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 Majesty Witch 01

Her Majesty Witch

 

魔女paro
一样是刀剑男士是人类,审神为非人设定

 

 

 

漆黑的魔女,那是流传于传承与童话之中,让世界陷入破灭的极恶魔女。

邪恶可怕的魔女,传说中她会杀掉所有比她美丽的女性,诱惑男人吸食他们的精气为生命,被她吸取了精气的男人,皆会成为她忠实的仆人。

有着无数的仆人,且不老不死的魔女,在世界被她给毁灭之前,由充满勇气的魔法师们,结集了被神给祝福的刀剑,用己身生命为代价,终于是将魔女封印了起来,拯救了世界。

这个世界上,从三岁小孩到老人,谁都知道的童话故事。

童话故事就是童话故事,多半是杜撰出来骗小孩,且让被神给祝福的刀剑更有信凭性的创作,他一直是这么相信着。

甚至流传封印已经被破除,魔女再临于世,世界将于不久后破灭,他也一笑置之,觉得根本就是无稽之谈,直到他的一族家破人亡,原因就是他手上那把被神给祝福之刃时,他才意识到这不是童话。

祝福之刃是魔女的唯一的弱点,魔女将会找出世界上所的祝福之刃剑并破坏它,只要他手中还有这把刀,魔女就会找上他……虽然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可是他无法等待。

理解主人的渴望复仇的心,手中的刀剑会指引他魔女的踪迹,一路追寻的他,来到了一栋极为豪华的贵族宅邸前。

这栋宅邸是属于某个大国的知名贵族,位于气候良好有山有水的地方,专门用来散心的别墅,作为魔女的藏身处,真是再好不过了。

握紧手中的刀,他寻找著潜入的方法。

其实要潜入也非常容易,并不是什么有着护城河的城堡,只是一栋豪华别墅,要潜入找人真是太容易了。

就算他没见过魔女,手上的刀也会告诉他魔女是谁。

决定好的青年,轻松地跃上高树跳入阳台,一点都没打算隐蔽行踪的雪白色外套随风飞舞,身上的装饰金链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没有锁上的落地窗一推就开,顺着刀剑的指引,他踏入了魔女所在的房间。

不愧是贵族的接待室,从墙壁到地板全都闪闪发亮,不过这些他都没有兴趣,金色的眼直直看着坐在长沙发的男女上。

还不用鸣振的刀告知,只要一眼他就知道,眼前的女人就是他在找的人,胸口涌上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

一身雪色肌肤,夜色般的长发,深艳色的衣服更突显她的美丽,可惜她美虽美,却不如她的魔女传说一般的性感妖艳。

虽然坐在男人腿上,手上拿着水果喂著男人,但她一点都不像是名宠姬,反而她腿下的男人,像是被女王给宠爱着,明显的主从关系,让他谨慎地握紧了刀。

毫不掩饰自己的青年,一踏入房间自然就被注目,突然闯入的刺客,或是小偷,照理说应该要惊讶尖叫的男女,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地让人有点失望。

还以为这样是最好的侵入,冷淡的反应让青年许些怅然。

“嗯?真是稀有的客人呢。”
对于突然的闯入者一点都不讶异,她愉快微笑的样子,更让他按上刀柄,随时准备拔刀而出。

魔女的视线,从青年的脸上,来到他手上的雪白色长刀上,微瞇的黑眸如同黑曜石般闪闪发亮。

噙著温雅微笑的魔女,反而让人没来由的心慌,一股奇异的感情从胸口溢出,让他的手直接握紧了刀柄。

“魔女,终于找到妳了!”
拔刀出鞘,银白刀尖指向她,青年小心缓步前进,随时注意魔女是否会偷袭他。

当然,就算偷袭他也不怕,祝福之刃是可以反弹魔女力量的东西,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伤害魔女的武器。

魔女的视线看着白亮亮的刀尖,对于这个唯一可以伤害她的武器,不只半点惧意都没有,反而可爱地扇了下长睫。
“白鹤已经翅膀硬到,会对主人刀刃相向了啊。”
魔女虽然笑容满面,但她的声极为冰冷。
“跪下。”

魔女的话语是看不见的诅咒,青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膝盖一软就要跪下的他,更快地用刀撑住自己,坚决不对可恶的魔女低头。

青年咬牙对抗的模样,只让魔女红唇轻扬,从男人腿上站了起来。

“真不愧是我高傲的鹤呢,很好很好。”

“妳在…说什么?”
冷汗从青年苍白的脸上滑落,随着魔女的接近,手上的刀鸣也越来越响,像是在呼应着什么般他的心脏也狂跳不已。

踩着高跟鞋,魔女在他面前站定,居高临下地看着银白短发的青年,她眼中的光彩是青年所无法理解的东西。

“我说,跪下。”
也许是因为距离更近,也许是因为第二次的命令,青年完全无法违逆魔女的话语,体式优美地单膝跪下,像是面对高贵主人地低垂著头,手上的刀也当的一声掉落在地。

咬紧牙,青年终于理解传说中的魔女的可怕。
她的言语就是魔法,男人无法抵抗,更不要说打倒她了。

即使手执祝福之刃,也仍旧不是魔女的对手。

“没想到会这么快就见到你了,我热爱自由的高傲白鹤。”
将地上的刀捡起来,魔女怜爱地看着银光闪亮的刀身,温柔亲吻其刀柄。
“即使知道回来我身边,将会被金锁拴住双脚,被金链勒住饲养,你还是回来了呢。”
魔女的声音如歌,温婉动听的音律,青年相信这一定是诅咒的咒语,不然他的胸口不会扬起如此酸疼的感觉,眼眶也跟着发热,仿佛他已经等待了这番话非常非常久了。

魔女将捧著的刀插入他腰上的刀鞘中,没有继续被她拿着,反而让他有些失落。
想要让她拥抱着刀,难以理解的欲望涌上心头,教他握紧拳头想要忘掉。

“鹤丸。”

“是。”
只能看到魔女的鞋子,事到如今他已经不再去想,为什么魔女知道他的名字。

“允许你献上忠诚。”
效忠自己应该要讨伐的对象,未战先败的事实让鹤丸咬牙,身体却又被不明所以的喜悦给笼罩,恭敬地伸出了手,执起魔女的群摆,在上面落下一吻。

“我鹤丸国永依照古来的誓约,在此宣誓成为主人的刀剑与手足,以此性命守护主人的一切。”
明明是屈辱的话语,很不可思议地非常流畅地说出,仿佛他已经说了无数次一样。

“欢迎回来,我的白鹤。”
捧起他的脸,魔女在他额头落下一吻,柔软的唇和吹拂上鼻端的女人香甜,让他心脏瞬间漏跳一拍。

“主,别一直关照那头不懂事的鹤了。”
从刚才就一直坐在后面的男人,终于是忍不住自己一直受到冷落,站起来要求主人的关爱,走到魔女身边,环住她纤细的腰。

“……三日月!?”
一进入房间鹤丸的注意力完全在魔女身上,一点都没注意到那个男宠一样的家伙,居然是一国的大公,三日月阁下。

与鹤丸同样是拥有祝福之刃的一族,三日月大公的声名远播,没想到居然已是魔女的俘虏了!

“嘻,三日月真是喜欢撒娇呢。”

“哈哈哈,这不是当然的吗。”
闪烁著金色新月的眼眸,直直地望着会让世界破灭的魔女。
“我花了多少心血,才能这样触摸到妳,怎么能让鹤坐享其成。”

“嗯…这么说也是呢。”
魔女伸出手,那个傲逸无比的三日月大公居然乖乖地低下头,像是小狗一样让魔女摸摸头,让鹤丸看得目瞪口呆。
“很好很好。”

回到长沙发旁边,实实在在把男人当椅子坐的态度,居然还觉得有点羡慕那只椅子的鹤丸忍不住摇摇头,相信一定是被魔女给下咒,才会产生如此神奇的错觉。

“鹤,过来。”
魔女朝他伸出的手,居然会让他产生连自己都不明白的欣喜,摇晃着身上的金色链锁朝她走去。

他一定要想办法,解除魔女的诅咒!

握紧著拳头,鹤丸在心中对自己说著。

 

 

 

 

后记:

突然冒出来的中世纪风架空paro
灵感是刀剑乱舞的游戏大纲的反转(笑

我只是想写S女主X鹤丸啊~~
能把傲慢的鹤拴在地上,是很让人快感的啊!
这个大概就是个世界观脑洞的版本,后续没有!

澪雪 拜 7 Oct 2017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