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Me Tender 番外 White Day

Love Me Tender
番外 White Day

髭切社長x千金小姐 新婚篇 番外

St. Valentine’s Day後篇

 

 

 

和平常一樣蹺著修長的腿,非常悠閒地坐在客廳的髭切,看著對面的弟弟膝丸跟管家討論事情,一旁的女傭們搬入一袋一袋包裝精美,只有兩個手掌大的盒子,用紙袋裝好。

一看就知道那是源家長期來往的知名和菓子老鋪的作品,能夠一次大量訂購這麼多,也當然因為是源家才做得到。

咬著擺在桌上的煎餅點心,髭切對於弟弟的工作內容一向不太過問,只是像這種需要準備禮物的時間,通常就是花道工作上又有什麼活動的時刻了。

文化活動就是一個花錢的工作,作為師範的膝丸當然賺得也不少,但跟管理一整個大公司的髭切比起來,當然還是差得遠了。
不過單純就以個人成就來說,膝丸一點都不比髭切來得差,如果論上鏡率,帥氣青年的花道師範的膝丸,次數還比他多太多了呢。

等管家退下,髭切才懶洋洋開口。
「花道那邊又有活動了嗎?要不要送祝賀花過去?」

「不,那不是展覽活動用的,是白色情人節的回禮。」
終於是準備好回禮,膝丸拿起茶杯輕啜一口。

「白色情人節?」
髭切偏著頭,一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的表情。

「是啊,就是情人節如果收了禮物,男人要回禮的日子。」
對於自己兄長那個不上心的事情會忘得一乾二淨的脾氣,膝丸比任何人都清楚,當然也不厭其煩地解釋給兄長聽。

身為一位大受女性歡迎的花道師範的膝丸,每年都會收到許多巧克力,性格耿直誠實的他,當然也會遵循禮數地全部回禮,而這個行為每年都會被哥哥給詢問一次,膝丸已經見怪不見了。
而髭切跟他不同,情人節基本不收巧克力,白色情人節當然也沒他的事情,自然也把這事情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因為收的是巧克力,所以回禮多半也都是點心糖果之類…………兄長?」

膝丸一個抬眼,只見髭切的臉色從怔愣轉變成眉頭深鎖,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困難的工作般。

「…………我忘了,居然還有白色情人節…」
手放在下巴上,髭切已經完全聽不進弟弟的話了。
「弟弟,這樣的話,我要送紫什麼比較好?」

髭切真切詢問的模樣,讓膝丸愣了一下,才勉強發出聲音來,同時也慶幸嫂嫂現在不在家,不然聽到事情可能也會驚訝吧。
「……呃,一般來說,都是送糖果餅乾之類。」

「糖果餅乾啊。」

「就是要比收到了禮物,更要貴三倍的東西就是了。」
雖然也不是硬性規定一定要三倍價值,不過回禮要三倍就是個不成文的規矩,所以膝丸才會訂購特別的老鋪和菓子作為回禮。

「三倍……這可糟糕了呢…」
髭切回想起情人節那天,愛妻親手泡給他的熱巧克力,還有之後夜晚的夫妻激情,足以讓他好好回味一二個月的甜美,還要比那個更貴重三倍的物品,這實在是想都沒想過。

「兄長?」
髭切難得變化莫測的表情,讓膝丸不安詢問。

「不,沒事,我自己想想就好。」
在弟弟面前不能露出不安的模樣,髭切收起了煩惱的臉色,換上和平常一樣笑盈盈的表情。
「那個點心,有多的可以讓我看看嗎?」

「是有多訂做了一些給傭人們,兄長不介意的話可以拆開。」

「謝謝。」
接過膝丸遞來的盒子,髭切又繼續陷入了煩惱狀態。

明天就是白色情人節了,剩下不過二十四小時多一些,他不知道是否來得及准被禮物呢!

 

 

 

 

 

 

 

 

在愛妻已經入睡的深夜,髭切難得沒有一起入眠,一個人坐在臥房外室的沙發組上,長腿上放著工作用的筆記電腦,一臉認真地翻閱著網頁。

搜尋內容當然是,今年最推薦的白色情人節禮物!

眉頭深鎖地看著一篇篇的介紹與特輯,凝視著那一張張色彩鮮艷的照片,他對於那些介紹始終提不起太大的興趣。

髭切第一次知道,選禮物是這麼困難的事情。

送禮物給妻子,對他來說是很日常的情景。
在路上看到什麼適合她,就毫不猶豫買下來送給她,滿足於她收到禮物時,那驚喜滿足的微笑。

可是真的要選什麼禮物給她時,卻怎麼樣都想不到適合的物品。
特別是,必須比她所送的東西,更昂貴三倍價值的禮物,難以衡量的價值,是最讓他煩惱的地方了。

當然要贈送極為昂貴的首飾也不是不行,但總覺得那不是會讓妻子喜歡的禮物,讓髭切一頁一頁搜索著網頁,就是想不到什麼適合的物品。

如果還有點時間就好了,偏偏明天就是白色情人節,今天才匆匆忙忙地開始選禮物,實在是沒有太多選擇的空間。
要是跟情人節的時候一樣送花,又感覺有點老套不讓人驚喜……

滾動著滑鼠游標時,臥室那邊傳來的聲音,讓他從螢幕上抬起了視線。

「…髭切?」
從內室中走出來,還睡眼矇矓的妻子,擔憂地看著捧著筆記電腦的他。
「睡不著嗎?」

知道丈夫有睡眠障礙的病症,她更是盯著他的睡眠,希望他務必睡夠時間。

「不,我要睡了。」
二話不說將筆記電腦的螢幕給蓋上,髭切站起身往妻子走去。
半夜醒來沒有他在身邊而不安起身的愛妻,這可愛模樣讓他比起明天的禮物,與她一起共度的夜晚更來的重要。

環摟著妻子肩膀,髭切與她一起回到還有著溫度的床上,享受愛妻在懷的幸福夜晚。

 

 

 

 

 

 

 

 

 

 

早上坐在自己的辦公室之中,源社長專注地看著電腦螢幕,心卻完全不是在工作上,仍舊翻閱著昨天沒有看完的白色情人節禮物的推薦特輯。

推薦的內容從一般的蛋糕點心巧克力,一直到衣服首飾包包化妝品,只要是女性的物品都在推薦範圍,眼花撩亂地讓人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雖然很明白,白色情人節不過是商人搞出來的噱頭,就跟情人節聖誕節是一樣的,但就是沒辦法放著不管,總覺得自己還是得表現到什麼才行。

持續在電腦前面看了一個小時,髭切喝下一口已經冷掉的咖啡,按了電話讓秘書近來更換咖啡的同時,他也拿起電話撥了個號碼。

與其從那麼多眼花撩亂的介紹選出一個適合的禮物,不如挑選一個自己比較有把握的,降低賭注的風險。
雖然選擇的物品可能差強人意,在時間緊急的現在,或許也沒有比這個更好的選擇了。

明年,他會從情人節的隔天就開始準備,和挑選她的生日禮物一樣,好好花上一整個月一整年的時間去準備,讓她永遠記得禮物,和收到禮物那瞬間的欣喜。

晚餐時間過後,髭切就把妻子拉回寢室,拿出他所準備好的白色情人節禮物。

「好可愛的小蛋糕!」
桌上那個4吋大的巧克力草莓蛋糕,就是髭切今天特別去預約製作的,只夠兩個人吃的小蛋糕。
點綴得甜美可愛,草莓與巧克力的完美組合,對女孩子實在是太有吸引力,讓她的笑容比蛋糕更甜上了幾分。

在白色情人節的這個時間,各個蛋糕店都忙碌的要命,當然這對髭切來說一點都不是問題,因為有錢就能為所欲為,只要能得到愛妻欣喜滿足的笑容,不過是區區雙倍價格,對他來說也是九牛一毛。

「怎麼突然買蛋糕呢?」
兩人肩並肩地坐在沙發上,前面茶几上擺小巧著蛋糕與冒著熱氣的紅茶,奢侈的深夜點心時間,讓她十分驚訝。

「這是回禮,情人節的。」

「呃…」
髭切的話讓她一臉訝異,一瞬間讓他擔心,自己是不是踩地雷了。

過去從未對女人這麼用心的他,這些戀人們的節日對他來說實在生疏,不像是弟弟一樣已經非常熟練,看著愛妻突然垂下的長睫,讓他又多了幾分擔心。

「……居然被搶先了呢。」
妻子噘起嫩唇的抱怨,換他變成詫異的一方了。

「啊呀?」

「等我一下。」
小跑步進入內室的妻子,不用多久捧了一個綁著緞帶的小盒子出來,很明顯就是一盒禮物。
回到髭切身邊坐下,她將禮物給遞了出去。
「這個…是情人節的回禮。」

「……給我的?」
看著妻子手上的盒子,他不確定要不要接過。

一般來說,白色情人節不都是男性送給女性嗎?怎麼變成他也收禮物了?

「嗯。」
妻子的臉上有著可愛的紅暈,催促著他收下。
「白色情人節,是情人節的回禮日啊,那個……女性如果收了花,也是在今天回覆的呢…」

「是這樣啊。」
既然是那一大束花的回禮,那他也就不客氣地收下了。
「謝謝!我可以打開嗎?」

「嗯……」
緊張地點點頭的妻子,臉上的紅暈更來的明顯了些。

解開緞帶打開盒子,裡面是兩個更小包裝,被緞帶綁成十字型兩個小小的布塊。
從盒子的大小來看,還以為會是領帶或者絲巾,結果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呢。

拿起折起來比手掌還小的小小布團,被緞帶綁著的布料是一堆蕾絲的物品,光從外觀上來看,實在是難以辨認的髭切,伸手將繫緊的緞帶給鬆開,一條小小的,由極薄的蕾絲與絲綢編織而成,女人用的小褲就這樣攤開在他的手掌上。

這種毫無遮蔽性的布料,一般都是用情趣內衣來稱呼,他完全沒想到,自己會收到這樣的禮物!

「這是…要我穿嗎?」
如果要他穿的話,尺寸實在是有點太小了。

「才、才不是!」
連耳朵都紅豔起來,她撒嬌般地抱怨丈夫的不解風情。
「當然是…我穿……」

看髭切仍舊是不太懂的表情,她輕咬紅唇,極度小聲地解釋。

「那個……只要讓我穿…就是……你想要在哪裡…都可以……的意思……」

隨著妻子的解釋,他也豁然開朗了起來。
「也就是說,可以穿著這個,跟我約會……在外面…還是辦公室都可以?」
低下頭,比平常更低沉的甜軟低音,充滿誘惑的音色,讓人不自覺想像起他的話語的同時,臉也更紅了。

「別、別太過份的地方的話!」
揪著自己裙子,她低下頭不敢與笑得愉悅的丈夫對看。
這禮物對她來說,還是太大膽了些。
只是要挑選一個,會讓丈夫喜歡的禮物,還是太過於困難了。

「可是,為什麼是兩個呢?」

「因為回禮是三倍啊。」

「三倍?」
如果是三倍的話,應該是還有一個才對吧,才這樣想的髭切,就看妻子拉起了她的長裙。
隨著裙子的掀起,可以看到底下被蕾絲大腿襪給包裹著長腿,視線沿著修長雙腿向上,是她平坦誘人的三角腿間,一塊極小的布料包裹著她的神秘。

只有最低限度的包覆,兩條蕾絲緞帶綁著可愛的蝴蝶結,彷彿是一件他隨時可拆開的禮物般。

「第三個,在這裡……」

「啊呀,沒想到穿著這麼性感……跟我一起用晚餐呢…」
髭切大手深入她夾緊的腿縫間,指尖所及之處,是根本沒有包覆,完全歡迎他的嬌嫩,微濕的布料貼著她的性感曲線。

「……你討厭嗎?」

「不,我最喜歡了。」
將愛妻按倒在沙發上,他輕啄已經紅到發熱的小臉。
「我可以現在就把這個禮物給拆開嗎?」

「當然可以…」
小手簍上丈夫的脖子,滿足於他的喜悅。

 

 

 

 

 

後記:
結果沒在時間內完成的白色日,不過還是努力寫完了!
微妙的不知道算不算擦邊,希望大家還喜歡

澪雪 拜 15 Mar 2018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