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 Majesty Witch 01

Her Majesty Witch

 

魔女paro
一樣是刀劍男士是人類,審神為非人設定

 

 

 

漆黑的魔女,那是流傳於傳承與童話之中,讓世界陷入破滅的極惡魔女。

邪惡可怕的魔女,傳說中她會殺掉所有比她美麗的女性,誘惑男人吸食他們的精氣為生命,被她吸取了精氣的男人,皆會成為她忠實的僕人。

有著無數的僕人,且不老不死的魔女,在世界被她給毀滅之前,由充滿勇氣的魔法師們,結集了被神給祝福的刀劍,用己身生命為代價,終於是將魔女封印了起來,拯救了世界。

這個世界上,從三歲小孩到老人,誰都知道的童話故事。

童話故事就是童話故事,多半是杜撰出來騙小孩,且讓被神給祝福的刀劍更有信憑性的創作,他一直是這麼相信著。

甚至流傳封印已經被破除,魔女再臨於世,世界將於不久後破滅,他也一笑置之,覺得根本就是無稽之談,直到他的一族家破人亡,原因就是他手上那把被神給祝福之刃時,他才意識到這不是童話。

祝福之刃是魔女的唯一的弱點,魔女將會找出世界上所的祝福之刃劍並破壞它,只要他手中還有這把刀,魔女就會找上他……雖然是這麼簡單的事情,可是他無法等待。

理解主人的渴望復仇的心,手中的刀劍會指引他魔女的蹤跡,一路追尋的他,來到了一棟極為豪華的貴族宅邸前。

這棟宅邸是屬於某個大國的知名貴族,位於氣候良好有山有水的地方,專門用來散心的別墅,作為魔女的藏身處,真是再好不過了。

握緊手中的刀,他尋找著潛入的方法。

其實要潛入也非常容易,並不是什麼有著護城河的城堡,只是一棟豪華別墅,要潛入找人真是太容易了。

就算他沒見過魔女,手上的刀也會告訴他魔女是誰。

決定好的青年,輕鬆地躍上高樹跳入陽台,一點都沒打算隱蔽行蹤的雪白色外套隨風飛舞,身上的裝飾金鍊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沒有鎖上的落地窗一推就開,順著刀劍的指引,他踏入了魔女所在的房間。

不愧是貴族的接待室,從牆壁到地板全都閃閃發亮,不過這些他都沒有興趣,金色的眼直直看著坐在長沙發的男女上。

還不用鳴振的刀告知,只要一眼他就知道,眼前的女人就是他在找的人,胸口湧上一股說不出來的感覺。

一身雪色肌膚,夜色般的長髮,深豔色的衣服更突顯她的美麗,可惜她美雖美,卻不如她的魔女傳說一般的性感妖豔。

雖然坐在男人腿上,手上拿著水果喂著男人,但她一點都不像是名寵姬,反而她腿下的男人,像是被女王給寵愛著,明顯的主從關係,讓他謹慎地握緊了刀。

毫不掩飾自己的青年,一踏入房間自然就被注目,突然闖入的刺客,或是小偷,照理說應該要驚訝尖叫的男女,卻一點反應都沒有地讓人有點失望。

還以為這樣是最好的侵入,冷淡的反應讓青年許些悵然。

「嗯?真是稀有的客人呢。」
對於突然的闖入者一點都不訝異,她愉快微笑的樣子,更讓他按上刀柄,隨時準備拔刀而出。

魔女的視線,從青年的臉上,來到他手上的雪白色長刀上,微瞇的黑眸如同黑曜石般閃閃發亮。

噙著溫雅微笑的魔女,反而讓人沒來由的心慌,一股奇異的感情從胸口溢出,讓他的手直接握緊了刀柄。

「魔女,終於找到妳了!」
拔刀出鞘,銀白刀尖指向她,青年小心緩步前進,隨時注意魔女是否會偷襲他。

當然,就算偷襲他也不怕,祝福之刃是可以反彈魔女力量的東西,是這個世界上,唯一可以傷害魔女的武器。

魔女的視線看著白亮亮的刀尖,對於這個唯一可以傷害她的武器,不只半點懼意都沒有,反而可愛地扇了下長睫。
「白鶴已經翅膀硬到,會對主人刀刃相向了啊。」
魔女雖然笑容滿面,但她的聲極為冰冷。
「跪下。」

魔女的話語是看不見的詛咒,青年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膝蓋一軟就要跪下的他,更快地用刀撐住自己,堅決不對可惡的魔女低頭。

青年咬牙對抗的模樣,只讓魔女紅唇輕揚,從男人腿上站了起來。

「真不愧是我高傲的鶴呢,很好很好。」

「妳在…說什麼?」
冷汗從青年蒼白的臉上滑落,隨著魔女的接近,手上的刀鳴也越來越響,像是在呼應著什麼般他的心臟也狂跳不已。

踩著高跟鞋,魔女在他面前站定,居高臨下地看著銀白短髮的青年,她眼中的光彩是青年所無法理解的東西。

「我說,跪下。」
也許是因為距離更近,也許是因為第二次的命令,青年完全無法違逆魔女的話語,體式優美地單膝跪下,像是面對高貴主人地低垂著頭,手上的刀也噹的一聲掉落在地。

咬緊牙,青年終於理解傳說中的魔女的可怕。
她的言語就是魔法,男人無法抵抗,更不要說打倒她了。

即使手執祝福之刃,也仍舊不是魔女的對手。

「沒想到會這麼快就見到你了,我熱愛自由的高傲白鶴。」
將地上的刀撿起來,魔女憐愛地看著銀光閃亮的刀身,溫柔親吻其刀柄。
「即使知道回來我身邊,將會被金鎖拴住雙腳,被金鍊勒住飼養,你還是回來了呢。」
魔女的聲音如歌,溫婉動聽的音律,青年相信這一定是詛咒的咒語,不然他的胸口不會揚起如此酸疼的感覺,眼眶也跟著發熱,彷彿他已經等待了這番話非常非常久了。

魔女將捧著的刀插入他腰上的刀鞘中,沒有繼續被她拿著,反而讓他有些失落。
想要讓她擁抱著刀,難以理解的欲望湧上心頭,教他握緊拳頭想要忘掉。

「鶴丸。」

「是。」
只能看到魔女的鞋子,事到如今他已經不再去想,為什麼魔女知道他的名字。

「允許你獻上忠誠。」
效忠自己應該要討伐的對象,未戰先敗的事實讓鶴丸咬牙,身體卻又被不明所以的喜悅給籠罩,恭敬地伸出了手,執起魔女的群擺,在上面落下一吻。

「我鶴丸國永依照古來的誓約,在此宣誓成為主人的刀劍與手足,以此性命守護主人的一切。」
明明是屈辱的話語,很不可思議地非常流暢地說出,彷彿他已經說了無數次一樣。

「歡迎回來,我的白鶴。」
捧起他的臉,魔女在他額頭落下一吻,柔軟的唇和吹拂上鼻端的女人香甜,讓他心臟瞬間漏跳一拍。

「主,別一直關照那頭不懂事的鶴了。」
從剛才就一直坐在後面的男人,終於是忍不住自己一直受到冷落,站起來要求主人的關愛,走到魔女身邊,環住她纖細的腰。

「……三日月!?」
一進入房間鶴丸的注意力完全在魔女身上,一點都沒注意到那個男寵一樣的傢伙,居然是一國的大公,三日月閣下。

與鶴丸同樣是擁有祝福之刃的一族,三日月大公的聲名遠播,沒想到居然已是魔女的俘虜了!

「嘻,三日月真是喜歡撒嬌呢。」

「哈哈哈,這不是當然的嗎。」
閃爍著金色新月的眼眸,直直地望著會讓世界破滅的魔女。
「我花了多少心血,才能這樣觸摸到妳,怎麼能讓鶴坐享其成。」

「嗯…這麼說也是呢。」
魔女伸出手,那個傲逸無比的三日月大公居然乖乖地低下頭,像是小狗一樣讓魔女摸摸頭,讓鶴丸看得目瞪口呆。
「很好很好。」

回到長沙發旁邊,實實在在把男人當椅子坐的態度,居然還覺得有點羨慕那隻椅子的鶴丸忍不住搖搖頭,相信一定是被魔女給下咒,才會產生如此神奇的錯覺。

「鶴,過來。」
魔女朝他伸出的手,居然會讓他產生連自己都不明白的欣喜,搖晃著身上的金色鏈鎖朝她走去。

他一定要想辦法,解除魔女的詛咒!

握緊著拳頭,鶴丸在心中對自己說著。

 

 

 

 

後記:

突然冒出來的中世紀風架空paro
靈感是刀劍亂舞的遊戲大綱的反轉(笑

我只是想寫S女主X鶴丸啊~~
能把傲慢的鶴拴在地上,是很讓人快感的啊!
這個大概就是個世界觀腦洞的版本,後續沒有!

澪雪 拜 7 Oct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