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rine Hope 01

Citrine Hope

 

Love Me Tender衍生
膝丸篇

 

01

“欢迎回来,少爷、夫人。”
源家的仆佣在门口,恭迎著上课回来的二少爷与年轻的当主夫人。

“我回来了,大家辛苦了。”
比起一脸冷淡只是点点头的膝丸,有着柔雅笑容的夫人,还是比较受欢迎。

“刚才看到兄长的车,兄长已经回家了?”

“是,主人今天有访客,正在会客室中。”
位于大门口接待访客的仆佣,轻轻低头回答膝丸的疑问。

“哎呀,那我要不要去打个招呼呢?”
她慌忙的看看自己的打扮,担心有什么不得当的地方,会伤了源家的颜面。

髭切会招待回家的客人,应该都不是商业上,而是家族性上往来的对象,她这个夫人,如果在家照理也该去打个招呼才对。

“这个……很抱歉,主人并没有特别指示……”
主人的髭切并没有特别与佣人交待,如果夫人回来到会客室一趟,对于夫人的疑问,他们并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比较好。

“没关系,我过去看看好了。”
确定自己的妆发没有凌乱,她就往二楼的会客间前去。

不是在平常使用的宽敞客厅,而是在略小且正式一些会客室之中,应该是较为重要的客人呢……站在门口她迟疑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是先确认一下状况比较妥当。

隔着厚重的门,是无法偷听到里面的声音,担心里面正谈的高兴她突然打扰,只好先悄悄打开一点缝隙,确认一下里面的状况。

“……请回吧,我源氏无须用婚姻换取金钱。”
髭切一贯懒洋洋的软声,却充满了高高在上不容反驳的源家当家的气势。

“您误会了,这不过是相亲而已…让令弟与我家的女儿,有个认识的机会……”
听得出声音的主人,现在一定拼命擦著汗,面对髭切笑盈盈却让人冷汗直流的压力。

意料外的状况让她哑然,也知道她这个夫人最好别出面,免得把事情弄得更糟。
在她想要关门之前,膝丸更快地握住长门把,做了个嘘的手势,不发出声音地将门给关上了。

无声地指指隔壁房间,膝丸的意思很清楚,就是他们在会客室旁边的客厅喝茶等髭切会客结束。
从膝丸的表情可以看得出,他也听到了里面的声音了。

乖乖地跟着膝丸的脚步,他们一起在平常使用的客厅坐下,训练良好的仆佣,马上就送上热茶和可爱精致的小饼干。

“别那么惊讶,这是常有的事情。”
膝丸端起红茶轻啜一口,冷然的表情代表这已经见怪不怪,他对兄长的决定也丝毫没有有反对的意思。

“你是指,有人来找你相亲的事情,还是说髭切拒绝的部份?”

“都有。”
膝丸放下杯子,优雅地翘起了脚,这时候就会觉得他们兄弟非常相像。
“我们源氏,无须用婚姻换取金钱。”
兄弟俩高高在上的傲慢态度,还真是一模一样,源氏兄弟傲慢且自我中心的说法,可不是空穴来风的呢。

“膝丸没有恋爱经验吗?”
拿起一片小饼干轻咬一口,她慢慢的也能跟膝丸这样轻松地谈话了。

“胡说什么,我可比妳年长不少,恋爱经验什么当然有。”
虽说长嫂如母,不过被一个小了快十岁的女性给调侃,膝丸马上板起了脸,不掩饰自己对年幼嫂嫂的不悦。
“只是,目前来说,没有想要结婚的对象。”
轻咳一声,他补上嫂嫂最想知道的事实。

“膝丸也是很帅气的,在花道教室这么受女性欢迎,没有考虑过哪个人吗?”

嫂嫂的询问,只让他重重地叹了口气。
“花道讲究修身养性,对女性来说是学习礼仪与涵养,作为老师的我,又怎么可能对学习花道的女学生们有任何邪念杂想?”

“……对不起,我失言了。”
膝丸作为嵯峨御流的花道师范,对自己的身份极为重视,是完全不能随意拿来开玩笑呢。

“先说在前面,我并不是对女性没兴趣,只是暂时没有适合的对象罢了。”
嫂嫂一副小心着不想碰触什么禁忌的表情,让膝丸忍不住再加上了一句。

“嗯,我会替你留意。”

“没什么好留意的!”
明明就是比他年幼的小女孩,还摆出嫂嫂的架式,真是让人生气。

“你们在谈什么?”
从背后抱上爱妻的肩膀,髭切笑盈盈的,一点都不像是刚刚才处理了一堆麻烦的样子。

“会客辛苦了,要喝茶吗?”

“要喝。”
开心地在妻子身边坐下,把人搂入怀中,夫妻俩旁若无人的亲密画面,简直就是故意做给他看的一样。

“唉…我先回房间了。”
不想继续看下去,膝丸起身回房。

待膝丸离去,她才敢问出心中疑问。

“先才那个……相亲什么,就让膝丸看看,也许他会喜欢啊。”

“这可不行呢。”
端起妻子的茶杯,髭切就著喝下一口。
“我同意的相亲的话,弟弟肯定会勉强自己跟对方来往。”

“……有…这么严重?”
相亲不就是双方见个面,喜欢就来往,不喜欢就算了这样的社交活动吗?

“弟弟嘛,他就是太严肃了。”
髭切放下杯子,拿起一块小饼干。
“我们源氏家大业大,从来不需要勉强任何人做相亲这种事。”

“……………那你为什么跟我相亲?”

“那当然是,要找个正式认识妳的借口啊。”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