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With Me

Be With Me

 

七夕相關

 

 

 

 

今天是七夕,是一般世論來說戀人們應該一起度過的日子,如果還不是戀人,今晚也是成為戀人的好機會,不論男女都積極把握。

這種屬於戀人們的特殊節慶日,對適婚年紀的年輕女性,也不見得一定是令人興奮的日子就是了。

一個人待在家中,不是會收到家人投來特別關懷的眼神,就是一些令人不快的冷嘲熱諷……特別是,在她拒絕了源家少爺的邀請後,還一個人坐在家裡的話,不用半小時那位少爺就會接到通知,帶著花束來按門鈴,到時候她想逃也逃不了了。

除了接受另外一人的邀約別無他法,這種以女性的觀點來看,可能是魚與熊掌無法兼得的好事,對她來說卻不是如此……像她這樣只會被罵身在福中不知福吧。

在三條家的大宅中,她在專門的著裝師的協助下,換上了浴衣還整理好了妝髮。
年輕亮麗的女孩,雖然濃妝豔抹可以讓她豔美逼人,適合夜晚的輕柔淡妝,強調年輕肌膚的化妝方式,清新脫俗的氣質路線,教她不安地摸摸自己的臉。

由那個喜歡和裝的三日月替她選的浴衣,當然是浴衣中最高規格的有松絞。花色也不是簡單的條紋和花朵,而是在袖子衣擺與胸口有著藍紫色蝴蝶飛舞在深藍色的布料上,在有松絞的紋路上,她身上的衣服彷彿一幅畫般,每當甩動袖子的時候,蝴蝶就像要從布料上飛出般十分美麗。

記得三條家中並沒有女性主人,三日月說一切都是臨時準備,可是她也不是沒見過市面的小女孩,臨時準備不過是三日月敷衍的她的話語罷了。

這種衣服,肯定是為了某個人而特別量身打造。

依她跟三日月之間的關係,實在是不應該穿上這件衣服……只是主人家都已經拿出來,她也只有換上的份,這複雜的心情更讓她覺得,應該兩個人的邀請都同時拒絕才對。

「嗯,這不是相當適合嗎。」
同樣穿上了浴衣,三日月來到她的背後,上下打量的一番,愉快地瞇眼微笑。

「……謝謝。」
三日月的到來,一旁侍候的人都自動退出了房間,不愧是名門三條家的僕傭,都教育的非常完善。

比起拘束俐落的西裝,三日月閒散優雅的氣質,確實更適合和服。
沒有太多裝飾,三日月一身深藍色暗紋浴衣,手上拿著蒔繪金的雙三日月的摺扇,那是他不離手的愛用小物,即使穿著西裝也帶在身邊。

三條家的少爺三日月,不只是坐擁可以揮霍一生的財富,他本人也同時個美貌與智慧並存的男人,像這樣的人為什麼要在自己家工作並願意居於常務之位,她實在是想不透。

就跟,這男人看破她的心思,提出那個計畫一樣……她無法看透這人,可是他卻看透她的一切,這樣一面倒的情勢,說真的對她相當不利。

但這一切都是她自己決定,三條三日月在各種條件上也都符合她的要求,現在一切也都進行的相當順利,就是不知道這悶在心口的感覺到底是什麼意思。

「那麼我們出發吧。」
三日月拉起她的手。

「去哪裡?」
被三日月拉著,她滿臉疑問。

「哈哈哈,這種日子,廟會當然是第一選擇吧。」
微笑的男人,左邊的長鬢髮隨著他的笑容晃動了一下,心情極好時的他,一舉一動都會讓人怦然心動,無法抵擋渾然天成的魅力。

「哎?」

她訝異的反應,讓三日月停下腳步。
「怎麼,不喜歡?」

「不,一般來說,都會選擇高樓層的景觀餐廳不是嗎?」
穿著這麼高級的浴衣去廟會,她還真沒想過。

「嗯?一般來說的約會,確實是看得到煙火的景觀餐廳比較好。不過,比起那種地方,我記得妳比較喜歡廟會吧。」

「是沒錯……」
為什麼這個男人,對她的喜好這麼清楚呢?

女人微紅了臉,有點困擾地抬高眼神地望著他,晶亮大眼只讓他的笑容更加深了些。

「走吧,車子已經在外面等著了。」

七夕的廟會,規模比她所知道的還要大上很多。

並不是一般在神社前面舉辦的小活動,而是整條街都做上了七夕的裝飾,沿路都是由短冊組成的彩帶與花球,各種販賣的吆喝聲,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人太多了。

這種人擠人,隨時都可能被人群給沖散的密度,三日月的手始終牢牢地與她相握,他的手指沒有半點鬆開。

牽著她的手走在前方,而不是並肩而行,在三日月的背後,她感覺不到人潮帶來的推擠與壓力,這令人意外的溫柔,一點都不像是平常壞心眼,喜歡調侃她的人。

這種突然令人心跳加速,散發出戀愛感覺的情景,實在是太犯規了!

想起他們之間的約定,讓她輕咬抹了口紅的唇,那漂亮的色澤讓她即使咬白了唇,也不會有人看出她的變化。

突然一隻棉花糖塞到了她的手上,在她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三日月就拉著她到一邊遠離熱鬧的椅子上坐下,自己單膝跪在她的面前,連著鞋子捧起她的腳。

「腳會痛嗎?」
脫下木屐,三日月仔細端詳她已經發紅的腳趾間。

「還、還好……」
用棉花糖遮住自己有點發熱的臉,才能直視他認真帥氣的臉龐,還有眼底微微透出的新月虹彩。
要不是三日月詢問,她還真沒注意到,自己的赤腳穿木屐已經有點發痛了。

「抱歉,忘了妳不太能長走……」

並不是她的腳有什麼疾病,而是做為社長千金,一名養在深閨大小姐,出入都是汽車代步的她,突然的長距離步行對她太過負擔了。

「不,這沒什麼……」
裸足被他給捧著,男人手指輕撫她紅腫的腳趾間,這種比在床上被他給弄哭還要曖昧羞恥的感覺,讓她慌張地想要把腳給收回來,卻完全徒勞無功。
「……三日月…」
小聲輕喚一臉嚴肅皺著眉頭的男人,希望他能稍微回神一些。

「唉,我真是……都這個年紀了,還跟個毛頭小子一樣興奮…」
用手遮掩住自己表情,三日月混合著嘆氣的嘟囊,使她聽不太清楚男人的話語。

「休息之後,我們回去吧。」
將她的木屐穿好,三日月在她身邊坐下。
「今天不夠盡興的部份,明天就選在可以看得到煙火的地方補償妳。」

「不,不用特別說什麼補償…」
彷彿是對戀人的綿綿情話,平常只有在床笫中聽見的低沉嗓音,在這種時候會讓人心跳加速到不能自己。

「要連續兩晚都在頂樓的新婚套房嗎?大小姐還真是積極呢。」

「連、連續兩晚!?」
這行程她怎麼沒聽說過。

「直到這裡有消息前,我們得努力點不是嗎。」
三日月的大手隔著衣服撫上她平坦小腹,即使隔著衣服,熟悉的男人指尖還是讓她背脊一顫。

「快點懷上我的孩子吧,紫。」
突然貼上耳邊,名字被他的好聽聲音給呼喚,讓她反射性地摀住發熱的耳朵,手上的棉花糖也掉了下來,還好三日月動作更快地接住。

「你、你、你…這樣……太犯規了……」
小臉豔紅到連腮紅都為之失色,不知所措到連話語都結巴起來的慌亂,渾身上下強固的防備被他給一擊卸下,純粹的少女模樣一如他初見時一樣可愛,刺激著他的男性欲望。

「好想抱妳…」
額頭靠上她的肩膀,聞著她的馨香,三日月閉上眼無奈嘆氣。

「這…不、不能在這裡……」

「換個地方就可以?」
愉快閃亮的微笑貼在臉前,笑瞇起來的彎眼,眸中燦亮的新月虹彩逼得人快要喘不過氣了。

「……你真的…太狡猾了……」

後記:

臨時的七夕文,想要走小甜路線,發現自己真的不適合(苦笑

因為本丸篇寫不完,所以才考慮了現paro,結果還是沒辦法在時間內完成呢(泣

澪雪 拜  29 Aug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