部這個高大的男人,必須要擠在一起才能睡覺。
昨晚交歡的餘韻還留在身上,在被子中,兩人都赤身裸體地貼著彼此,非常溫暖舒服。

這時候她才注意到,除了第一次以外,她幾乎沒見過長谷部的睡臉!

在歡愛之後都還有精神做其他事情,隔天早上也很早起,唯一一次在她面前睡下,就只有第一次而已。

那時候聽說,他是剛調回來沒兩天,也就是跟現在一樣,是在調整時差嗎?

不管理由是什麼,能看到他的睡臉,真是難得的經驗呢。

偎在他的懷抱中,又再度閉上了眼睛。

 

 

 

澪雪 拜 28 Mar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