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Me Tender 番外 St. Valentine’s Day

Love Me Tender
番外 St. Valentine’s Day

髭切社長x千金小姐 新婚篇 番外

情人節篇

 

 

 

今天髭切比平常都還要早下班。
捧著一大束搭配著小小雪白滿天星的鮮紅薔薇,興沖沖地回家衝入客廳,將散發著濃郁香氣的花束,親手交給了新婚嬌妻。

「謝謝!」
接過一大束鮮花,愛妻漾起幸福甜美的微笑。

沒有女人會不喜歡美麗的花朵,精挑細選的精緻花朵,每一朵薔薇的葉片和花瓣都柔細完美,包裹的緞帶與彩紙也都經過搭配,只不過是一捧簡單的花束,也看得出來男人的用心。

「喜歡就好。」
略為害羞且興奮地俏紅了臉的女人,讓髭切十分開心,畢竟過去送花給她,從未得到正面的反應,這還是第一次她高興地收下了花呢。

「我拿回房間去插起來。」
抱著花束離開了客廳,房中只剩下源家倆兄弟,弟弟用難以置信的眼光看著他所尊敬的兄長。

他從來不知道,兄長是用那樣的表情在追求女人,實在是讓他大開眼界了。

「兄長,今天是怎麼了,居然送花?」
兄長送嫂嫂禮物,這已經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獨獨送花他是第一次看到。

「啊呀,你不知道嗎?今天是重要的日子呢。」

「重要的……」
膝丸思索著日期,心中馬上得到了答案。

「唉,就是這樣你才遲遲找不到對象呢。」
髭切在沙發上坐下,優雅地翹起長腿,一副兄長模樣地唉聲嘆氣。
「這日子沒有約會嗎?」

「…………沒有。」
不知道為什麼,膝丸突然覺得兄長一往如昔的軟軟笑容,現在突然變得非常令人討厭。

同是單身時期兄弟倆絕口不談的話題,婚後旁若無人的散發恩愛光線就算了,居然還一副難怪你找不到戀人的態度,要不是髭切是兄長,膝丸早就發飆了。

不過今天這日子,膝丸並沒聽嫂嫂說有什麼活動,至少他知道今晚不是戀人專用的燭光晚餐,畢竟他剛剛才聽主廚前來報告今晚的餐點內容呢。

反正對他們夫妻來說,他這個弟弟不過是局外人,他找個適當的時間消失就對了。

可惜,從現在開始,一直到晚餐結束,大家回到客廳喝茶這段時間,一切都跟平日一樣沒有什麼不同,除了嫂嫂身上那股濃郁的薔薇香味以外。

比起在沙發上優雅坐著的嫂嫂,總是一派從容不迫的兄長,卻不斷散發出一股坐立不安的毛躁情緒,對著身旁的女人一副有話要說卻不知道如何開口的表情,跟膝丸所知道那個聰明傲然的兄長,完全不是一個人!

所謂戀愛會讓人轉性,看來還是真的呢。

最後是髭切忍不下去,輕吸了一口氣地開口了。
「紫,妳……是不是忘了什麼?」

「嗯?忘了什麼?」
女人眨眨眼地看著桌子上一整套漂亮的茶具,透明的大茶壺之中泡著用新鮮水果製作的水果茶,清酸香甜的味道瀰漫在空氣中,也是他們兄弟最近感興趣的口味。
除了水果茶以外,桌上還放著切好的水果,季節性來說現在最甜美的就是草莓,略甜的口感他們兄弟是沒有那麼愛吃,不過也沒特別說過討厭。

晚餐後的順舌的餐點一應俱全,她低頭看了下自己的打扮,感覺也沒有任何問題,今晚也沒有看劇或是參加宴會的預定,她一下子不明白髭切在說什麼。

「我忘了什麼嗎?」
愛妻略帶歉意的笑容,讓髭切張嘴又閉上,金色的眼眸苦惱閃爍,游移著視線似乎是在思索著該如何開口才對。

「就是…今天有送花給妳……」

「花很漂亮,我很喜歡。」
提到今天收到的花束,她漾起明媚甜美的笑。
「二十四朵鮮紅薔薇,我之前都沒想到過是那樣的意義……謝謝。」

「妳喜歡的話,我可以天天送。」
只要能見到愛妻這獨屬於他的甜美笑容,就算讓家裡被花海給淹沒也無妨,髭切伸手輕撫她柔嫩臉頰。
「只是……那個……」

「嗯?」

髭切支吾其詞的模樣,讓膝丸忍不住用力嘆了口氣。

兄長夫妻平時看起來那麼恩愛,原來也會有這種讓人忍不住想笑的時候啊。

實在是看不下去,膝丸決定應該要幫助可憐的兄長一下。

膝丸無聲地,只是比著手示,用自己的方法告訴嫂嫂,今天是二月十四日,也就是俗稱的情人節,她也該把藏著的巧克力給拿出來了。

眨著眼看著膝丸的手示好一會兒,她終於露出理解的表情點點頭。
「說起來,今天是情人節呢。」

「對。」
弟弟的從旁提醒居然奏效了,做兄長的在心中給他大大地比了個贊。

「可是……那個……」
理解了狀況的愛妻,非常讓人意外地露出了困擾的表情。
「因為…結婚了,就不用巧克力了,所以……我沒準備……」

「哎?」
兄弟兩人一同發出驚訝的聲音。

「難道…髭切想要巧克力嗎?」

愛妻困擾閃亮的眼神,一下子讓髭切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比較好。

「………嗯,想要。」
思索了一下,髭切還是決定誠實回答。
「這是我們兩人第一次的情人節…以前也不是沒有,只是,那時候只是我單方面的追求…想要從妳手上得到一些表示而已。」

「等我一下!」
不等髭切回應,她馬上站了起來,快步地離開了客廳,留下兄弟兩人面面相覷。

對於期待了那麼久,嫂嫂卻一點都沒打算準備巧克力,膝丸突然有種一掃下午悶氣的感覺,只是在兄長面前,他不敢表現的那麼直接,甚至打從心中同情起兄長了。

「原來,已婚男人沒有巧克力啊………」
看著天花板,髭切深深地嘆了口氣。
「這樣結婚還真是吃虧了點呢……」

「不,兄長,那應該是指,已婚男人不收巧克力的意思……」
膝丸雖然沒有戀人,但也是有許多年輕女性包圍的花道師範,每年收巧克力仍舊收到手軟,非常受女性歡迎的他,才不會在今天這個日子在花道教室露臉,那只會讓他被巧克力給淹沒而已。

當然現代女性都聰明多了,不會拿許多讓人吃不完的巧克力當禮物,都是精緻美觀的物品,也較為符合現代人對食物的需求。

工作與他不同的髭切,作為社長的髭切還可以推掉所有的巧克力,至少他從未看過兄長帶著巧克力回家,情人節這日子對他們兄弟來說,也不是什麼令人期待的日子;當然那是過去。

看下午那一大束花,很保證兄長是至少一個月前就開始準備,相對著嫂嫂是完全沒有任何準備,那種失落感是完全可以想像。

只是不知道都這個時間了,嫂嫂還有什麼亡羊補牢的措施。

畢竟都這個時間,現在開始做巧克力也來不及了。
就算出去買……他這個在莫名地方刁鑽的兄長,可不會輕易接受市售巧克力作為補償啊。

「唉,真的沒有巧克力就算了…也只是一個心意而已。」
話雖這麼說,髭切一點都不掩飾他的失落。

畢竟這代表著,他們夫妻心意不相通,即使結婚了還是只有他一頭熱而已。

「兄長……」

「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
回到客廳的女人,托盤上是兩杯熱氣瀰漫的熱巧克力,飲品的香氣濃郁地蓋過了桌上的水果茶的香味。

在家中難得見到的馬克杯,香濃的巧克力上面還點綴著一些鮮奶油,有些歪斜的鮮奶油看得出來不是出於主廚之手,應該是不善廚藝的她親手裝飾上去的。

看著放在桌上的兩杯熱巧克力,非常讓人意外地,髭切並沒有揚起滿意的笑,眼神反而帶點嫌棄。
「弟弟也有啊…」

「對啊,膝丸是義理的嘛。」

「我不用了。」
膝丸搖搖頭,希望他們夫妻別這時候還把他給拖下水。

「本命是不同的。」
她拿起杯子塞在他手上,髭切才緩慢地看了下杯子裡面的東西。

和另外一杯熱巧克力一樣,都有一塊鮮奶油裝飾,唯一不同的是巧克力上面,漂浮著兩塊愛心形狀的棉花糖,那是另外一杯巧克力所沒有的。

那兩顆漂浮的棉花糖,終於是讓髭切的臉色略緩了下來。

「對不起,明年我會好好準備,所以…今年這樣可以嗎?」

愛妻可憐兮兮的撒嬌,還是讓髭切寵愛一嘆。
「好吧,不足的部份,就晚上補回來吧。」

「嗚,晚上嗎?」

「當然的吧。」
啜著熱巧克力,髭切又恢復平常的模樣。
「今天是情人節啊。」

「………好吧。」
女人小臉漂亮地俏紅起來,害羞地靠上了丈夫的肩膀。

一路看著他們夫妻的膝丸,重重地嘆了口氣,拿起了那杯準備給他的巧克力。

真的是,夫妻吵架最好是什麼都別管,就算是親兄弟也一樣。

 

 

 

 

後記:

本來預定2/14寫多少放多少的東西
因為時間關係結果還是隔天才寫了(泣

結了婚了老男人就沒巧克力的事情了,就是想寫一篇這樣的內容而已(笑

澪雪 拜 15 Feb 2018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