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Me Tender 番外 St. Valentine’s Day

Love Me Tender
番外 St. Valentine’s Day

髭切社长x千金小姐 新婚篇 番外

情人节篇

 

 

 

今天髭切比平常都还要早下班。
捧著一大束搭配着小小雪白满天星的鲜红蔷薇,兴冲冲地回家冲入客厅,将散发著浓郁香气的花束,亲手交给了新婚娇妻。

“谢谢!”
接过一大束鲜花,爱妻漾起幸福甜美的微笑。

没有女人会不喜欢美丽的花朵,精挑细选的精致花朵,每一朵蔷薇的叶片和花瓣都柔细完美,包裹的缎带与彩纸也都经过搭配,只不过是一捧简单的花束,也看得出来男人的用心。

“喜欢就好。”
略为害羞且兴奋地俏红了脸的女人,让髭切十分开心,毕竟过去送花给她,从未得到正面的反应,这还是第一次她高兴地收下了花呢。

“我拿回房间去插起来。”
抱着花束离开了客厅,房中只剩下源家俩兄弟,弟弟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他所尊敬的兄长。

他从来不知道,兄长是用那样的表情在追求女人,实在是让他大开眼界了。

“兄长,今天是怎么了,居然送花?”
兄长送嫂嫂礼物,这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独独送花他是第一次看到。

“啊呀,你不知道吗?今天是重要的日子呢。”

“重要的……”
膝丸思索著日期,心中马上得到了答案。

“唉,就是这样你才迟迟找不到对象呢。”
髭切在沙发上坐下,优雅地翘起长腿,一副兄长模样地唉声叹气。
“这日子没有约会吗?”

“…………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膝丸突然觉得兄长一往如昔的软软笑容,现在突然变得非常令人讨厌。

同是单身时期兄弟俩绝口不谈的话题,婚后旁若无人的散发恩爱光线就算了,居然还一副难怪你找不到恋人的态度,要不是髭切是兄长,膝丸早就发飙了。

不过今天这日子,膝丸并没听嫂嫂说有什么活动,至少他知道今晚不是恋人专用的烛光晚餐,毕竟他刚刚才听主厨前来报告今晚的餐点内容呢。

反正对他们夫妻来说,他这个弟弟不过是局外人,他找个适当的时间消失就对了。

可惜,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晚餐结束,大家回到客厅喝茶这段时间,一切都跟平日一样没有什么不同,除了嫂嫂身上那股浓郁的蔷薇香味以外。

比起在沙发上优雅坐着的嫂嫂,总是一派从容不迫的兄长,却不断散发出一股坐立不安的毛躁情绪,对着身旁的女人一副有话要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的表情,跟膝丸所知道那个聪明傲然的兄长,完全不是一个人!

所谓恋爱会让人转性,看来还是真的呢。

最后是髭切忍不下去,轻吸了一口气地开口了。
“紫,妳……是不是忘了什么?”

“嗯?忘了什么?”
女人眨眨眼地看着桌子上一整套漂亮的茶具,透明的大茶壶之中泡著用新鲜水果制作的水果茶,清酸香甜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也是他们兄弟最近感兴趣的口味。
除了水果茶以外,桌上还放著切好的水果,季节性来说现在最甜美的就是草莓,略甜的口感他们兄弟是没有那么爱吃,不过也没特别说过讨厌。

晚餐后的顺舌的餐点一应俱全,她低头看了下自己的打扮,感觉也没有任何问题,今晚也没有看剧或是参加宴会的预定,她一下子不明白髭切在说什么。

“我忘了什么吗?”
爱妻略带歉意的笑容,让髭切张嘴又闭上,金色的眼眸苦恼闪烁,游移著视线似乎是在思索著该如何开口才对。

“就是…今天有送花给妳……”

“花很漂亮,我很喜欢。”
提到今天收到的花束,她漾起明媚甜美的笑。
“二十四朵鲜红蔷薇,我之前都没想到过是那样的意义……谢谢。”

“妳喜欢的话,我可以天天送。”
只要能见到爱妻这独属于他的甜美笑容,就算让家里被花海给淹没也无妨,髭切伸手轻抚她柔嫩脸颊。
“只是……那个……”

“嗯?”

髭切支吾其词的模样,让膝丸忍不住用力叹了口气。

兄长夫妻平时看起来那么恩爱,原来也会有这种让人忍不住想笑的时候啊。

实在是看不下去,膝丸决定应该要帮助可怜的兄长一下。

膝丸无声地,只是比着手示,用自己的方法告诉嫂嫂,今天是二月十四日,也就是俗称的情人节,她也该把藏着的巧克力给拿出来了。

眨着眼看着膝丸的手示好一会儿,她终于露出理解的表情点点头。
“说起来,今天是情人节呢。”

“对。”
弟弟的从旁提醒居然奏效了,做兄长的在心中给他大大地比了个赞。

“可是……那个……”
理解了状况的爱妻,非常让人意外地露出了困扰的表情。
“因为…结婚了,就不用巧克力了,所以……我没准备……”

“哎?”
兄弟两人一同发出惊讶的声音。

“难道…髭切想要巧克力吗?”

爱妻困扰闪亮的眼神,一下子让髭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比较好。

“………嗯,想要。”
思索了一下,髭切还是决定诚实回答。
“这是我们两人第一次的情人节…以前也不是没有,只是,那时候只是我单方面的追求…想要从妳手上得到一些表示而已。”

“等我一下!”
不等髭切回应,她马上站了起来,快步地离开了客厅,留下兄弟两人面面相觑。

对于期待了那么久,嫂嫂却一点都没打算准备巧克力,膝丸突然有种一扫下午闷气的感觉,只是在兄长面前,他不敢表现的那么直接,甚至打从心中同情起兄长了。

“原来,已婚男人没有巧克力啊………”
看着天花板,髭切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样结婚还真是吃亏了点呢……”

“不,兄长,那应该是指,已婚男人不收巧克力的意思……”
膝丸虽然没有恋人,但也是有许多年轻女性包围的花道师范,每年收巧克力仍旧收到手软,非常受女性欢迎的他,才不会在今天这个日子在花道教室露脸,那只会让他被巧克力给淹没而已。

当然现代女性都聪明多了,不会拿许多让人吃不完的巧克力当礼物,都是精致美观的物品,也较为符合现代人对食物的需求。

工作与他不同的髭切,作为社长的髭切还可以推掉所有的巧克力,至少他从未看过兄长带着巧克力回家,情人节这日子对他们兄弟来说,也不是什么令人期待的日子;当然那是过去。

看下午那一大束花,很保证兄长是至少一个月前就开始准备,相对着嫂嫂是完全没有任何准备,那种失落感是完全可以想像。

只是不知道都这个时间了,嫂嫂还有什么亡羊补牢的措施。

毕竟都这个时间,现在开始做巧克力也来不及了。
就算出去买……他这个在莫名地方刁钻的兄长,可不会轻易接受市售巧克力作为补偿啊。

“唉,真的没有巧克力就算了…也只是一个心意而已。”
话虽这么说,髭切一点都不掩饰他的失落。

毕竟这代表着,他们夫妻心意不相通,即使结婚了还是只有他一头热而已。

“兄长……”

“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
回到客厅的女人,托盘上是两杯热气弥漫的热巧克力,饮品的香气浓郁地盖过了桌上的水果茶的香味。

在家中难得见到的马克杯,香浓的巧克力上面还点缀著一些鲜奶油,有些歪斜的鲜奶油看得出来不是出于主厨之手,应该是不善厨艺的她亲手装饰上去的。

看着放在桌上的两杯热巧克力,非常让人意外地,髭切并没有扬起满意的笑,眼神反而带点嫌弃。
“弟弟也有啊…”

“对啊,膝丸是义理的嘛。”

“我不用了。”
膝丸摇摇头,希望他们夫妻别这时候还把他给拖下水。

“本命是不同的。”
她拿起杯子塞在他手上,髭切才缓慢地看了下杯子里面的东西。

和另外一杯热巧克力一样,都有一块鲜奶油装饰,唯一不同的是巧克力上面,漂浮着两块爱心形状的棉花糖,那是另外一杯巧克力所没有的。

那两颗漂浮的棉花糖,终于是让髭切的脸色略缓了下来。

“对不起,明年我会好好准备,所以…今年这样可以吗?”

爱妻可怜兮兮的撒娇,还是让髭切宠爱一叹。
“好吧,不足的部份,就晚上补回来吧。”

“呜,晚上吗?”

“当然的吧。”
啜著热巧克力,髭切又恢复平常的模样。
“今天是情人节啊。”

“………好吧。”
女人小脸漂亮地俏红起来,害羞地靠上了丈夫的肩膀。

一路看着他们夫妻的膝丸,重重地叹了口气,拿起了那杯准备给他的巧克力。

真的是,夫妻吵架最好是什么都别管,就算是亲兄弟也一样。

 

 

 

 

后记:

本来预定2/14写多少放多少的东西
因为时间关系结果还是隔天才写了(泣

结了婚了老男人就没巧克力的事情了,就是想写一篇这样的内容而已(笑

澪雪 拜 15 Feb 2018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