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alse Relationship <11> R18

A False Relationship <11>

梗来自Lofter的 100%纯炮友30题

 

 

 

 

 

24 草草收尾的争吵(以及和好炮)

「為什麼…長谷部先生會在這裡?」
以時間來說,他應該已經回去了才對。

在飯店舉行派對,雖然不用收拾現場,但還是有很多需要處理的事情,負責籌備派對的秘書課和總務課,不只要招呼送客,還要留到最後與飯店方確認好各種事情,才算結束今天的工作。

其他人,早就在派對尾聲的時候,快快回家度週末去了。
更不要說,只是抽時間來參加派對的社畜先生,這時候應該回公司去加班,怎麼會坐在這裡……而且看起來是在等她?

「我送妳回去。」
沒有回答她的問題,長谷部只是站起身,淡淡地說了一句。

這是每次兩人一起下班,長谷部會對她說的話。
之後就不一定回到誰家,接下來是男女之間的蕩漾激情,這一段時間以來都是如此,是兩人之間沒有訴諸言語的約定。

可是,看著長谷部的背影,女人的直覺告訴她,有什麼地方相當不對勁。

「為什麼在這裡等我?不會覺得我已經回去了嗎?」
停下腳步,質問著沒有正面看她的男人。

正確該說,從剛才開始,他就沒有與她視線相對。

雖說工作後,總是由他送人回家,但那是最後只剩下他們彼此的時候。
像這種創業派對,她作為秘書課的一員,理當跟同事一起離開,長谷部是什麼根據,一定能在這裡堵到她?
如果她已經回家了,那他打算在這裡坐多久?

面對她咄咄逼人的質問,長谷部仍舊是背對著她。

「長谷部先生!」

聽見他充滿無奈的低聲嘆息,長谷部終於是轉過身來面對她。

「……想要找妳的時候,正好見到妳搭電梯上樓了。」

明明她所有的一切都是清白的,卻產生了一種被抓姦的莫名難堪。

「既然都看到了,為什麼…還要等我?」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女人一個人搭電梯上旅館代表什麼,長谷部不可能不知道。
什麼都瞭然於心,卻還在這裡默默地等著她,完全無法明白這個男人在想些什麼!

女人輕揪黛眉,強忍情緒的模樣,讓長谷部輕喟一聲走上前,伸出雙手將她環入懷中。

「長、長谷部先生!?」
不是生氣也沒有責罵,靠入溫暖環抱的瞬間讓她慌了手腳。

「我可沒有飢渴到,會不斷跟不喜歡的女人上床。」
長谷部靠在她的耳邊,聲音不大卻非常清楚。
「妳也,不會隨便跟沒有感情的男人上床吧。」

「那當然!」
回答後她才意識到自己承認了什麼,俏臉瞬間燒熱起來,幸好她現在是在長谷部的壞中,這模樣不會進入他眼中。

「那還有問題嗎?」
包容一切的溫柔寵溺,這種從頭到尾都只有自己在煩惱的不甘心,還有那縈繞在心頭的不對勁,讓她知道這不是全部。

「…那為什麼,從剛才開始就不看我?」
用雙手固定住他的臉,只見他濃紫色的眼硬是與她偏開。

「因為………看到妳現在的打扮,會讓我想起剛才洗手間的事情……」
一層不讓人熟悉的薄紅,染滿了他的俊臉甚至耳朵,一板一眼的男人難得不知所措的尷尬模樣,讓她忍不住輕笑出聲。

「別笑了!」
就知道她會有這樣的反應,所以長谷部才不願意看著她。

「長谷部先生,我們回家吧。」
靠在他的胸口,她柔柔微笑。

來到停在飯店的地下停車場,已經接近深夜的這個時間,停車場中不只安靜而且車輛也少,兩人的腳步聲迴盪在空曠的停車場中。

長谷部的車,跟他的性格一樣是樸實車款,雖然是他的私人物品,但偶爾也會當公司車使用接客,外表普通但內裝舒服寬敞。

才坐上助手席,關好車門,安全帶還沒來得及拉上,臉就被長谷部給扳過去,覆上的唇帶著酒精的味道。

急切探入與她糾纏的舌尖,得到她的積極回應,變換著角度廝磨貪婪彼此,連呼吸都重合起來。

「呼…唔…」
雙唇內側被挑逗,舔啜分不出是誰的液體,她的體溫也隨著濃密纏綿的吻炙熱起來,腰內一陣酥麻,腦袋也因為竄上的情慾變得昏沉。

好不容易難分難解的絲線沿著下巴滑落,朦朧渴望的大眼讓長谷部退了些,趴在方向盤上嘆氣。

「…長谷部先生?」
用手指擦去被他給吻花的口紅,她疑問地看著男人的肩膀。

「抱歉,讓我冷靜一下……不然我可能會忍不住……」

男人壓抑的聲音,讓她忍不住輕笑。
「…好喔,長谷部先生想做的話。」

「……妳說真的?」
稍微抬起臉的長谷部,即使只看得到他的眼角,也充分感受到他壓抑的情慾。

「剛剛…在洗手間都做過了,這個時間停車場也沒人…不是嗎?」

「別誘惑我啊!」
拼命咬牙忍耐的模樣,更是讓人想要玩弄,想要看這個男人失控的模樣。

勾起淫魅微笑,她略為起身,將長度到膝蓋上的短裙緩緩上拉,剛剛好就到看得到吊帶襪,卻看不到小褲的地方,白嫩大腿在車窗外的背光照耀下中更顯得發亮。
「摸一摸嘛…」

「妳…」
看著他在理性與欲望之間掙扎的表情,真的是非常有趣。

男人的喉結上下滾動,停頓了幾秒還是理性還是敗給了欲望,長谷部伸手探入她
的裙子中,大手沿著柔軟大腿內側,隔著小褲指尖在粉嫩裂縫上摩擦著。

「這麼濕?」

「嗯…這是剛剛的…沒有內褲可以換……」
在洗手間穿著內褲做的時候沒想那麼多,後來才發現沒有可以替換的內衣,又不好意思脫下來,只好繼續穿著濕透的內褲,在他的手中變得更來得色情了。

「裡面…也是濕的不是嗎?」
指尖從內褲的隙縫探入,嬌嫩花瓣跟沼澤無異,敏感低吟隨著他愛撫著淺淺入口處上下起伏。

「哈啊……才剛做過嘛……」
在高跟鞋之中的腳趾舒服蜷曲,握著衣服的手也有點支持不住,身體不自覺地隨著他的手指韻律搖擺起來。

「真是…!」
將人推倒在椅子上,長谷部把椅背放倒,椅子也推到最後面,讓助手席有足夠的空間容納兩人。

壓住膝蓋分開雙腿,連高跟鞋都沒脫下的女體更顯煽情,腿間一片淫亮,粉紅花瓣欲求不滿地開合,濃密的情慾氣味淹沒了狹小的車內空間。

再也忍不住跨下疼痛,長谷部解開褲子,硬熱欲望與她摩擦,抵弄著前端敏感珍珠的快感讓她嬌啼。

只是摩弄著她卻遲遲不肯進入,欲求不滿的感覺讓人咬牙,但在狹小的車內卻又無法動作,一切的主導權都在她上面的男人手上。

「…啊,剛才是最後一個套子嗎?」
在快感中軟綿綿的意識,突然想到剛剛在洗手間的激情,長谷部用掉了身上唯一的保險套,讓現在這情況就變得有點尷尬了。
「還是我來含?」

「別擔心。」
打開助手席前面的置物小櫃,非常意外裡面居然有二盒保險套。

「為什麼,會放在車上?」
這準備週到的程度,還真是讓人傻眼。

「儲備在車上,就算用完了,我也不用去那麼遠的便利商店。」
長谷部還在說之前在她家要上床前,保險套卻用完的糗事,教她小臉一紅。

「那、那是意外!」

「這樣就不會有意外了。」
快手快腳地打開包裝,一鼓作氣頂入柔軟深處的滿滿充實,讓她昂頭嬌啼,聲音大到也許整個停車場都聽到了。

「噓,小聲一點。」
就算是深夜的停車場,也不代表完全不會有人出現,也許是飯店員工也許是客人,不管是哪個都不太好。

「嗯…可是…很舒服……」

水汪汪大眼的撒嬌,讓長谷部又是一窒。

輕嘆口氣,他脫下西裝外套和解開襯衫,露出結實上半身。

「覺得會發出聲音的時候,就咬我吧。」

「這…怎麼可以……」

「不能只有妳一個人在忍耐吧。」
摟緊酥軟嬌軀,所有的聲音都淹沒在他的懷抱中。

 

 

 

澪雪 拜 13 Apr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