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Me Tender 番外 Kiss Mark

Love Me Tender

番外 Kiss Mark

 

 

 

「……那些痕跡是怎麼一回事?」
啞然地看著正在更換襯衫的丈夫,意外著他結實肩膀上,深淺不一的點點吻痕,而且還兩邊都有!

「嗯?哪些?」
不了解妻子在詢問什麼,髭切看著自己的身體,沒發現任何她所說的痕跡。

「……肩膀上的。」
就算床笫間再怎麼激烈,她也不曾留下過這樣的印記。

親密到被允許在他的肩膀上留下痕跡的程度,即使她相信他們之間對於婚姻的忠誠,卻無法釋懷這種淡淡的酸意,

「嗯?這個啊。」
看著自己的肩膀,髭切勾起幸福滿足的微笑。
「那孩子要長牙了,看到什麼都會咬,肩膀都被她啃的得換衣服了呢。」

髭切口中的那孩子,不用說當然是他們之間的女兒。

了解女兒這段時間有著亂咬亂啃的習慣,被父親抱著的時候更是連肩膀都不放過,又咬又啃地還滿是口水,真是要生氣又氣不起來。

「會痛嗎?」
知道是女兒做的好事,她也只有無奈苦笑的份,過來安慰被當作玩具的丈夫,輕揉他肩膀上的深淺紅痕。

「還好。」
肩膀上的深淺印子還可以笑著說還好,髭切從女兒這個年紀開始就已經無限溺愛了呢。
「倒是,女兒比妳還要早,在我身上留下所有權的痕跡了呢。」

「我、我也有留下過啊!」

「是呢,只不過是爪痕,不是吻痕呢。」
正在扣上襯衫的髭切,突然停止了自己的動作,面對著妻子微偏著,強調著他曲線優美的頸項。
「要不要試試看呢?」

「唔…」
眼前笑瞇了眼,毫無防備露出頸子的髭切,只扣到胸口的釦子,頸子鎖骨和胸膛一起散發出來的成年男人的性感,就算是結婚多年已經習慣的她,還是忍不住喉嚨發熱起來。

她現在稍微可以理解,為什麼吸血鬼會不受到控制吸血了。
因為她現在也一樣,被他的性感給誘惑,恍惚向前地踮起腳,雙手貼在他的胸膛上,嫩唇親吻上了他的脖子。

溼潤的舌尖輕舔,隔著脖子上的薄皮,似乎可以感覺到底下血管的流動,還有他也一起加速起來的心跳。

輕吸慢吮,鼻端充斥著他的氣味,感官似乎也被興奮起來,甜美雙唇也不自覺地用力,陶醉於自己的嬉戲。

「唔嗯……」
耳邊極近距離的男人性感悶哼,使她大夢初醒般地回到現實。

「對、對不起,會痛嗎?」
髭切白色的脖子上,清楚地留下了一個暗紅色的吻痕,而且是在頭髮與衣服都遮掩不住的地方,讓她有點慌亂。

好歹也是個社長,大剌剌把吻痕留在身上,怎麼說都不太好。

「不會痛,是讓人喜歡的酥麻。」
攬住害羞想要後退的愛妻,強迫著她的貼近。
「再多來幾個。」

「別這樣…」

「真的不要了?」

「不要。」

「那就換我了喔。」

「換你…做什麼?」
問出口的瞬間就來不及後悔了。

「當然是……」
比起用言語回答,髭切吻上了她嫩白的頸子。

 

 

 

後記:

以吻痕為主題的短篇
還有一篇三日月的~

澪雪 拜 11 Jan 2018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