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rine Hope 01

Citrine Hope

 

Love Me Tender衍生
膝丸篇

 

01

「歡迎回來,少爺、夫人。」
源家的僕傭在門口,恭迎著上課回來的二少爺與年輕的當主夫人。

「我回來了,大家辛苦了。」
比起一臉冷淡只是點點頭的膝丸,有著柔雅笑容的夫人,還是比較受歡迎。

「剛才看到兄長的車,兄長已經回家了?」

「是,主人今天有訪客,正在會客室中。」
位於大門口接待訪客的僕傭,輕輕低頭回答膝丸的疑問。

「哎呀,那我要不要去打個招呼呢?」
她慌忙的看看自己的打扮,擔心有什麼不得當的地方,會傷了源家的顏面。

髭切會招待回家的客人,應該都不是商業上,而是家族性上往來的對象,她這個夫人,如果在家照理也該去打個招呼才對。

「這個……很抱歉,主人並沒有特別指示……」
主人的髭切並沒有特別與傭人交待,如果夫人回來到會客室一趟,對於夫人的疑問,他們並不知道該怎麼回覆比較好。

「沒關係,我過去看看好了。」
確定自己的妝髮沒有凌亂,她就往二樓的會客間前去。

不是在平常使用的寬敞客廳,而是在略小且正式一些會客室之中,應該是較為重要的客人呢……站在門口她遲疑了一下,覺得自己還是先確認一下狀況比較妥當。

隔著厚重的門,是無法偷聽到裡面的聲音,擔心裡面正談的高興她突然打擾,只好先悄悄打開一點縫隙,確認一下裡面的狀況。

「……請回吧,我源氏無須用婚姻換取金錢。」
髭切一貫懶洋洋的軟聲,卻充滿了高高在上不容反駁的源家當家的氣勢。

「您誤會了,這不過是相親而已…讓令弟與我家的女兒,有個認識的機會……」
聽得出聲音的主人,現在一定拼命擦著汗,面對髭切笑盈盈卻讓人冷汗直流的壓力。

意料外的狀況讓她啞然,也知道她這個夫人最好別出面,免得把事情弄得更糟。
在她想要關門之前,膝丸更快地握住長門把,做了個噓的手勢,不發出聲音地將門給關上了。

無聲地指指隔壁房間,膝丸的意思很清楚,就是他們在會客室旁邊的客廳喝茶等髭切會客結束。
從膝丸的表情可以看得出,他也聽到了裡面的聲音了。

乖乖地跟著膝丸的腳步,他們一起在平常使用的客廳坐下,訓練良好的僕傭,馬上就送上熱茶和可愛精緻的小餅乾。

「別那麼驚訝,這是常有的事情。」
膝丸端起紅茶輕啜一口,冷然的表情代表這已經見怪不怪,他對兄長的決定也絲毫沒有有反對的意思。

「你是指,有人來找你相親的事情,還是說髭切拒絕的部份?」

「都有。」
膝丸放下杯子,優雅地翹起了腳,這時候就會覺得他們兄弟非常相像。
「我們源氏,無須用婚姻換取金錢。」
兄弟倆高高在上的傲慢態度,還真是一模一樣,源氏兄弟傲慢且自我中心的說法,可不是空穴來風的呢。

「膝丸沒有戀愛經驗嗎?」
拿起一片小餅乾輕咬一口,她慢慢的也能跟膝丸這樣輕鬆地談話了。

「胡說什麼,我可比妳年長不少,戀愛經驗什麼當然有。」
雖說長嫂如母,不過被一個小了快十歲的女性給調侃,膝丸馬上板起了臉,不掩飾自己對年幼嫂嫂的不悅。
「只是,目前來說,沒有想要結婚的對象。」
輕咳一聲,他補上嫂嫂最想知道的事實。

「膝丸也是很帥氣的,在花道教室這麼受女性歡迎,沒有考慮過哪個人嗎?」

嫂嫂的詢問,只讓他重重地嘆了口氣。
「花道講究修身養性,對女性來說是學習禮儀與涵養,作為老師的我,又怎麼可能對學習花道的女學生們有任何邪念雜想?」

「……對不起,我失言了。」
膝丸作為嵯峨御流的花道師範,對自己的身份極為重視,是完全不能隨意拿來開玩笑呢。

「先說在前面,我並不是對女性沒興趣,只是暫時沒有適合的對象罷了。」
嫂嫂一副小心著不想碰觸什麼禁忌的表情,讓膝丸忍不住再加上了一句。

「嗯,我會替你留意。」

「沒什麼好留意的!」
明明就是比他年幼的小女孩,還擺出嫂嫂的架式,真是讓人生氣。

「你們在談什麼?」
從背後抱上愛妻的肩膀,髭切笑盈盈的,一點都不像是剛剛才處理了一堆麻煩的樣子。

「會客辛苦了,要喝茶嗎?」

「要喝。」
開心地在妻子身邊坐下,把人摟入懷中,夫妻倆旁若無人的親密畫面,簡直就是故意做給他看的一樣。

「唉…我先回房間了。」
不想繼續看下去,膝丸起身回房。

待膝丸離去,她才敢問出心中疑問。

「先才那個……相親什麼,就讓膝丸看看,也許他會喜歡啊。」

「這可不行呢。」
端起妻子的茶杯,髭切就著喝下一口。
「我同意的相親的話,弟弟肯定會勉強自己跟對方來往。」

「……有…這麼嚴重?」
相親不就是雙方見個面,喜歡就來往,不喜歡就算了這樣的社交活動嗎?

「弟弟嘛,他就是太嚴肅了。」
髭切放下杯子,拿起一塊小餅乾。
「我們源氏家大業大,從來不需要勉強任何人做相親這種事。」

「……………那你為什麼跟我相親?」

「那當然是,要找個正式認識妳的藉口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