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alse Relationship <7> R18

A False Relationship <7>

梗来自Lofter的 100%纯炮友30题

 

 

 

 

 

 

 

 

 

8 尴尬的巧遇与掩饰

難得的周末,做著休閒打扮走在京都的街上,是社畜長谷部前所未有的經驗。

昨晚是個滿足的夜,在京都車站附近就有的溫泉旅館,是生活中只有工作工作工作的長谷部,從來沒想的建築。

「妳對京都滿熟的?」
看她不用看地圖也不用翻手機,非常熟悉地搭電車,只有在當地生活過得人才擁有能力。

「我在京都讀大學。」

「這樣啊…」
大學在京都,卻到東京來就職,雖說這並不是太稀奇的事情,不過一般就職來說,還是會以京都或大坂為主才對。
不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由,長谷部也不打算多問。
「再來我們去哪裡?」

「去錦市場,得買點禮物回去給大家才行。」

出門旅行還要買禮物,這種麻煩事情長谷部從來沒做過。
出差的時候連吃飯時間都沒有,在移動的時候啃個麵包喝杯咖啡就算數了,這種人際關係的往來還真是可怕,不愧是秘書課。

來到有京都的廚房之稱的錦市場,醬菜、茶葉、京果子,她快速地挑過自己想要的東西,長谷部就負責跟在旁邊拿東西。
當然她買得也不多,等一會提著東西搭電車,也完全不是負擔。

從四條通走進去,穿過錦市場來到寺町通商店街,迎面而來的叫喊聲,讓他們停下腳步。

「老師!左文字老師!還請留步!」
在週末也穿著西裝的男人,追著一個將和服穿得極為隨性頹廢,長髮半束半放,手上拿著用風呂敷巾包起來的盒子,彷彿是穿越時空卻又跟京都的氣氛極為搭配,渾 身上下散發出不可思議妖豔氣質的男人。

被稱為老師的人,像是沒聽到呼喚一樣,木屐聲一敲一敲,腳步悠閒地向前,直到看到佇立的男女才停了下來。

「哎呀呀,這不是長谷部嗎?什麼風把你吹到京都來了。」
用和服袖子掩嘴低笑,比女人還要嬌媚的眼眉,實在是讓人懷疑他的性別。

「宗三,你一個人出來?」
除了他背後那個不斷喊他老師的人以外,宗三身邊似乎沒半個人。

「放心吧,我是飛不遠的籠中鳥。倒是,你跟女人在一起?」
站在長谷部身邊的女性,讓宗三饒有興趣地向前一步,彎腰想要打量她的時候,她更快地退了一步,幾乎是要躲到長谷部背後。

她的反應讓長谷部伸出手,擋在她與宗三前面。

長谷部難得的反應,更是讓宗三笑出聲。
「女朋友?」

「不,我們只是…公司的同事。」
比長谷部更快,她搶先回答,一臉都不管長谷部愕然的臉色。

「哼嗯,同事啊……」
宗三微瞇的雙眸,一副看好戲地瞟了長谷部一眼。
「也是,像你這麼稱職的社畜,哪有女人可以忍耐,三個月就很了不起了。」

「宗三…」
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狗,長谷部充滿了敵意。
「你後面的人是誰?」
那個男人明明是追著宗三而來,視線卻盯著他身後的女人不放。

要是單純欣賞女人的視線,長谷部也不會放在心上,畢竟美女人人愛看,他也不是什麼小氣的男人。

這男人的眼讓人不快,像是盯上獵物的蛇一般,舔舐全身,在找機會策劃什麼的眼神,在商場上打滾接觸過各種人的長谷部,非常了解這傢伙的危險性,也難怪她會 躲在他背後,不敢與那男人有任何接觸。

即使沒有握著她的手,長谷部也清楚地感覺到她的恐懼。

「後面?」
長谷部一問,他才很不耐煩地往後一看。
「這麼說來,你是誰?」
先才對著長谷部有點壞心眼的笑容全部消失,只剩下高高在上的傲慢,像是看著垃圾一般的視線,教那男人不自覺退了一步。

「左文字老師,能在這裡見到您是我的榮幸!」
男人遞出名片,宗三卻完全沒有想要接過的意思,連手都懶得伸出來。
「希望老師能在我們的雜誌連載!不!就算是短篇也可以!只要是老師的作品就行了!」

「……真無聊。」
宗三纖白的手指撥了撥頭髮,這種程度的邀約根本打不動他。
「長谷部,壓切一下。」

「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
長谷部也露出不輸給宗三的嫌麻煩表情。

「哎呀,這樣對我說話真的好嗎?到時候麻煩的可是你吧。」
宗三的視線,落在被長谷部半護在身後的人臉上。

「嘖…」
宗三的威脅相當奏效,讓長谷部忍不住低啐一聲。

「喂,沒事還不快滾。」
冷下臉,散發出沈重殺氣的長谷部,那彷彿會被一刀兩斷的恐懼感,讓長谷部在親友之中有了個壓切的外號。

氣勢一放出,令人討厭的傢伙馬上腿軟打顫,連話都要說不出來了。
不過就是這種程度的貨色,就想要追著人喊老師,更是讓行事高標準的社畜看不起。

看男人似乎是怕到忘了要滾蛋,長谷部本來就已經很凶狠的臉色,更是難看了些。

出於本能上對生命的愛惜,男人悲鳴一聲,丟了手上的名片掉頭就跑,連跟老師打招呼的事情都忘了。

「呼呼呼,真不愧是壓切,還是一樣寶刀未老。」
糾纏的傢伙落荒而逃,宗三一臉清爽地掩嘴輕笑,完全不管長谷部想殺人的眼神。

「別那樣叫我。」
自己不太喜歡的一面讓人知道,長谷部的怒氣當然往宗三身上發去。

「有什麼關係,缺點愈早讓人知道,捅得愈淺傷害愈少啊。」
宗三的雙色眼眸輕瞇,看著躲在長谷部身後的女人。
「憑我們的交情,我不會害你呢,長谷部。」

 

 

 

 

21 很多,很多酒

大量的啤酒瓶擺放在旅館的矮桌上,佔領了大半個桌面。

男女兩人面對面地坐著,手上都拿著一瓶啤酒,卻不像是把酒言歡的模樣,彼此沉默著。

把手上喝乾的啤酒放到一旁,長谷部又拿過一瓶打開,灌下一口後繼續看著一言不發的女人。

從晚餐回來之後,就一直是這個樣子。

不,正確該說,是下午與宗三見過面之後,她的樣子就很奇怪,完全心不在焉地強顏歡笑,不知道該說什麼的長谷部也只能陪著她少言少語,直到她突然說想喝酒。

想要喝酒還不容易,便利商店中各種濃度的酒任君選擇,最後是重量不重質地買了好幾打啤酒。

結果說要喝酒的本人,只喝了一瓶就停止,剩下都是他在喝。

當然,學生時代被喜歡喝酒的前輩給訓練過的長谷部,啤酒這種東西就跟水沒有兩樣,根本不可能灌醉他。

長谷部非常規律的,一瓶又一瓶地把啤酒給逐漸消耗掉。

他的眼,從未從眼前的女人身上移開。

「…………妳跟那個人認識嗎?」

長谷部很擅長等待,等她自願開口並不是困難的事情。
只是,有些時候,人是需要一些契機,需要被人給推一把,才能夠前進。

「……是…前男友…」

「是嗎。」
對於這個答案,長谷部並不意外。

自己並不是她第一個男人,且她對這種事情也頗有經驗,過去有幾個男人是可以想像的。

她那些已經過去的感情關係,對長谷部來說完全無所謂,令他介意的是,她面對那男人時的反應。

顯而易見的,恐懼。

一點都不像是正常分手的男女之間,會產生的氣氛。

即使到了現在,她握住酒瓶的手,依舊是微微顫抖著。

「…開始交往的時候,是個好人…慢慢的,變得會使用暴力,會要我去做一些…不願意的事……」
握緊酒瓶到手指發白的程度,她所謂的不願意的事情,長谷部大概可以想像,突然覺得今天自己實在是太乾脆地放過那個人了。
有著那種眼睛的人,多半都是不能信任的危險人物。
「我想要逃走,所以就到東京了。」

比起隨時都可能見面的城市,換一個地方生活,確實是比較安全的方法。

「今天到京都來,就是想著…自己是不是已經脫離那時的陰影了。」
握緊的酒瓶的手,緩緩放鬆,漂亮的小臉露出比哭還難看的苦笑。
「結果還是不行呢,看到他的時候還是怕到不行…」

找不到可以安慰她的話,長谷部伸手握住她顫抖的手,平常溫暖的手,現在是一片冰冷。

「那個時候長谷部先生伸手保護了我,真是謝謝你。」

「不用謝,這是當然的。」

掙脫長谷部握著她的手,女人站起身來走到長谷部身邊,伸手拉下連身裙背後的拉鍊,衣服順著她的玲瓏曲線滑下,在腳邊盛開出一朵布花。

「來做吧。比起那個人,這場旅行,我只想留下跟長谷部先生一起的美好回憶而已。」

明明知道她只是在尋求慰藉,只是需要溫暖癒合她的傷口,這種時候幾乎是趁人之危,長谷部還是伸出手,將只穿著內衣的她拉入懷中。

 

 

 

 

 

16 一方精神状况糟糕时的性

身體是誠實的東西。

人可以用言語武裝自己,卻無法改變身體的自然反應。

為了尋求慰藉的女人,長谷部比平時還要更加溫柔熱情,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原來他可以做到這種程度。

豔麗長髮散亂在床上,女人雪白的裸體,蕩漾著快感紅潮,薄汗在微弱燈光下閃閃發光,浮起朦朧的美。

一手抓著上方的枕頭,另外一手與他交握,飽滿雙乳隨著他的大掌變形,纖腰迎合著他的搗弄地淫蕩搖擺。

嬌喘中斷續呼喚著他的小嘴,伸出的粉色舌尖讓他舔上,上下敏感同時被刺激的快感,讓本來就很緊熱的幽谷更是糾纏上他,只可惜隔著薄薄的保險套,無法真實地 感受到柔軟嫩壁的熱情。

「……舒服嗎?」
汗水沿著他的臉頰滴落到女人身上,已經知曉了她身體上各種敏感的地方,長谷部變換著角度進攻著體內媚肉,耳邊盡是她哭喊著舒服,欲仙欲死的淫啼。

「啊、呀啊…太、太有感覺……啊…」
蕩漾在官能中,身體彷彿不是自己的快要被融化,淫蜜隨著他的抽送不斷噴出,不只是兩人的結合處,就連身下的床單也濕了一片。

「裡面這樣顫抖…讓人忍不住……唔…」
膨脹的青筋和先端,攪弄著濃稠春水,奔騰愛慾讓他停不下來,敲打著她隨著快感已經下降的子宮口。

「啊、呀…不要…那樣……會去、啊、要去……」
閃著淚光失去焦距的雙眼,讓長谷部緩了下來,拉起她握著頭上布料的手,與她掌心對掌心,雙手十指交握。

「忍耐一下,一起去吧…」

雙腿被分得更開,腰骨向上抬起,完全綻放的花瓣可以將他的全部都吞嚥到底,粗硬短毛摩擦嬌嫩花瓣的快意,從腰部竄上頭頂,差點要讓她連手都握不住了。

伸直的雙手挾緊了豐乳,一片雪白中只有挺立乳尖隨著韻律前後翻動,誘人美景刺激著男人欲望,讓他不再忍耐地享受她的性感。

「呀啊…啊!!」
來到令人哭泣高潮的瞬間,像是要確認他的存在,她不管是雙手還是幽穴,都緊握著他不放,粉色的指甲在他的手背上留下圓形痕跡。

直到射精後軟下,他才緩緩退出,將不能用的保險套往旁邊一扔。

兩人的手終於是鬆開,長谷部才剛從她身上起來,下一秒鐘就換他被壓在床上。

「………長谷部先生,我還要…」
柔軟的女體壓在他的胸膛上,溫暖小手來到身下撫著他剛軟下的欲望肉塊。
紅唇沿著他精壯結實的身體而下,埋入他的腿間,將沾染了精液的軟綿,溫柔地含入口中舔弄。

小小舌尖舔去白濁,吸出殘留在裡面的精液,在她熱情細心的伺候下,肉莖很快就恢復先才雄風。

「可以嗎?」

「當然,直到妳滿足。」

得到承諾的女人,很高興地用嘴撕開保險套,輕含著替他套上。

從來不知道她連這種也會,快感讓長谷部腰部一緊。

嬌媚地跨上他,她緩緩沉下腰,伸手與長谷部十指交握。

夜晚,還很漫長。

 

 

 

 

 

澪雪 拜 31 Mar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