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alse Relationship <9> R18

A False Relationship <9>

梗来自Lofter的 100%纯炮友30题

 

 

 

 

 

 

28 参加对方的家庭聚餐(并在卫生间来一发)

在豪華晶亮的化妝間補妝,她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忍不住嘆氣。

眼中閃爍著已經動情的紅潮,只要用心看她一下就很容易發現,補妝也只是稍微轉移他人的注意力,並沒有太大的用處。

沒想到身體已經敏感到,被三條常務騷擾個幾下就會動情,到底是常務騷擾的技術提昇了,還是跟長谷部太過親密改變了身體的反應,那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她這個模樣根本無法出去見人,要忍耐燥熱身體也是非常辛苦的事情,連內衣的摩擦都讓人顫抖,在這種時候,即使只有短短二個小時都像是二天一樣難熬。

只剩下幾個小時,她只要忍過去就好了。

在心中不斷重複對自己說著,她緩步踏出化妝間,熟悉的高大身影出現在不遠處。

上班用的西裝不夠正式,在胸口放入手帕提昇衣服的格調,勉強看起來像是禮服,長谷部的模樣很明顯就是從公司趕過來露個臉。

作為營業部的王牌,創業紀念派對這種場合,當然有許多他必須要打招呼的對象,對他來說是重要的工作場合。

一直以來工作優先的長谷部,在這種時候,是絕對不會注意到她的存在……

才這麼想的時候,長谷部突然朝她走了過來,一臉擔心的模樣讓她也沒有移動,就這樣看著他站定在自己面前。

「怎麼了?臉…這麼紅?」
大手不安地撫上她發熱的眼角,輕柔的手勢讓她忍不住撲入他懷中。

兩人從未在大庭廣眾下這麼親密,讓長谷部愣了下,還是伸手輕拍她的肩膀。

「長谷部先生,來做吧。」

「哎?」
比起精緻妝容上揚起的豔笑,她的話語更讓長谷部愕然。

不過看她雙眼潤紅的發情模樣,和緊貼在他懷中的溫度,這似乎不是玩笑話。

「我…去開個房間。」

「我等不了那麼久…」
嬌軟的身體在他懷中磨蹭,女人體香和香水混合起來的熟悉氣味,催化起他的情慾。

看了一眼四下無人,長谷部拉著她走入一旁的男性用洗手間的小房間,速度快到她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耳邊只聽見洗手間上鎖的聲音。

不愧是五星級飯店的洗手間,小小的廁所中即使站了兩個人也不會擠在一起,只是這樣反而更讓人意識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僅存的理智與羞恥迅速湧了上來,知道自己到底是想做多麼大膽的事情。

「冷靜一點了?」

長谷部的聲音讓她眨眨眼,他也是一臉不相信自己大膽行為的表情,俊臉上充滿尷尬的潮紅。

視線往下,可以見到他腿間已經略為膨起的形狀,只是還沒有平時那麼硬挺。

這裡是男性用洗手間,是隨時都會有人進來的地方,明明知道很羞恥,身體卻不受控制地比先才更要興奮起來,只是磨蹭膝蓋也無法平息了。

抽起一旁的紙巾擦去才剛剛補上的口紅,她在長谷部面前雙膝跪下,伸手解開他的皮帶與褲子。

一板一眼的長谷部從未試過在外面作愛,慌張地舉起手想要阻止她,只是他的手到半空又放下,一如往常地順應著女人的任性。

感覺得到長谷部的抵抗,但這男人對她就是完全的寵溺,比起自己更優先她的願望的男人,讓她想要開口說些什麼,但這時候她更優先著自己忍耐不了的情慾。

脫下蕾絲手套握上他半硬的肉莖,粉唇親吻先端舌尖挑逗敏感小洞,刺激感讓長谷部悶哼一聲,身體也誠實反應著他的上揚的情慾,被握在溫暖小手的肉塊,逐漸照著角度抬起頭來。

黑紅色先端像是糖果般被畫圓舔玩著,細嫩小手上下搓弄著無法吻到的地方,即使已經盡量不要發出聲音,在四邊牆壁的小房間中,即使是一丁點聲音都會被極度放大,吸含著他的低哼聲在這時候聽來更是色情。

在她積極的取悅下,長谷部很快就準備好,被舔吻得濕亮的欲望,看起來比平常更來得猙獰。

「長谷部先生,快點來……」

背對著長谷部拉起小禮服的裙子,從腰部的曲線而下是為了不露出內衣痕跡的丁字小褲,勒在小屁股上極為色情的吊帶襪,為了宴會而穿著高跟鞋的雙腿,更是修長性感,讓長谷部除了吞嚥一口極度乾渴的喉嚨外,完全忘記自己要做什麼了。

纖白小手拉開抵在粉色裂縫上,已經被花蜜溼透變成透明的小褲,淫猥手勢差點讓他忘了自己還沒戴套,就要衝入邀請著他的誘人花瓣了。

「哈啊!」
被瞬間充實的滿足感,讓她忘了自己身在何處,誘人的高聲嬌啼讓長谷部慌張地摀住她的嘴,幸好現在整個洗手間中只有他們,沒有被敲門問候。

「抱歉,先用這個抵住聲音。」
抽起胸口的裝飾用領巾,長谷部讓她自己咬住。

「嗯…呼……」
一手按在牆上,另外一手拿著布巾捂著自己,盡量讓淫喘聲降到最低,別讓突然進入洗手間的人發現他們的荒唐。

空虛欲望一點一點被填滿的歡愉,穿著高跟鞋的雙腿不住顫抖,幾乎快要不能支撐住自己的體重。

從身後埋入體內的炙熱欲望,進入比平常更深的地方,不熟悉的體位與環境帶來的緊張,更是興奮著她的情慾,溼熱絞緊的嫩壁讓長谷部扣著纖腰的手更緊了些,激烈淫猥的水聲迴盪在狹小空間中刺激著鼓膜。

半閉的眼前閃起了白光,連指尖的酥軟無力的感覺,讓她差點要喘出聲音的瞬間,男人們談話聲和腳步聲讓她瞬間回神,還不用她開口,在背後的長谷部也停了下來,不讓人發現古怪。

隔著薄薄的牆壁,聽著他人的對話,才真的意識到自己做著多麼羞恥的事情,簡直就是癡女。

羞恥心讓她不自覺地銜緊了腿間的碩熱,幾乎是到一吋一吋都可以清楚感知他的脈動的瞬間,靜止不動的長谷部突然激烈抽送了起來,每一下都重重地頂入柔軟深處的快感,讓她忍不住嗚噎出聲。

「你有沒有聽到什麼?」

「什麼?」

女人壓抑的嬌喘容易被男人給接收,本來打算離開的人又停下腳步,疑問著先才聽到的聲音。

聽得到牆壁外面男人的對話,讓她更是硬狠狠地咬住手上的布巾,連低哼聲都不敢發出。

荒唐事情絕對不能被人發現的最後理智,與融化著身體的快樂相互對抗。

瀕臨高潮卻要可憐忍耐,緊繃的身體忍耐著不要哭泣出聲,太過於專注於忍耐到連外面的聲音都聽不見了。

但是,忍耐畢竟還是有極限。

就算被聽到也只好認了,就要對快感認輸的瞬間,身體突然被拉起,拼命忍住聲音的粉唇被長谷部給吻住。

「呼…嗯……」
不管是嬌喘還是悲鳴,全部都被吞沒,上下兩張嘴都讓他給填滿,太過於舒服滿足的感覺,讓她連自己高潮都沒有發現,在他的懷中不斷可憐顫抖。

好不容易外面的人都離開,長谷部才稍微放鬆,她就整個人癱軟到跌坐在地,尚未從身體上退去的快感餘韻,讓她下半身酥麻地完全使不出力氣。

不只是她而已,長谷部也是前所未見的一臉潮紅,連肩膀都在上下起伏。

「………別煽動我啊…」

 

 

 

澪雪 拜 7 Apr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