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rine Hope 03

Citrine Hope 03

Love Me Tender 衍生
膝丸篇

 

 

 

 

 

結束了一天的課程,離開花道教室來到自己的跑車前的膝丸,遠遠地就看到一輛與自己跑車造型完全一樣,但是顏色不同的跑車。

「兄長!」
世界等級的稀有跑車,幾乎是認車等於認人的程度,那輛白底黑線條的跑車不用說當然是他的兄長髭切的東西。

快步走向前,膝丸看到駕駛座拉下的車窗,髭切就坐在裡面拿著本書讀著,讓膝丸不自覺揚起笑容,輕輕敲打車窗。

「啊呀,下課了嗎?」
視線從文字中抬起,髭切還是一樣軟軟微笑。

「兄長今天怎麼有時間過來?」

「因為我被拒絕了。」
髭切的笑容中帶著淡淡苦澀。
「就是這樣子,弟弟要陪我去難得訂到的夜景餐廳嗎?」

「當然!我奉陪到底!」
心裡咒罵著那個沒長眼睛,不懂兄長的女人幾千次,心疼著兄長的他,不管是去哪裡他今晚都絕對奉陪!

可惜的是,膝丸的酒量雖然不錯,但跟髭切比起來就是差了那麼些。

在源氏宅邸的客廳中,不勝酒力的膝丸已經歪倒在沙發上,一張臉喝得紅通通滿身酒味,而髭切在他的對面笑盈盈地,手上還有一杯琥珀色的美酒。

「真是的,怎麼喝成這樣?」
抱著毯子過來,她攤開來蓋在已經睡著的小叔身上。

「不知道呢,就弟弟突然說想喝酒,陪陪他是做哥哥的義務呢。」
將杯子往桌上一放,髭切往她伸手,女人卻沒有走過去。

「你們以前也常常這樣喝嗎?」

「唔………最近是沒有了,之前有一段時間吧,妳拒絕我的時候,就會這樣拉弟弟喝酒。」

「…………明明就是你灌醉他吧。」
整個晚上下來,就是兄弟兩人默默喝酒,完全就跟喝悶酒沒有兩樣。

「啊呀,明明我喝得比較多呢。」
愛妻的指控,他只能苦笑了。
「不過來嗎?」

「不要,渾身酒臭的。」

「哎,有嗎?」
緊張地聞聞自己,只是髭切完全聞不出自己身上的酒精味道。

「有呢。」
說著,她就再退開了些。
「今天就陪陪膝丸吧,他好像有煩惱想說呢。」

「我已經陪過了啊。」
剛剛喝了那麼多酒都不算陪嗎?

「總而言之,有酒味不行。」

「唉……我再去洗個澡。」

「不、不行啊!」
看髭切真的站起來要去洗澡,她慌忙拉住他的袖子。
「喝了那麼多酒,洗澡很危險的。」

「呼呼,抓到了。」
將愛妻抱在懷中,髭切滿足於她的溫暖。

「真是的!」
臉頰緋紅的推開丈夫,懂得耍賴的男人她還真是沒辦法呢。
「不行的就是不行,晚安。」
在他的臉頰上一吻,髭切輕嘆著看愛妻離開。

無所謂,反正等她睡著了再回房就好了,髭切懶洋洋地回沙發坐下。

「好快啊,弟弟也長大了呢。」
看著在對面呼呼大睡的弟弟,髭切想起過去陪他喝酒的時候,也都是膝丸先喝醉,現在換他主動找他喝酒了呢。
「看看有什麼是我這個兄長能幫你的呢……」

 

 

 

 

 

 

膝丸篇的片段
正篇繼續遙遙無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